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夏天,要结束了。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3-22 01:52
点击:204
章节字数:34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鵺…”仿佛有人在叫着鵺的名字,她闻声站起来发现周围的世界就像流出的血一样暗红。

“鵺…”声音没有停下,鵺向着声音打出的地方走了过去。

“对不起…”声音越来越近了。

鵺在前面发现了一丝亮光,她走近后发现那是一个用人骨做成的十字架,在十字架旁边的人是她自己。

“这是…我…吗?”

突然那个“鵺”举起手来将手中的匕首刺进了十字架上面那个人的胸口。

“对不起…”十字架上的那个人十分痛苦地在向“鵺”道歉。过了一会那个人失去了体征,而“鵺”转身过去走向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鵺没有明白目前的状况,她从后面渐渐靠近了十字架。当她看到十字架正面的时候她惊呆了。在十字架上面的那个人正是初夏!

“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要,不要离开我!”鵺突然从梦中惊醒。

“鵺!你没事吧…”在一边的初夏惊慌地看着她。

“梦?”

“你睡着了,但是突然像做了噩梦一样乱喊乱叫…”

“还好…这只是梦…”

“怎么了?”

“初夏…还记得我们曾经演过的那个话剧吗?”

“嗯,是《奥赛罗》吧,可惜没表演出来,舞台就被毁了…”

“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像奥赛罗一样,杀死了你…”

“…”

“我害怕…害怕你会离开我,遇见你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感觉过,没有伤心过,也没有感觉痛苦过。”

“嗯…但是…”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了…我唯一的依靠…”

“鵺…你其实可以去尝试和别人也把关系搞好一点的…”

“不…几乎不会了…”

“鵺…说实话…”

“我喜欢你…”

“初夏?…”

“我真的喜欢你…除了我的妈妈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保护过我,也没有谁再爱过我…鵺也是我现在唯一的依靠…”

“真的吗,初夏。”

“但是…对不起…鵺,我们…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

“我…说过,我有很多事情瞒着鵺,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

“够了…”

“如果你真的了解这一切的话你也…”初夏鼻子在抽搐着眼中的泪光仿佛马上就要流出。

“够了!”鵺大声打断了初夏的话。

“我不管你还对我隐瞒着什么,我都不想再离开你了。”

“鵺…不值得的…”

“就算你是恶魔,我也愿意跟你一起堕落到地狱…”

“鵺…”初夏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眼泪哭了出来。

“谢谢你…鵺,我…爱你…”

“我也是…”两人在床上热吻在了一起。随后她们便脱下了各自的衣服。

“初夏,你今天好可爱…”

“讨厌…”

“你每天都很可爱…”鵺说完后又吻了下去。

“轻…轻一点,行吗…”

“咚咚咚!”突然房门响了起来。鵺慌忙地穿好了衣服,然后慌慌张张地去开门。

“请问是…”话没说完,鵺开门发现有两个人在门口站着。

“我就知道…”鵺瞬间就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水镜偷偷地瞄了一眼房间里面,发现了正在穿衣服的初夏。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呢…”

“为什么这么说啊?”在水镜身后的真矢问到。

“啊,小姐还是一会再来吧…”

“反正都被你们打搅了,有什么事说吧。”

“就是明天去海边玩,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我一会跟初夏说一下,看看她去不去,对了,那件事情你没忘吧。”

“放心,我可不是个不守信用的人。”

“呵,谁知道呢。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吗?”

“嗯,请您务必向日向小姐转达。”说完水镜带着真矢回房了。

“是谁啊?”在房间里的初夏问到。

“是酒店服务生,好像是今天中午的菜单结账有些问题,是她搞错了。”鵺并不打算告诉初夏真相。

“哦,这样啊…”

'我可不想明天还被那两个家伙打搅。'

回头看了看初夏,发现她已经把衣服也穿好了。

'真是倒霉,这俩家伙怎么总是在最不巧的时候出现,烦死了。'

“鵺?”

突然鵺把初夏扑到了床上。

“我可没打算放过你啊…”说完鵺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初夏的脖子旁边。

“哎呀…鵺…不要…好痒啊…”


第二天上午,初夏醒来发现已经10点钟了。

“鵺,醒醒!”

“啊…做不了了,腰…好痛…”

“醒醒了!”初夏戳了一下鵺的脸颊。

“啊?初夏…怎么了?”

初夏拿着手机对着鵺。

“怎……十点了!!!”

“还不快起!”初夏抽起了鵺的被子。

“诶,轻点,腰疼…”

“你这个样子怎么去海边游泳啊…”

“还不是因为你昨天太猛…把我推下了床,腰闪到了…”

“那也是鵺你弄得…”

“好了好了,快收拾收拾吧,现在已经有点晚了…”

“对了,你这只手遇见水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完全防水。”

“真是高级呢…”

过了一个小时,她们到了海滩边。

“海!”

“别这么激动啊,搞得好像一辈子没见过大海一样…”

“我,以前真的没有见过呢…”

“开玩笑的吧,在日本去海边不是很容易吗?”

“有一些原因了…对了…鵺你的腰还疼吗?”

“疼…下海游泳大概是没办法了吧。”

“真可惜…”

“没事,后天肯定就好了。”

“可是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

“今年去不了,以后还能去啊,你要是喜欢海边到时候住在海边都成。”

“你们俩这是打算相伴一生了?”她们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谁啊?”初夏扭过头去,发现是水镜带着真矢也来到了这里。

“我不用扭头也知道是谁了,唉。”

'这两个该不会是瘟神吧,怎么就缠住我们不放了。'

“咱们一起去玩吧,怎么样?”

“好啊。”初夏愉快地答应了。

到了海边,初夏直接就跳进了海里。真矢随后也进入了海中。

“怎么?你不打算去和她下水玩吗?”水镜问到。

“腰疼,去不了。”

“看来昨天晚上很激烈嘛。”

鵺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想的…哪样啊?”水镜开始挑逗起来鵺。

“我这个是从床上摔下来闪着的。你别乱想。”

“那还真是可惜呢。本以为你们会就此告别纯洁什么的。”

“你说什么?我虽然今天腰不太好但是…”

“好了好了,开玩笑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那你今天打算就这么干看着?”

“不然呢?”

“我有个好主意。”说完水镜招呼真矢上了岸。

“你…你要干嘛?”

“你一会就知道了…”

不一会初夏也上了岸,她看见在海滩上面的鵺忍不住笑了出来。

“鵺,你…噗…哈哈哈…”

“我?怎么了?”鵺躺在沙子里问到。另一边的水镜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递给了鵺。

“这…这是什么啊!!!”

照片里,鵺已经被做成了拥有八块腹肌的沙雕,而这一切都是真矢干的。

“赶紧给我弄掉!”

突然有一双手搭住了初夏的肩膀。

“小妹妹,哥哥请你吃冰激凌你愿意吗?”

只见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慢慢地凑了过来。

“把你的脏手从她身上拿开!”鵺想要起身,但是因为腰疼她很难把腰挺起来。

“这谁啊,敢这么跟大哥说话?”那几个人马上就围了上来。

“嘛,别急嘛,我这里也有好吃的不知道几位愿不愿意尝尝呢。”水镜此时握住了那个吃初夏豆腐的那个人的手说到。

“嗯?可以啊,不知道这好吃的在哪啊?”

“我们可以,去那边那个大石头那里去吃嘛。不过,你要先放开她。”

“好啊。”那个人立刻放开了初夏,和另外的几个人一起跟着水镜走向了另一边的大石头那里。

“水镜…她不会有事吧…”

“你该担心的是那几个男的才对。”在一旁的真矢说到。

“你们俩能不能先把我放出来,在这里真的难受而且行动不方便。”

“哈,照片也拍了就先把你放出来好了。”说完真矢和初夏开始清理埋在鵺身上的沙子。

过了一会沙子清理的差不多了鵺从沙堆里面爬了出来。

“你刚刚说我该去担心那些人是什么意思啊?”初夏问到。

“水镜可厉害了,别说几个这种痞子,就是十几个也打不过她。”

“确实,这些小混混找她就是找死。”

“真的吗?水镜好厉害啊,她这么厉害是怎么当上你的女仆的?”

“她…其实是…”

这时水镜也回来了。

“抱歉用的时间有点长了。”

“哪里,我要谢谢你呢把他们赶走。”

“她们在这里我也会很困扰的,不光因为你,小姐也在这里。”

“接下来玩什么呢?排球,水球,还是打西瓜?”

“鵺今天腰不太好,我们还是玩打西瓜吧。”

“这样也好,我去拿几个西瓜过来。”

过了一会,水镜拿着四个西瓜过来了。

“左边,左边,在往右一点,好的小姐没问题了。”水镜在一边指挥着。

“嗨呀!”真矢用尽全力一棍子敲了下去。但是西瓜毫发无损。

“讨厌…本小姐不适合做这种蛮力运动…”

“可是敲不碎西瓜,力气也太小了吧…”

“鵺,你也来吧。”

“往前,在往前,往右边偏一点,好了。”

鵺敲了下去,西瓜当场被敲得稀碎。

“太好了!鵺,我们成功了!”

不知不觉中时间到了傍晚。

“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话没说完水镜给鵺使了个眼色。鵺看着这个眼色感觉浑身不自在。

“嗯,再见了。”初夏挥着手对着她们告别。

“终于摆脱那两个了…”

“呐,鵺…”

“嗯?怎么了?”

“谢谢你…”

“还道什么谢啊。”

“…”

“怎么了?”

“《奥赛罗》里面最后奥赛罗还是殉情了,对吧…”

“我记得应该是的。”

“鵺…如果我死了…你会殉情吗?”

“会!”鵺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出来。

“不要…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答应我好吗?”

“别乱想了,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的。”

“嗯…好吧…”

“对了,鵺。”

“嗯。”

“夏天…要结束了呢。”

“是啊,夏天…要结束了。”


日语里「夏天结束了」其实和「今晚月色真美」一样,是有隐晦暗示的。代表着某天突然感知到河岸的风带来凉意,爱慕的心绪不了了之,没牵到的手,未送出的信,青春潦草收场后关上了门。来不及跟夏天挥手告别的仓促人生,年轻时也对世间万物充满期待,眨眼间就落入了平庸之海。
夏が終わっ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