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两年前的包裹(上)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9-06-28 23:19
点击:1125
章节字数:33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0

对于处在学生时期的人来说,花期的来临总是意味着离别、初识、以及下一阶段的开始。

即将结束大学生涯的我,本也该像大多数毕业生那样,先来一场无忧无虑的毕业旅行,再回到原本既定的轨道。

然而身为继承人的我,人生轨道向来是确定的。将包包塞得鼓鼓的单反照相机,时刻这么提醒着我。

“导师已经确定了吧?”

“嘛,嗯。”

“温柔的藤原教授,真好啊,不像我这边,每次一到琴房就跟进了健身房似的,那位大概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田中高举双臂,挑起眉毛模仿起她的导师大人,声音恰到好处地提高了八度,“激情~创作需要激情~~~”

看起来像位蹩脚的芭蕾舞演员。我被她逗笑了。

“哎,话说回来,毕业旅行的事。”她清了清嗓子,回归原本的声线,又喝了一口刚由服务生送上来的咖啡润喉,才继续说道:“你真的不跟姐妹们一块去欧洲吗?想想看,教堂,交响乐,和美好的邂逅?”

“男朋友可要哭了哦。”

“那可是欧洲帅哥诶,高鼻子深眼眶,长得高还有肌肉和胸毛!”

骗人吧,胸毛什么的……明显感觉到其他顾客的视线正投向我们这个角落。

“你好这口啊……”

“毛茸茸的很有安全感啊。”

“真的假的。”

我看了眼窗外,正好看见刚刚提到的人,举起食指对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大概猜到他要做什么,于是若无其事地移回视线,假装继续对话。

“总之,我这边确实另有安排,欧洲恐怕是没时间去了,抱歉啦。”

“好好好,家里的安排吧我明白的。”

身边的朋友或多或少都知道点我家的特殊情况,但从来不清楚我们具体是做什么的,只当是家境比较优越的资本家族。

她对我抛了个夸张的媚眼,随后双眼就被一双大手挡住了,她的反应过于淡定,仿佛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

小山君在她身后窃笑,不一会两人便闹作一团。意识到实在不是电灯泡该继续存在的时候,我很快打了个招呼,带着刚借的几本厚重的书和一架沉重的照相机,借机离开了这间图书馆旁边的咖啡馆。

待到将车门打开,手头上的东西全部放进后座,再关好门以后,我才有机会拂去额上因一路走到停车场而冒出的汗水。

坐进驾驶座,靠在椅背上休息了一会,便看到田中和小山从车头前走过,他们显然也意识到了我的车在这,继而发现了车里的我,对我挥了挥手。

二位据说是准备今年结婚,而身边朋友们大多也都在这种日渐成熟的交际关系中,唯独我,只在高中和大学时期有过几段没心没肺的感情,至今在这方面没有什么靠谱的经历,有时候还被戏称为有钱人家的play girl。

这种在他人眼里不算良好的印象,大概,我还是心安理得地承受了下来。我宁愿被那样看待,也不想被看成是研究灵异事件的怪胎。

我所处的世界跟常人所理解的不太一样,我的工作,注定了我无法与谁保持长久的亲密关系。

毕竟从小到大,我一直在跟他们不相信的存在打着交道。

麻生一族的人迟早都会遭到报应。

麻生海咲大人——那位很难说清楚算是什么辈分的长辈,不止一次这么对我说过了。

我对此不置可否。老实说,涉及民俗学方面的人大多都处于危险的境地,若非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宣扬这一类的成就,民俗学家恐怕可以被公认为高危职业之一了。

尽管如此,凭着天赋、责任和热爱,在我十六岁那年,第一次完成射影机的完全拆解与完好组装的时候,家里几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将我认定为了本家的继承者。

唯独海咲大人不一样。

她将高中还未毕业的我唤进她的房间。

“优奈啊,来。”

我依言在她面前跪坐下来。她拿起遥控器,调低了电视机的音量。那上面似乎正播放着历史题材的纪录片。

“家主大人。”

“去一趟修学旅行,晒黑了不少。”

她歪了歪头,端详着我。我不好意思地眨眨眼。

“一时没留意,玩得太疯了,嘿嘿……啊!”

额头被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本以为要迎来“玩也要注意分寸”之类的说教,却意料之外听到:“进路调查,有什么打算?”

“诶……”我捂着前额,小心翼翼地选择措辞,“姑且,先把暑假的研究任务完成吧……痛!”

说着说着,放下手的时候,额头又挨了一下。

“一天到晚就知道研究研究研究。”

海咲大人是一位不务正业的家主,但她脑子里关于民俗学的知识量和经验,家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上。

我敬仰并崇拜着她,即使她总是对我的专注持以微妙的态度。

“麻生一族的人迟早都会遭到报应的。”

第一次听到这种话、而且还是从大家最信任的家主口中说出的,我怔愣了好一会,才理解了这句像是诅咒一样的话语。可当我看向海咲大人,那道慈爱的目光,仿佛在说,希望你过上普普通通的生活。

普通的生活啊,也许还不错,但是不太可能呢。我无法想象再也不能透过镜头看见另一个世界时会变成什么样,也无法想象脱离了【收集数据】这项工作的我从此以后还能做什么。

思绪随着车子熄火的同时戛然而止。这一年来重复这个动作上百遍后,如今我也能熟练地将车停入公寓楼下的车库里了。

很快到达二楼,在与同学两人合租的公寓门外,我发现了一个包裹,翻转了好几个方向都没有找到寄件人和收件人的信息,仅仅就是一只崭新的纸盒子。拿在手里晃了晃,里面的东西随着我的动作在轻微震动,没有什么重量的样子。

“我回来了。”我打开门,将钥匙放到鞋柜上后,关门换好鞋。

“欢迎回来,今天买了好些菜,晚上吃寿喜锅怎么样?”

我绕过厨房来到客厅,看见安子正在桌旁卸妆。

“哦~好期待……话说回来,这个盒子,是给你的吗?”

她转头看过来,卸了一半妆的脸看起来有点滑稽,“不是。我也才回来没多久,刚刚没看见呀。也没听见敲门声什么的。”

“这样啊。”

“先去准备食材吧,我快饿死了。”

我认命地看了眼堆满了料理台的装着各类食物的袋子,将盒子放到了一边,卷起袖子去准备所谓的寿喜锅。

“什么什么?诶……一个破旧的书册而已嘛。”

“不要擅自拆别人包裹呀。”

我端着锅和电炉出来的时候,看见安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盒子,翻看着一本破旧的紫色封面书册。

“反正也没有署名嘛,”她撅了撅嘴,大大咧咧地为自己辩护,“话说,这上面的内容也太奇怪了,有几页内容空白,有几页又画了画,还有一些涂黑的地方……看着像小孩子的涂鸦本。八成是谁家孩子的恶作剧呢。”

牛油香味已经蔓延出来了,随着锅的温度上升,滋啦滋啦的声音盖过了安子的话,我听不太清她在说什么,但捕捉到【恶作剧】这个词后我就不再在意了,与此同时我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于是两个一整天都在应付课题的、饥肠辘辘的人,美味地享用了这顿饕餮大餐,最后还将冰箱里所有啤酒的存货喝了个精光。

第二天早上伴随着宿醉的剧烈头疼在沙发上醒来,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安子。接着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打开,安子顶着黑眼圈和惨白的宿醉脸走出来,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先去用卫生间了。

敢情这家伙昨晚就把我扔在客厅,自己倒是回了房间睡觉。

我靠着中午忙里偷闲的时间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慢慢缓过劲来,下午加快了效率,赶在宵夜时间之前将今日份的课题进度做完。

可安子似乎没那么好运。公寓离大学不算近,因为我有自己的车,在通勤时间对的上的情况下,安子一般会搭我的顺风车,对不上的时候,她则会选择坐电车,比起坐我的车稍微多花十来分钟。

离开学校前给她发了信息,问她要不要搭我的车一起回去,她回了一条说是进度不理想,估计得留在学校过夜了。

临近死线,接下来的两天我也忙得顾不上吃饭,连上一趟厕所都奢侈至极。等到终于能悠闲自在趴上久违而柔软舒服的床时,想起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安子了。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这是大学生赶课题时期的常态,人的电池总是比手机电池要耐用。我翻过身,打算睡一觉后去看看亲爱室友的情况。

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被敲门声吵醒时,我还感觉自己并未睡上多久。惊吓之余伸手往床头探去,摸索半天才找到睡前被我胡乱扔开的诺基亚,看了眼上面的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五点四十八分。我足足睡了五个小时。

敲门声还在持续,维持着纹丝不乱的节奏和耐心。

“麻生小姐,请问麻生小姐在吗?”

走到玄关低头看了一眼,那里依然只有我的鞋子,安子还没有回来。

“来了来了,稍等。”听到是陌生的男人声音,我刻意没有取下门链,将门微微打开向外观望,“请问您是?”

门外站着两个男人,看起来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看见我终于应门了,似乎都松了口气。为首年纪较大的那位向我出示了他的警署证件。

“竹内安子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诶,是这样没错……”心里升起一丝不安,这是自然的,任谁都不会觉得警署找上门来会是什么好事,“但她现在不在这里。”

“啊,我知道。”

他们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情,那种神情,我只在他人的葬礼上见过。


新人物:麻生海咲——零~月蚀的假面(四代)主角之一,据说年龄应该是比黑泽怜大几岁的样子。7岁时患了月幽病被送往胧月岛医院治疗,结果当年归来迎仪式举行失败,作为仪式参与者之一,和其他四位同龄参与者一样失去了当时的记忆,17岁时得知另两位仪式参与者因月幽病而死亡,深感下一个死去的是自己,所以决心回到胧月岛的废弃医院寻找记忆和线索,后在危难时刻被挚友兼仪式另一参与者的月森园香的灵救回,平安归来,但后者在与其一同回到医院的探索期间早已不幸遇难(可爱的园香妹子只存活了个序章……QAQ)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啊鲁狗
啊鲁狗 在 2019/08/15 00:18 发表

写得真好,已收藏

莲台野
莲台野 在 2019/06/25 22:31 发表

........(双手合十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