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玉殒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21 17:33
点击:857
章节字数:97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附近森林里的这片空地是他们认为能够给自己提供最好战斗时机的地方。Weiss蹲伏在一棵大树上,枝叶挠着她裸露出来的每一寸肌肤。从她蹲伏的角度上,她的小腿紧绷着,她紧紧抓住头顶的一根树枝。空气很凉爽——这是即将下雨或下雪的征兆。伴随着自己的每一次呼吸,她都能看到生成的雾气。

黑暗笼罩着她们。唯一的光芒来自远处的基地,并且消散于她们和基地之间的森林里。

她们全部所能做的只有监视并等待Ruby和Blake的出现。Weiss不得不相信Winter的士兵,她知道他们分布在同一片森林里,但她看不见他们中的任何人。倒不是说这有什么要紧的,她曾和这个东西战斗过一次,只让她意识到它的精神究竟有多集中。她因期待和担心而紧张不已,她双手颤抖,肚子打结。这实在太危险了,尽管她并没有身处在一棵很高的树上,但她仍然感觉非常遥远。她心念急转,满脑子都是这次事件的可能结局——大多数都不好。谢天谢地,Winter在她身边打破了静默。

“你知道父亲永远不会同意的。”

“你什么意思?”

Winter嘲弄地看了她一眼——尽管四周几乎一片漆黑,但Weiss还是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愚蠢问题而恼火。“别装傻了,妹妹。这不适合一个Schnee。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好吧,”Weiss气恼地说,把一根树枝从脸上推开。“我才不在乎父亲怎么想。”

“他不在的时候要这么说很容易。”Weiss的信心动摇了。她知道这话有多么地真实。她曾无数次告诉过自己,如果他要把她从Beacon带走,她会反抗他。然而,当他在Beacon陷落之后出现时,她畏缩了,她赞同他所说的一切——即便在他把她从她的朋友们身边拖走的时候。

“我很关心她。”Weiss说,希望自己的语气能够承载自己感情的重量。

“我毫不怀疑,当我和Qrow发现你们并用镇静剂让她睡过去时,你差点把我逼疯了。我还以为我们也得给你使用镇静剂。”

Weiss翻个白眼。“你们两个带着一艘巨大的飞艇突然冒出来,还要求我们跟你们走。”

“难道你宁愿我们对你撒手不管任由你自己跑过树林吗?”Winter挑衅道。

“呃……不,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哪儿?”

Winter似乎在她身旁僵了一下——她的呼吸也变得短促了一点。“我们……在Beacon的事件发生后,我和Qrow保持着业务关系。随着Ozpin消失,Ironwood封锁了Vale的那片区域,很明显那天发生的一切并非单一性事件。将来会出现更多麻烦,以防万一我们最好做好准备。在Ruby前往Haven时,Qrow开始跟着她,但他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后面并跟丢了她——因为他就是那个鬼样子。”Winter嫌弃地咆哮道,Weiss强忍住不要笑出来——Ruby的叔叔实在非常轻易地就能把她姐姐惹毛。“然而,当你找到她时,你拖住了她,这才让Qrow得以赶上,当他告诉我她去了你那里时,好吧……我决定是时候来察看一下了。”

Winter说话方式里的某种东西激起了Weiss的愤恨。经过这么长时间,直到Ruby的到来才终于觉得有必要前来拜访了吗?尽管她们经常在卷轴板上交流,甚至当Weiss在Schnee尘晶公司的地位开始成形时,她们的交流变得更加密切了,但是有一个想要真正花时间和她在一起的姐姐会好上很多。

“我很高兴你能从你那繁忙的日程表上抽出时间来看我。” Weiss愤恨地啐了一口,Winter朝她那边瞥了一眼。

“我说?我已经尽我所能前去拜访了。我一直都很忙,Weiss。我们一直在为潜在的战争做准备。”

Weiss摇摇头。“没错,而我一直住在我们称之为‘童年的家’的监狱里。”

“你太戏剧化了。”

“我是父亲的宠物。”Weiss往下看去,看到Ruby和Blake终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她紧紧握住了柳叶白苑。“算了吧,Winter。你不会明白的——不管怎么说,这里也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地方。”Weiss结束了谈话,全神贯注于身处下方的朋友。即便她能感觉到Winter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她身上。

Ruby看起来很紧张,Weiss无法抑制自己内心不断涌出的忧虑。Ruby不好——一点都不好。她越想假装如果他们阻止了这个东西追捕她,事情就会好转,她就越意识到她在自欺欺人。

在Blake旁边,Ruby烦躁不安,不停地伸手摸向武器寻求安心。Weiss知道Ruby很害怕,但同时她也知道Ruby是不可预测的。面对让那些她关心的人受伤,她自己的安全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Weiss?”听到姐姐叫她,她转过来,看见Winter递来一个蓝色的弹药筒。“镇静剂,给你的剑装上。”Weiss点点头,接过尘晶,抽出柳叶白苑。金属制的刀刃在寒冷的夜晚空气中显得异常冰冷。她小心地插进尘晶药瓶,旋转了一下弹仓。注视着色彩在身前舞动,Weiss感到有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我很抱歉,Weiss。”她转过头,看见Winter微微蹙起了眉头——有点不舒服地说出了这句道歉的话,就跟Weiss听到的感觉一样。“等这件事完成以后,我们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我们会……我会帮助你为自己找到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长久以来,她全部所想要的就是摆脱父亲的助力。Ruby给了她足够的理由逃跑,但Winter才是她获得真正自由的唯一机会。

Weiss动了动,用她那条自由的胳膊搂住Winter的脖子,拥抱着她。“你要小心。”

Winter的手从她肩膀垂到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她。“你也是。”

过了一会儿,Winter的卷轴板响了,声音大得足以让周围的人都听见。

它就要来了。

等待是最糟糕的。Weiss一语不发地注视着Ruby和Blake站在她下面。Qrow就在附近,她知道他藏在附近警惕着四周……就在Ruby附近的某个地方。Weiss只能凭借想象揣测Yang和Ruby的父亲在基地里面是怎么度过的。此刻不在这里保护她的家人,她无法想象那种感觉。

树林间突如其来的沙沙声引起了Weiss的注意,她感到树枝微微弯曲了一下,这时Winter正向前倾身以便看得更清楚。

不出所料,这头野兽迈着有力而果决的步伐大步踏进了这片空地。从这里,Weiss可以看清它身上的每一处细节。那东西所穿的盔甲外表几乎都是锯齿状的——没有暴露出身体任何地方或弱点。它有着一头长长的红色长发,从头上顺着后背垂下。Weiss无法判断那些头发究竟是盔甲的一部分,还是被盔甲包裹在下面的东西的一部分。

它所握的那把发光的红色刀刃被装在鞘里,但当它靠近时,它的右手紧紧抓住了刀柄。即使在这里,Weiss也能看到它眼睛的光芒——她只能想象着Blake第一次见到它时的感觉。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Ruby大喊,令Weiss措手不及。她的声音在一连串的尖叫中破裂了。“我受够了这些!受够了逃跑!你毁了我的生活!现在结束了!”

“Ruby,”Blake抓住Ruby的斗篷,把她拽回来,“放松。”

新月玫瑰完全展开的机械声充满夜空,Weiss看到那头野兽也拔出了自己的刀刃。Blake不让Ruby冲过去,她们想让它到她们这边来——到Winter和Weiss潜伏着的地方来,而且在那里Qrow可以保护Ruby。

然而,Blake对它手中的剑突然变换成一把巨大的长矛猝不及防。

地面上的任何一个女孩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把长矛便发出一阵红光向她们射来。

仿佛慢动作似的,Blake转身面向Ruby,把她推倒在地。而Blake没有足够快的速度完全躲开武器,Weiss看见长矛贯穿了她的Aura,击中她的左大腿后部。

Blake痛苦地尖叫着,Weiss甚至从来都不曾想象过这个弗那人会发出这种声音,这是她再也不想听到的声音。

正当Weiss准备跳下去战斗时,一只手抓住了她。

“还不行,”Winter低声说,Weiss使劲拉扯。“给我停下!我们需要它再靠近一点,否则我们会有前功尽弃的风险。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Weiss。如果我们失败了,你的朋友可能在精神上无法再经历这一切。”

仿佛紧随着Winter的话一样,Ruby喊着Blake的名字,把她们翻了个身,让Blake躺在地上。在她察看伤势时,Blake突然又开始尖叫起来。Ruby往后退了一点,刚好能让Weiss看到长矛自行从Blake腿上拔出,凭空飞回野兽手中。

Weiss的思绪锁定在它所做出的动作上,锁定在它是如何把自己的武器收回来上,这简直就像某种……极性操控。

突然,看见从盔甲里面飘散而出的红色发丝,她心跳骤增,思绪急转。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Weiss读了报纸上的报道。在飞艇上,她也听了Qrow的解释,说那里什么都没有留下——说她已经战斗至死。她走了。

这是Qrow说过一遍又一遍的话。走了,她走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突然,怪物往后收起武器冲了过来。Ruby从地面上跳起,一边发泄般地狂叫,一边用她的狙击步枪扫射出一阵弹雨。它们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也确实让那怪物不得不打偏其中一些子弹,这让Ruby有时间随意地挥击几下,却都落空了。这使她的腹部很容易遭受重创。

当Ruby向后滑到地面上时,Weiss已经看够了。

“很近了!就是现在,Winter!”

她身旁的树枝传来的拨动让Weiss 知道Winter同意了自己的话。她从树上跳下去,Weiss看着姐姐完美地在野兽身后着陆,并把短剑从她的剑上抽出来,开始攻击。Winter威风凛凛,速度比Weiss想象的还要快。尽管Weiss在家里接受了很多训练,但她并不像Winter那样是个十足的猎人,这些击打和动作几乎不似人类。

她是如此之快——但同时结果也一样。

怪物为一切都做好了准备。Winter的每一次攻击都遭到了抵抗,即使Ruby重新振作开始战斗,她的每一次攻击都会遭到反击。

Weiss只得回想起自己做过的对它有效的攻击,在它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她刺到了它的脚跟,而那便已足够。她给Winter说过这件事,Ruby也看到了,但她们两人都没有机会刺到它的脚跟。

她知道她可以,Weiss知道如果她下去的话,她可以击中那个要害。握住柳叶白苑做好准备,她推开树枝,跳到地面上。正当她的脚刚刚落在泥地上、晃动的视线重新聚焦时,Weiss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当红色的刀刃刺穿Ruby时,新月玫瑰几乎立刻从她手中掉落下来。从这个角度看,Weiss只能看到刀刃从Ruby背后刺出来——一路贯穿而过。看到这幅景象,Winter停止了战斗,Weiss模模糊糊地听到了Qrow尖叫的声音,然后他降落在Ruby身边。

她看着Ruby往后倒了下去,刀刃从她的肌肤里滑出,宛如一把热刀切在黄油上一样。当她倒落在地时,Ruby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一动不动——尽管Weiss还能看到她在挣扎着呼吸。

“Ruby!”另一个声音喊道,Weiss看见Blake正向她们爬过来。Qrow已经接替了Ruby的战斗,Winter也回到了战斗中,但Weiss全部所能看到的只有Ruby。

Blake爬到她跟前,她将手按在Ruby腹部的伤口上,试图阻止血飞溅出来。

Weiss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她的身体却动弹不得——她的双手在颤抖,她的胸口紧紧收缩,她觉得自己搞不好会吐出来。

突然,她脑子里充满了一个想法——一个没有Ruby的世界。如果没有Ruby,想要更好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有谁会在身边分享?Ruby是令她想要拥有自由的人——她想和她一起在Remnant旅行。她们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Weiss看到了她们蜷缩在床上共度夜晚的画面。她想要带Ruby去许许多多不同的地方——向她展示这个世界,让她开心。

『不。』Weiss在身边握紧拳头。『不!』她厌倦了受人摆布——厌倦了别人替她决定自己的未来。她是个Schnee。她是个猎人,是个失去了很多东西的战士。她转过身,看见那只野兽解除了Qrow的武装,把他打飞了。Winter努力维持自己的攻击节奏,但她仍在战斗,Weiss不再继续看下去了。

她再次举起柳叶白苑,可就在她这么做之前,一个雕文突然出现在她头顶上方。从雕文中发出的光芒向下照耀,在战场中投射出一道白光。一切都停止了,Weiss看见一个巨大的骑士从雕文中坠落而下,砰的一声落地,撼动了他们脚下的地面。

Weiss感觉到自己与这位骑士的联系——仿佛它是自己的延伸。当她看着它,它也看向了她,她知道它在听。她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那个怪物,看着它拔出武器准备攻击。Weiss将柳叶白苑指向野兽,她的骑士便跟着作出反应。

没有任何东西,甚至这个已经将他们伤害得如此之深的毫无感情的生物,能够为骑士的攻击中所蕴含的纯粹力量做好准备。它巨大的剑刃在兵刃相接之时便摧毁了红色的武器,骑士猛击向怪物的胸口,Weiss急忙冲了过去。

正如Weiss所预料的那般,盔甲产生了反应,试图抵消受到的冲击——这便使它背后完全暴露出来。

Weiss瞄准它的弱点,打算使出致命一击,但她突然想起她在树上看到的情景。它将刀刃变换成长矛的方式,以及如何像磁铁一样控制它。从这个角度,她可以看到它在盔甲后面的后脑勺,并注意到头发其实是附着在身体上的。

如果她真的是正确的话,她就不能发动致命一击——现在还不行。

她靠近怪物身后,举起武器,将经过尘晶强化的柳叶白苑的尖端刺进怪物的肩膀。在出乎意料的疼痛中,它再次发出叫喊,盔甲试图做出反应。然而,骑士又一次击中了它的正面,这次让它向后横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一棵大树上。Weiss迅速旋转剑上的弹仓,放出一连串雕文,等怪物一落地,就把它的四肢锁在地上。现在完全控制住它了,Weiss又向前冲过去,把剑插入已经裂开的伤口,让更多的镇静剂释放出来。

它在她的剑刃下尖叫着、颤抖着,但她双手紧紧抓住剑柄,它激烈地抽动着——试图挣脱控制。Weiss咬紧牙关,当柳叶白苑在压力的作用下开始弯曲时,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肉正紧紧地绷住。

“Weiss,”一个声音打破她迷蒙的思绪,肩膀上传来的触感让她吓了一跳。当她转过身来时,她的武器被拔了出来,但她只看到Winter担忧的眼神。“已经结束了——你阻止了它。”Winter说,Weiss回头看了看,发现这个生物已经不动了,仍旧被她的雕文锁在地上。当她再次面向Winter时,她姐姐正对这个随时准备进攻的巨大骑士惊叹不已。

Weiss闭上双眼,把它召了回去,她感觉有一股能量从她身上涌出,这股能量和她以前感受过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她一生中从未感到如此强大,如此能掌控局面。整个战场都是她的,什么也阻止不了她。

这是发泄,这令人畏惧——但它起了作用。她阻止了那头野兽,可在此之前——

“Ruby!”Weiss喊道,当她睁开眼睛时,世界再次恢复黑暗。天空中若隐若现的雕文连同骑士一起消失了,她跑向Ruby和Blake躺着的地方。

Qrow在那里照顾Ruby的伤口,Blake痛得翻了个身,背朝下躺着。Weiss跪在她们之间——视线落在Ruby身上,Ruby已经阖上了双眼,Qrow则继续捂住她的伤口。

“Ruby——”Weiss嘶哑地唤道,此时Winter的脚步声从她背后接近。

“我们已经抓住了那只野兽,而且我们有人受伤了。在我的位置上列队,我们要进去了!”Winter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Qrow没有给Weiss留下任何帮助Ruby的空间,事实上,当他试图止血时,他差不多用自己的斗篷把她完全盖住了。Weiss走到Ruby身边,几乎撞上Qrow。

“我可以帮忙,我可以给她我的Aura,我可以帮她!”Ruby双目紧闭,看上去可怕地平静。这让Weiss大发雷霆——Ruby决不可能会死在这里。Weiss不在乎Ruby说过多少次,也不在乎她有多想像她母亲那样英雄般地死去——这是错误的,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

“你愈合不了这么大的血洞。”Qrow一边说,一边用手把她推开,然后继续按压伤口,这时几个训练有素的医生终于来了。

“我可以!”

Qrow血红的眼睛转向她。“你办不到!这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让医护人员来做他们的工作!”

她想揍他,因为他太慢了——他上了年纪,不能及时赶到Ruby身边。当像Ruby这样的人不得不继续受苦时,她只想冲这个让像她和他这样的人毫发无伤的世界尖叫。

“Weiss。”Blake的声音传来,Weiss转向声源处。

Blake背朝下躺着,紧紧抓住自己的腿,她脸色苍白,眼神也越发黯淡。她看起来很糟,Weiss爬向她。

“我需要帮助!”她朝Winter的方向喊道,她姐姐指挥了几个人向她们这边赶过来。回头看向Blake,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当她与Blake四目相接时,弗那人露出虚弱的微笑。

“她安全了吗?我们的工作完成了吗?”Blake的声音很是疲惫,她失血过多,Weiss看得出她有些神志不清了。医护人员正在照顾她,但她腿部受的伤太重。

Weiss伸手捋了捋Blake的发丝,让她安心。“我们做到了。你做得很好,Blake。”

“太好了,”Blake缓缓眨了眨眼。她的声音懒懒散散——好似嘴唇都麻木了。“一定要替你保住……你女朋友……的安全。”

Weiss睁大了双眼。“什——什么?“

她感到Blake捏了捏自己的手,冲自己微微一笑。“我很高兴……你们两个……拥有彼此。”

当泪水终于突破震惊恣意流落时,一股情绪涌上Weiss心间。她的心紧紧系在Ruby身上,但她相信Qrow和她一样关心着Ruby的安危。此刻,她可以安抚Blake。

她俯身,在Blake的额上吻了一下。“我很高兴你回来了。”

“来自Schnee家的人的爱。”Blake笑了出来。“我没法说我预见到了这个。”平静只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她的腿被包扎起来,她又疼得叫了出来。突然,一个面罩罩在了Blake的嘴巴和鼻子上,以便帮助她呼吸,接着她又被放在一个板子上。Weiss一直没有松手,尽管她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转向Ruby。Ruby被很多医生包围着,Weiss已经看不见她了。

“Schnee小姐!”一名卫兵喊道,Weiss本能地向声音来源转过去。然而,Winter就在她身边,她朝着叫她的士兵走过去。

“怎么了?”

卫兵冲过Weiss身边——在一片试图将Blake和Ruby安全送回基地的骚乱声中,Weiss几乎听不清他的声音。

“是个女孩。”卫兵说,Weiss不禁窒住了呼吸。

她本希望自己大错特错的。“Winter……”她深吸口气,姐姐好奇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意思?怎么回事?”Winter 同时向Weiss和卫兵问道。

“那只野兽,它的盔甲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女人的身体。”

“是人类吗?”

“她还活着吗?”Weiss问道,她转向Blake那边,请求允许让自己松手。她很快就意识到Blake已经处于镇静剂的作用下,又或者只是因为疼痛而失去了意识。不管怎样,她都昏过去了。Weiss轻轻把Blake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然后跑过那名卫兵身边,差点把他撞倒。

“Weiss,小心点!”Winter喊道,但Weiss置之不理。她必须得知道。

那个脸朝下躺在泥地里的女孩的后背满是伤疤。她的头发又长又红,乱糟糟地披散着。Weiss能看到黑色的……条纹在她身上舞动——它们沿着她的腿爬上她的后背,就像从皮肤上凸出的血管一样。

Weiss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她在女孩身边站定,想要看清女孩的脸,接着她跪了下来。她们仍然被许多士兵包围,武器随时准备进攻,但那具身体只是一动不动地躺着,它被彻底击溃了。当她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看清那张脸时,她心中的每一丝恐惧都被激活了。

“Pyrrha。”

——————————————

Weiss吸吸鼻子,仿佛已经擦了有上百次似的再次擦了擦眼睛,然后深吸口气。

在所有人都被带回基地后,Ruby很快就被送往医务室里。Weiss无法一路跟随她进入手术室——尽管她抛出自己的姓氏拼命恐吓在场的每一位医生和护士,她还是被拒绝了。相反,留给她的任务是不得不告诉Yang和Ruby的父亲她受伤了。

这是一次简短到难以置信的谈话,谈话的结果是Yang差点把她撞倒,Taiyang追在Yang身后跑出去,想要和Ruby待在一起。

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Weiss一直四处徘徊,最后她来到Winter空空如也的房间里。她无能为力。Winter正在着手处理……Pyrrha的尸身。

她忍不住有些想知道自己是否曾经有想象到过这些。她见到的那个女孩的身体有很多问题。她的皮肤覆盖着暗黑的纹路,纹路爬满了她的胳膊和腿。她面色苍白,满是伤疤。

那怎么可能会是Pyrrha Nikos呢?她死了,Ruby看到了,虽然Weiss不清楚细节,但她清楚地知道,当他们在几个星期后埋葬Pyrrha时,已经没有尸体可以安葬在地下了。

今晚有太多的创伤,Weiss的心仿佛被感官所淹没,她只是将头埋在双手之中,哭了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着,直到她姐姐终于回来时,她在Winter的房间里仿佛已经等了有好几个小时了。在Winter回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下面有黑眼圈,并且脱下了之前穿着的夹克。

Weiss站在她面前,双手放在背后——这根本不是一个Schnee应有的行为:需要和渴望接触。不过Weiss不想一个人呆着,她的队伍很忙,Ruby受了伤,这里是她唯一知道自己可以去的地方了。

“已经很晚了。”Winter疲倦地说,Weiss点了点头。

“Ruby有什么消息了吗?”

Winter摇摇头。“还没有,但我们为她用上了最好的资源。他们在战场上将她的伤情稳定下来了,她会没事的,Weiss。”她只能点点头,然后继续尴尬地站在她姐姐面前。Winter定睛凝视着她,Weiss尽量不让自己的下唇颤抖起来。

最终,Winter缩拢她们之间的距离,将Weiss拉进怀抱。在拥抱发生的那一刻,Weiss深深陷进这份接触里,把脸埋在姐姐的衣领里。

对于自己对接触的突然需求,Weiss只能责怪Ruby。如果那个笨蛋出了事,夺走了Weiss已经逐渐习惯的拥抱和抚摸,Weiss永远不会原谅她。

就目前而言,Winter是一个很好的替代品,虽然拥抱的时间不长,但却温暖而舒适。

当拥抱结束、Winter退开时,Weiss快速擦了擦眼睛。“对不起,”她摇了摇头。“今天晚上真的太漫长了。你对Pyrrha做了什么?”

Winter转过身去,把剑收起来,开始整理衣橱。“它已经被送到我们的安全囚室里,正处在大量镇静剂的药效下,我们明天将对其进行评估。”

“不是‘它’,是‘她’。是Pyrrha Nikos!”

Winter僵住了,她手里拿着睡衣,背对Weiss。“Pyrrha Nikos在Beacon陷落的时候已经死了。”

“Winter!那是她!我知道是她!我看见她的脸了,你必须相信我!”当Weiss在战场上喊出Pyrrha的名字时,Winter很快让她安静下来,并通知她的士兵把囚犯带走。

“很晚了,Weiss。我们该休息了,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事情了。”

Winter的拒绝让人很是恼火,当她转身去洗手间时,Weiss走到她面前。“你必须相信我!”

姐姐那双明亮的蓝眼睛审视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她戏剧性地呼出口气,把衣服放在床上。“Weiss,也许你是对的。也许不知怎么回事,那就是Pyrrha Nikos的尸身。但那会改变发生的事情吗?”这个问题让人感觉像是被一拳打在了肚子上,Weiss强硬的姿态也变得泄气了。“你告诉我你非常关心的那个女孩今晚受伤了,你的队友也因为这头野兽腿上被开了个洞,那改变得了这些事实吗?那很有可能是Pyrrha Nikos的尸身,但我知道Nikos——我听说过她的英雄事迹,那头……怪物不是那个为保护无辜而死去的女孩。”

在Weiss的沉默中,Winter再次拿起衣服,经过妹妹身边,走向洗手间。

就在她关上门之前,Weiss开口了。“我没法假装自己没有看见她。” Weiss再次抬头看着Winter。“我得做点什么。”

“我们会的,但是今晚,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不睡觉明天我们就没用了。早上,你要去支持你的队伍,我要决定我们要怎么处理那头生——”Weiss蹙起眉头,Winter摇了摇头。“我们会在早上把事情都解决的。”

Weiss想做的事情有很多。她想和Ruby在一起,或者试着支持Yang,她想看看那是否真的是Pyrrha,又或者确认Blake无恙。

可她的身体开始停机,她实在太累了。所以当Winter走进洗手间时,她爬进了姐姐的床里。

几分钟后,当Winter回来时,她没有把Weiss踢出去。


作者留言: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这一幕没有让人失望,我们已经朝着它酝酿了有一段时间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