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猎杀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21 17:31
点击:883
章节字数:98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Blake无法入眠——她怎么睡得着呢?一切变化都来得太过突然。不久之前的一天她还在一艘前往Patch的飞艇上去见Yang,而现在她和她的队伍都在Atlas的秘密军事基地里。

她们迅速团聚在一起,宛如做梦一般。她们没有时间好好团聚一下。在Weiss和Ruby身边,Blake和Yang都觉得自己有点像是被排斥在外,因为她们看起来似乎非常亲近。

如果老实讲,Blake并没有准备好突然回到这一切中来。她当然并未疏于战斗训练——如果非要讲的话,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敏捷了。但这是更大的场面,这是一场战争。无论那个狩猎者是什么,Ruby都对它产生了严重的恐惧,而她并非一个容易受到惊吓的女孩。所以对Blake来说,这意味着真正的威胁,而真正的威胁将会带来真正的风险。她曾见过的风险——她曾亲身经历过的风险。

今晚同Blake以前度过的那些夜晚一样,每当她闭上眼睛,她都会回到那条小巷。这段记忆永远不会离她而去,画面也跟那天晚上一样清晰。

**

Blake尽可能安静地爬上防火梯。他正站立着对着自己的卷轴板说话,Blake将自己的一个克隆体留在他身后。她拿出跃影飞绫,从刀鞘中抽出武士刀。她拿着丝带,将刀鞘低低地悬挂在地面上方、克隆体的旁边,然后把它丢到地上。噪音足以引起Adam的注意,他很快转过身来。

从上面,她注视着他盯着自己的克隆体,他一边将头侧向一边,一边把卷轴板收起来。

“很好,很好……你回来找我了。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Blake看着他大步走向自己的克隆体——她知道她应该等他靠得更近些,但她受不了了。这需要结束,现在光是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人,她需要结束这一切。

于是她从自己的栖息处跳了出来,武士刀瞄准他的头顶。她本该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也许她其实知道得很清楚——但无论如何她都会受到攻击。他跳开了,他的身体翻过她的克隆体,并将它们化为灰尘。他捡起刀鞘,朝她扔过去。刀鞘打中了她的肋下,轻而易举地划破了她的皮肤。

没有时间痛苦,她趁机拔掉它并挥舞出去。当他准备去拔自己的武器时,Blake从一边跳到另一边,并在身后再制造出两个克隆体。

现在,在他面前有三个版本的自己,她尽可能地保持稳定不动。他盯着她,眼睛掠过她所有的形体。她等待着,想知道他是不是想让自己的疼痛暴露出自己。她肋下的伤口很疼,但所有的克隆体都在流血,所以只有痛苦的呐喊才能让自己暴露出真身。

她坚定地稳定住自己,一旦他的耐心耗尽,他便会一如既往地发动攻击。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他会用他的刀刃在一个动作内把三个形体都砍掉。她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她才把自己放在最右边。他从左往右猛击,当他切穿前两个形体时,她展开行动,在他的攻击抵达她之前,她就已经出现在他身边,并将刀锋刺进他的肚子里。

她听到“凋零”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它是一件威力如此强大的武器,可当它被垂死的持有者扔下时,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就和其他武器一样。

Blake听到他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血开始渗进他的嘴里。她扭转插在他肚子里面的刀刃,由于他的皮肤产生的阻力而蹙起眉头。

她用另一只手回转自己的刀鞘,将它刺进他的肋下,以加快他的死亡进程。他大口抽气,她感觉到他的体重开始压在她的身上,他的腿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

她走到一边,让他跌倒在地,她的武士刀仍然插在他的胸口,当他撞到水泥地时,天下起了雨。当她低头看着那个她曾经认为是她唯一真正的家人的男人时,水滴从他的面具上滴落下来。血从他的嘴唇里涌出,微弱的喘息声从他的喉咙间泄漏出来。

感觉不太对劲,事情这么简单——但她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他也没有预见她的到来。他还没准备好,但她已经准备好了——已经准备了很多年了。

她能闻到血的味道——她全身都是血。她的头脑不正常,她知道这一点;她的肾上腺素正在沸腾,这促使她一直站着看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她慢慢地把武士刀抽出来,注意到Adam并没有因为武士刀被抽离而动弹。

他走了,尽管见到他的身体就在自己面前,她也没有感到一丝解脱或希望的波动。

不,她只觉得自己空虚多了。不知何故,即使在死后,他也从她身上夺走了更多东西。

Blake在街上闲逛时,几乎抬不动脚步。这场追踪十分走运地把她带到了这里,带到了Haven。如果不是那通两个月前打到她卷轴板上的电话的话,她甚至连地址都没有。他很乐意把自己的地址给她,在今晚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需要它。

但后来这件事发生了,Adam落单了,而Blake也等不及了。她想挽回自己的生活——她希望这一切能结束,这样她就可以试着重新开始。如果还对自己的未来怀有希望的话,这一切就必须结束。

Blake凭借仅剩的力气拖着自己爬上三级台阶来到门口,用那条完好的腿踢门。她的右肩上有一个洞,使得她的整条胳膊都废了,而左手则要用来捂住右肩的伤口,尽可能地防止流出更多的血。

她很感激这黑暗多雨的夜晚——这让陌生人看不到她有多凌乱。

当门打开时,看到Sun那头亮金色的头发,她释怀地叹了口气——找对公寓了。

“Blake,什么风——哎哟卧槽!”他立马向她大步走去,把她拉进屋里。“你怎么了?你没事吧?Neptune!快打电话给——”

“不,”Blake尽其所能地大声叫道。她的声音因尖叫而刺耳。“别给任何人打电话,我没事……只是……需要一个地方休息,你说如果我在城里,我可以过来。”

Sun快速点点头,把她拉到沙发上帮她坐下。“当然了,但是Blake你……真的一团糟啊。你……到处都在流血。”

当她坐进沙发里时,垫子沉了下去,她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了。“血……不全是我的。”她低下头,再次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血液又厚又黑。她的手上覆满血迹。她想洗澡,她想睡觉——她想在Beacon里醒来,不愿这一刻就是她现在的生活。

当感到有什么东西碰到她的背部时,Blake吓了一跳,但Sun很快使她平静下来。

“没事的,我只是把你的武器从背后拿下来。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在处理很多事情,但没有理由要在沙发上开个洞。”他解开她的武器,把它小心地放在地板上。Blake看着跃影飞绫,感到有一股要伸手去拿它的冲动。那把武器使她感到安全,有时这是唯一使她感到安全的东西。她每天晚上就睡在它旁边。这是她对这个可怕世界的唯一防御。

“嘿,怎么了——卧槽!”Neptune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Blake听到他在作呕。“那是……血吗?!”

她听到Sun叹了口气,却找不到勇气抬头看向Neptune。“是的,你能帮我们弄些毛巾吗——应该说,去给浴缸放水,我们帮她打理干净。”

“我不能,”Blake摇摇头,试图站起来。“我不想成为负担。”

Sun把她牢牢按住。“你不是负担,你是朋友,你也有事,Blake。我们的浴缸会把你很好地清理干净的。”

最后,她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Neptune可能会吐的。”

“嗯,是的,但是……”他朝她露出微笑。“我们也会清理干净的。”

**

Blake坐在床上,让记忆逐渐淡去。这里太狭小了——这些小铺位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Blake不喜欢这样,即使身边有跃影飞绫,她依然感到焦虑。这里是一个人类的军事基地,不管有多少个Schnee为她担保,她还是忍不住觉得在这样的地方自己就像个被排斥的异类。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是Blake第一次希望自己还戴着蝴蝶结。

睡眠迟迟不来——她知道会这样。她的大脑因所发生的一切而亢奋不已。她需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尽管她不知道在这个基地里哪里才有可能使自己分心。

Blake拾起跃影飞绫,从他们给她提供的小房间里溜了出来,顺着长长的走廊往下窥看。这里有很多门,每扇门都住着一名士兵或某种客人。她不知道她的队友在哪里——她还能再这样叫她们吗?严格来说,她们现在已经不是队友了;她们只是……朋友。

没错吧?

见Ruby和Weiss比她初次见Yang更容易。Weiss看起来真的很高兴见到她;当她和Ruby拥抱时,Ruby差点把她的命都给挤没了。被想念并受到欢迎令她很高兴。

尽管她和Yang相处得很好,但她们之间仍有一个无法言表的鸿沟。

Blake继续沿着走廊往下走去,想要找一个好地方坐下思考。在这个巨大基地里的生活区域里,她的夜视能力在这片极其黑暗的空间里发挥了奇效。

然而,当她转过一个拐角朝着她在这个地方看到的唯一一扇窗户走去时,她看见有一条长长的白色马尾相当匆忙地来回摇摆着。

“Weiss?”被问到的女孩僵住了,然后快速转身。

“Blake!”Weiss似乎很高兴见到她。“你正是我需要的人。”

Blake好奇地把头歪向一边。“哦?”

“是这样的,我弄丢了Ruby,你帮我找找她。”

“你……弄丢了她?”Weiss突然满脸内疚。“你做了什么?” Blake清楚地记得Weiss有多容易发脾气。

“没什么!”Weiss戒备地大叫,换来Blake的怒容。

“你真是个糟糕的骗子,Weiss。出了什么事?”

“我搞砸了,这就是你想听的对不对?Ruby有事,但我没法说服她静下心来跟我谈谈。她只是……她已经独自一人太久了。”

这是今天第二次有人提到Ruby的性格变化。她和Taiyang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一起,他提过好几次自己有多久没见到Ruby了,而Ruby似乎又总是不在。

“你是什么意思?”Blake进一步发问。

Weiss耸耸肩,一时间她似乎迷失在自己的思绪中。“她变得非常……莽撞,毫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只顾埋头于自己的任务。”

“她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我知道她过去五年都在外面,但她在做什么?”

“她没有透露细节,除了告诉我关于追捕她的事情之外,我还没有真正弄清楚她在做什么。”Weiss似乎很失望。

“她在追捕Cinder。”Yang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Weiss发出一声惊叫,甚至连Blake也被吓了一跳。一缕微弱的光突然照在Yang的脸上,Yang眯起了眼睛。“Weiss把那玩意儿关掉。”Yang遮住眼睛咕哝道。

Weiss早已掏出一个非常小的钥匙链手电筒,像举着武器一样举在自己身前。“才不!我又没有夜视能力!这里黑得要死,这个大厅有害身心健康!”

“你到兵营这边来干什么?你姐姐难道没有给你安排一间豪华房间让你住吗?”

Blake忍不住注意到Weiss脸红了。“没、没有!我和你们其他人一样都是乘客!”Blake确实也觉得Weiss出现在这里很奇怪——更奇怪的是,在她离开之前她一定是和Ruby在一起的,这也就意味着,她俩之前一块儿待在Ruby住的房间里。

“你怎么起来了?”Blake向Yang问道,Yang耸了耸肩。

“老爸抓狂了,因为Ruby不和他说话,他想让我去找她,看看她是不是没事。”

Weiss怒气冲冲地说:“她就在这片……区域里不见了,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她。”

“肯定有比这儿更明亮的地方,”Yang径直往前走去,其他两个女孩开始跟着她。“她不喜欢狭小的地方,更不用说这种黑得要死的地方了。”

Blake在Beacon和Ruby待在一起的时间已经长到足够让她了解Ruby的习性。“她八成找到了一个可以凝视天空中的星星的好地方。她以前总是说在Beacon看不到星星,她很想念它们。”

在Yang身边提到星星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对她们两个来说,星星是特别的。Blake意识到Yang对自己有多重要,是在和Torchwick交战后不久的某个晚上。

她们俩都睡不着,所以她们溜出房间去了图书馆。图书馆已经关门了,但是一扇上锁的门可没法阻止Yang,而Blake也不是破门而入的新手。在那时候,这看起来似乎并非什么错事——她们没有偷窃或破坏任何东西的打算。

不,与之相反的是,Yang想了解星星,Blake记得她读过一本讲解星星背后的一些故事的书。

那是Blake一生中最美好的夜晚之一,尽管她经常设想那对Yang来说并不新鲜——但对她来说却非常重要。她们一直泡在图书馆里,直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崭露头角。她们肩并肩地坐在地板上读书,看她们所能找到的所有图片。

Yang向Blake讲述了她和Ruby把星星组合起来的故事。有时她们会看见看起来像狗或戮兽、甚至像煎饼的星座。

Yang的最棒之处在于,她能十分轻易地让剩下的世界消失。没有多少平静时刻值得Blake真切怀念。她一生中值得回忆之人甚至更少。

“好吧,”她们走到营房出口处的门边,Blake开口道。“她不可能走得太远,我的意思是,Winter说过Ruby正处于禁闭——所有的守卫都知道要把她关在这里才行。”

Weiss低声吼道:“我要杀了她,如果她胆敢让自己陷入麻烦或受伤又或者……呃啊!她真是太让人火大了!”

“冷静点,冰雪皇后——这是Ruby,我敢肯定她会为给你带来不便而难过的。”Yang在走到门口之前打趣道。

然而,就在她走到门口之前,Weiss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怒不可遏。

“别那样对我说话!” Weiss的声音十分尖锐,Yang后退了一步。“你以为你对Ruby还有什么了解吗?!”

“什么?”Yang迅速恢复镇静,低头瞪着Weiss。“她是我妹妹!”

“那你人究竟在哪里?!”Weiss的手指压进Yang的胸口。Blake以前只有一次见到Weiss这样生气过,而且那次是针对她的。

Yang眯起眼睛。“我受伤了!”

“你抛弃了她!”

“我的胳膊丢了,Weiss!我知道你不懂真正的失去到底意味着什么!”

Weiss气得睁大了眼睛。“我失去了很多东西!”

“你老爸的钱可不算数。”Yang翻翻眼睛,但一秒后,Weiss猛地推了Yang一把,她往后绊了一下。

“Yang Xiao Long,你胆敢假装自己了解我的生活!你说我自私?去照照镜子!”Yang正要再次发作,却被Weiss抢先了。“当你妹妹为她的生命而战时,你却在Patch干坐了整整五年!你知道你对她意味着什么吗?她有多需要你?她有多相信你会在她身边支持她?她以前告诉过我,没有你,她在Beacon没法活下来,而当她需要你为她坚强起来时,你却放弃了。你就这么坐在家里撅起嘴唇生闷气。”

Blake震惊不已,她知道自己需要介入并做点什么,但她有何权利?她和其他人一样对摧毁这支队伍负有责任,不是吗?正是因为她,Yang才丢了胳膊,也是因为她,Yang花了五年时间试着从中恢复。她答应Weiss她会照顾她们两个,但一有机会,她就逃跑了。

然而,当看到Yang在身边握紧拳头时,她走进她俩中间。“Yang,别这样。”她双手放在搭档的胸口上,把她往后推。“这样对任何事情都毫无帮助。”

“是什么让你觉得你有权利跟我谈Ruby的事?”Yang越过Blake的头大喊。“你也不在她身边!”

“因为我父亲把我从她身边拖走了!从你们所有人身边!我本来准备好了要在那里!我准备好了要为你们两个把一切都搁置一旁,因为我——”Weiss咬住下唇,别开视线。“你们对我很重要,不管我多么努力地无视你们那烦人的家人,我都摆脱不了你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我很在乎!”Weiss叹息。“我现在仍然很在乎——但你……你明明就在那里,你却让她自己离开了。”

Blake相当肯定任何一个离她们很近的人都能听到她们俩的喊声。当她站在Yang面前时,她意识到Yang没有再推自己了。

相反,Yang站定不动,看上去几乎被打败了。“你想让我说什么,Weiss?我失败了——你不觉得我知道吗?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在家里坐这么久?我有什么好的?”

“Yang。”Weiss说,声音柔和了许多,显然她没有料到Yang的这种反应。

“我让你们都失望了。”Yang不肯抬头,Blake伸出手,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不能保护Ruby。我不能让你远离你父亲。Blake我——”Yang重重地吞了吞,耸耸肩抖掉Blake的手。“我本该保护你们大伙儿的安全。那是我的工作。”

“如果真是这样,”Blake说,竭力忍住不通过身体接触安抚Yang。“那我们和你一样,都失败了。”

“Blake——”

“不,”她在Yang还没来得开口之前就制止了她。她需要听到这个,Blake需要说出来。“如果你的工作是保护我们的安全,那我——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你做同样的事,但我们失败了。”

Yang最终蹙起眉头瞥了Blake一眼。

“没错。”Weiss走到她俩身旁说道。“我们没有为那天准备好。我们不够强、不够快、不够熟练,这不仅仅是你的责任,Yang。我们都有责任。”

Blake发现自己在点头——为Weiss也站在自己这边而狂喜。“她说得对。在Beacon发生的事……糟透了,而且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你知道我对发生的事情有什么感觉,你不会让我为此而责怪自己。同样我也不会让你自责的,好吗?我们不能回到过去修复已经发生的事情——但现在我们在这里,我们所有人都在,而且我们的队长需要我们。”

沉默片刻之后,Yang点点头。“我们得想个法子爬上屋顶。”

“为什么?”Blake问。

“因为如果有路上去,那就是Ruby所在的位置。她以前老爱爬上我们家的屋顶——把老爸都逼疯了。”

Weiss翻个白眼。“那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主题*。” (*译注:Weiss这句话的意思是说Ruby老是会把人逼疯)

“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守卫,我们可以问——”

警报突然响起,四面八方闪烁着红灯。Blake把武器握在手里,走到Weiss和Yang的面前。

“搞什么鬼?”当走廊里挤满了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的士兵时,Yang冲着扬声器喊道。“嘿!”Yang伸手抓住一个正在笨拙地摸索着头盔的男孩。“出什么事了?”

“我们的指挥官开启了警报。那意味着我们受到攻击了!”他耸耸肩,挣脱了Yang的控制,戴上头盔,然后和其他士兵一起跑了出去。

“我们需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Yang和士兵们开始朝同一个方向出发,但Blake走到她前面。

“你需要回到你父亲身边。”Blake毅然道,Yang震惊不已。

“开什么玩笑?!我们还没找到Ruby!”

“Yang,如果有威胁来临,你需要安全,你不是军人。”

Yang的眼睛里闪过了些什么东西——她有力的姿态减弱了。“我得去找Ruby。”

Blake还没来得及开口,Weiss走到她们跟前。“我去找你妹妹,好吗?你去找你父亲,等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就来找你。”

“Weiss——”

“我知道,”Weiss平静地点头表示理解。“你不习惯置身事外,不过正因如此我们才要给你装上新手臂,不是吗?这样你就能回到战斗中来,是吧?”最终,Yang点了点头,Weiss似乎很满意。“很好,去找你父亲。Blake,你和我一起去我的房间,我去拿我的武器。我们会找到Ruby,也会找到我姐姐的。”

Weiss开始沿走廊往下走,但Blake停了下来,向Yang露出令人安心的表情。“我们会找到她的,一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告诉你,好吗?”

Yang点了点头,Blake可以看见她的手在她身边颤抖,但Weiss已经比Blake走得更远了,于是她转身离开了她的搭档。

——————————————

幸运的是,她们在去屋顶的路上碰到了Ruby。警报声让她回到了里面,但她们对她位置的猜测是正确的。

Ruby十分狂躁,比Blake所曾见过的还要狂躁。她睁大双眼,结结巴巴地向Weiss发出指示,并把她拉向大家聚集的作战室。

还好,Weiss只是跟着Ruby,对Ruby说的每一句话点头——尽管Blake很确定Ruby只是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自己的话。

“别冒险。”她会对她们俩说,Weiss会很快同意,而Blake只得在Ruby回头看她时点头表示同意。“Yang在哪儿?”Blake快速答道。

“她和你爸爸在一起,她没法战斗。”

Ruby宽慰地松垂下来。“太好了,Weiss,你能让你姐姐派——Winter!”当她们进入作战室时,Ruby自发地叫了出来。Ruby跑过房间,朝Winter在下属前站立的位置跑过去,Weiss试图阻止她。“Winter!我的家人在兵营里,能不能派几个卫兵去看着他们?”

Ruby的突然出现似乎冒犯到了Winter,Winter退后一步。“你父亲是个技艺高超的猎人,你姐姐也非泛泛之辈。我肯定他们会没事的。”

“可Yang残废了!”Ruby大喊,Weiss一路小跑上台阶,来到Winter所站的平台上,试图把Ruby拽回来。“我只是想要几个士兵保证他们没事而已!我不想让他们受伤。”

Weiss越过Ruby的肩膀抱歉地看着她姐姐,Winter似乎也表现出一种平静的理解。“那好吧,第七小队将在营房站岗。虽然这事看起来很愚蠢,因为那个东西无法突破我们的前线。”

“谢谢你。”Ruby朝Winter迈出一步,大概是想拥抱她,但Weiss制止了她。

Blake相当肯定,在某种程度上,Weiss通过阻止那个拥抱救了Ruby一命。

“现在,”Winter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八度,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我们并非突然之间就对此做好了准备,但这并不会改变什么。我们将分散在基地的四周,尽可能地隐藏起来。根据Rose小姐告诉我们的情报——这个敌人的首要目标是她。只要它没有站在Rose小姐身前,我们就不要指望它会对周围的环境或其他人的存在产生任何想法。”

“别试图和它战斗!”Ruby打断Winter的讲话,Weiss蹙起眉头。Blake为Weiss感到难过——显然她想在她姐姐身边维持形象,但Ruby却一团糟,而Weiss主动承担起了要让保持Ruby镇静的责任。“你们打不过它的;你们明白吗?千万别跟它战斗!你们会死的!”

“Ruby,”Weiss斥道,Ruby缩了缩,然后闭上了嘴。“对不起。”Weiss向她姐姐道歉。

然而,Winter的反应却出乎Blake意料。“不用道歉,她是对的。我们不是来做英雄的。你们死了对我没好处。”她转向士兵。“这是一个捕获任务。这个……东西可能非常有价值——如果Rose小姐的证词准确无误的话,这和我们以前遇到过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我们计划把它引诱过来后,用我们特制的高浓度镇静剂拿下它。”

Blake听他们重温了一遍计划、战略和定位。Winter语速很快,因为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她的士兵在外面只能坚持这么久,Blake知道他们正逐一死去。

计划本身很简单:Ruby负责分散它的注意力,Winter用她的剑寻找可攻击的弱点。Winter的武器里有一个装有强力镇静剂的尘晶弹药筒。这是为了确保能让这头野兽昏迷足够长的时间,以便将其捕获并带回基地里。

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但它也充满了未知数,令Blake无法安心。

“抱歉我迟到了,”Blake回头看向门口,看到Qrow走进来。他眼睛下面有黑眼圈,手里还在扣着衬衫——显然是刚醒过来。“还有啊,你给我安排的房间里的警报器的扬声器坏掉了。”Qrow推开一些守卫走过去,爬上Winter站立的平台,站在她身旁。他冲她得意地笑了笑,交叉双臂,她翻个白眼,然后转向人群。

“Qrow会离Ruby最近,就在她头顶的一棵树上。他的工作是在我击打那头怪物时确保她受到了保护。你们的工作,”她指着她的士兵们说。“是守住周边防线。如果出了什么事,它试图逃跑的话,你们要守住防线,让我们能够继续向它射击。”

“我的工作是什么?”Weiss问,Ruby担忧地看了她一眼。

Winter把手放在背后,盯着妹妹看了一会儿。“Weiss,你携带第二瓶镇静剂尘晶。如果我失败了,你要提供支援。”

“不要!”Ruby大喊。“不,我不想让Weiss靠近它!”

“Ruby。”Weiss的声音很柔和,她拉拢Ruby。从她的位置上,Blake听不见Weiss说了什么,但她看见Ruby的脸色似乎沉了下去,Ruby点了点头。Weiss离她很近,她们的接触似乎非常亲密。Weiss说完后,Ruby满脸痛苦地抬头看着她,但还是点了点头。

“Winter,我会跟在你身边的。”Weiss确认道,Ruby什么也没说。

“我和Ruby一起去,”Blake开口道,就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作战室里的每个人都转向她,她试图站得更直一点。在装备精良的人类房间里的孤独的弗那人。“Winter,你和Weiss藏在暗处,等待攻击。Qrow在头顶上方盘旋,看着这一切;虽然我赞成他应该尽快把Ruby带走,但她需要后援。我和她一起去。”『因为Yang去不了』。Blake想着,当Ruby担忧地看向她时,她试图用微笑来传达自己的意思。

蓝眼睛审视着她,Blake也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Winter身上,紧紧地盯着她。不管有没有军方的批准,她都会这么做。她不会让Ruby一个人出去当诱饵。

“那就这样吧,”Winter说,然后抽出武器。“我们没有时间浪费了。现在,各就各位!”

当Blake回头看向她的队友时,她看到Ruby将Weiss拉进怀里,亲吻着她。

『喔,这可真是新奇……』


作者留言:
所以关于这一章,我想提一些事情。首先是Blake和Adam的战斗。事实上,它可能有点……反高潮的感觉,我完全理解。但归根结底,我为Blake规划的个人路线与Adam没有多大关系;更多的是关于她的生活,这会随着我们的前进而逐步展开。现在我们要处理的是追杀Ruby的东西,而那便是属于它的剧情,但随着我们的前进,Blake的未来将开始发挥更多作用,Adam的事情差不多只是一个始发点。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很重要,对Blake来说也很沉重,但这并非一次大规模的失败。只不过是在一条黑暗的小巷里,她成功地从中活下来的一场安静的战斗。
以及我不是军事战略家,所以我为他们的糟糕计划而致歉。它在我的头脑中更有意义,但我不知道它是否也会在这个场景中被体现出来。
不管怎样,让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觉得计划可能会怎样,你对整个故事的看法。什么都行。反馈是作家的动力,意义重大。谢谢你们呀< 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