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番外二 异色(上)(第十七章前)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28
点击:343
章节字数:32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二(上) 异色


传说在精灵纪元时期,莫拉格·巴尔为了讽刺掌管时间生死循环的圣灵·阿尔凯,就趁着一个午夜掳走了一位名叫拉美的女性尼德人。这位爱好收割生灵灵魂的魔神,用残忍的手段将无辜的拉美虐待致死,再将她浑身染血的尸体扔回凡间。


路过的游牧民族可怜这位惨死的女人,将她的尸体带去部族内火化。让大家都没料到的是,在火化的当天晚上,本来已经死去三天的拉美在尚未点燃的火堆上复活,并张开可怖的、野兽一般的獠牙扑向就近的人——在场所有人被意外复活的拉美吸取血液并杀死。


这便是关于世界上第一位吸血鬼的记录。


马车停在了一栋式样古朴的建筑的大门口,这是一间私人宅邸,坐落在西罗帝尔的首府居住区深处,一片相对僻静的位置。


车夫回过头侧着身、借着背后的小窗口同车里的客人清算费用。


“这是先前说好的费用。”


一只干净而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后面车厢的窗口中伸了出来,递给车夫一个不到巴掌大的钱袋子。车夫赶忙接了下来,扯开口子清点了下里头的钱币数量,发现里面比预想的要多了一倍,顿时乐得止不住笑意。


“感谢您的慷慨,先生。”赶紧从车上跳了下来,毕恭毕敬地替里头的人拉开了车厢的小门,“请。”


里面的“先生”不咸不淡地看了眼态度突然好转的车夫,心里默默想起自己之前找上他时那副百般推脱的嘴脸,随后恍若无事般从容地踩着踏板下了车。


这位先生,长相是道地的帝国人的特征:深色的头发与眼瞳、偏黄的皮肤、相对矮小的身材以及看上去就精明而城府深的气质。男子下车后整饬了下自己的外衣袖口,并没有着急走,反倒是朝着里面温声细语地说了句:


“我们到了,佐伯小姐。”


车夫这才想起车里还有一位同伴,只不过一路上神神秘秘的,沉默至极。他早就在男子下了车后就退到了一边,而此时也忍不出悄悄伸着脑袋打探着男子所说之人的动静:


马车发出很轻的动静,转眼间那女人就已经半个身子探了出来——与那位帝国男性相仿的身高,但看上去更加纤细颀长;与男子几乎形成对比的、浅色的长发、雪白近乎明亮的肌肤以及碧绿的眼瞳……最引人注目的无非是她那双象征着精灵族的尖长双耳。


车夫走遍了大半个泰姆瑞尔,从未见过这样的精灵:她比高精灵的皮肤更为白皙、比木精灵的身高更为纤长,更别说没有暗精灵那样红色的眼眸——就连姓氏都很少见。


就在无数的疑团中,车夫愣愣地用目光送别两位客人进了宅邸。不过,他也明白自己没的地方去深究女人的身份。想来,能在首府这片地方有一定规模的府邸的,都不会是普通人……


“抱歉,准备得匆忙,只能委屈您在这里休息一晚了。”


在这之后的时间,男子亲自带着同行的佐伯小姐大致看了遍这间独立小楼的必要位置,一边充满歉意地说道。


“没有。一路上辛苦你了,维里德先生。”


佐伯小姐诚恳地回复道。


“您是我祖父的重要客人,这是应该的。”


虽然用了一整路的时间来消化这一事实,但这位维里德先生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看了一眼面前这位佐伯小姐、这位突然出现的、从未见过的祖父的客人。原谅他的肤浅与寡闻,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位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姐有着他祖父都不得怠慢的资历。


就在维里德踌躇的这一下,佐伯小姐果断的选好了自己今晚下榻的房间。


“那我晚上六点以后来接您去图书馆,这段时间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麻烦你了。”


在告别了佐伯小姐后,库尔提乌斯·维里德还是想不通这五天来发生的一切:五天前他突然收到自己祖父、克拉提乌斯·维里德先生的来信,要求他去边境接一位名叫佐伯沙弥香的重要客人到帝都见面。于是,搞得库尔提乌斯不得不放下手头的工作,赶紧去准备一系列工作来迎接这位客人——结果见了面,发现是一位年轻得足以当他女儿的女性。


不得不提的是,这位小姐到了帝都后,还委婉地提出要先去一趟亡灵大厅(墓碑与遗体的停放处),这更是让库尔提乌斯心中疑云遍布。


另一边,佐伯沙弥香在送别这位维里德先生后,镇静地回到房间,开始对房间内部的构造进行了细致得令人发指的探索,恨不得把每个地板缝都审视三遍。


在大厅的座钟第二次整点报时之后,佐伯终于结束了这一“工作”。


最后确认无误后,再加上舟车劳顿而变得些许疲惫的佐伯沙弥香,并没有立刻休息。相反,她冲着较空旷的位置利落地施展了一道青色的光芒——面前的空间瞬间扩散开一道一人长的椭圆状黑洞。


佐伯站在洞口前,安静地等待着洞口内的变化。果然,没过多久,一位女性就从漆黑的洞口中走了出来,站到了佐伯的跟前。


准确说来,从里面走出来的应该是一位青蓝色的鬼魂。可能是因为灵魂的颜色太淡,以至于难以看清她的相貌,只知道她比佐伯的个头稍矮一点。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这位鬼魂有点难以置信地抬起双手左看右看,好像在确定自己确实是来到了这一空间。在消除这一疑惑后,她有些惊讶地问起面前的佐伯沙弥香,语气熟悉得好像彼此之间早就认识。


“要说最早的话,从我醒来开始。只不过是在亡灵大厅才确定你回来了。”佐伯的语气平静非常,甚至是显得有些淡漠,“只是,我可不明白、光界与凡间是可以任意穿梭的?”


要不是她过于没有抑扬的语调,鬼魂还以为佐伯是在责怪她。


“当然不是——只需要一点点介质,就可以趁着湮灭裂缝出现时过来。”鬼魂洋洋得意的,似乎是在夸耀自己。


所谓“湮灭裂缝”,也就是夜晚的星辰。因为认知受限,凡人通常认为湮灭就是夜晚。至于刚才提到的光界(雅瑟留),则是部分灵魂在肉身死亡后去往的由神开辟的另一世界。通常那些精通召唤法术的法师,就可以利用魔法的力量辟开各种世界(包括凡间本身)与凡间的通道。


“我睡多久了?”


佐伯没有在拘泥于这一话题,事已至此,多追究一些事显得没有必要。她一边问着眼前的灵魂,一边朝她又施展了另一道法术——原本青蓝色的模糊灵魂在法术的作用下逐渐披上了一层光芒,最后展现出她原本的样貌。


“谢谢,这样好说话多了——让我想想,现在是432年,你大概离开了有三百年吧。”鬼魂很满意佐伯的这番体贴,怀念地凭借房间中的镜子看着自己原本的样貌,嘴上滔滔不绝地(多余地)回复佐伯的问话,“真是好运,你醒来后赛普汀帝国还没有完蛋,三百年前的东西还能通行。”


“嗯,是挺好的。”其实她早在前几天醒来后就发现了。


佐伯任她开始喋喋不休,她很久以前也习惯了。这种时候只需要安静地做自己的事情,等鬼魂小姐说完自然就完了。


“看看,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我早知道你在听的。”如佐伯所料,鬼魂讲话的热情高涨,紧跟着佐伯身后一刻不停。


“似乎是这样。”佐伯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犹疑,还是对鬼魂的话没了办法。


“你还是那个样,但我却变了。不知道是因为死去了还是怎么,感觉身为人的部分越来越少了。”鬼魂的语气却听不出任何烦恼,全被她语气里满满的久违与怀念淹没了。


打算去沐浴休息的佐伯,此时走进盥洗室的脚步停了一下。她浅浅地瞄了一眼身后的鬼魂,遏制住脑海里的万千思绪,又一言不发地进去准备洗漱了。


“……那个男人,你要见的那位。”在叙旧(单方面)了好一会儿后,鬼魂才终于提到了两人以外的人。显然,她说的是佐伯晚上就要见面的克拉提乌斯·维里德先生,“你一直努力的事,终于是最后一步了吗?”


“……是的。”


坐在浴缸里的佐伯沙弥香在沉默半晌后才应了一句,语气异常坚定。鬼魂也明白自己以前就没反对,现在更不可能去阻止。


“果然是因为人的部分少了很多吧,现在都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了呢,就算是知道沙弥香你可能会失去部分视力。”鬼魂悠悠哉哉地坐在(飘在)浴缸边缘,似乎真的如她所说那样没有在乎了,“沙弥香你,一直努力着呢——现在想想,死了之后真的好无聊,连‘羡慕’、‘嫉妒’这样的情感都没有了。”


佐伯听着鬼魂这番莫名其妙的发言,腹诽着这人以前也没有‘嫉妒’、‘羡慕’什么。


“光界怎样?”结束沐浴,同时选择镇定地转移话题。


“客观来讲,比凡间要舒服多了。”鬼魂被佐伯的话弄得硬生生地咽下接下来的念叨,吞吞吐吐地回了一句。


“那就好,我很期待,到时候的话。”在镜子前梳理好的佐伯,突然撇过头看向浴室外头。像是在确认什么的似的,盯了好一会儿后,才接着说,“很遗憾,叙旧的时间快要结束了。”


鬼魂不可置信地飘到一楼外头大厅的钟前,还没来得及看时间,就看到宅邸的大门被打开;几乎是刹那间,耳边又响起了第三个示意整点的钟声,也就是之前佐伯同维里德约好的那个时间。


这是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