第4章 番外二 异色(中)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9-09 17:29
点击:291
章节字数:31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中)


如意料中那样,打开府邸大门的正是晚上六点准时到来的库尔提乌斯·维里德先生。


“是那位小维里德先生。”鬼魂确定了来人后,赶紧飘回了佐伯所在的卧室,对着换好了新的衣衫、坐在梳妆镜前梳理还有点湿润的头发的佐伯自言自语说,“守时的人我是不讨厌就是了……”


“小维里德先生”是什么奇怪的称呼……佐伯内心忍不住挑了个刺儿,虽说这位维里德先生确实是年纪抵不过她的零头,只觉得实在是有点轻佻,又不稀得同鬼魂辩驳,只好用带着歉意“年轻的维里德先生”稍作修正。


“我要准备出门了。”


佐伯好不容易将头发打理好、心里还想着等这件事完了之后去修剪一下头发、一边往左手小指上戴上一枚银色的、式样朴素的戒指,一边若有所指地故意对鬼魂不咸不淡地报告了一句。


“我想跟你一起。”刚才还在房间里满屋子乱转的鬼魂,“咻”地飘到佐伯的身边。


“我没让你出现的话,就别到处乱跑。”


规矩还是要提前说好。见鬼魂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佐伯才将鬼魂身上显形用的变化系法术解除。得到佐伯默许的鬼魂,乐得转瞬间化作一道青蓝色的光雾,毫无顾忌地就附在佐伯左手小指上的戒指上没了踪影,只剩银色戒指上面浅浅的蓝色流光。佐伯低下头多看了一眼这枚尾戒,才整理好了行头去接应楼下的年轻的维里德先生。


图书馆位于奥术大学的顶楼、首都白金塔的侧翼塔之上,是西罗帝尔省乃至泰姆瑞尔全境藏书量首屈一指的资源宝地。当然,佐伯对其中的稀有藏书兴致缺缺,她不辞辛苦跋涉到来的原因只是因为这高塔顶端的至宝——上古卷轴。图书馆之所以能在泰姆瑞尔中心的中心屹立不倒,正是因为这高塔之上、图书馆的顶端珍藏的这些、记录着世间众生乃至圣灵魔神命运的预言之书。


而佐伯,在长达三百年的沉睡之前,曾将其中一幅卷轴交给帝国图书馆保管,如今正是她取回这一阔别多时的宝物之时。


将近四十分钟后,马车这才抵达奥术大学。年轻的维里德先生轻车熟路地领着佐伯沙弥香进入大学的高塔之中,越过重重阶梯门廊、抵达高层图书馆所在。夜晚的帝国图书馆已经禁止闲散人士的来访,馆内空无一人,显得格外幽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陈旧气息以及月光下肉眼可见的微尘。


一路上都没再说过话的维里德先生(大致是因为路上佐伯也没有说什么),从进入塔后就一直僵硬着脸,就跟他平日里在帝国大学上课时没有两样。他放下了一直匆忙的脚步,极其小心地不在寂静的图书馆内留下失礼的脚步声。


就这样安静地渡过了这段路程的终末,佐伯绕开了图书馆大厅、来到图书馆背后的走廊深处。当维里德先生将面前的房门打开,佐伯的视线就越过了个头不高的年轻的维里德先生,锁定了房间内一位身穿简朴深色长袍、眼珠斑驳混浊、有着比头发都还长几倍的胡子好似从未修剪过的老者。


“祖父,佐伯小姐到了。”


年轻的维里德先生领着佐伯进入房内,又走回门边,毕恭毕敬地知会一声。里面的老者听到后露出一副略带难堪的表情,表面上不动声色地简单应了一声,而目光却慌张地朝佐伯这里投来一眼。因为距离原因没有接收到祖父的异样的小维里德先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随着房门关上的机关合扣声落下,佐伯借机重新打量了一遍眼前的这位老者、也就是她约好见面的克拉提乌斯·维里德先生、年轻的维里德先生的祖父、先祖蛾教团元老、先祖蛾修道院的院长先生。


“劳您久等了,维里德院长。”


佐伯用一种乐得旁观的态度,礼数周全地问了个好。


“没有的事,佐伯大人。倒是我要替库尔提乌斯那小子向您道歉,他可什么都不知道……”


反倒是这位维里德院长把嘴巴边上的胡子都急得翘起来了,埋怨地瞪了一眼大门口的方向。只是责怪归责怪,佐伯这边还是照顾好地让其落座。


“放心,我很喜欢被这样称呼的。没有人会讨厌被认为是年轻人,更别说是我这样的。”


坐到沙发后的佐伯沙弥香,意味深长地说道,右手相当自然地捏住左手的尾戒调试了下位置。戒指表面蓝光流转,之后慢悠悠地升起一缕雾气,青蓝色的鬼魂在佐伯旁边的位置慢慢成形。


“另外——希望你不要介意,这次全程我都会带着这位鬼魂小姐。”佐伯对紧接着在对面沙发坐下的克拉提乌斯淡淡地说了一句。


“都由您决定好就好。”克拉提乌斯看着那团鬼魂,暗自咂了咂舌,想着自己也没法提什么反对意见,“毕竟前人已经嘱托我务必竭尽全力帮助佐伯大人您。”


“那么一切都拜托你了。现在我们说正事吧。”佐伯眼神示意鬼魂,见她在旁边坐好后,这才摆出严肃的神情问道,“我这次来的目的,想必我的老师已经跟你说过了。”


“是的,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克拉提乌斯也不得不肃然,他在口中小声地念了一句咒语,空间便立刻撕开一道手掌长的口子,从里面缓缓钻出一块棕色木盒。


木盒呈长条形,大概一米长,仔细观察的话还可以发现木盒的表面刻着对称而复杂的纹路、比起装饰更像是某种魔法的符文。


“这就是您要求的那一卷上古卷轴,图书馆记录为‘血’。”


“‘血’吗……有关于内容的记录吗?”佐伯右手轻轻抚过木盒表面,费了一番法力才将上面的封印法术破解掉。


盒子里面躺着的,正是一卷黄金色的卷轴,表面散发着一丝类似金属才有冷光。佐伯就像是看见了久违的故友一般,忍不住反复碰触着卷轴表面。


对面的克拉提乌斯趁着这个空档,赶紧又从储存空间里找到与木盒一起取出的卷轴报告。报告是用羊皮纸为载体记录下来的,之前一直珍藏在图书馆的顶层,与上古卷轴们长眠。


佐伯接过这份关于卷轴内容的记录,细致地默读一番:


“……冷港之女吗。”念着,她闭目沉思起来,过了很久后说道,“看来,我更加坚定我的想法了。”


根据记录所述,当时阅读这份卷轴的先祖蛾教团成员,在卷轴里看见了被魔神莫拉格·巴尔亲自转换的女性吸血鬼,并记录下这个对这样的吸血鬼的特殊称呼。只是,之后的关于冷港之女的未来的内容,就过于模糊。这让佐伯很是不安,却更加激励了她本来决定阅读上古卷轴的心思。


克拉提乌斯没有说话,他默默地看了眼佐伯。如果说,眼前这女人沉睡三百年后转醒,在预知后果的情况下,仍然决定履行当初的决定,那么任何人都无法阻拦;他不由得想起自己之前被教团的前人于梦中托付这一任务的情形,想起这女人也是从那么早开始,就在先祖蛾教团的法则的指引下为今天做着准备。所以,他根本就没法多说什么。


“您还是决定要亲自阅读卷轴吗?”还是象征性的确认了一句。


“是的,你应该在清楚不过了,能领悟到的卷轴上的内容、应该是因人而异的。只是,当初我需要先行确认卷轴的内容。”佐伯也确确实实一副准备充足的样子,每一句话都让人无可置疑,“辛苦你了,想来要取出这样的珍宝,很费功夫吧。”


“放以前的话确实是这样,还需要白金塔的法师协会的同意——只是,现在时局特殊。再加上这本来就是佐伯大人您当时献给本馆,出于急用取回自己的东西也是常事。”


从克拉提乌斯的话中捕捉到一丝微妙的不安,但也只是一瞬间,佐伯便无暇顾及,注意力全都回到了卷轴本身。


“是吗……不管怎么说,我为这一刻一直准备着——可能精灵的长寿正是这一点好吧。”说到这里,佐伯的目光彻底黯淡下去。但不等克拉提乌斯问及,她又说道,“那么,要阅读卷轴的话,是不是要去天际省?”没有一丝停留地转到了最后的关键。


“您真的是一切都有所计划……是这样的,毕竟整个泰姆瑞尔也只有那里才有先祖蛾。”克拉提乌斯叹了口气,“事不宜迟,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马车,想必佐伯大人您也不愿多等了吧。”


“那么,辛苦你了。”


说着,佐伯沙弥香就又踏上了时隔许久的返乡行程……


祖先的精神在凡间逝去后,会化作一种名叫“吉绒”的物事、意为“和平的意愿”。而“吉绒”最后会存在于“先祖蛾”的翅膀上,化作可编织包含现世过去到未来一切故事的丝绒,且蕴含着超越了时间的强大力量。毕竟,现世的所有神灵,都受制于时间的存在之下。


只是,这样的超脱凡世的力量,是不可能为凡人的本质掌控的。所以,无数想要窥得卷轴上记录的自身故事、或说是命运的凡人,一定会在最后得到永远的惩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