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可以吻我吗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6
点击:2792
章节字数:21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后脑轻微磕到墙壁的时候,电灯开关被压得翘向另一头,满室顺时通明,希美捧上她的后颈笑了,食指与中指摸向她身后,从开关上滑下,令人期盼着的缓慢咔哒声,房间回归黑暗,霙余光扫到窗外,轻帘飘动之外,灯火微明,蓝月悠然,仍如今晚置身夜空下斑斓梦幻的摩天轮中时——她十几年未曾坐过摩天轮,只因美丽如斯,难独自欣赏。

若耳边响彻希美温柔欢乐的声音和友幸天真稚嫩的话语,那光景也终于可以与自己相称吧。


“霙,在想什么?”希美的话让她眨了眼,房间静到可以听见眼帘合上又张开的细微声动。她靠在墙上摇摇头,头发蹭得发出摩擦声,抬起左手,晶莹的粉在幽暗的室内仍以它特有的棱角和光华收集着亮泽的色彩,随着她手的轻微晃动而明明灭灭闪烁着,希美白色袖口衬着她的素手,掌心托上霙细白娇嫩的手指,她听见霙自言自语般说:“好开心。”


“我也是。”希美低头看自己的脚尖,不规则的刘海垂下来。


托着的手离开,霙的指尖摸了她的头发,那是霙一直想做的事情,穿过因希美的存在而香甜的空气,探进她黑色的刘海侧面,可以触碰到温暖的头皮,那是希美未曾被自己抚摸过的脆弱地方,指尖好似游弋于黑色的云朵,指根被柔韧发丝滑得很痒。弄乱希美整齐的头发,做了坏事一般,这让她心跳忽快忽慢,希美看着她的胳膊、手腕和那捣蛋鬼一样闪烁着好奇的眼神,好像,霙真的更加大胆了。


她眨眨眼睛,微微前倾身体,白衬衫发出窸窸窣窣的压迫折叠声,手轻柔抓上霙的,指引着她以极缓慢的速度解开了自己的发绳,看着霙变得稍稍惊慌的表情,马尾散下来,如缎缎黑绸,丝丝云烟。发绳握在霙的手里,她注视着散了发的希美,手收回来,视线沉下去,捋了自己侧面的头发,发绳被紧紧攥着,包着宝物般,手落在身侧。


“霙,可以看我吗?”希美劝哄,霙点了一下头,努力抬起下巴,与她明丽的面容相对着。


“那个……”希美的话有如魔咒,她更进一步,“可以吻我吗?”牵起霙落下的手,搁在自己颈后,霙摸到她的头发,在她从未见过的、希美渴盼的眼神中,不由自主地踮起脚尖,嘴唇点过她的额头,鼻尖,嘴唇,希美唇瓣微启,霙两手都扣在希美的颈后,身体倾过去:她无法拒绝希美的请求。


因为青鸟,实在是太喜欢利兹了。


喜欢到,可以克服所有的羞涩与胆怯。



因臂膀的扣紧而无可避免加深的接触,感受到前胸的相抵,齿缘清脆碰触,和着柔软舌尖纠缠发出的水泽声让两人逸出满足与震撼的轻叹。希美的手沿着她后背的顺滑织料滑下去,痒和麻激起霙从未感受过的倾覆瘫软,仿佛灵魂如危楼坍塌,她汗湿的双手落得无依,只好捧住希美耳侧下颌,那有棱角的骨头轻动,口中就相应地被索取地更多。


身躯与口腔,每一寸都是敏锐易感之处,希美抚过寸寸柔软的躯体,霙便节节败退,只有紊乱的气息还宣示着她的努力和主动,希美适时引导着,将霙的手指牵到自己挺拔的衬衫领口,解开纽扣的动作也因肢体的酸软僵硬而迟滞缓慢,平时在银键上灵巧翻飞的手变得钝拙,待到两颗白色扣子滑出绊口,她已经被对方推坐平躺在床上,后背沉入仿佛无法拔离的,两人的卧榻。


自己柔软蓬松的发与希美强韧黑亮的发丝混同在一起,她微微睁开双眸,希美轻柔却深入地吻着她,长睫毛那样美丽,脸颊那么滚烫。嘴唇和牙齿的压痛和酸痒使得银丝自嘴角滑出,她摸到希美露出来的优美脖颈,还有温热地贴着她皮肤的银链,小鸟儿摇摇摆摆,此刻悠然自得地飞着一般,曾伴着自己那么多年的鸟儿,如今赠予了她最爱慕的人,它和戒指环一相触,就敲出金石的清灵音声。


霙彻底陶醉下去,希美离开只是瞬息之间,轻轻唤出她的名,那温柔融化了她,唇间吐息炽热的爱意。而后鸟儿的光滑片羽被拨开,顺着那纹理轻抚,露出的瑟瑟绒毛细软娇嫩,其下是鸟儿纯净真诚的灵魂,温度是暖的,气息是香的,让人一醉不醒是对方的细心温柔,只想埋进去大口呼吸。向往的、想细致呵护的那鸟儿,现在便在自己掌间颤抖。



如果仅仅怀抱便可触及极乐,那么这份欢愉,又将属于何处的天堂。









晨曦洒落时,霙便已经清醒了。舒滑的薄被中悄悄伸展肢体,指尖悬在希美被薄光映着的脸颊,她睡着,眉头舒展,安静而甜美,脸颊上的细小绒毛都一清二楚,原本不敢触及的人就依偎在自己身旁,肌肤相合,如同一体。


霙再不羞怯地带着爱意抚上去,粉钻通透,指纹摩挲着腻在希美烫热的脸侧。



希美唔了一声,毫无防备的柔软神色和微哑的声音都让霙心动,手臂环过霙裸露的肩背:“霙。”说完又闭上眼睛休憩。


“希美……”霙摸摸自己凉一些的脸,“你的脸有些烫……没事吗?”


“……嗯?”希美脸颊确实红扑扑的。



结果还是因在海风里只穿着衬衫太久,有些低烧。






希美不好意思地躺着,看霙为她做饭倒水喂药,末了还坐在床边对着她道歉:“希美……对不起,我害你发烧了。”


“不是,是我自己逞强,”希美连忙摇头,“况且也没什么大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今天周末,”霙的担忧未散分毫,她说,“我去买些食材……做午饭,希美哪里都不要去,好好睡。”


希美嗯了声,却拉住霙的手不让她走,她说,过来。

声音虚弱,带着对霙特有的温柔,让她无法拒绝。


霙就俯下身体,任由希美隔着细软的刘海吻了她额头,她听见希美说:“……昨晚,我很开心。”


“……我也是。”霙细细喘了声,回忆起黑暗中往往复复不断如波浪的情潮,而后微微失重中是及时降落到对方怀抱中的安心恬然……她温软眼波映着希美的脸,看久了只能匆忙逃走,如鸟儿受惊吓扇下几片羽毛。


希美微笑,听见门轻轻带上的声音,才终于闭目休息。


车在倒数第二段(2020.2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qiushan
qiushan 在 2019/03/08 00:57 发表

看车也要联系上下文,一开始还以为希美发烧是因为运动过度然后想起来前面她把外套给了霙我闭嘴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