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岁月不改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24 21:44
点击:2249
章节字数:25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哦哦,伞木社长好啊。”优子坐下,拎起后背汗湿一块的雪纺上衣,掀开刘海抹了把汗,身边的夏纪嘻嘻笑:“阴阳怪气。”随后隔着优子与希美打招呼。


伞木希美露出牙齿笑着点头:“新婚快乐。”一句颇为淘气,优子压低眉毛如博美犬发怒一般暗暗咬牙,但被希美噎得无话可说——前几天她才向其炫耀自己和夏纪抢先办了登记,这会儿自作自受般被调侃了。

希美将手机静音,因厅内即刻就要熄灯开场而担心起友幸来,他一向喜欢跑着来去,阶梯这么多,会不会摔跤啊。

夏纪见她坐立不安的,想要问怎么了但稍微推测就得出了答案,她越过优子拍拍希美的手:“没事的,友幸是个胆大心细的孩子。”


“嗯,”希美舒口气,“我就是担心他的牙。”


优子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也不禁被逗乐了,她见友幸的次数比夏纪少,虽然自己并不喜欢小孩子,但看到希美的表情因母性而柔和,还有她不懂的复杂忧虑。优子感觉此时的希美好像在闪着微光一般。她这些年,一直这样牵挂着一个幼小的生命吗?


母亲,就是这样吗。


优子想到自己的母亲,她移开一点目光,心里泛起酸楚的情感。


“爷爷,借过一下,不好意思!”


“哥哥姐姐,借过,不好意思!”


孩童用气声挨个悄悄说话,向这边挪过来,优子瞥见那个比记忆里更高了一些的男孩,她不自觉地转过去看,灯光此时霎时熄灭,希美眼底在舞台的映照下泛起波浪,粼粼生辉,虽然是太微小的变化,还是被优子很好地收在心中。


“夏纪阿姨,优子阿姨好。”他搓搓鼻头,蹦到希美身边。

“什么阿姨嘛,臭小子。”夏纪嘻嘻笑,内心却是得意的,希美一定是嘱咐了友幸,作为“已婚人士”,她心里不免欢欣雀跃一阵。

温和的指尖拂过他的头发脸颊,将总是歪斜的领结重新整理端正,母子间才能展现的感情在悄声细语里荡漾:“来,坐好。”


“好好送到了,妈妈说谢谢友幸和老妈哦。”他在妈妈耳边说悄悄话。


“了不起。”是母亲甜蜜的褒奖。




希美总是走在自己前面的,优子曾经嫉妒过她。国中时抢先和霙成为了朋友,和谁都能游刃有余地欢声笑语和乐融融,作为吹奏部部长也是出尽了风头,甚至高中时她的退部也可以让霙遭受重创——霙只是她的朋友之一,可她是霙的全部。自己这个霙的“朋友”,却在开始时未曾一日被霙当做朋友,只当是自己可怜她。

什么都不和霙商谈,退部也是、突然说不想考音大了也是,优子想,希美真是太过分,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拥有霙一心一意全力付出的喜欢和追随呢?


这一切都曾让优子愤怒和不甘。




直到她听见希美卑微的心声。她才知道这“完美”的希美竟然深藏着对挚友霙才华的嫉妒,并且为这份嫉妒,将自己贬得一文不值。

希美心里,她才是那个一直不肯放飞手中鸟儿的人,她才是一直跌跌撞撞追逐、挽留的人。



谁能想到呢?连心细体贴的夏纪都不能,更何况莽撞迷糊的优子。


她想过向希美道歉,但不甘总在一瞬间内将话语堵在喉咙,等她再次下定决心,希美已经升学、工作,隐匿在人行道川流有序千篇一律的人群中,消失在城市一幢幢方正高大冰冷肃穆的办公楼里,那年夏天连吹奏部的聚会也没有来,她清楚瞧见霙落寞的神色。




后来有一天,那时夏纪与她同居不久,那天深夜夏纪回家时样子奇奇怪怪,五官绷着,一直吊着的眼尾怪异地撇下来,嘴角牵强扯出一个弧度。她说在公司聚会结束后被拉去二次会,路上居然碰到希美,她与夏纪欢快地寒暄后,邀请她们参加孩子的生日派对。


“谁的孩子?”优子捏住牙膏管往刷头上挤,眼皮已经困倦地打架。


“希美的。”罔顾优子挤掉在地板上的牙膏,夏纪接着道,“已经两岁了。”


优子也不困了,如同被夏纪打了一针肾上腺素,她几度开口,脑子里很乱,最后只是说:“我没,听说她结婚啊。”优子想问,霙呢,她连霙也不告诉了吗?


“是没结婚啊。”夏纪手掌落在优子头顶心的发旋,表情如果有味道,那夏纪的脸上一定是苦味吧,她的声音像低音号在乐章末尾的喟叹,“她自己做的试管。”


优子不明白希美为何这么早单亲生子,可是这和她心目中的希美,又意外的没有什么冲突之处。


“我不想去。”她凝望地板上白色的一点牙膏,避开夏纪商量的眼神,她怕看见希美不再强势、不再了无牵挂,不再洒脱的样子,那会让她……很难过。毕竟,是那个希美啊,她不得不承认的,完美的希美。



优子让夏纪说自己要照顾家里来的亲戚,只是托她送去礼物。夏纪回来的时候兴奋地展示那个大眼睛黑头发孩童的照片,夸他乖得不行。优子端过手机,看那孩子的样貌已经初具雏形,像极了希美,内心五味杂陈。夏纪揪她的蝴蝶结:“你脸拉得好像希美遭了重大的不幸似的,好得很啦!希美的工厂开始拓展东京市场了,她可厉害了,不像咱们想得那么柔弱……总之这我就放心了。”


“是希美嘛……我知道。”优子滑到一张带着希美半张侧脸的照片,瘦削了一些,成熟了一些,以往常常露齿而笑的开朗形象收敛了,嘴角弯成柔和的弧度,“可是啊……”优子指尖悬在希美的嘴边,她虚弱地说:“可是她怎么办啊,霙……怎么办啊。”



希美是个有主意、有主见的人,可霙却很大程度上不是,希美叫她飞吧,她便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在天涯地线、海岬日边首当其冲、无所畏惧。可那里,永远有一根隐形的线牵着这鸟儿的心,另一端就握在希美手里。现在,希美终于要以自己的主见和主意,将这线放开了吗。


那鸟儿还找得到回来的路吗?


“没关系的。”夏纪突然贴近、拥抱了她,优子松了全身骨头倚靠着夏纪,这有力的环绕总是可以让她安心,夏纪肯定着,“一定没关系的,她们。”


她们爱着彼此,经历再多枯乏的日常和沧桑的岁月,这心意都不会改变。


你看,她们潜意识里为彼此隔绝了所有关于爱情另外的通路,这样你还不明白吗,优子?






霙比以往任何演奏会时都要耀眼夺目,薄红洒落的轻纱裙摆如三月树下樱浪,浮光点点,好像除去她的背景都沉沦于虚无,发饰如珍珠润泽闪耀,发丝如缎整齐柔亮。而她的仪态姿容却因自身的内敛沉静显现出奇特的可爱和可亲来。

在希美安排的最佳位置上,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收在优子眼里。她看到,霙被晕染成粉色的眼尾依旧不抑不扬,以声色无改的平静表情鞠躬致意,抬头时,却用最含蓄羞涩的笑意对上她们这边。


“妈妈,加油。”友幸轻悄出声,那纯净的童音只临近的人略微可闻。


优子再次看向希美被薄光映照的,明丽完美的侧颜,那份曾在照片里看到的落寞被舍弃了,现在的希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丽。优子转过头看着舞台,不知怎么,她忽而头皮发麻,奇妙的情感在她体内翻涌,她捂住口缓缓呵气,伴随双簧管的第一声天籁般的吟唱,她的泪水自酸痛的泪腺涌出来,决堤而落。



霙、希美、友幸……太好了。


你们一定会幸福。


优子:太感动了,她们真好。
夏纪:我们搞到真的了。

祝观看愉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叶子柚悠
叶子柚悠 在 2019/10/22 17:15 发表

头号cp粉hhh

luosamg
luosamg 在 2019/02/24 00:24 发表

搞到真的了哈哈哈!

月永小松
月永小松 在 2019/02/23 22:36 发表

呜呜呜呜呜呜呜太棒了 支持

居酒屋的嘤嘤怪
居酒屋的嘤嘤怪 在 2019/02/23 18:40 发表

开学前的最后一颗糖!!!
太好吃了!!!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