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明白你的忧伤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5
点击:2543
章节字数:28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友幸,如果你到家老妈醒了,要对她保密哦。



男孩牵着女人的左手,他指摸到到银白坚硬的环形物,女人的裙摆蹭过他的小腿,他点头,蝉声响彻街道,童声那么纯粹:“嗯。”


“那,”霙松开他,孩子的身后是商店街周末的繁荣热闹,他捏着印写上娟秀字迹的清单和小钱包,健康的小腿露出在夏日空气中,脚尖向着她。霙柔声道,“就交给友幸了,一路小心。”


他欢快答好,接着迈动矫健的双脚向着商店街去了,短发飘扬,单衣随动,像只气力旺盛的幼虎,在霙的眼里,希美教出来的友幸,也是这样完美无瑕。


毕竟是希美的孩子呢。



她指腹触压到那道褐色的疤痕时,身下的人颤抖不能自持,凝神去观察那弯新月的空隙,对方唤她,眼角向下却微笑着,弱声问,是不是不好看,还是觉得讨厌。

抬头一呆,她心里瞬时为希美而生了好多委屈,堵住心口鼻间,她绝对否定地摇头:希美,怎么可以在自己面前言语出自厌呢。是多么难堪的过去,才会叫希美心生卑微和痛楚,她无从得知,但即使所有人都否定希美,她也绝不会的。


“怎么可以……”让她自己都窒息的赤裸拥抱,后背之上落了希美的手掌,仿佛无力的安慰一般使她心急如焚,她贴紧希美的胸膛,急促与沉缓的心跳相撞着,她说,“那里……是友幸诞生的地方。”

“不难看,也不讨厌……”她顺着希美的肋骨与腰线摸下去,要消去她不存在的疼痛一般,包住那曾经皮开肉绽之处的伤疤,哽咽着安抚她,“希美……辛苦了。”


她从不相信相聚重逢是天意——自己一直无法想着希美以外的任何人,孤独漂泊也无可怨言,而希美,宁愿忍受生活的刀剑划破肌肤,也几乎没有指望地怀抱着等待的信念。这是她光荣的伤口,是她生命延续的证明,怎么会丑陋、不美。



即使她不再是光洁完美的青春少女,自己也将一直爱着她的全部。


她学着希美的做法去抚慰她,秀致脸庞眸边的星亮被她吻去,刚刚泛过汹涌红潮的脸颊磨蹭着希美的,爱怜与钦慕流露在温和如清风细雨的动作之间,霙比她更茹软温蒻的细致抵压使下方的希美化成了春水,一滴一抔的触碰都使她波动荡漾开千百里之外。


十指相接紧扣,擦蹭拨动之时腰紧绷成弓,脊骨寸寸隆起,汗意濡湿,她轻呼自喉间逸出,神经末梢传过十级地震,凛然绽放的花团锦簇与咫尺刺痛双目的月光中,霙的脸覆上她的腹间,嘴唇亲吻她的疤痕。回神之时,已是再次相拥攀附,热意也无法将她们分离。


霙想,希美说很开心,是因为在希美心目中,自己再次接受了她所有一切“不完美”之处吧。


足底踏实落地,希望希美一觉睡到中午,她期望着,稍微加快了脚步。







酷暑之时,蝉声已从欢悦变为悲鸣,在使声响都翻滚于热浪的空气中诉着愁怨。无人能解这般痛楚,每个人都汗湿浃背着,在灼烧融化的柏油路面上奔走,像匆匆的工蚁,只管眼前的方向和目的。


骄阳使手机屏幕失色,有些近视了的她更是无法看清,汗珠滴落在手机壳边缘,她左右顾盼一下,躲进了古旧的和菓子店屋檐,老板娘伸头出来看见难得的客人,她正皱眉盯着手机。

“这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老板娘四十来岁,身材微胖,她目光定在年轻女人身子上,又加了一句,“有不舒服吗,需不需要联系医院?”


“啊,不用!”希美笑着感谢她的好意,才意识到自己挡了人家的货架,她将手机揣回口袋里,未曾回复消息,“真是不好意思,我买些东西吧!”


坐进店内用茶饮的卡座稍微费了些功夫,毕竟足月的身体已经十分沉重,她脸颊稍显圆润,不过初次见面的老板娘却觉得她瘦得可怜,与她攀谈,才知她大学刚毕业两年,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


“真是了不起!”老板娘贴心地为她端来温热的黑糖团子和麦茶,木质桌椅泛着油光,是经年累月攒下来的古拙,希美悄悄在桌下伸了伸腿——酷热中的行走比平时更为劳累。纵然她是个快要上手术台的人,母亲却未到大阪,也还不能替她向乐器店送样品,为了不失约,她便只能亲自来。老板娘注意到她轻松神色下隐含的难处,不禁道:“很辛苦吧!我生我家儿子的时候,生下来就想把他扔掉——别说我无情,真是太折腾人了,臭小子。”


希美闻言咯咯笑起来,刘海黏在额头几缕,她摸摸腹部:“我这是自己要生的,怪不了小孩,我还怕他以后怪罪我说,妈妈,你为什么擅自带我来?”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老板娘在围裙上擦手,卷发蓬在脑袋上,看着很亲切,“你一定是个好妈妈,就是要辛苦些了——还那么年轻……”言语间不乏可惜可怜,希美不置可否,只是手指梳理了刘海,对未来的新生命,她还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不如说,这更像是一个使命,为了自己的坚持和信念,要生下他;为了他的未来和人生,更要对事业负起责任,父亲也许说得对,这孩子是一个寄托,如果终有一天失去坚持的意义那一刻到来,还有孩子能成为自己的那个理由。


至于小孩,她只要他健康平安,如果加一条希望,那就愿他身伴益友,困苦时刻有人帮扶他前行,让他不至绝望。


“友幸”吧,她想了很久,不要再是“希美”这样宏大到令人心有巨石般压迫滞闷的名字了。


“希望”什么的,是沾染年轻的身体一瞬,还没意识到、抓在手中,就绝情飞走的狡猾东西。



送样品的时间迫近,希美顾不得再和老板娘慢慢交谈,买下一些小零食稍作表示,便离开了窄小的店面。休息不足的足底落在地上还是酸痛,何况还有几段上坡路的折磨,希美给自己打打气,尽量以体面悠然的姿态行走。

没办法的事嘛,她安慰自己。


那条消息,她没有回复。




夜间打理完过几天去医院的行装,希美心里念了声OK,终于躺下平放了自己负担过重的可怜双腿,刚滑开屏幕,急性子的母亲气冲冲的一通电话就杀过来,责怪她快生小孩还跑那么远去工作。

实话说,关心则乱的母亲在她看来愈发可爱——我会否成为这样的母亲呢?她想着就笑了,手指差点抓不住手机,笑得电话那头母亲更气了。


“我明天就到,好好数落你这个臭丫头,”母亲急而愤怒,却不敢言重刺激她,“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不要乱跑了,万一出点事你要我担心死!”


“好啦好啦……”她好不容易安慰了母亲,才闭一闭疲惫的双眼,侧卧着揉揉腰间。


——过几天回去北宇治见泷老师他们吗?


明日香前辈……夏纪优子一定没与她说吧。


我这样,怎么去嘛。她将脸埋进被子,脸颊泛凉,仿佛微微失血,她在黑暗中泛起苦笑。


——就不去了吧,我在出差中啦,好遗憾!可以麻烦转达一下我对泷老师和大家的问候吗?前辈你们玩的开心哦!


这样的口吻,是从从前开朗无忧的希美口中吐出的吧。腹间一动,她手便摸上去,是友幸在淘气。


夜间的风依然焦躁闷热,一层薄汗在额头,一层无可奈何在心里,如此这般的难堪和难以合群的无奈,无法与任何人言说。


那个喜欢自己“一切”的人……希美更是拒绝让她看见这些。听说已经接受了著名乐团的邀请……就让她飞走吧,和自己这个被生活打败的人,注定无法再有交集。


霙她,就这样飞走,就好。




不要再见了。





汗滴滑下鬓角,她热得从尚不十分通透的鼻息中感到苦闷,缓缓睁开眼睛,是午间阳光最盛的时候,栀子色窗帘因努力挡着光而变得透亮,未有半缕徐风吹拂,却因屋中安静而显得岁月静好。


怎么会梦到那时候的事情……是太热了吗?


烧该退了,她盯着天花板想,伸手碰到自己额头,却感觉有什么从自己眼前晃过去,是件亮晶晶的物事。定睛观察,无名指上,许多透蓝小钻叠出叶羽,银白鸟儿悠然飞翔,材质与款式和颈上的链子仿佛是相配的。她深深呼吸,另一只手小心触碰到那鸟儿。



不知何时被霙套上了的指环,向她诉说着什么。



无论遇到什么,无论希美欢乐或悲伤,疾病或老去。羽毛的温度,一直都在希美手中,不会离去。


梦想并非你一人去描绘,无形的风儿会将它传至你身旁。
若你想要展翅翱翔,这只手但请紧握不要放开。(摘抄歌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HANA coldcold 赞赏了 1000 点“超棒”
linluw
linluw 在 2019/06/18 20:41 发表

霙也偷偷買了戒指給希美戴上了,這小倆口也太甜了5555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