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守护者的交易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3-12 02:44
点击:233
章节字数:41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天后,初夏和鵺乘着飞机来到了新加坡。

“好开心,居然真的到国外了。”初夏一下飞机就跑了出去。

“原以为你会更激动一些的…”鵺在后面拿着行李追了上来。

“你以为我会怎么样啊?”

突然旁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还伴随着尖叫。

“Clear the way plz.”随后人群中由几个保镖互送着一个人走出了人群。

“这位是谁啊?”

“不认识呢,但是感觉好厉害。”

人群很快就跟着那个人一起移动到了机场门口。而机场门口早就被一群记者围着里三层外三层。

“他还真受欢迎呢。”

“诶,鵺你看。”初夏指着机场里面的一幅海报说到。

“原来是个著名的话剧演员。”

“今天他好像要在一个剧院表演诶。要不要去看看啊?”

“随你的便咯。”

中午鵺和初夏在预订好的酒店里。

“好大的房间啊。第一次住这么高档的酒店呢。”

“你玩的开心就好。”

“但是这种酒店很贵吧…”

“不算是很贵了…”

'每晚7-800美金,初夏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急得第二天就离开吧。'鵺心里想到。。

初夏并不知道鵺为了这次旅行几乎拿出了这几年攒的所有的钱。

“啊,那个演员今晚的演出是在一个音乐厅里啊。”

“是吗?”

“但是票好像被预订光了…”

“这样啊…”

“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去吃饭吧。”

“嗯,好。”

到了楼下的餐厅,初夏和鵺分别点好了自己的餐正吃着,鵺听见旁边那桌有一个人正在打电话。

“什么?因为暴雨航班延误了?那什么时候能来啊?”

“…好吧…唉…”那个人说完便离开了桌子,并且把什么东西甩在了地上,鵺刚好发现了

“我去上个厕所。”说完鵺离开了座位,悄悄走到那个人的身边。

“先生,你还好吗?”

“怎么可能会好?你是谁啊?”

“我只是…”

过了一会鵺回到了座位上,继续和初夏用餐。

“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啊。”

“没什么事就是可能因为水土不服有点肚子痛…”

“啊?那一会回房间休息休息吧。”

“不用了,我现在好多了…”

突然远处的一桌传出了喊叫声。

“我要不吃青椒!!!”

“小姐,注意仪态,这里是公共场合…”

鵺和初夏往那里看过去,发现居然是真矢和水镜。

“好巧啊,她们居然也在这里…”

“是啊,好巧不巧,真是有点让人扫兴。”

“小姐,您不喜欢吃我去重新点一份好了。”

“那你快去,让他快点再做一份。”

“是,小姐。”水镜离开了座位去点餐口点餐。

这时初夏带着鵺来到了真矢旁边坐下了。

“班长?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们刚好来这里度假…你呢?”

“我也是来这里度假的,顺便来找我父亲。”

“找令尊吗?”

“当然,你现在在的这个酒店就是我父亲开的哦。”

“哇!!!这是真的吗?”

“当然,不止酒店,还有高尔夫球场,各种商场,娱乐中心很多都是我父亲的。”

“哇!真的好厉害!”

“可是我父亲最近工作特别忙,又没有时间来陪我…”

'看她样子不像是在吹牛,但是我真的没听说过这里有什么特别出名的日本企业家。'鵺心里想着,这时水镜拿着重新做好的饭菜回来了。

“啊,日向小姐你们好啊。”

“你好啊,水镜。”

“小姐,您点的菜重新做好了。请慢用。”

“好豪华的菜啊,这得花不少钱吧。”

“如果是你们的话确实是很贵呢,但是这是我父亲的店呢,我在这里吃东西免费的。”

“好羡慕…”

“额…初夏,我觉得我肚子还是有点痛,要不咱们还是先回房间吧…”

“这样吗?那失陪了,我们先离开了。”

“嗯,二位请慢走。”

初夏和鵺离开座位后登上了电梯。

“呼…”

“鵺,肚子还难受吗?”

“啊?我肚子根本没事啊。”

“那刚刚你…”

“我只是不想和她们呆在一起。”

“诶?怎么这样啊?”

鵺突然从兜里拿出来了一个东西把它蒙在了初夏的眼前。

“啊,什么东西…”初夏拿下来之后发现是今天晚上演出的门票。

“鵺,你怎么弄到的?”

“刚刚有个人正好有两张门票,但是他的伴侣今天晚上没办法到我就买下来了。”

“啊,谢谢你。”

'初夏这么开心就好了…就是被宰了300刀好心疼。'鵺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难色。

“怎么了?鵺?你的肚子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就是有点心痛…”

“心痛?”

楼下餐厅,真矢吃完饭后准备回房间,但是她发现水镜不知道去了哪里。

“水镜?水镜?真是的…到底去了哪里了…”

在一旁,水镜正在柜台前结账。

“您好,您今天总共消费了354美元。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吧…”

水镜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付完款之后水镜盯着卡上的余额。

“虽然剩下的还不少…但是…”

到了晚上,鵺和初夏换了晚礼服来到了音乐厅。

“初夏…”

“怎么了?”

“你穿的这身看上去好像新娘啊。”

“是吗?我也希望哪天也成为一个新娘呢。”

“这样么…”

“哟,好巧啊!”初夏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水镜?你和真矢也来这里了啊?”

“是啊,小姐还是比较喜欢音乐和话剧的,我就带她来了。”

“啊,呵呵,完美的夜晚要被毁了…”鵺十分厌烦地小声说到。

“真矢,你喜欢话剧吗?”

“当然了,这个演员还是我最喜欢的演员呢。”

“好了好了,准备入场吧。”鵺不耐烦地说到。

'希望一会不要离她们太近就好。'鵺心里默默祈祷着。

“哇!我们居然是前后座诶!”很快初夏的话便打消了鵺的这个念头。

到了音乐厅里大家便安静了下来,专心欣赏着舞台剧前的音乐表演。

鵺悄悄地把手放在的初夏的手上面,尽管前几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是初夏也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过了一会鵺觉得有些无聊。

'看来我还是不适合欣赏音乐,去透透气吧,这里太闷热了。'鵺起身去了剧场旁边的过道。而过道的另一边便是演员排练的后台。

后台里那个著名演员正在和另一位带着面具的女演员准备着最后的排练。

“喝下这杯水吧,它会让你忘却这一切的痛苦…”说完女演员便递过去了一杯水。那个男演员喝了之后便倒了下去。

“好,排练的不错一会就这么演就ok了。”

那个女演员走出了后台到了过道上,这时有一个人递给了她一个东西并且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鵺注意到了这个女演员,总觉得有些面熟。这时音乐已经表演完,话剧演员逐一登场。

鵺还是没有想起来这个女演员长的究竟像谁。

'可能是错觉吧'鵺索性不想了直接回到了座位上面。

过了一会,那个女演员登场了。

“卡特尔,你的罪孽深重上帝是不会原谅你的…”

“诶,鵺,你看那个演员看起来好眼熟啊。”

“确实有些眼熟,但是我想不起来像谁。”

“红色的头发…和红丽蛮像的诶。”

“红丽!!!”鵺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从座位上跳起来向舞台上飞奔过去。在她们前排坐着的水镜对鵺的行为也引起了警觉,她也悄悄地离开了座位。

“喝下这杯水吧,它会让你忘却这一切的痛苦…”

和刚刚在后台一样,女演员递上去了一杯水,男演员刚刚准备接下,但是鵺冲上了舞台一脚踢翻了他手里的水杯。

就在观众们一脸错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那个女演员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匕首刺向男演员。但是鵺眼疾手快握住了她的手腕。

这时观众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开始有人尖叫有人报警,而门外的保安也冲了进来。女演员见状准备逃跑,鵺一把扯下了她的面具。

“果然是你,红丽。”

红丽眼看身份被揭穿没有和鵺多说什么就开始往后门跑。

鵺继续追击,但是因为穿着高跟鞋,使得鵺在跑的时候脚十分疼痛。

出了后门之后红丽逃向了一个巷子里面,鵺还是穷追不舍,虽然脚很痛但是还是可以勉强追上。

到了巷子的拐角,鵺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红丽。

“不应该啊,这个速度应该不会跟丢的…”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这时突然从上面闪过了一道银光,鵺虽然有所防备但是因为穿着高跟鞋重心没有站稳倒了过去。等她站稳之后发现自己右半边的头发被削去了大半。而这时旁边院子围墙闪过了一个黑影。

“该死,别跑!”

追了几步鵺听到了一阵打斗的声音。她跑过去发现是水镜正在和红丽搏斗,水镜因为没有武器而明显处于下风。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可是想要杀掉小姐最喜欢的偶像啊,怎么可能不过来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现在你知道了吧。”

虽然红丽拥有武器,但是在面对两个人的情况下也只能狼狈地防守。

水镜突然握住了红丽的手腕“笹月,快趁现在。”

鵺心领神会用手刀敲向了红丽的手,红丽招架不住,匕首掉落在了地上。

但是红丽这时也突然用胳膊发力把水镜打倒在地,然后扑向了鵺,虽然鵺第一次躲开了,但是第二次鵺被红丽按在了地上,红丽开始用尽全力用拳头冲着鵺的头部不断地攻击。

一次,两次,鵺越来越难以招架红丽的拳头。就在鵺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一把利刃穿透了红丽的右胸扎穿了她的肺部,紧接着又一刀扎向了她的腹部,没等她们反应,又一刀从背后捅穿了红丽的肾脏。红丽很快就倒下了。

“多亏了你…”

“我也是…要是没有你我恐怕早就死了。”

“这么多刀,这家伙应该不行了吧。”

“没办法,刚刚没来得及收手。”

“那现在这家伙该怎么处理…”

“这种事情你肯定驾轻就熟了。”

“明白了,你要来帮忙吗?”

“当然,要是一个人回去被盘问的话会很麻烦的不是吗?”

两个小时后,她们找了一个没人的空地把红丽的尸体埋了下去。

“这下总算是处理好了。”鵺送了一口气。

突然水镜拿着那把匕首顶住了鵺的脖子。

“糟糕,大意了!”但是接着水镜又把匕首收了回去。

“别这么紧张。”

“你到底什么意思?”

“只是想和你暂时做一笔交易而已。”

“什么交易?”

“现在只剩下五个人了,对吧。”

“嗯…”

“在结束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对小姐下手,同样的我也不会向日向小姐下手。这个提议你觉得如何?”

“公平,而且合理。”

“那就这么定了。”水镜伸出了手以示友好。鵺也伸出手握了上去。

“但是我们迟早会再决一死战的,到那时候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随后她们离开了这里,随后便换了一套衣服回到了剧院里面,此时警察还在盘问和调查。

应付完警察以后鵺在剧院外见到了焦急的初夏。

“鵺!你没事吧。”

“没事。”

“可是你的头发…”

“这个啊,刚刚不小心被划了一刀,没伤着脸,但是头发被斩断了。”

“真是的,这样也太危险了吧。”

“都习惯了。”

初夏低头发现鵺的脚腕和鞋子里面流着血。

“鵺,你的脚怎么了?”

“都是这个破高跟鞋害的,追人的时候跑不动,打架的时候站不稳。”

“…看着好疼,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没事的,我们先回去吧。”

回到酒店的床上之后,初夏让鵺躺下来,然后仔细查看她脚上的伤。

“都说了,没什么事…”

“不行,至少还是要一些药。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外面买药。”

说完初夏便离开了酒店。鵺一个人在床上静静地躺着。

“初夏…真是温柔呢,好久…好久没有人再这么温柔地对待过我了…”

在月色下,有两个人站在河边正在说些什么。

“你今天可是真够狼狈的。”

“抱歉…”

“也罢,你也只是个废物而已,等我把她拉回来,今天这种事情就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