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chapter.19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9-06-17 21:37
点击:988
章节字数:39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9

时值八月初,冲绳的夜晚由海风带来了凉爽的快意。没有了日光直射的灼烧,街道上的人明显多了起来。至于某些僻静又时有人出入的区域,饭后分别前,黑泽密花特意叮嘱两位妹妹,尽量远离就最好。

“深羽还是未成年,你明白的吧?”

“诶?”

“喏,看那边。”

看到夕莉懵懂的反应,密花庆幸自己顺口提了一嘴。

“……怎么了?”夕莉看了眼巷子里立着的招牌,反应过来,尴尬地移开视线,“明、明白了。”

“我这边要拜访几位朋友,就不跟你们去逛了。据说这一带的商店街都挺热闹的,玩得开心咯?”

“好的。”

回过身,只见深羽站在不远处,双手背在身后,正无聊地踢着脚尖。白色衬衣反射出商店橱窗的灯光颜色,一闪一闪五彩斑斓,接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情况也差不多。

夕莉的目光像是粘在了深羽身上,余光瞥见路过的人总会有意无意回头看深羽一眼。她突然心血来潮,走到深羽的面前,模仿她袖子卷起的模样,将袖口也翻到了小臂以上,“这样像不像情侣装?”

问完,夕莉自己反而心跳加快了不少,像万圣节期待着糖的孩子般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深羽愣了愣,眼神飘忽了几下,想掩盖小心思被发现的心虚,接着却做出了让人吃惊的举动——拉着夕莉到了一旁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微微踮脚在她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这样才像。”

有理有据且令人无法辩驳的满分逻辑。现在的大学生真不得了。——看似冷静的分析之外,是她抬手捂着通红双颊的样子。

深羽时不时意料之外的浪漫,总让她有种正身处偶像剧中感觉,她是蹩脚的女主角,深羽是信手拈来的男主角。

除了身高和性别,好像也没什么违和的地方了。

毕竟单从外表的美型程度来看,雏咲深羽本身就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人,何况不合常规的冷淡和过于奇特的身世经历,无论哪一项都能划进戏剧性的范畴。相比之下不来方夕莉要普通许多,在车祸前的十八年平凡人生中,不说什么大的波澜,甚至连年轻人们憧憬的恋爱关系都从未跟谁建立过。

倒不是觉得普通平凡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只是顺着这样的思路想下来,会发现深羽身上多了些令人好奇的地方。

比如,深羽为什么会选择她。

“怎么了?问你哪个好看,盯着我做什么?”

夕莉差点忘了她们正在一家名气不错的衣饰连锁店里,架子上挂满了应节应景的各类适合到海边游玩的服饰系列。深羽左右手拿着两顶颜色不同的遮阳帽。

“右边吧。”

“戴上试试怎么样?”

“好。”

夕莉微微弯腰,好方便深羽帮自己调整绑着浅黄色丝带的帽子。

“唔,感觉还行,试试另一顶?”深羽难得露出兴致勃勃的神情。

这样的情绪也轻易地感染了夕莉,语调都不自觉上扬了点,“好。”

只是话音刚落,察觉到了一阵奇异的触感刺在下颔,有点像四肢发麻时的轻微针扎感,持续时间短暂到容易让人忽略。她转过头,瞥见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走出店门。

摘下头上的帽子,再度弯腰,等深羽为她整理完毕后,也将手上那顶帮深羽戴上了。

镜子里是两个被宽大帽檐投下的阴影遮得看不清表情的人。

“像两个傻瓜。”夕莉实话实说。

“你傻,我才不傻。”深羽白了她一眼。

夕莉挑起眉,突然玩心大发,悄悄将深羽的帽檐往上一推,让其看起来滑稽不少后,没忍住笑出声。紧接着自己头上的帽子就被反将一军,她抬头正好看到深羽虽然努力克制但成效不是很明显的得意眼神。

大战一触即发,最后在店员礼貌的咳嗽声提醒下才收敛下来。

“给密花姐也买一顶吧?”决定购买的时候,深羽勾了勾夕莉的食指,说道。

“嗯,好啊。”

然而准备去结账的时候,深羽又拉住了她,“你都不抗议一下吗?”

“诶?抗议什么?”

“……没什么。”

大概意识到自己有些无理取闹,深羽最终收回手,在胸前抱起双臂,跟刚刚与她玩闹成一团的深羽判若两人。

夕莉看了看手上的三顶帽子,款式虽一样但其上丝带的颜色各有不同,粉红、浅黄、淡蓝三种色调,摆在一起看久了还有点喜感。但夕莉似乎有点能体会深羽的想法。

夕莉深知她没有恶意。

“我没关系的,因为我们已经是情侣装了。”

凑近深羽的耳边轻声说完,意有所指地理了理她白衬衣的领子,然后眼看着她的耳朵慢慢泛红。

考虑到周围还有店员和顾客,夕莉忍住了拥抱她的冲动,明显能感觉到,这种忍耐比以往来得都要艰难许多。


回旅馆之前,她们稍微绕了远路,在旅行手册的指引下选了一条途经海滩和小片住宅区的路线。

月色高照,夜晚的海滩能见度依然很高,放眼望去,只有零星几道人影。

看来明天仍会是个好天气。

深羽将鞋子拎在手上,一边走在干湿的交界处,一边让时不时荡上来的浪花亲吻光裸的脚踝。偶尔看见形状讨喜的海螺或贝类半泡在水里,步伐稍停,视线停留几秒后,又继续前行。

“不捡些回去吗?”夕莉戴着新买的帽子,一手拉着深羽,一手提着另外两顶帽子,走在外侧的干燥区,看到她第三次停留又离去,终于出声问道。

“捡回去对我来说好像也没有什么用。而且有些说不定还活着。”

“说的也是。”

但深羽还是停下了脚步,弯腰捡起方才还说着不打算拿走的一颗海螺,盯了好一会后突然说道:“夕莉觉得,母亲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我呢?明知道可能会因我这种不合常理的存在而消耗生命……”

她口行不一的举动似乎跟她现在的纠结、以及深红当年被告知怀孕时可能出现的纠结如出一辙。

闻言,夕莉突然意识到,无论民俗界里人们认为夜泉子有多可怕、多不祥,对此最过意不去的,其实始终是夜泉子本人。

“我想,她确实深爱着你和你父亲。”用手轻抚深羽的后背,“而且在我看来,存在即合理,不要再那样看待自己了好吗?”

“……”

“我曾经……!”沉默了一会后,深羽刚开口,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过于激动和突兀,顿了一下,压低了点音量才继续说道:“我曾经很犹豫,是否要容许你的接近。毕竟,虽然不能明确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跟我关系亲密的人都……”

即便加了一些前缀铺垫来避开【不详】的说法,但这句话本身就在述说着不详。

“其实,我好像也差不多。”

深羽显然没想到夕莉会这样回答,她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对这个同样失去过至亲的人说了什么混账话。她看到夕莉摘下头上的帽子,让帽檐贴着腹部,神情郑重而认真。

“对不起。”

夕莉摇摇头。我才是更不自信的那一方,她想着,问出了从方才就憋在肚子里的话:“深羽为什么喜欢我呢?为什么会……选择我呢?”为了避免对方误会自己在没事找茬,她补充道:“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无趣,身上好像也没什么值得别人喜欢的地方。”

同样的问题,深羽也曾问过自己无数次,但答案由始至终没有变过。

“你打开柩笼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光明和希望,即使只有一丝。”

深羽找了块干燥平整的地方坐下,拉过夕莉的手让她坐到旁边。

“不来方夕莉。”

听到自己的全名被呼唤,同时感觉到深羽将脑袋靠在她的左肩上,她不由得正襟危坐,紧张地等待下文。

等了好几秒,才听见声音虽小但对她来说已经足够清晰的句子,“……你是我的英雄。”

夕莉呼吸一滞,扭头对上她映着月光的黑瞳,那一瞬间美得令人窒息,巨大的满足感促使夕莉毫不犹豫地凑了过去吻上她。

依然是简单的唇贴着唇。双方的呼吸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紊乱得多。

深羽率先离开了点,在她们都意犹未尽的时候,抬起双臂环住了夕莉的脖子,微微换了个角度后再次贴上去。

这回,深羽用上了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恋人柔软的唇,在她惊讶之际长驱直入,引诱她同自己共舞。

接着不知在谁的主动之下,角度又换了一次。深羽感觉到夕莉的手正贴在腰侧,掌心上是足以让她瘫软过去的热度。

直到两道急促的心跳渐渐要合而为一的时候,她们终于稍稍分离,互相靠在对方的肩上喘着粗气。

“在你之前,我没谈过恋爱。”

“我知道。”

深羽的回应里带着明显的笑意,让夕莉窘迫了一小会。

“你谈过吗?”

“真正意义上的没有。”

“也对……”夕莉掰了掰手指头,“我还都看过了,非真正意义上的。”

“那些剧本和人设虽然基本被理想化了,但都没有你好。”

深羽为她理了理头发,手指抚过她光洁的前额、挺俏的鼻梁鼻尖、略微湿润而软弹的双唇。看着她脸上刚褪去的红潮又重新回来。

夕莉任由深羽对自己的脸上下其手,更多的注意力其实放在了目不转睛注视她的事情上。

深羽那迟到的害羞感似乎终于涌了上来,很快重新为她戴上帽子,将帽檐刻意压低挡住她赤裸裸的视线。

“回去吧?”

夕莉正要应允,脸上再度出现轻微的刺痛感,虽然跟上次一样很快便消失了,却明显感觉到不远处景区的堤岸护栏后方多了什么。

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正用手按着被海风吹拂的裙摆。她的周身笼罩在白净的月光下,几乎成了除月亮外的另一个光源体。再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更为奇怪的地方——她虽双眼紧闭,却又微仰着头,好像正在眺望海的远方。

夕莉盯着女子,不太能确定那究竟是……人?灵?

牵着的手被深羽捏了捏,夕莉回过神来。

“怎么了?”

“那个人……”

“什么人?”

视线回到堤岸上,女子正要转身离开,没走几步路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只有她能看见,那么应该是由影见触发的一段残影了。

……但是发动影见所需要的寄香呢?

“我刚刚无意中看到了奇怪的残影,但不知道寄香是什么。”

夕莉检查着带在身上的物品,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正疑惑之时,深羽抬手将她头上的帽子拿了下来——那顶她在店里试戴过的遮阳帽。

“看来是这个了。”与寄香接触的深羽也看向了堤岸,显然找到了残影的位置。

“我大概在店里的时候就不小心触发了一次,看见她往店门外走。”

比起从出生以来就被特殊能力纠缠的深羽,半吊子的夕莉还无法让能力做到收放自如的地步,尽管已日渐熟练,但偶尔仍会出现暴走的情况。

灵力更强的深羽似乎看见了更多。

“她好像是个物缚灵。”

“在帽子上吗?”

深羽摇了摇头,“我们回去吧。”

用海水冲掉脚上的沙粒,穿好鞋子后拉着夕莉一起走上堤岸中间的阶梯,手里却紧紧地抓着那顶浅黄的帽子,没有要将它给回夕莉的意思。

“好。”

好奇害死猫的道理她们是再明白不过,夕莉没再多问。

只是深羽拉着夕莉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来思考了一会,接着转身回到她们刚刚看见残影所在的地方,将手上的帽子挂在了堤岸护栏的一根柱子上,这才回到夕莉身旁,默默勾过她的手臂,头也不回地离开。

待她们拐过街角时,夕莉偏头看了一眼。

护栏上的帽子已然不见踪影。


准备离开只谈理想不谈福利的公司了,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40436
40436 在 2019/07/08 01:24 发表

现在找到能安定下来的岗位了吗?祈祷---

我王一葉
我王一葉 在 2019/05/19 16:25 发表

瞧深羽這話把柩籠說的跟蛋殼一個樣

观星者
观星者 在 2019/05/18 22:14 发表

标题:更新好幸福

祝早日找到合适的工作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