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请求与决断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7-12 11:01
点击:3486
章节字数:21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八时五十分。

青见公司内。


伞木希美走去会议室前,先去过办公室一趟。她在办公桌上摆下小物,调整角度,拍下照片,传送到社交网站并配文【早上好!】。


“这样一来,等下就是接受’审判’了。”


她将手挪出自己上半身压下的阴影之外,方窗隔断了热度的白色阳光下,手指联动手掌、腕骨一并轻微颤抖。


“咖啡的作用吗——”伞木希美收回手整理衣领,将不常系的丝巾尽量扯得更蓬松,遮住颈前,可惜无人得见她此时蔷薇色的双颊,伞木也无自觉,她面上失笑,“还是运动过量了?”




早六时三十分。

大阪扇町公园。


友幸从艳黄色大滑梯黑黢黢的出口出现,小孩子似乎用某份热情战胜了早起的疲劳,精神满满地向两人招手,而后吹响一直握在手中的簧片,发出噪音以表示存在感。希美与霙同时露出笑容,继续绕着滑梯与爬架区散步。

“说起来,友幸前几天竟然对我说,小学旁的文具店有婚姻申请书出售……”


“啊,我忘了,”霙轻呼。她意识到希美在做什么提醒或暗示,停下脚步,期待道,“今天就填吧。”


希美笑说:“嗯,是想和霙、友幸一起去市役所领表填表,拍纪念录像什么的,但是联系市役所之后,说是自定纸张主题、加上同性伴侣的情况下,需要自行打印官网的模板。还有入籍的问题……”


“嗯。伞木霙。”霙歪头想了想,迷惑道,“铠冢……希美……?”


“同性的条件下很幸运,不用决定这些呢。”希美一语戳破霙事前工作不足的真相,“不改也可以。”


“喔。”霙全然不为无知脸红,反而积极点头道,“我觉得很好。”


“总之晚上到楼下的便利店打印吧。”希美牵她的手,环顾四周,“对了,现在的住所临近便利店、公园、邮局、商店街,儿童中心,又相当于住在商区,当时考虑到房租的问题,所以面积还是小了一些……”


“没关系,”霙似乎开始习惯打断她的长篇陈述,她一手将提包晃在身前表示悠哉,低头说,“很好,家里的味道……也很喜欢。”


“味道?”希美不明所以,抬手将霙的衣领再提上一点遮住脖颈某处,手指牵动发丝,掀起一阵与自己相同的洗发香波味,露出了小巧的耳廓,耳廓颜色让她想起熊猫婴儿出生的录像,像幼小的婴儿那样赤红、脆弱,脂色润腻,生长白绒毛,似乎被清凉晨风一吹,就会破裂出血珠。她愣了愣,抑制用唇接触这耳廓的心思,整顿情绪,说,“我有换个住所的打算!虽然……暂时还是得这样咯。”


“嗯,希美决定。”霙只顾点头,不觉间,身边的希美似乎已经被黏连在心中浓稠的力量驱使,吻在她血液奔涌地热烈而激荡的耳廓上,睫毛刮弄了头发,双唇离开时也许同样划过耳廓皮肤,似乎可以割出几排血红色刀口。希美的吐息,疼而痒地渗入伤口中,声音包含一种即时将人溶化成液体的毒剂,混合她三十一岁的羞涩,精巧而诱人。


“很喜欢……”希美说。


“嗯……希美……”霙意识到她在谈什么,护住伤口般缩脖子,之所以抗拒,是因为这具身体似乎比希美更难抵抗柔情的侵袭。霙让双瞳吸收希美垂下的手指的影像,紧接着又飞快抛弃了这影像,转移话题,“希美不要太勉强。只要现在这样……住在一起,别的没关系。”


“不会勉强。”希美立即满不在乎地回答。


“会勉强。”霙就像是总要和她争个对错似的,是互相给予的感情给了她勇气,她沉思半晌,选择直视希美,颤动着眼光真诚发问,“就比如,社长……和女性结合,还是对’青见’有坏影响……”


“什么嘛,这种事情不要担心啊!”希美心情开始还包含惴惴,此时猛地牵过她的手,笑起来,发出呼呼的声音,“怎么说也毕竟是社长,创业开始将近十年里遇到很多困难,那些时候都采用合适的对策好好解决了,虽然这次不是什么问题都不会遇见,但是,是小问题,霙不要担心。”


“困难,比如说……”霙对希美的过往流露出合理的好奇心,她用目光扫视,友幸在爬架前驻步,只登上一个阶梯,似乎犹豫了好一会儿,又跳下来跑开了。


“霙有兴趣听吗?”希美似乎也意识到友幸的逃避,但并未发表感想,她继续现在的话题,“两年前,因为长笛按键皮垫安装工艺涉及专利的事情,被别的企业恶意起诉,全公司的人陪我打了半年官司——算是胜诉,但是各方面受损很严重,流失的订单到现在也难追回来。那时候才意识到经营公司面对着很多意想不到的风险,青见要做的,更不是简单的制造和营销。


在商场利益争斗下面,公司就是原始的对抗机器,运营机器的人不能当做正常人来对待,平日无论如何友好大度,一旦情况紧急,也会变得野蛮又精明,这样一来青见必须随时准备参与战斗,平时也要小心谨慎才行。为了给公司和社员更好的保障,那之后很快建立了独立的法务部和公关部门——虽然公司不大,但我想这样最适合’青见’。之后的每一步,我都不会轻举妄动,现在也是。”


“这件事情我有分寸,霙,安心去上班,然后相信我吧!”她笑着,用简短的宣誓做补充。霙看见那双瞳中的笑意突破了从前简单、无知的明快,毛躁和傻气一旦被搁置,就存进少年的玩具盒中束之高阁,留下的精明属于社长、谨慎属于受挫者、责任心源于母亲和妻子的角色。


霙无条件地点头认可她。


“我一直相信希美。”




早九时。

青见公司会议室。


平整肃穆的西装在长桌边整圈排列,使得室内气压变低,长桌一端的伞木脸色明朗,正努力用自己的表情调动气氛,她等待秘书小夜子将资料一份份发放完毕,前倾身体,适时开口道:“几天不见,各位辛苦了!在我发言之前,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销售部部长黑田坐在长桌另一端,他翻动资料,很快举手示意有话要说:“社长,新一轮针对学生市场的调查……”话只说了一句,他意识到所有人——包括社长本人都以别扭的眼神望着自己。


“那个,请问……有什么问题吗?”黑田咽口水,“社长?”


“不,没问题,请说。”伞木身体不动,眨一下眼睛,翘起两边嘴角。


“针对学生市场的调查,由于正值公司转型期……”黑田滔语不绝,他发言愈久,周围人的屁股就愈发粘不住椅子,会议室内禁用手机,但社长本人似乎第一个开始打破规定暗中查看,于是从如坐针毡的公关部部长冈村女士开始,到坚守本分的秘书小夜子为止,几乎所有人跟随领头羊伞木的步伐,在桌下滑动起手机屏幕。


“那是什么,社长发的?”


“还能是谁,你看……”


伞木听见私语皱了一下眉,冈村随即发出抽气声,黑田吸吸鼻子,环顾四周,再次停止发言:“那个……”


“请继续,黑田部长。”伞木坚持。


“是,长笛方面,有关与大阪音大合作造成的短期赤字,关于这一点,根据合同,销售部基于预期销售额制作出了盈亏数据,预计在本季度结束前可以……”


黑田结束演讲,会议室内陷入一时沉寂,不多久,细碎的吵嚷声避开主角黑田,包围了伞木希美,社长本人。


“大家听我说。”伞木发声打断私语,笑容一成不变。走入程式化的笑容,似乎可以用来遮掩细微的恐惧与不安。


“冈村部长,我有件事情还没说,有关公司形象,”伞木凝眉,拍了拍身边公关部部长冈村的手背。手心汗水已将桌面润湿的冈村,此时眯眼睛,用看待任性孩童的眼神看着对方,以勉强的笑容挤压眼纹,静等发落。


伞木见她不责备,面色忽而轻松:“其实我今早查看邮件时,发现其中有一个私人订单——长笛演奏家星野夏海的助理发来邀请,希望’青见’为星野先生定制一支纯金长笛,并且,星野先生会在年底的巡演上帮助宣传。”


“是……是这样吗?”冈村似乎早已将思绪扔去另一片宇宙,看见伞木微笑点头,她才回神,将手机装回口袋,“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嗯,实际上另外还有一件事,今年的暑假,盆节的假期——往年都只有四天,辛苦大家了!”她握住冈村的手背,按下一些力量,接着向所有在场的人宣布喜讯,“今年假期从七月底到八月十号,延长到十二天。对了小夜子,你要随时保持通讯畅通哦。”


暂时没有人对此表示喜悦。


“明白!”小夜子猛点头,接着想起什么,问,“啊社长,那个……其实大家今天都……”


正对面的黑田似乎刚刚了解到真相,他半张口,目不转睛注视伞木背光的面颊。


伴着小夜子的话声,伞木突然用身体将座椅向后推,她站起身:“大家!”





早九时二十分。

北宇治校舍内。



小松由里将悠长而松软的双腿叉开站立,两腿之间夹角愈大,走廊阳光下的水蓝校裙就愈发被撑开成片,轻薄,像一滩清透的浅池,铺展在桃沢面前。她直叉开到整个人与矮小的桃沢同高,才伸出手,向一张冷脸的小家伙宽容而体贴地招呼:“来,小桃子,’最喜欢’的拥抱!”


“最喜欢温柔的由里了!”桃沢展开表演性质的甜腻笑容,小虫扑向蛛网般义无反顾地趴入她的怀抱里,小松由里过于蓬松的、扫帚般的长发被笼在阳光下,遮住桃沢整张脸,桃沢藏在其中,语气郁闷地问,“她还在看吗?”


“还在看你哟,小枫从早上来就没在看书。”


“真讨厌。”


“不是喜欢吗?还是说……现在不喜欢她了?”


“呜——”


“小桃子。”


“什么?”


“应该道歉吧,上次对小枫说得有点太过了不是吗,稍微考虑一下对方的心情,好吗?”小松温柔规训,长手指抚摸玩具般抚摸她后脊梁一块块羸弱的骨头,“按照你的话,小枫当时说喜欢你的作曲才能,我觉得,既然是喜欢,她当时一定也希望弄懂你在想什么,或许还在迷茫或者害怕,你就那样对她大喊大叫,什么’你只想你自己’——说出这种话的小桃,不才是对’自我是否被注意’过分在意了吗?不更是’只想着自己’吗?”


“不对,我想的是,她明明喜欢我的作曲,为什么就不喜欢……”


“喜欢小桃的才能,不代表必须喜欢小桃才能的来源,更不代表必须喜欢小桃的整个人。在小枫之外,还有很多喜欢小桃作品的人吧,他们或许也不会喜欢你的其他部分,一些人会因你的才能变得讨厌你也说不定呢——人的感情那么复杂,小桃想要一一掌控吗?神明大人也做不到的。”


桃沢闻言,不知是因为不服,还是因为羞恼,整个人由内而外变得燥热,她将自己这挂件扯下小松这棵蓬勃生长的圣诞树,嘟着嘴鼓起腮帮,一脸懊丧,小松见状适时安抚:“我喜欢小桃才华的来源,也喜欢小桃别扭的个性,而且最喜欢小桃的双马尾了——明天再扎起来吧?”


“好歹我还是中学生呢,由里就说这些唠叨大姐的话给我听。”桃沢低头抚弄披肩茶发,由里见状,边轻笑着揶揄“因为我是你的由里妈妈。”边渐渐站直。她上半身升高,桃沢未曾察觉、也没法看见高个子女孩的表情变化,再回神时,整个小身体被由里抓着双肩,用大力气扳过一百八十度,朝向后方。


“喂……”桃沢惊慌。


“上次你说的,我看见了。”佐佐木枫削薄的身体,带着一股清凉的、雪一般的芳香,笔直地、无可抵抗地立在她面前,桃沢直盯着她垂直的两条细弱马尾,看见其上挂的装饰,听见音乐般灵巧的磕碰声,面颊瞬间在小樽风雪中冰凉了,后便是在北宇治的夏日走廊中红热欲烧,只听枫用闪着碎光般的细声轻轻说,“那个伞木社长——发了这个。”


手机屏幕展示在桃沢面前。


【早上好!(图片)】


“嗯?这是什么。”由里见桃沢不发话,扶着桃沢的肩头探身看去,不停眨眼睛表示惊奇,“伞木社长我倒是知道,北宇治毕业的前辈,但是这是什么嘛,看不清啊——办公桌……照片……一家人?人脸都被反光遮住了耶。”


“是伞木社长——北宇治的伞木前辈、她的孩子和铠冢老师,我不会认错。”


“这也能认出来?”


“嗯,花了半个小时,来辨别。”枫老老实实地说。


“费那么大功夫?不用了吧!看这个情况两位前辈说不定明天就会放出结婚照了?哦,在那之前是不是要有一场发布会?”由里无遮掩地说话,无遮掩地大笑,将桃沢不够结实的双肩拍得啪啪响,“说起来伞木前辈还真有勇气呢!不愧是社长。好羡慕啊,两个优秀的女性前辈——”


“由里,将来也想和女性结合吗。”枫兀然问。


“啊?嗯……那样不会很难吗……不过,不管由里我做什么,都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不会过早担心啦!”


枫不置可否,收回手机凝视一阵子,再抬头,发现夹在两人阴影间的桃沢显出异态。桃沢用两只手捂起嘴巴,指缝间漏出虚弱的喘息,她猛吸气,出声苦涩:“不要再这样了……小枫。”


由里将桃沢无力的、任人摆布的身体转回来,对不明所以的枫摆摆手,示意她离开,悄声问桃沢:“小桃?很苦吗?要吃糖吗?”


桃沢胡乱摇头。



早九时三十分。

青见公司会议室。



看见社长九十度郑重鞠躬的众人,猝然间惊慌失措,伞木抬起上半身时,马尾被抛向后,她眼神不含怯懦,用不大像道歉的语气坚定道:“抱歉,我今天的任性,可能会给大家,给公司造成麻烦,关于这一点,我有话想要说。


正如公关部部长冈村入职时的发言——’社长本人的付出,不能代表公司所有人的努力,但社长的形象却被看做整个公司的形象,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所以我的行为必须为大家负责。作为经营者,就所做的事,需要对大家进行说明。


我想,如果已经步入婚姻的我仅仅像从前一样,做’身为社长被期望的表演’,不展现真诚,将没办法和客户、受众建立真正的良好关系。

这么做也想表达给大家——这就是真实的、青见社长对待家庭的态度,也将是我在个人生活上的坚持,但是无论’青见’的’社长’被看做哪一类人,’青见’的方向不会改变。

从实实在在卖出第一把电吉他开始,制作出’精巧,优美,世界认可’的乐器,不生产让自己后悔的作品,渐渐成了我的梦想,这也是’青见’的梦想,相信应当也是在座所有人的梦想。我们一直都在这条路上,现在,是家庭给了我新的陪伴和力量,这条路上的伙伴变多了,仅此而已。


’如果,想要走得快,那就一个人走——如果想要到达真正的远方,要和大家一起走。’


对家庭,对公司,对社会的未来,我想,这句话都是合理的预言。


我一个人,到底有无法做到的事,但妻子铠冢、友幸、还有在座的各位,’青见’的所有社员们,大家都是我重要的支撑,今后也拜托各位,请一定拿出信心,和我一起努力!”


她再度鞠躬,将身体折过九十度。



片刻,满座寂静中,首先响起冈村轻柔的祝贺声。


“社长,新婚快乐。”





午一时。

北宇治校舍内。


桃色小球的倒影,驻留在桌面平淌成的水镜上,方窗洞开一片温热的蓝天,蓝天为幕,枫的眼前遮住了窗边矮小的少女身影。午间夏风携卷蝉鸣,越过少女,眷顾了枫,将她散下的长发抛向后、卷向前,不厌倦地摆弄这头失却了束缚的发丝。


“把它扔掉吧。”桃沢说。


“这样好吗。”


“嗯。”桃沢随即肯定,眼光穿越窗玻璃外侧投向更远的景色中,成为这具小身体唯一自由放飞的东西,“我想,这样比较好。”


“我还没弄明白。”枫低头,说话声与其说是包含不舍,不如说只是单纯的困惑,这种困惑和解不出某道算数题的困惑具有相同性质,即不包含爱和任何感情上的欲望,只是对事理扭结的地方展示探究的意愿。


桃沢转身来,茶发擦肩,她用那具小身体所制造出的、松快的声音说:“我说啊,小枫,我常常想,今天看到那条消息又想——两个女人走到结婚那一步,一定有什么东西连接着她们吧,陪伴彼此的人生而不能爽约的理由。我说的不是发绳这样用来赠送,或者是戒指那样用来约束的东西,是感情上对彼此的需要,一定已经发展成双方没办法放下的什么东西。


虽然这样说可能会破坏高中生,或者青春本身那种朦胧的不确定性,被说目标感过强,功利主义,但是没办法,我就是这种人嘛——


自从遇到小枫之后,我就一直带着寻找这种’需要’的目标,小枫长得很漂亮,是个美人,我也喜欢小枫的双簧管,不管小枫吹什么曲子都喜欢,本来以为这些也都能变成什么永远不会被放下的东西。但是被拒绝之后,’需要’,好像就变成了令我疲劳的难过、恨……还有不服气。这些东西,让我觉得,已经不能再需要小枫了,所以小枫,你也不要再尝试需要我,不要再强迫自己尝试和我有什么连接。


趁现在,我们还是像彼此’需要’的试验品一样的存在,可以随时结束这段试验,随时放下,因为你看,也没什么了不得的约定嘛,所以……”


“要丢掉’约定’吗?”枫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头痛、头晕,眯起眼睛,仍然对大部分因果困惑不解,这样令人沮丧的结果,是自己的错吗?如果连自己都认为在其中犯了错,有罪,那么是不是可以说,自己对桃沢,还有放不下的“需要”,对桃沢,也产生了名为“需要”的“喜欢”呢?


“嗯,丢掉吧!”桃沢不容置疑,断然笑开,一种无奈的、淡然的俯视从她的眼底赤裸裸暴露出来,钻进枫的眼底。


“丢掉……”


桃沢闻言,直起身体。似乎为打断枫颤抖的发言,她在下一瞬间突然从窗边冲过来。弓着身子,小小一颗炮弹气势很足,额头瞬间便撞到枫的肩头,发出两人都可闻的,额骨撞击锁骨的声音。佐佐木枫讶然呼痛,桃沢茶色头顶还挨着她,就这样滑稽地噗嗤笑出声:“小枫,第一次听见你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呢!”


桃沢抬起身,小手将茶发拨弄整齐,两只桃花眼,眼角微趴,压出浅淡的泪光:“我为上次……说了过分的话道歉,还有……”



“我不再喜欢你了。”





————————————————

*本文中关于日本同性婚姻内容纯属虚构,与实际情况不符。


已重写20.7~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qiushan
qiushan 在 2019/03/08 00:57 发表

看车也要联系上下文,一开始还以为希美发烧是因为运动过度然后想起来前面她把外套给了霙我闭嘴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