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15弹 第一枚壳金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9-04-14 22:35
点击:671
章节字数:44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病房的玻璃上。

仅有一张病床的担任病房内,亚里亚在熟睡着。

除她以外的还有坐在床尾椅子上、低头沉默的白雪和靠在窗边警惕着户外的雷姬。

和希尔德一战之后大概过了数个小时。

昏迷的理子和重伤的希尔德被白雪她们紧急送往医院。

理子体内的蛇毒神奇地从她体内消失了,在隔壁病房里休息。

而希尔德直到现在都在手术室接受治疗。

「……」

白雪抬起头往亚里亚的方向看了一眼又低下头。

——她几乎每隔十数分钟都会重复这个动作。

病房里的气氛实在太安静了。

雷姬原本就是三无属性,如果是平时的话白雪可能会因为不知道怎么交谈而自我纠结。

可是她现在也是心神不定。

白雪的视线盯着摊开的双手手掌,右手腕上缠了好几圈绷带——那是强行改变出刀轨迹的扭伤。

昨天湿透了的巫女服已经换成了武侦高的制服。

但也只是清洗一下疲惫的身躯,并没有好好地休息。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

因为她一直在隐瞒的事情被玉藻知道了。

暑假的时候,白雪就发现了亚里亚会变成绯绯神的秘密。

可是她没有告诉星伽。

早在3年前就有很多星伽巫女得到了『托』——「为了救母亲于危机之中,有人,带着可能会对造成巨大灾难的绯绯色金的适合者会来到日本」。

——『托』是巫女们再三进行的具有高度准确性的预测。

虽然当时对于亚里亚是不是适合者这件事还有疑问,但毫无疑问已经被列为了危险对象。

最终,星伽的占卜预测到了亚里亚来日本的时间和她会去的地方。

而在那之前,凭借星伽神社和宫内厅的紧密联系,使用行政机关的手段以非常自然的入学形式向东京武侦高派遣来进行监视的巫女。

那个人,就是白雪。

作为长女和下一任星伽神社继承人——这几乎是被认定的——她必须做出一个榜样。

白雪不得不承认最初接近亚里亚的目的是监视她,但那早就在『魔剑』事件后被忘得一干二净。

直到亲眼看到亚里亚使用『绯弹』,白雪心底仅存的希望被打破了。

——亚里亚会给世界带来巨大灾难。

既然嫌疑人已经被确定,那么尽早杀了亚里亚会减少很多麻烦——或者说,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但是白雪没有这么做。

不仅如此,她还帮亚里亚隐瞒——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违背星伽。

活了几百年的玉藻当然知道白雪迟迟不肯对亚里亚下杀手的原因。

但她没有说破,只是给白雪一点时间让她好好权衡利弊——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还算什么「星伽巫女」。

一方是「为世界和平而牺牲一人」的理性,另一方是名为「喜欢」的感性。

如果事不关己的话当然是选择前者,可是谁又知道作出选择和真正动手的人的感觉。

(亚里亚……)

白雪烦躁地闭上眼睛。

但大脑里看到的都是亚里亚的身影。

「——亚里亚同学?」

一直在留心亚里亚状态的雷姬突然开口。

几乎在下一秒,白雪就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跑到病床边。

「亚里亚?」

「……唔。」

亚里亚皱了皱眉,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最先进入视线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接着转动眼球看到了站在她身边的白雪和雷姬。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

大脑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

「……理子。」

亚里亚突然张大眼睛,几乎立刻就从病床上跳起。

「理——唔!」

可下一秒身体就突然不听使唤而重新躺了下去。

「啊,小心点,还是先躺着比较好……」

「理、理子呢?」

白雪赶紧上前搀扶亚里亚,可亚里亚却一把拉开被子,借着白雪的力量硬是站了起来。

「她……怎么样了……」

亚里亚用力地咽了下口水,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最坏的可能咽了回去。

「白雪……雷姬……」

亚里亚紧紧抓着白雪的手臂,仿佛已经做好了听到噩耗的心理准备——白雪明显感觉到亚里亚的身体在颤抖。

但看向雷姬的眼神却似乎是在哀求她不要说出来。

「理子同学她没事。」

「……」

或许是因为刚刚清醒,亚里亚的大脑没有理解雷姬这句话的意思。

「理子没有死,她好好的。」

白雪走到亚里亚面前,解释了雷姬的话。

「真……真的?」

亚里亚并不是希望理子死,也不是在怀疑白雪和雷姬在说谎。

但是她明明记得在昏迷前理子只剩下数十秒的时间,除非有奇迹……

「不信的话我带你去看。」

「不,我……我自己去。」

亚里亚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

然后,拍拍白雪的手,朝门口走去。

——不管结果如何都要自己亲自去见证。


理子的病房就在隔壁——只有几步路的距离。

可是写有『峰理子』名字的病房里却空无一人。

「……」

亚里亚僵硬地站在门口。

「——失礼了,请让一下。」

从背后传来陌生但很温柔的女声。

「啊抱歉……」

亚里亚侧身让开。

进入病房的是穿着白色护士装的女护士,她的手上拿着装有百合花束的花瓶。

护士把花瓶摆放在床头,然后开始整理起了床单。

「……那个,请问理子、就是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呢?」

亚里亚发了一会呆才想起来问护士。

「她不在这里。」

「……诶?」

(不、不在?)

亚里亚一时反应不过来。

(什么意思?)

(不在这里?)

(不在病房里?不在医院里?还是已经……)

她用力摇着头,把胡思乱想全都抛出脑外。

「病人去抢救室了。」

嗡!

亚里亚的脑子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希尔德说过,那是只需10分钟就能杀死一头大象的剧毒。

亚里亚不相信希尔德。

她的善意全都是为了让人更加痛苦而编造的谎言。

但相对的,如果是恶意的话她绝对不会费力去掩饰。

「——我说啊,你不好好休息在这里做什么啊。」

从亚里亚身后传来了这样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亚里亚很熟悉,如果是平时绝对会很「客气」地回应。

但是她却像是没听到一样连理都不理。

「稍微有点伤员的自觉吧,真是的……」

声音的主人叹了一口气。

「好了远山,我送亚里亚回病房,峰同学就交给你了。」

「——!?」

亚里亚猛地回过头,把刚走到她身后的华生——亚里亚几乎一头撞上了华生的胸膛。

「呀!」

反倒是华生紧张得捂着自己胸口,往后倒退了两步,脸上还有些红色。

「……哎呀呀,这可是当场捉奸呀。」

脸色有些难看、靠金次扶着才能勉强站着的理子虚弱地露出笑容。

她的右手正按着左手臂,看上去像是刚刚输完液。

「才一个晚上不见亚里亚就变得这么大胆了吗?不过这在理子线里可是会立flag的。」

「……理子。」

亚里亚微微张开嘴。

她想问理子的身体怎么样、毒是不是已经解了、还有希尔德又去哪里了……

想问的事情太多了。

但话到嘴边却只是发出了这两个音节。

「嗯?」

「理——」

亚里亚想冲过去紧紧抱住理子,可她刚踏出半步就被理子伸手拦住。

「——啊先等一下。」

理子伸出手掌挡在亚里亚面前,另一只手轻轻地揉捏着眉头之间。

「虽然我也想跟亚里亚好好亲热一下,可那是在lovelove宾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现在是公众场合又有外人在场,亚里亚经常会不按剧本走,所以先不要跟我肢体接触比较好,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理子的滔滔不绝让亚里亚脸红羞涩地颤抖着肩膀。

亚里亚指着理子强硬地打断了理子的说话,红着脸拍开她的手。

「——谁会啊笨蛋理子!」

「呃那个亚里亚——」

紧接着,亚里亚冲上去抱住理子。

力气大得让原本就身体虚弱的理子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撞上窗户旁边的墙壁。

「……亚里亚?」

大概过了数秒都保持着这个姿势,理子伸出手摸上亚里亚的后背,刚想说什么就被一阵隐约带着哭腔的责骂声打断了。

「——你这笨蛋!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瞒着我把自己逼入绝境,我就这么不能信任吗!?只是区区一个希尔德,我们连维拉德都打败了……」

一连串的担忧脱口而出。

心里还有很多声「笨蛋」、「再骗我就给你开洞」没有说出口。

大概连亚里亚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但是理子,你还活着真的太好了。」

「……啊,嗯。」

老实说,理子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一直以来都是理子在单方面的向亚里亚表达自己的心意,可总是会被当成是捉弄调戏。

虽然她也知道亚里亚是死傲娇的个性,但她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正面回应。

理子闭上眼睛,紧紧抱着亚里亚,贪婪地吸着她身上的栀子花香味。

与此同时,早就被病房外的动静打扰到的白雪靠在房门上、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而雷姬则是站在房门后一言不发。

「呐亚里亚,我没有不相信你哦。」

理子的双手搭在亚里亚肩上,把她往前推开。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相信你,我才会这么做。」

理子认真地看着那双赤紫色的眼睛。

「我说过不会再欺骗亚里亚的……」

「——隐瞒不说也是欺骗。」

(真的是非常符合亚里亚的逻辑啊。)

「呃……不是我不想那么做,可是亚里亚太耿直了,遇到希尔德那样影后级别的对手肯定会吃亏,我不想……」

「——你刚刚说相信我。」

理子的「好意」毫不留情被亚里亚拆穿。

「我、我是相信亚里亚,可是你的演技……」

「你说相信我。」

亚里亚一字一句地重复着。

不知道为什么,亚里亚这次非常较真。

「……你真的是亚里亚吗!?」

理子有些头痛地扶额。

「为什么要在这种温馨升好感的时候认真吐槽啊喂!」


理子躺在病床上,剩余的人都站在旁边围成了半个圈。

「所以理子,你救了希尔德?」

听了华生的解释亚里亚才明白为什么维拉德对理子这么执着。

希尔德的血型是克拉西兹——River B型,是170万人中才有一个的稀有血型。

——跟理子的血型相同。

如果是因为罗宾家的优秀基因,维拉德只需要理子的一根头发就足够了,但他却一直把理子囚禁在身边。

对维拉德来说,拥有理子就可以一箭双雕。

不过这件事希尔德似乎不知道——否则她就不会给理子下剧毒了。

「对付希尔德与其让她直接去死不如『以德报怨』或许会让她更难受吧。」

理子故意做出「恶人」的样子轻描淡写地省略了自己的想法。

「而且,希尔德曾经在『伊·U』留学过一段时间,通过交涉的话应该能够让她为香苗小姐的判决出庭作证。」

「理子……」

亚里亚原本是没有想到这点。

老实说,希尔德做了这么多坏事是罪有应得。

就算理子不愿意救也无可厚非,何况理子自己也是受了重伤。

会去救曾经折磨过自己、甚至想杀了自己的敌人,这种高尚的情操现实中大概不会存在吧。

如果是以前的理子,仅仅只是冷漠地看着希尔德失血过多而死就已经很仁慈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

正是因为有神崎亚里亚,所以峰理子才能变得比之前更好。

「别、别误会了,我可不是想让你表扬什么的……」

「是是,理子最好了。」

「唔!」

(真是完全不按剧本走嘛,笨蛋亚里亚。)

理子有些脸红地移开了视线。

「咳咳……啊对了亚里亚,有样东西我要给你。」

感觉到氛围变得有点奇怪,而且又是亚里亚名义上未婚夫的华生突然咳嗽了两声。

「嗯?」

华生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药盒。

他打开药盒递到亚里亚面前,放在里面的是一颗深红色的宝石。

「啊!放闪禁止!」

理子在看到那颗宝石的那一瞬间就立刻脑补出了3万字的求婚剧情。

她紧盯着华生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情敌——虽然事实也的确时这样,不过当事人亚里亚倒没有自觉。

「送礼物禁止!求婚禁止!」

「不,不是啦……」

华生慌忙地摇头否认。

「小雪你是学生会长!校规里有明令禁止不能校园恋爱的吧!」

「——太!太不知羞耻了!」

被叫到名字的白雪看似非常严厉禁止这类事情发生,可她颤抖的肩膀和脸红的表情却并非如此。

(你就别再煽风点火了理子。)

金次无奈地把手掌拍在脸上。

顺便一提,雷姬还是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但她的手用力地握着SVD的肩带。

「这是壳金啦!」

还没有完全融入武侦高氛围的华生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准确的说,这是结晶化的『壳金七星』之一。」

……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

「嗯?大家都怎么了?」

只有亚里亚歪着脑袋不明所以。

「这是你的东西,亚里亚。」

华生合上药盒,把从希尔德身上找到的壳金放在亚里亚手里。


米娜桑撒西不理,又拖更更新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