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翱翔的天空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27 00:50
点击:2296
章节字数:25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明天宇治这里有花火大会呢,孝太。”


和着台上吵吵嚷嚷的庆祝和收拾声响,女孩子的声音响在他后边。


“哦是吗。”孝太总是对异性的搭话应接不来,他稍微烦躁地翻过自己的乐谱,装饰精美的外壳磕到谱架发出闷响。孝太甚至没心思看搭话的是谁,为掩饰尴尬斜了眼去瞧仍然在自己身边坐着的洋太郎,他的侧脸因热还是疲惫流下汗水,头发遮住半边眼睛,实在是难看,孝太冷哼一声。


洋太郎双手捧住的长笛被舞台的灯光赋了金身,伶俐的调子仿佛还绕着那精致的银管一样久久不绝。长笛是双簧管的好友,许久以来他都以此为自己人生的幸事——他因此得以与向往的女人合奏,哪怕只是竞选时的并肩而坐,哪怕每次都被孝太比过去。


你知道这笛子,出自谁手吗?

他暗暗问自己。


答案明了,他再难以有好感的那位伞木社长一步步侵蚀过自己的幻想时,他浑然不觉,直到瞬间消逝了所有希望,他才看清她对铠冢前辈的用心至深,她的关心,她的抱负,如水泥渗入每一处空隙裂缝之中,将铠冢霙的前路后路铺就成最平稳的样子。

如果洋太郎了解一个呕心沥血八九年的企业家如何工作和生活,他可能不会再失落——提前计划、预留后路,于事业要一眼看到十年后的长足目标,于生活要计划到两月之后精确时刻的安排。不止如此,要能言善辩中不失真诚,要不惧权威不压下属。作为一个女人、一位母亲,她还需忍受社会的不公,同时承担好一个母亲的责任。


他抬眼,汗滴恰巧流进眼睛里,蜇痛后是一片模糊,他用还看得清的一边眼睛笔直瞧着那个风姿挺拔的女人,她拥抱铠冢,然后铠冢蹲下来,女人身边的孩子叫她妈妈。

她就笑了,手捋过侧脸的头发。


台上闪过纷乱的人影,眼前景象变得斑斑驳驳的,大家都忙着整理东西,没人管他为何独自发呆。


“花火大会?”孝太冰凉的声音,同时一只长手伸过来帮他收了乐谱。


“……不去了。”


“我要去。”孝太撇下他,不知是对谁说了一句。




哪怕最后,洋太郎想,哪怕是最后相见的机会,他也不想拥有了,此刻这份心意需要一个了结,迫切需要被斩断,被焚烧,被撒进海里,永远消失。


他站起身,大腿已然湿透黏在椅子上,右手握着已经被他焐热的长笛,他向围着铠冢前辈的人群走去,他想起那个餐厅里独自吃饭的女人,那时的她孤独、无依、脸上却洋溢着简单的幸福。是不是这样的柔弱吸引了自己,满足了自己的保护欲呢?洋太郎已经不想查证思索,只是走上前,在他们之外站定,虚弱地喊她:“铠冢前辈。”


“霙,”希美深深看了这位见过几面的男人一眼,她在一圈人不明所以的注视里翻看手机,再抬头刻意演戏般道,“我得去外面拿个东西,你换完衣服,我们门口见吧。”


“老妈……妈妈她……”友幸也被希美牵了去,他依依不舍回望霙,对方略微沉默,向他摆手:“一会见,幸酱,一起吃饭。”






洋太郎无法不去回味伞木社长深沉的眼色,那个女人在一眼之间将他吃了个透,并且大方地让出些许时间,将自己的大度表现得如此刻意,也是在警告他勿图不轨。

这就是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他想,身上的汗水变冷,他打了个寒战。


洋太郎不开口,她就一直沉默,她在等他说话,但一句都不唤他。

“我……一直仰慕铠冢前辈,”洋太郎头躬得很低,领口露出的皮肤布满了细汗,“可能以后再见的机会几乎没有……但我……只希望前辈可以幸福。”


我在说什么。他鼻息粗重,唾自己有心无胆懦弱不堪。他邪恶地想,那女人只是通过前辈来拓展自己的事业宏图,虽然逻辑上并不成立——若只是利用,那接触到乐团负责人打通销路后就该弃前辈如敝履,何必在前辈解约告别舞台后还与她甜蜜万分地在一处?

但他就是忍不住一遍一遍这样想着,或许,只是为了说服自己。


铠冢仍然没有说话,他看不见她的脸。


“前辈……知道您的……伞木社长与音美定了销售合同吗?”


这样问,或许好一些吧。


持续的寂然无声,他甚至以为铠冢已经睡着了,或是时间静止了,汗珠流过鼻尖打在地上,猛烈地溅开成圆形的水迹。


“是吗?”她出声了,洋太郎惊喜抬头——她不知道,她是被瞒住的,自己的推测或许……


“太好了……”她欣慰地捋过头发,眼神看向斜下方,有些羞涩的笑意。


“啊?”


叫铠冢霙的女人眨眨眼,手背在后面,浅浅声音无比认真,她在回答他的心意:“谢谢你,我明白你的心情。”



我也这样奋不顾身地仰慕爱恋过一个人。


“我,非常爱希美……她一直为我付出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回报才好,”之后要任教的学校也是,父母也是,希美用她已经成熟的思考和周全的行动来支持自己的一切,霙一直想,如果自己可以为她做些什么就好了,演奏之外,再有什么她可以做的就好了,“希美可以通过我接触到乐团,达成合作,能帮到她一点点,这样就太好了。”


洋太郎的脊柱因僵硬而发出咔咔的响声,他看着这个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女人,好像突然明白一件事。


相爱不是占有,而是放开,然后成为对方翱翔其间的天空。




“那。”


“再见,前辈。”


“再见,洋太郎。”


她的幸福,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希美!”


霙第一次这样喜悦激动地叫她,平时走路都有些力气不足的样子,跑起来却活泼得如小鹿,眼睛也是,雾蒙蒙般含水澄澈,发丝恢复成希美熟悉的那种毛茸茸的质感,伴随她的跑跳一同欢欣跳跃。倚靠在车边的希美脚尖微动,她提醒自己些什么,稍微按捺了心跳和不移半分的爱慕眼神。


少年时的自己都没注意到,霙是这么恬静美丽的人吗。


“友幸呢?”


“霙,有东西刚刚拿到,想送给你。”


霙停了脚步喘气,眼睛睁大看希美,她止不住去猜测是什么,又惊讶希美是真的去拿东西了。

不会是……


“还早,”希美自背后打开的车窗那里,捧出很有分量的漆面盒子来,“不是那个。”


会场外人这么多,霙更喜欢独处时说些重要的的话吧,希美想。她看见霙因自己的猜测而脸红,大叹可爱。霙羞赧地低头,指尖湿气于盒面印上的痕迹在温热空气里瞬间消失不见,慢慢打开,她几乎要捂住嘴巴。


是一把双簧管,深紫丝绒包裹着,每个部分都那么完美。


“我也没想到提早送来了成品……用的是自然风干十年的乌木。”希美看着霙小心触摸按键,那里镀了金,是她所期望呈现的“奢侈品”效果。


“青见。”霙低低出声,爱怜地抚上“AOMI”的优美标识。


“希美。”她抬头,“谢谢你,希美。”



“妈妈,老妈……”在两人将缠绵于深吻时,被伞木女士后背挡住的友幸哀怨出声,“我快饿死了……”



明明是他在车里承担了重要的“递送”任务,却只能深藏功名吗……


我有一个礼物想要送给你,
那是一片蓝羽纷飞的广阔青空。

祝观看愉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若梦流觞
若梦流觞 在 2019/07/27 20:20 发表

我一直相信真正的爱情支撑着双方keep moving
forward。希美最后让霙等她,并对她说我会完美支撑你的梦想,当时我就在想这大概是最动人的情话了

曳曳将熄
曳曳将熄 在 2019/02/26 08:09 发表

深藏功与名,嘻嘻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