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14弹 试探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9-03-31 22:23
点击:703
章节字数:40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哈……」

「亚里亚」百般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而原本心高气傲的希尔德此时却像个被地主用来发泄情绪的奴隶,整个人蜷缩在角落,嘴里还在喊着「求求你」、「不要」。

唯一不同的是,不管身上有多少伤口、伤口有多严重,她总是会不断地恢复。

对现在的希尔德而言,她引以为傲的回复力只会让她更痛苦。

「稍微让我有点失望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亚里亚」脸上却仍然保持着微笑。

「跟维拉德比起来,你的恢复能力还是太慢了。」

即使那天晚上只出现了数秒,「亚里亚」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差距。

「嗯……」

「亚里亚」用手指着下巴思考了一会,接着说出了让华生都大吃一惊的话。

「嘛,还是杀了吧。」

「——等、等一下……!」

华生刚向前踏出一步就被「亚里亚」看向他的视线震慑住。

「华生。」

冰冷的语气让华生不由得慌张起来,他像是要把这份恐惧吞下去般咽了下口水。

「你想阻止我?」

「武侦、武侦是不能杀人的。」

华生握紧紧张得冒冷汗的拳头,鼓起勇气向前踏出一步。

噗嗤。

「亚里亚」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算理由?」

「……对亚里亚来说是。」

不管是出于『武侦不能杀人』这条日本武侦法,还是出于医生的职业操守,华生不能看着希尔德被杀。

又或者说,不愿意看到亚里亚杀人——即使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亚里亚。

「华生,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她。」

「至少用你本来的面貌而不是利用亚里亚的身份。」

「很重要吗?」

「亚里亚」无所谓地摆摆手。

「反正,这个身体迟早是我的。」

「你——」

「——呜哇!」

正当华生拔出枪对准「亚里亚」的时候,希尔德突然发出惨叫。

「喂喂,我可没同意让你走啊。」

「亚里亚」转过身看向希尔德,无视了拿着SIG对准她的华生。

原本想趁着「亚里亚」和华生说话的机会潜入影子里的希尔德被无形的大手抓住,捆绑在用来支撑天花板的铁柱上。

「这么不听话我很难办啊。」

明明「亚里亚」连一根手指都没动,但希尔德却感觉有数十斤重的物体压在身体上,仿佛连内脏都快被挤到一起去了。

「我又不能随便弄坏什么地方,万一真的死了可就没意思了。」

因为不知道4颗魔脏的位置,所以攻击的时候不能随便攻击。

让理子她们困扰的无限回复能力在「亚里亚」眼里却成了另一个难题。

「绯绯……色金……咳!」

希尔德咳出了几口鲜血。

大概是知道就算求饶也不会被放过,她高傲地抬起头,用血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亚里亚」。

「你最好杀了我,否则——啊啊啊啊啊!」

希尔德身上的电流不受控制地从体内爆发出来,接着又窜入她的皮肤。

——像是被自己的电流攻击一样。

「什么什么?你说否则怎么样?」

「亚里亚」做出「电流声太吵我听不清」的样子靠近希尔德。

「……你、你这……啊啊啊!」

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屈辱感涌上希尔德的心头,但她却无可奈何。

「够了亚里——」

——咚!

「——亚里亚!」

实在看不下去的华生正想上前阻止,就被大厅入口处发出的声响吸引了注意力。

站在那里的是被雨水淋湿的武侦巫女。

黑色的长发湿哒哒地贴在皮肤上,胸口不断上下起伏着——毫无疑问是急匆匆赶来的。

白色巫女服的领口被雨水打湿,贴身的黑色内衣若隐若现。

如果是在平时这是非常失礼的装扮,可白雪此刻却无暇顾及。

「亚里亚……不要……」

——唰。

金色的三叉枪拦腰穿透希尔德的腹部,把她硬生生地钉在柱子上。

「呜啊啊!」

「亚里亚」无所谓地拍拍手。

「哟星伽,来得真慢。」

「亚、亚里亚……」

白雪的脸色有些发白。

脚下虚浮地向前走去,但是还没踏出一步,就被眼前出现的幼小体型的狐狸少女拦下。

「——退后白雪。」

玉藻的担忧变成现实。

「那不是亚里亚。」

原以为亚里亚至少还会有两三年才会被绯绯神彻底附身,可是这才短短几天。

到底是怎么回事?

「绯绯神。」

玉藻用犀利的眼神紧盯着「亚里亚」。

「说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亚里亚」没有理会玉藻。

她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白雪。

「你故意用『绯弹』引我们过来有什么目的。」

玉藻挡在白雪身前,伸出小手做出保护她的动作。

她很不喜欢「亚里亚」盯着白雪的眼神——就像猎人看到猎物的那种戏谑的眼神。

以绯绯神的实力根本用不到用『绯弹』去攻击希尔德。

那么她的目的无疑就是为了吸引有心人。

「我回来了。」

「亚里亚」摊开双手。

——轰隆隆。

与此同时,天空树外响起阵阵雷声。

「……就这么简单?」

「当然。」

「亚里亚」点点头。

「数百年前,星伽巫女和远山武士一起杀死了我。」

说到这里,白雪的肩膀突然颤抖了一下。

「我今天只不过跟你们打声招呼而已。」

「想走?」

玉藻从和服袖口内拿出一张写有奇怪符号的符咒,警惕地看向「亚里亚」。

「别这么紧张,我不会做什么的。」

「……」

玉藻伸出右手两指夹住符咒,嘴里默念起听不懂的咒语。

紧接着,那些符号泛着红光慢慢从纸上漂浮起来。

——轰!

由火焰化成的火鸟像离弦的箭一样从符咒里飞出——伴随着刺耳的鸣叫声——笔直向「亚里亚」冲过去。

「玉藻大——!!」

刚想上前阻止玉藻的白雪敏锐地感觉到一股陌生的气息出现在自己身后。

虽然大脑已经下达了拔刀的命令,但还是晚了一步。

原本应该在她数米之外的「亚里亚」此时却出现在她的身后——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

而她的右手腕被「亚里亚」牢牢抓住,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机会。

「白雪!」

玉藻察觉到不对立刻转身向后跳开,跟「亚里亚」隔开了一段距离。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东西的。」

「亚里亚」只是瞥了一眼玉藻,她用略微低沉的声音这么说着。

色金杀女是能够抑制绯绯神的武器,或者用杀死更合适。

——这点她们都心知肚明。

「呃……!」

「所以,把手松开。」

「不、不可能!」

如果在这里让色金杀女被毁掉或者被夺走,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东西能阻止绯绯神再次带来灾祸了。

「别说得这么绝对嘛。」

「亚里亚」稍稍用力,白雪的手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唔!」

「哎呀,弄疼你了?」

「亚里亚」马上放轻了手中的力度。

一边用非常紧张地语气关心白雪,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手腕。

「啊……」

「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

「亚里亚」微笑着抬起白雪的手腕,然后低头替她吹了吹通红的手腕。

「你也不会伤害我,对不对?」

「……」

白雪紧咬下唇沉默着。

但「亚里亚」看到这反应却笑了起来。

她贴近白雪的耳后根。

「你是不会伤害这个身体的,星伽。」

说话产生的热气让白雪浑身一颤,条件发射地缩了下脖子。

白雪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她明明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亚里亚。

也知道绯绯神只不过是在利用亚里亚的身体来迷惑她。

可是即便如此,白雪还是没能抵抗住这份温柔——仿佛就要沉溺在里面。


「白雪,别被骗了。」

玉藻担忧地皱起眉。

绯绯色金是种痴迷于战争和恋爱的色金。

她有几千种几万种方法来对付白雪这样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把她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心里。

「骗?别说得这么难听。」

「亚里亚」一把将白雪拉入自己怀里。

即使有身高差在,但此时的白雪却无力反抗。

「把一个没有尝试过恋爱滋味的少女束缚于繁文缛节,那才是最大的浪费。」

「呐星伽。」

那双绯红色的眼眸——右眼的红色比左眼深了很多——温柔地看向白雪。

「恋爱有什么不好?」

「一想起那个人就会情不自禁笑出声、听到那个人叫自己的名字也会心跳个不停、想要把那个人占为己有。」

「亚里亚」用手撩开被雨水淋湿而紧贴在白雪脸颊上几缕黑发。

「那种感觉……不觉得很棒吗?」

「亚……里亚……」

听到白雪这声「亚里亚」,她满意地扬起了嘴角。

「对,我是亚里亚。」

「亚里亚」将白雪松开,稍稍往后退开几步,向她伸出右手。

「跟我一起来吧,星伽。」

「——!!」

原本犹豫着要不要握住那只手的白雪突然僵在了原地。

微妙的违和感涌上了心头——亚里亚从来没有这么叫过她。

「怎么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虽然只是停顿了一会,但「亚里亚」却皱起了眉。

「……亚里亚。」

白雪低下头,收回手腕上还有淤青的右手。

「不,你不是亚里亚。」

她仿佛下定决心般咬紧下唇,左手用力握住色金杀女的刀鞘——力气大得几乎能看到手背上暴起的青筋。

「就算你用亚里亚的身体、用她的声音……」

「可你不是她!」

唰。

色金杀女在白雪前方划出一道弧线。

而应该在攻击范围内的「亚里亚」此时却出现在数米之外。

「哦?真是吓我一跳啊。」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亚里亚」做出很惊讶的样子。

轰!

从符咒里变化出来的火鸟立刻紧跟在后。

「喂喂,我可没打算在这里跟你们来场生死对决啊。」

双方互相试探了几招。

「亚里亚」表面上虽然游刃有余地穿梭在玉藻的法术中,但实际上色金杀女给她带来了负面影响。

她的额头正不断冒着冷汗,躲开攻击的速度也明显下降了不少——虽然在普通人眼里仍然是肉眼不可见。

「嘛,今天我就到此为止了。」

「亚里亚」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向跟她相对方向的白雪冲了过去。

「你可要接好了,星伽。」

「!!」

正准备再次攻向「亚里亚」的白雪心里一惊——没有绯绯神意识的亚里亚的身体正倒向她手中的色金杀女。

但是由于速度过快,现在想收刀也已经来不及了。

绯绯神不是很看重亚里亚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雪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的答案,她只知道再过几秒色金杀女就会穿过亚里亚的身体。

「……」

——谁……

——谁来阻止我。

——谁来、救救亚里亚!

白雪张开嘴想要求救,可她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声。

砰砰!

两发子弹射中色金杀女的刀身。

强大的冲击力让白雪不得不松手。

但即便如此,色金杀女锋利的刀锋还是划破了亚里亚的脖子。

咚。

「亚里亚!」

白雪立刻接住亚里亚倒下的身体,两人在地上滚出一段距离后才停下。

「星伽,亚里亚没事吧?」

「只是晕过去而已。」

白雪确认亚里亚还有呼吸后向华生点头表示感谢。

如果刚刚不是华生的那两发子弹,她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太好了亚里亚。)

白雪紧紧抱住亚里亚,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哒。

「白雪。」

「玉、玉藻大人!」

白雪看到玉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色金杀女向她走来。

「玉藻大人请不要——」

锵。

玉藻把色金杀女收回刀鞘。

「放心,我不会现在就让你杀了亚里亚。」

「但是白雪,你要记住你是星伽的巫女,斩杀绯绯神是你的宿命。」

「……是。」

白雪慢慢低下头,不敢去看玉藻眼里的失望——双手更紧地揪着亚里亚的衣服。

自从玉藻出现开始,她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说出亚里亚变成绯绯神的事。

可是现在亚里亚在玉藻面前变成绯绯神。

无论是星伽还是玉藻都不会放任不管。

玉藻摇摇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先送她们去医院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