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别让我失望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3-15 23:49
点击:1714
章节字数:3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全部,都是假的。”女孩虎牙微凸,在厅里的暗光下流过亮色,明日香哑然,看着女孩两脚尖挨在一起,俯下上半身却抬头微笑仰视她,“我以为老师会是更有城府的人呢,通过你的曲子。”



演这么一出戏,只是为了试探自己的城府?


高挑女人感到光裸的后颈侵袭上飕飕的寒冷。她的镜片透若无物,视线被对方捕捉了个彻底,桃沢到小腿肚的白袜满是稚嫩气息,挪动的步伐却优雅纯熟,一切的感情对峙都在她掌控一般。紧张的气氛随着她不再弯着眼角而松了弦,她悠悠叹息般,含着似真似假的真诚说:“嘛,很期待今天老师的作品!”


大厅时钟刚好指到6点,立体声的扩音器播放出入场须知,少女一笑走开向剧院更深处轻巧迈步而去,红地毯消泯她的脚步声。双手将包拎在身后,随她的行走一晃一晃很是可爱,那背影娇小却挺拔,不知怎么,明日香有些期待她回眸。

可她没有。


只要没有悲惨的过去,就是好事……就当是个怪孩子吧。明日香展开无奈的笑意。可能是最近关于香织的事情感情波动太大,她面对与人之间的交往和对话突然变得无力了,需要休息。





坐上观众席的明日香在女孩斜后方,她见那细嫩的手指捏着刚抽签中了奖的“1号出场”,要把那纸看破一般盯了一会儿。她想知道那是小脸上摆着皱眉还是得意的表情,可惜只能看见小巧的耳朵边缘和一点点饱满的脸颊。忽略了赞助商发言和主持人的介绍,钢琴声轻点她心间,她才被敲醒一般回神。


这就是她写的曲子。


横山桃沢的作品。


低声部占主导的前奏,以短小旋律的枯燥重复营造低闷压制的窒息氛围,好像初春冰寒未退,雨滴打在青石笃笃沉沉,单薄衣衫无法被黑色雨伞好好遮挡,湿了一半,凉得彻底。

镲声轻拨,竖琴流动,风铃如撩开的珠帘清灵透彻,生的希望展露,明日香期待着旋律明快起来,同时遗憾这曲子的转折来得太早,铺垫不足。

但彷如嘲弄在场人们的想当然一般,大鼓声起,如巨石压倒折碎辛苦培育了数年的小树苗,连痛都未来及痛,失去就在顷刻之间。镲声强势地响彻全场,大鼓更为猛烈敲击,突而一切骤雨狂风停止,竖琴弦优美震动,钢琴接上,而一直陪衬的提琴悲唱起来,和着满场铜管木管一齐哭泣。这撕裂来得毫不客气,明日香看见一位男选手躬下身去,以手掌合着遮住鼻子的部位,向前看着舞台,抬头纹与不眨的眼睛显出他倾听的努力程度。


她内心被这悲痛牵引,难以想象桃沢只活了十七八年,却可以以那稚嫩手指握笔,写下恸哭般的曲子。


天才。



立在青石旁的少年离去了,是因为身上太冷还是心里太冷,无人可知。那半透的衣衫贴在肌肤,小腿苍白无血色,溅上泥水的瘢痕,瘦骨突出显得柔弱,腰杆却倔强着,直立挺拔。


悠风号独奏从渐渐微弱的哀唱里走出,无比熟悉而在明日香心中撩起漩涡,它并未被赋予同样的伤痛,而好似照散了雨云的日光,在林间水雾中散射出轻淡的虹。


上低音号,总是这么治愈人心。


细软发丝被打上亮光,日照温凉,赋予额角雨滴清亮的颜色,林中渗透了模糊的晨间色彩,积水映着瘦弱花朵,料峭春寒里那么坚强的花影。悠风号牵着孩子的腕,向前走吧,它说。


明日香有些困难地深吸了场内凝滞空气,她才注意到女孩捂住嘴巴,就像吃到什么味道不好的东西,下颌侧边肌肉紧绷,直到悠风号声音止息,她才堪堪放开。后边的曲子若是悲伤叹惋,她便捂住,若是甜蜜欢快,她便不做这动作。


是什么特殊的习惯吗?


明日香心中打鼓——自己的曲子一贯是阴郁诡黠的,那温柔藏得太深,恐怕很难被人发现,她听见主持人报幕,扬起眉毛,对于看见她吃到坏花生般反应,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从头至尾,竟都没有。


无论调子怎样压抑腥黏如下水道的污泥,女孩都静静坐着,颇为享受地欣赏自己的作品。她听得出,明日香有些被感动到,即使下水道里也生长着不屈的生命,若一生只见过昏黄灯光的杂草,不知太阳为何物,却以自己对世界和生命的感谢生存下去。

那就是她想要表达的。






二十选十,她们的曲子都入了围,是明日香意想之中的结果,毕竟自己的目标是冠军。她烟瘾犯了,找了无人露台,靠着栏杆点燃最后一支香织给的香烟,放进双唇之间,任清香酸甜和烧燎的味道同时涌进口腔,红唇红裙在没什么晚风的夏日里默然绽放,紫藤色的棉花云在远方衬托着,她风姿窈然。



“田中老师,”她回头恰吐出白烟蒙了视线,那甜甜的声音昭示着小“恶魔”的到来,她想掐灭香烟,女孩却走近吸气道,“可以给我尝一口吗?”


“啊?”她笑,“你是未成年吧,小姑娘。”声音恢复了以往的随性,烟却不掐了,夹在指尖,对于这孩子来说,可能世间也不会有什么不敢尝试的事情了。


“也是呢,”桃沢看远方,脚踩了栏杆,转移话题,“……老师的曲子,很甜,比这酸奶味还要甜,说实话我自愧不如……自己的作品一比,就像垃圾一样。”


明日香看她细弱的发丝和深沉眼眉,明明那么矛盾,却如此相配相搭,她以腕骨支起头,烟在手中燃了一半,点点星红明灭,她在夜色中斜看着她:“你的曲子很棒,哪有那么糟。我这曲子是巧合中找到了适合的主旋律,也没有那么好。”


是烟灰烫出的神来之笔,她不敢居功自傲。


“那说起来,我的每一首曲子,都算巧合咯,”女孩笑嘻嘻看她,眼睛弯弯的特别醉人,明日香洗耳恭听,听她如悄悄话一般的低笑,“我有病,老师。”


通感症,是一类精神疾病,从记事起,她听到的每一首乐曲都与味觉相关,相对的,她每尝到一种味道,耳旁都回荡着不同的乐章。这些感觉太过强烈,甚至幼年时常常会因耳旁杂音或口中苦涩而受到的双重夹击一病不起。


可她未曾放弃“正常”地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比别人活得都好。将每一种味道都化作了自己的乐曲,在各种比赛上获奖,成为别人口中的神童,渐渐地,失去的东西都被她以强势的姿态夺回来。


“这世界欠我的。”桃沢这样总结。


明日香静默许久,烟头烧灼之间烫了手指,她不做声地灭去,以笑意撑起脸颊,语声欢快:“别又都是假的吧?你这个小骗子,嗯?”


“老师也分享点往事吧!”桃沢学她以手支头笑得飞扬,并没有回答她的调笑话语,明日香知道,那都是真的。她眨眨眼睛,红唇启开,满足她的愿望:“我的父亲是上低音号作曲家,不过在我很小时就和母亲离婚了。母亲一个人把我养大,很严格也很辛苦,对我控制欲很强……我一度怨恨过她阻止我吹上低音号,也憧憬得到父亲的肯定……”


“你都没见过他。”桃沢突然嗤笑,很是失望的样子,仿佛明日香做了什么错事,“就算他功绩如首相,威严如天皇,他给你留下的,只有上低音号不是吗?”


“嘛嘛你别急,”明日香面露难色,也只有这么犀利的孩子才能叫她这般难堪,“如今往事都淡了,我和母亲相处挺融洽,也不怎么再期待父亲的一分一毫。毕竟,是母亲辛苦把我养大,我明白的。”她掸掸裙子,有些无措。


桃沢的眼里仿佛有泪光,那是又急又气的委屈和不甘,教训她一般:“你要记住了,抛弃你的是谁,养大你的是谁……不要让我失望,老师。”如同两人已相识许久一般的要求,可明日香记得,今天仅仅是第一次与她相见。


“我喜欢老师的曲子……听起来很甜……也喜欢老师的上低音号,一直都在学习您的曲子……”她微微背过去,制服裙和辫子突而被风牵动,她甜甜的声线有如羞涩的告白,“我一直在找,听起来嘴里一直很甜的曲子,只有老师你……所以不要让我失望,老师。”



明日香脑中突然有什么打通了一般,思维清明起来,她急忙问:“等一下,你之前说的,你奶奶……”


“是假的。”她再次肯定,转过头却看到明日香露出的威严表情,内心一怵,才叹息道,“钱……是有的,我参加比赛的奖金念八年大学都没问题。只是我……是被奶奶捡到的。”


亲生父母,抛弃了她。


怪不得她对抛弃和离去这样痛恨。这世界,确实欠了她很多。




明日香心里骂她小骗子,出声却轻柔:“……你一定可以进到最好的音大,东京,在这里取回属于你的东西。”


可桃沢却露出虎牙,笑得顽皮,夜空在她身后变得模糊,明日香才认出一直在暗色下的那制服,是十几年前自己高中校服的款式,虽然有些许改变,但依然熟悉到让她颤抖。桃沢天籁般的语调在她耳边如被放大了千百倍,久久回荡不息。




“我要去大阪,那里的音大,有我想要见到的老师。”



老师,不要让我失望。




然后,大阪见。


不要让我失望,因为
最喜欢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16 02:07 发表

这个组合意外的很有感觉…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