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立场(下)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24
点击:338
章节字数:33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二章 立场(下)




“在凡间,文化差异和冲突常常导致变革的发生,而变革,恰恰是精灵势力所畏惧的——变革无法控制,且背离了本源。”——欧格里瑟,塔赫里特,赛伊克教团




如果将一切回到最开始讲起,那么得从阿努和帕杜梅两者永远地离开时间开始——




阿努和帕杜梅,在其他文化中也会被称作阿努里尔与西帝斯、萨塔克和阿克尔,等等……总而言之,都是代表着完全对立的双生原力。一般来说,阿努代表着永不熄灭的光辉、秩序或是静止,而帕杜梅必然是永远黯淡的虚无、混乱或是改变。




在永远的失去了创造这一切的双生原力后,奈恩仍然处于混沌的状态。而让这一团混沌的世界最终稳定下来的原因,正是众神牺牲自己的神力,甚至是牺牲自己化作“艾尔诺菲”、也就是所谓的“大地骨骼”。




后来的艾尔诺菲,一部分化成了人类,一部分则造就了精灵——分歧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




人类认为自己是由众神创造,而精灵们则声称自己是不朽力量的传承。




也正是这一点分歧,引起了更多的争论。不只是众神与凡人的关系、或者是信仰的分歧,大地骨骼的后代们从来都认为自己才是唯一的正义。从此以后,光是泰姆瑞尔大陆就从来没有停息过任何争端。




“……那么,什么是‘梭莫’呢?”




抱着自己的背囊、在皮甲外严严实实地裹着黑色披风、坐在马车上等待着抵达白漫城的小糸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着对面从早上起就一言不发的槙,随便捡了个话头似的。




但是敏锐如槙圣司,就算是沉浸在致盲的打击里,也察觉到了友人的一丝怪异——那个从来不顾及任何事情、更多时候都充满个性、独来独往的小糸侑,竟然挑起了这么个敏感的话题。




“我以为你这一辈子都不会问我这个问题。”




他亲爱的朋友,在威木省固然是一位优秀的猎人,但也只是安于当一位猎人。可能也就是这样,他们共同的老师迈斯塔尔·修兹、马勒巴尔托的神射手才会对小糸侑的才能赞不绝口——专一使人强大,虽然当事者表示自己其实是无法选择其他的事物。




而此时问起这一问题的小糸侑,棘手程度犹如一位小孩问你泰姆瑞尔大陆上那些美妙的音乐以及演奏出它们的乐器是怎么来的。而面临这个问题的你,只能苦笑着说“孩子,不如换个问题——你还是问我你是怎么来的吧”。




“因为昨天屠龙的时候,遇到一位对梭莫感觉很头疼的人。”小糸侑用着毫无情绪起伏的声线,将昨天关于戴尔芬的事情告诉了槙圣司,最后还总结了一句,“所以,觉得有点好奇罢了。”




说实话,小糸侑自己也是今早出发前才猛然想起,自己身边这位天际的老熟人会知道点什么——




说到早上,小糸眉头肉眼可见的皱了皱,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眼自己抱在怀里的背囊:里面除了钱袋、斧头的残骸,以及一只蝙蝠倒也没什么了——蝙蝠?




“‘梭莫’是‘先祖神州’的政体代表。”




就在小糸的思绪准备跑远时,槙那一副有些生硬的讲述一下子把她给拉了回来。不过,就在槙讲到这里时,他脑袋一歪,脸上神情变得为难起来。




“梭莫的成员主要是夏暮岛、威木省以及作为联盟附庸省的艾斯维尔。他们反对人类建立的帝国,建立第三先祖神州;他们坚信精灵至上,煽动着三个地方的住民们,并且打压所有反对他们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同胞……”他的尾音显得谨慎而犹豫,最后再情绪上来前及时按捺住。转而又摇了摇头,变得坚定起来,“但是这仍然无法阻止无休无止的争端。就拿这里来说,他们目前在天际省就像是幽魂一样,在暗处等待着内战中的天际省自行损耗……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并不是所有的精灵都支持梭莫的行径。”




威木省是身为波思莫的小糸侑的故乡,而夏暮岛的住民则是傲尔特莫,与威木省隔海相望;至于艾斯维尔、位处威木省东边的行省,有着大面积的沙漠,是虎人(更像是行走的大猫)的地界。




虽然三十年前的世界大战早已终结,以人类的落败以及堪称耻辱的《白金条约》结束。其中对这一条约反应最大的就有天际省的诺德人们,他们憎恶身为始作俑者的精灵、尤其是傲尔特莫,也怨恨签下这一条约的帝国——于是就有了如今的内战。不过,其中牵扯出的东西又太多太多,比如说精灵与人类之间固有的仇恨,精灵与人类各自之间对外族人的隔阂……




政治、姑且这么认为、是个非常晦涩的话题,比那些纵深复杂的古诺德人墓穴还要让人一言难尽。那些因为政见不同而反目成仇的人们,槙圣司也不是没见过——倒不如说,这样的情景在目前还是处于内战中的天际省中并不是什么能让人下酒的新鲜事。




槙圣司不是很愿意提及跟局势相关的话题,他并不是局内人,擅自发表言论会显得自己很傻。只是,他觉得自己可以告诉友人一些事实、以及自己作为一名布莱顿人的感受。提到这些并不是在暗示小糸侑毕竟,他也清楚——虽然友人是一位波思莫,但是这一切与她无关,她也是不知情者……甚至可以说是受害者。




“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小糸的心情说不复杂是不可能的,“……我也很抱歉。”




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提起这么一个让人不太舒服的话题?还是一些更为深层的原因?小糸自己也说不大清楚。




“你不必觉得抱歉……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们和平地坐在一辆马车上,你也一直是我的值得信任、依靠的朋友,这一点从未变过。” 比起那些,他还是更加珍惜眼前的友谊。




感觉到小糸消沉下去的语气,槙圣司反而觉得是自己的不对了。果然,还是那个在丛林里自由来去的猎人、或是如今天际省的冒险者更适合小糸侑;而小糸侑还不至于在看到槙圣司一副堪比踩了猛犸象粪便、或是闯入霜噬蜘蛛巢穴的难看表情,还在语气上努力装作轻松风趣的样子后,还会继续深究下去。




“谢谢。”




她同槙紧紧地握了握手——她也同样相信槙的话。然而不得不说,是自己知道的太少了吗……总觉得,刚才的槙圣司,多多少少在某一点变得陌生起来。




让梭莫什么的见鬼去吧,顺带霜噬蜘蛛——不愿再多想,努力甩了甩脑袋,仿佛要把刚才的不快全部扔掉。这是小糸侑最后下定的结论。




就在这个气氛开始微妙地缓和的时候,小糸侑背包里的东西非常不合时宜的突然躁动起来——




那只蝙蝠、或说是七海灯子,从背囊中爬了出来,非常没有自觉地探了个脑袋出来,还和小糸侑对了眼神。对,就是用那双缩小了好多倍的、不知道为什么在变成蝙蝠后仍旧是灰蓝色的眼珠子。




拿诺德人的话来说,那就是“舒尔之血”,小糸觉得又气又好笑——




明明刚才还在进行着那么沉重的话题,这下心情全被这只吸血鬼搞砸了,最开始被槙硬拉回来的思绪又开始跑远了。




在出发前,为了避免七海与其他人的见面、尤其是槙,毕竟这位吸血鬼君王连人话、抱歉、是泰姆瑞尔通用语都不会讲。她还是一位诺德人,如今对精灵充满敌视的天际省住民,满口傲尔特莫语会相当诡异的。




于是,在她本着不深入话题(要讲起历史和现在的局势的话,怕是三天三夜都没法给七海讲清楚。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小糸自己都不明白),婉转地向这位君王表达双方见面的不妥当后,这位聪明的君王就二话不说地变成了蝙蝠为她排忧解难——




“……我是不介意,只要不是霜噬蜘蛛……但是真的没有其他的形态吗?至少是、毛少一点的。”




小糸侑觉得现实很令人费解:为什么七海灯子这么一位无论谁看了都会觉得是位无可挑剔的美人的存在,化身却是蝙蝠。伊弗瑞在上,她没有嫌弃的意思,只是觉得七海灯子的脸和蝙蝠的脸两者之间的差距怕是比裂谷领那块隔断外界的大裂谷都还夸张。




“侑你更喜欢蛇吗?如果那样能取悦你的话,在这以后我愿意去试试。”




“等等……这样就很好,不用那么麻烦了。还有,请称呼我‘小糸’。”




赶紧打住,七海的用词让小糸侑觉得很不对劲。这个人(吸血鬼)真是……很容易就得意忘形。




大概就是这样,把这位吸血鬼装入背囊后,本以为可以安然无恙地等到白漫城再见面——




接着这只蝙蝠形态的吸血鬼,在这个时候就一个劲儿地钻了出来。在小糸侑吃惊的瞪视之下,连爬带抓的扯着小糸侑的黑色披风,爬过她的肩膀。最后在背后兜帽一瞬间的重量增加时,小糸侑明白了这个吸血鬼究竟在干嘛。




“你就欺负槙现在看不见你吧。”小糸忍不住腹诽道。




或许是包里太闷了吧,又这么想的小糸侑感觉无可奈何:七海被关在包里,察觉不到她和槙谈话的氛围,更何况她根本就听不懂……嗯?




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反而好了很多——有个和自己一样,什么都不明白的同伙。这个人,明明自己是诺德人、还是一位血族……




虽然不知情并不表示没有立场。但是,不得不说,有时“不知道”也是一种幸运。




突然想到这一点的小糸侑,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些没了办法、也没有幸灾乐祸的意味。她装作不经意地朝背后兜帽伸手过去,轻轻地拍了拍不知情的七海灯子。




不多想了。


闲笔:
“我就说为什么会有股违和感……”

小糸侑坐在旅馆房间的床边,一手捧着变成蝙蝠的七海灯子,盯着这位被自己口头号令限制在手掌范围内的血族;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本正经地思考着什么。

明明是在小糸的手掌心中,七海却感觉自己更像是躺在菜板上。在小糸侑解剖般的目光下,忍受着这一番审视。

很久之后(七海感觉上),才听到小糸侑惊呼:

“为什么你变成蝙蝠后,衣服也跟着一起变了!?”

啊?小糸小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