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白漫(上)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24
点击:255
章节字数:56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三章 白漫(上)




在永远的失去阿努与帕杜梅之后,“他”在永恒的虚空中诞生,作为第一位成型的存在。




也是从这里开始,这片包含着诸神领域、湮灭虚空以及“奈恩”的浩瀚空间里出现了“时间”这一概念——




这位首神,被世人称作“阿卡托什”,被认为是时间龙神、巨龙之父;而在精灵语中则是“奥里·埃尔”,同时作为太阳神而存在……




如果说泰姆瑞尔能举办一个品评世间所有书籍的聚会,那么小糸侑一定会给《白漫城礼仪指南》一个诚实的差评。




曾经在天际省初来乍到的小糸侑,在来到白漫城、这颗被誉为“北方明珠”的中心贸易城市之前,就抱着天真的态度以为这会是一本介绍当地人风俗文化的正经书——




可哪里知道,这位作者、吟游诗人迈克尔,他只是接着这一本书的空间,对白漫城各式各样的女人、从铁匠铺的老板娘到旅馆的拥有人、评头论足个遍,还贴心的告诉读者她们的性格以及婚恋情况。字里行间看得人可以想象,写这本书的吟游诗人正坐在母马横幅旅馆的大厅中央,用着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着往来女性的全身上下。




说远了,不过书中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白漫城确实是一座开放的城市,尤其是在诺德文化的熏陶下。




更让小糸侑感到欣喜的,莫过于这里的吉娜莱丝神庙的祭司、丹尼卡·洁春告诉她槙的眼睛可以得到治愈——不过还是要做好漫长痊愈的准备。自然是不会拒绝、甚至是想到紧迫的,总之,槙现在安心地留在神庙接受着治疗。




与此同时,小糸也可以在白漫城暂时休息上几天。正好——




她动作迅猛地推开神庙的门,看来好友的治愈机会带来的喜悦一时半会儿是消退不了的。在踏出神庙时,第一时间走进视线之内的,是此刻状态与她天差地别的七海灯子:




七海灯子把自己整个人都裹进披风里,还是两层(进来之前小糸侑把自己的也借给她了),看上去可怜兮兮地坐在神庙外镀绿树下的长椅上,本来那副高大修长的身材也卷成漆黑一团,活像一块倒完货就被扔在路边的空瘪瘪的布口袋。




小糸抬头看了看今天超级耀眼的太阳,又低下头看了看长椅上的那一团。感觉自己对这人实在是没办法,有些心疼这位吸血鬼。




她大步走过去,坐到吸血鬼旁边的空位上,伸手过去将她笼在外层的兜帽往脸的方向拉严实了点,顺带关切地说道:




“没事吧?”




明明是炉火月了,这么烈的太阳光,是个吸血鬼都受不了。




“没有……只是感觉全身血液像沸腾的滚水……”藏在披风下的吸血鬼,用着些许颤抖的声音,语气上还硬是要盖住这份动摇一般,“不用担心……只是……不能受伤……也最好不要用魔法……否则、会无法恢复……”




这摆明了就是很糟糕啊。小糸对于这吸血鬼的坚持在怜惜之余还觉得难以理解。




“走吧,我们先去阴凉处再接着说吧。”




虽然吸血鬼不会有体温,但小糸担心再在太阳光下面多待一会儿这位君王就会自燃。




“真的、只有那些而已……太阳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是、就是、有一点害怕……这……本能……”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先别说话了……”




这只吸血鬼在虚弱的时候意外地多话。小糸侑在认知里又给七海灯子添上一条,之前的还有:死要面子、可能意外的单纯、以及熟了之后就很容易得意忘形……种种。她又忍不住思考起来,当时那位将自己从巨龙火焰救下的七海到底做了多少的心理准备?




拉着这团快泄气的吸血鬼前去母马横幅,然而吸血鬼的倒霉时刻并没有完结——




“胡尔妲,我需要两间房间……灯子,你冷静点……”




后面那句声音压下去的话显然是对身后的七海说的,小糸感觉自己的衣袖都快被七海扯烂了。




这位可怜的吸血鬼,刚躲掉阳光的侵蚀,结果一进门又撞上旅馆大厅中央燃烧着取暖用的熊熊火焰。而好死不死的,柜台和中央的炉火仅有五步远的距离。




“好久不见了,小糸,听说你去霍斯加峰了,七千阶可有的受吧?你身后那位朋友没事吧?”




母马横幅的老板娘、胡尔妲,是一位外表冷酷但实际上相当体贴的诺德女性,尤其是在小糸侑帮她解决了酒徒闹事之后,态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她……没事,有点……中暑,去躺一会儿就好。”然而已经是秋季的炉火月了,“霍斯加那里还不错,就是很冷。”




“二十金币,房间在楼上,需要我带你去吗?”




所幸,胡尔妲并没有深究七海的情况——天际省的怪人多了去了,只要不在这里闹事就好。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我能找到。对了,我之前寄放在这里的衣服……”




胡尔妲熟练地从柜台下摸出了一套衣服,那是小糸侑之前寄放在这里的。




“祝你使用愉快。”




白漫城毕竟是小糸侑在天际省遇见的第一座大城市,再加上这里风气开放,自己在这里又享有领主的优待……无论哪一方面讲起,小糸都对这里有着更深的感情。以至于她曾想过,在这里置办房产……通俗说来就是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而——




“五千金币,我的男爵大人,这已经是最优惠的价格了。”领主宫殿龙临堡的管家、巴尔古夫领主的左右手、普罗万图斯·阿文奇先生如是说。




意思就是说,小糸距离安稳度日还差得远。




有一间自己的房子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但一定是不坏的打算,至少可以在冒险结束后能有个地方舒舒服服地洗个澡、再从衣柜里选一套自己乐意穿的干净衣服——而不是在旅馆房间里草率地放个木桶,不得不换上自己放了几十天的唯一一套旧衣服。




也只有这个时候,觉得什么“龙裔”“男爵”也不是什么多么光鲜亮丽的身份。




小糸侑洗完澡后套上闲服,低着脑袋暗自叹了口气。



用毛巾大致擦好了头发,一时半会儿也不急着梳理。小糸第一时间出了房间,走到隔壁门前——那是七海的房间。




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就听到七海平稳的应答声——看来这位血族已经冷静下来了。




小糸侑第二次推开门,这次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优雅地端坐在床边椅子上的七海灯子,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七海将披风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套被小糸侑默默认为很夸张、很显眼但也很帅的贵族服饰。




背后一只携带的金色卷轴也露了出来,在不算敞亮的房间里隐隐泛着薄雾一般的冰冷光晕。七海对于这卷轴有着异样的执着,不管怎么样都不肯摘下来,怕是晚上也要抱着睡觉。




不过,这卷轴确实是陪着七海沉睡了将近四千年的时光,是七海在那具石棺下唯一的陪伴。




“感觉好点了吗?”




小糸收了收流连在卷轴上的心神,径直走了过去。她毫不客气地坐到床边、七海的对面,对眼前这位刚刚经历了一系列恶意针对似的打击的吸血鬼感到深深的担忧。




“进入室内就好了。”七海轻柔地回应着小糸的关心,一边用好奇的目光观察了下现在的小糸侑的打扮,“没见过穿常服的小糸小姐呢。”




波思莫是所有种族中身形最为矮小的一族(其实也没差太多),当然这种身形也更方便他们在茂密复杂的林木地带灵活穿梭。在波思莫中都算是长得娇小的小糸侑,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在诺德人、人类中体型最为高大的种族手里买来的。没了之前套在衣服外面的皮甲,裸露在外的衣服不管怎么调整,多少都有些松松垮垮的,显得小糸更加瘦小了。




“如果要长时间停留的话,我不喜欢把外面‘猎物’的气息带入城里。”这才是小糸这么着急洗澡换衣服的原因,“看来现在不用太担心的你身体状况了。”




这人还相当游刃有余的样子,都有闲心察看自己的打扮了,想必是没问题了。




“……我只是、有点害怕阳光和火焰而已。要是真的惹上它们,倒也不致命的。”




吸血鬼无论是什么状态,关于这个话题都要死死狡辩一番。看得小糸侑不禁心里摇了摇头,打算还是让眼前这位能防着那两样物事就尽量防着吧。




转念一想,也难怪当时救下自己时,这位吸血鬼揽在自己腰间的手颤抖得那么厉害;再加上当时危急时刻,说不定还受伤了——当然,这只是小糸侑的一丝小小的猜测。就算是这样,面对着这位吸血鬼时,心里也变得柔软下来。




“那等一会儿跟我去采购一些补给品吧。等槙治疗好,我们还要去裂谷一趟,又是好几天……”




还是等天色暗一点再出门吧。小糸心里这么计划着,手上摸到腰间的腰包内,掏出一小张羊皮纸和便携笔墨。身子一侧趴到床头柜上,开始记录起一会儿晚上要买的东西——




她本来想安安静静地写完了事,没想到在自己掏出纸张时,那只吸血鬼更是来了兴趣,一股脑地凑了过来,用着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看着她做着记录。




好吧,她还是一只好奇心旺盛、非常好学的人。




小糸侑悄悄瞥了一眼凑到自己脑袋边的七海的侧脸,此时的七海兴致勃勃地盯着纸张。她轻笑着,微微摇了摇头,开始一笔一划地用泰姆瑞尔语写下需要的物品名称。




她仔细地用着比平日说话更为清楚的发音说道:




“首先,我们要去买些材料——泥沼蟹壳、烧焦恶鼠皮、老鹰羽毛……”每写完一个都会用傲尔特莫语翻译一遍,只不过写到这里时,小糸侑最后的尾音极为微妙地停顿了一下。




这三种都是药剂需要的材料。在泰姆瑞尔,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炼金术师不敢往坩埚里添加的材料,比如说巨人的脚趾、法尔莫的耳朵之类的。




“这是……”




就在念完这三种材料后,七海神情一滞,喃喃自语道。




不知道是光线的问题还是什么,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底闪过一丝血红色的光芒,转瞬即逝。




“怎么了?”




小糸侑轻声询问道,刚才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让她有点不安。




“这是除病药剂的配方,对吗?”




七海的声音有点飘忽不定,乍一听很容易被认为是不确定自己的答案而已。但小糸敏锐地捕捉到,身旁人的语气更像是从不知名的远方传来。小糸看向她的脸,却见七海只是定定地看着纸张以外的地方,心思已经不在刚才的事情上了。




“是的。”




小糸侑也不是专业的炼金术师,她只是为了省钱会记下少数常用药剂的配方而已——但是七海突然间这么在意,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还是、几乎是一张白纸的七海。




“还有一样材料也有类似的功效——吸血鬼的灰烬,我没说错吧?”七海的眉间锁紧,她只感觉现在脑海里的某部分像是一颗微粒,突然间炸开,灰尘一瞬间散在脑海里,一时间挥之不去又难以看清,“它们在其他的药剂里也有着重要的作用,比如说恶鼠皮也会用于抵抗恶鼠在内的毒素……”




“灯子……”



小糸看着七海异常熟悉地念出了这些材料的作用,像是入了魔怔一般,努力地想把这些突然出现的东西从思绪里扔出来。心里一下子明白过来,刚才看到那一丝血色并非幻觉。她被这个突发情况给吓着了,情不自禁地抚摸上七海的脑后,手掌稍稍用力,让七海的额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




“冷静下来……你说得很对,不用着急着想太多……慢慢的……慢慢的……”




在七海后脑勺的手顺着七海的发丝安抚着,不一会儿就听不见七海的呢喃了。她的心里油然冒出一丝恐惧,刚才的七海灯子让她觉得处于失控的边缘。




“刚才……我感觉我的嘴巴里有它们残留的味道,感觉我尝试过这些材料……”



所幸,仿佛小糸的动作有了些效果。最开始还小幅度抗拒了下的七海,没多久就安稳下来。镇定之后的七海,声音闷闷的,明明只是在旁边用额头抵在小糸侑的肩头上。




“以前是一位炼金术师吗?”




小糸侑哑着音色,小声地问道。手上的安抚还在继续,仅仅是摸着七海的脑袋。




“不记得了……只觉得是有人、或许是我自己,讲过这些……但我除了这些,其他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七海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冲小糸摇了摇脑袋。紧接着又埋下去靠着,并且气势消沉地回答了一句,“而且,心里突然很乱……好像忘记了什么不该忘记的事情。”




害怕、愧疚、懊悔……诸多苦涩酸楚的情绪在刚才的那一刹那淹没了七海。如果说现在的七海还只是图案几乎欠缺、接近空白的白纸,那么涌上来的记忆碎片和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就是突然倾洒在画纸上的漆黑浓墨。




“我们有很多的时间慢慢去想……所以不用着急……”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七海,却又担心得要死。匆匆忙忙地想了想应对办法,最后只好皱巴巴地讲着,“部落的祭司曾经告诉我,说我的寿命比三百年还要长。所以,我至少有二百七十年的时间。”




好吧,非常蹩脚的转移话题。




“……为什么是二百七十年。”




结果还真的、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被转移了注意,七海用额头蹭了蹭小糸侑肩膀上的衣服,发丝之间因为磨蹭发出细微的沙沙响声。




“拿三百年算的话,我已经过了三十年了。”




索性顺着七海灯子的问题,小糸侑还真的正儿八经地算了起来。话音刚落,七海就猛地抬起头,用不可思议地眼神打探起小糸的相貌。




“……目光太失礼了!我的年龄换成人类的话,也只是十二、三岁而已……”




等等,这人,刚刚还那么颓丧来着……小孩子吗?情绪变得那么快?我可是……可是……很在意这一点的,除了身高的话……如果七海在这以后还要垂着脑袋丧气,她就要把这只吸血鬼带到大厅去取暖——小糸侑的气话(心里)。




不过,她把话说到后面,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算是可以这么算,但是她小糸侑也实打实地活了那么些年岁啊。




“我很抱歉……”




吸血鬼细想了下,自己也没资格说小糸侑。但是嘴上道着歉,目光又忍不住从脸颊往旁边挪了挪,瞟了眼身旁女孩儿那双精灵特有的、平日里一部分被藏在蓬松柔软的橘色发丝下的尖耳朵。




真是的……刚刚感觉让人怜惜之情泛滥,转眼间又那么得意忘形……




“不过……谢谢你,我感觉我现在能冷静下来,接受自己失忆的事实、还有可能会恢复的记忆。”正经起来的七海灯子,轻飘飘地就把小糸侑刚才的抱怨消灭得一干二净。




“……不用每次都那么正经地道谢。”还搞得小糸侑每次都不太好意思。




“那么……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默不吭声好久,才收拾好了情绪。




正经的七海灯子稍稍拉开了同小糸的距离,目光回到搁在床头柜上的羊皮纸。她用着那副如同本人容貌般清雅的声音,柔声询问着,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小糸默默探视七海的神情好几下,确认她没事之后,才操起笔,继续在纸上写道:




“还有一些创伤用的药剂、适合你穿的衣服,还有一些书。”




“后面两个?”




“无论以前是什么样,现在的‘七海灯子’需要这些,不是吗?”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自己必须得开始准备好——七海灯子完全有可能会在某一天、恢复记忆。她也无法评价,究竟是失忆还是恢复记忆更有利,更不知道怎样的七海灯子才是……理想的。只是,现在的七海灯子想要查找出卷轴的真相,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去,同时也对现在的泰姆瑞尔感兴趣——所以小糸侑陪着她,仅此而已。




另一边,不知道小糸侑具体心思的七海,此时愣愣地看着身旁人,望着那双同人类不太相似的暖黄色眼眸。她想起刚才靠在小糸侑肩头时,从衣物下面透过来的体温,烙在自己的额头上。如果只是凭借着最本能的直觉的话——




不错的提议。七海这么回复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