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意料之外的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3
点击:2732
章节字数:23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几度相合,施予和得受都让人疲累,午间热意散去,霙以挨枕着希美胸肩的姿势小睡了一会儿,手指和下身被希美擦拭干净。夏被轻柔,遮住四肢以外的地方,光滑饱满的腿足肌骨蹭了蹭床单和散乱衣物,她睁开眼睛,看见希美的睫毛静止,脸颊薄红,呼吸恬静,使她感觉到舒适和安心。

霙挪上去用刘海磨蹭她的脸侧,如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即便已三十一岁、事业有成、游历遍大半世界,她在希美身边待着却仍仿若稚甜的女孩,身心都回归了毫无防备的姿态。


“霙。”希美的声音响起在耳旁,几许刚睡醒的沙哑都清清楚楚传到她耳朵里,真实到让她心中溢出感动。


“嗯。”她的手在被下与希美牵着,可以摸到互相戴上的戒指,这让霙微笑起来。希美难得于匆忙的下午时光休息,她周身沉在卧榻,松懈了的眼眉却仍向霙投来深切的目光,她看她,然后轻轻地说:“会和霙这样,一起变成老太太吧。”


“……嗯。”霙被那话里温暖的忧伤烫伤心房,捏紧希美的手指。她们已经到达人生的日光最壮丽辉煌之时,再之后,会变得不再年轻,直到牙齿掉落、皮肤松弛、听力消退,最终身体动弹不得……希美经历这许多年的繁杂生活,已经会以沧桑的心态探究未来。霙不敢深思,她有点怕,她只敢看着现在的、此刻的希美,这样才能让她内心安定。


希美却忽而侧过去,右手捞了她的腰直直看她,面容恢复了明亮和朝气:“能和霙一起变老,真的很幸福。”


霙眼瞳上突然蒙了水雾,轻眨一下,眼底的希冀如星河流淌,闪烁不息,她抿唇点头,发丝与枕头摩擦,在耳边窸窣作响。她开口,又颤抖着闭上,再开口,弱弱说出撒娇般的话语:“那时候,希美……不要嫌弃我老。”


希美快乐地笑了,她额头点了霙的,弯下眉眼,以理所当然的语气逗道:“我们同岁嘛,霙在说什么啊?要嫌弃也是互相嫌弃,不是吗!”


霙在她对面很近处,眼睛笑成了细细一条,点点星光从眸中跳跃出来。





总觉得,越来越喜欢希美了。







接到希美的电话轰炸,明日香短短与她交流了任教大阪音大的事情,来不及细谈希美与霙的“闪婚”,心中大为遗憾,只因作曲大赛通过了初审,她得赶一趟去往东京的新干线。


“是啊,换个地方换个环境……不是躲谁,希美你这人?”她将睡衣扔到待洗的筐子中,被越来越精明的希美猜中,她少见地不沉稳,“不说了,得洗个澡……到时多聚聚,你,霙,恩,就这样。”


烟熏缭绕,酸奶味香精也掩盖不了烟草焚烧的浓厚味道,她再次决意戒烟——这东西真是害人,离了它又恐慌灵感枯竭,她看着镜子里的女人,脱离了少女光泽的脸色显得倦怠慵懒,一丝她不愿承认的憔悴铺在眉眼。

还好短暂午觉为她添了点活力。




曲子要求未经过任何商业签约,还好那首她斟酌修改了许久,错过与《再见,芬芳》同时签约的机会,这才碰巧赶上了这场青年作曲家的大赛。

过了初审,曲子的首演定于东京,这首演要求颇多,她一个人被填写大量表格、裁定演奏乐器等事宜弄得精疲力竭。高中时科科名列前茅的脑子已经用不到现在,若不是为了在作曲家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她宁愿不费力尽心去争这个奖。



轻巧却庄重的红色裙子晃过剧院外入口时,她看见扎堆交流的参赛者们旁边,伫立着一个穿着制服裙的女孩——甚至还拎着书包。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好像看见高中时哪位同学,也是制服裙,塞满教科书的书包,拉链上耷拉着小挂坠,两根麻花辫,衬着素净的脸。


这么小的参赛者?还过了初审?

女孩并没有注意她的凝视,掏出卡通兔子外壳的手机,两根拇指敲了几下,侧脸处辫子摇晃,她露出天真的笑容,像一课尚未长大的小桃树,那是没经历过世间风雨,才能露出的烂漫无忧。


而田中明日香不知道的是,少女并非在敲打什么颜文字或可爱的话语,而是嗤笑挑逗着自己的同学,她更不知道,自觉未曾被看到的身影也早已被她收入眼帘。



——小枫,要和田中女士见面了,我吃定她了,你要不要为我期待一下呢?


佐佐木枫心思无法专注于课堂,她偏过头,黑发遮挡了一半视线,如窥视般看着那个因参赛请假而缺席的,桃沢的桌椅。桌面光光的空无一物,在稍晚的天色下映出夕阳茜色,枫本平静阴沉的表情变得怪异,眉头皱起来,对这静好的残阳景象感到没来由的恐慌,虽然桃沢还是太过恶劣,但自己好像失落了什么东西,再也抓不回来。


——我在上课,请不要打扰。



桃沢笑了,纯良无害,她并不在意对方冷淡的话语,锁了屏幕将手机放回包里。



“喂,你,”背后被一只手温和地拍了,她惊慌看过去,对方没想到自己吓到她,推了眼镜语气放得更轻,从红唇里吐出舒缓的话语,“抱歉,没吓到你吧……我刚刚查了一下参赛名单……你叫横山桃沢,是吗?”



好像脖子后边短短的发丝都在抖着,脑袋上头发因扎麻花辫分束,露出的头皮白得透明如绢纸般易破,她不说话,捏紧了制服包的背带,睁大眼睛对她点头。



这么胆小的孩子啊……明日香讶异,看起来是个只知道读书的文静女孩,和这会场格格不入,像误入雁群的云雀,在大雁们的拍翅高歌之间,云雀的绒毛因惊惧而飞乱飘舞。明日香看着孤身一人的女孩,竟有些心疼起来。


“你年纪很小呢,”她对着这样的孩子,不再用一如既往不正经的调笑来逗她,只是尽力不想吓跑这小鸟儿,“过了初审,真了不起!”


女孩不看她,对着自己的脚尖点点头,不知是谢谢她的褒奖,还是认同她说自己年纪小。沉默持续着,尴尬到明日香怀疑她是不是不能说话时,女孩出乎她想象的甜甜语调——那是电视上童星一样美妙的声音,响起在她身边,含着沉静温柔:“我奶奶供不起我上大学了……无论如何都想拿到一点奖金。”


明日香震动,被这朴素外表下的天籁嗓音,也被女孩隐含略去的伤感身世惊撼着,不知怎么便无言,涂着润泽口红的上下唇闭在一起,想起自己父母的离异,往事勾起在心间酸涩无比。一时诸多安慰的话语涌上嘴角,可她未曾开口,女孩却突然看过来,麻花辫甩到后背去,发梢装饰的桃红小球滚动两下。



她用揶揄的笑对着她。


一张素脸娇俏也邪恶,糅合着可爱与令人生畏的气质,像恶魔一样细细甜甜带刺的危险音调,仿佛刚刚柔弱无依小云雀的出现只是一场幻梦,她喊她的名字:“田中老师啊。”




“……你意外的好骗呢。”


明日香不明白

(别讨厌桃桃别讨厌桃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14 12:20 发表

哇,还秀了明日香,小伙子可以的!

张小豆
张小豆 在 2019/03/14 10:50 发表
精华

每天让人感到愉快的事不多 但看太太更新是一件 太太加油哦w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