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群架

作者:9654321
更新时间:2019-01-15 07:55
点击:438
章节字数:27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领头的那个中年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要给兄弟们一人来瓶啤酒。

“都在冰柜里,您看到了,不好意思我们没有酒卖。”严蔓慈撑在柜台前回答。

高利贷的家伙们一步不动,眼神也不往冰柜那边去,只是漫不经心地扫视着周围。

“那去搞点啊。再来十五个汉堡。怎么?去啊!有生意你们还不乐意做了是不是?”

“店家有权利拒绝服务。”严蔓慈指着大门,“要胡闹请到外面去。”



顺着手指指向出现的四人皆是一愣。

“……太宏堂?”认出追债人的蒋四戳了戳岳二的胳膊,距离很近,旁边的陈三也听到。这家高利贷为主的帮派公司员工多是短期雇工,重要的只是手段狠能讨回钱来,其余的公司是一丁点儿都不过问。

瞥了一眼对峙的另一方之后三人交换眼神,这位小姐看来是惹上麻烦了。

真是越来越麻烦……

岳二决定先按兵不动,这些人三五成群出现总没什么好事。

“光天化日之下骚扰,你们也太招摇了点吧!”身边双手还被自己扣住的家伙突然开口,齐刷刷的视线投射过来,岳二只后悔当时怎么没拿胶布把这人嘴也封上。

“小鬼你低调点!”只好偷偷摸摸压低声音的岳二向杜荻青说,“这些人怪吓人的你惹不起。”

“——抱歉抱歉,我们不想打断的啊,拿个东西就走,别在意、别在意。”


“就是这丫头!”

催债的人群中突然一个人叫到,鼻子上还肿了一小块,指着杜荻青破口大骂,

“上次当街把握撞到电线杆上的就是她的这朋友!不光上次打了我这次还来找麻烦,老哥,这女的今天咱们饶不了她。”

“够了吧你们究竟想怎么样,日期还有半个月不是吗?我现在身上也没有钱。”杜荻青在场的情况下严蔓慈没法把事情说得更清楚,前者对她是如此的信任,她无法开口告知青子自己犯了一个如何愚蠢的错误。

但催债人自然不会关照冤大头的敏感情绪:

“这个月是这个月的。但之前你那些利息难道不收了?我已经给了你多一个月的宽限了,你现在说没有钱,这是又要光明正大地拖欠?还有这个小丫头,明知道她上次打了我兄弟,现在还竟然——”

他看了一眼杜荻青旁边的三人。

“——叫她找了帮手来啊?”


话音未落他便冲到岳二面前,从她手中夺过杜荻青的衣领,在旁边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将人拽了起来、一个拳头打在鼻子上,得到一个更加仇恨不服的瞪视,于是在吃痛的声音还没完全发出的时候又一下朝腹部打去。

“住手!”

严蔓慈手放在身后的操控版上。

“你再不放开她这门就紧急锁死,我们所有人都别想出去了。”


他啧了一声,随手把腹部痉挛着的杜荻青扔到了门外,对没有行动的人露出轻蔑的眼神。


“跑吧姐。”这次低头说话的是陈三,“气氛不太对。”

岳二皱了皱眉:“是有点奇怪。但是信物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回去也是一个死字。”


那边催债人已经回到严蔓慈前面,柜台后的人倔强的气势已经消退了很多。

“……宽限两天吧。”经验表明没法无视他们的无赖措辞,这些人来了就是要拿点什么走,然而此刻严蔓慈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应付这些人的了,只能寄希望于稍微延缓一下,哪怕必须用最后的办法,“我钱包在这你可以看。手头真的只有几十块,后面的我会想办法,两天就行,我有办法凑到。”

对方吃了一颗摆在柜台上的赠送糖:“这就要我信?你把我们当什么了?”

“我什么时候失约过?我也是打工的我明白、不会叫你这趟交不了差,”她端详着对方的反应,犹豫着加了一句,“我可以押一根手指。”

“口头有用的话我们做什么生意?”中年男人笑道,“艺术家还是留着你的手吧,毕竟你到我们这……”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到时候少根手指还会吓坏客人。”




身上有点发冷,蔓蔓带来的毯子护住了身上、长凳却毕竟挡不住背后的凉意,半梦半醒之间赵玉玦被一阵打斗的动静惊扰,惊恐中睡意一下子去了大半。既然杨慕月已经知道住处,她担心是小刘他们找到了这里,便悄悄从外面绕到大门口查看,不料青子竟蜷缩在外面一脸痛苦。

对方喘着气,依稀能听到嘴角一声混蛋。

——还有“蔓蔓”。

该说是理所当然吗,这孩子从开始就和自己不对付其实也只是因为蔓蔓。真正不良少女那种小偷小摸、或者拉帮结派的事情也没有做,只是心气热的吓人。

歇一下吧这时候就。

她看着面色发青的那孩子,使劲把她扶到后门的巷道里。

“我去看看。”

拍了拍青子下意识抓着衣服的手,在谨慎和疑惑之中、赵玉玦透过玻璃门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太宏……?


认得出衣服上的纹饰,在旧城区有几分势力的帮派。因为专门从事高利贷工作而得到过组织的好奇,但了解过后发现并没有拓张或连并的企图,和红城的方向不太符合,就再没什么关注。

大倒是不大,但这样深植在社区里的帮派,动也真的是难动。到哪里找到什么人,有什么亲朋可以威胁,断什么是谁的命脉,这些事情他们一清二楚。

依稀记得父亲这样向自己总结。

当地人是惹不起的。


……为什么来找茬这家店?


这是月头,水电开销一去店家身上也没什么流动资金。哪怕保护费也不该是这个时候。

听不见里面对话的具体内容,大致能猜到他们针对着蔓蔓个人在说话,望见蔓蔓为难的神色转成恼火,赵玉玦觉得八成是她驱赶的口吻过于柔和,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现在工资也没发吧,各位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那个领头的人转过头看了赵玉玦一眼,冷笑一声:“不管你找几个人,该交钱的时候都是一样。”不耐烦的拳头捶在柜台上,震得下面柜子里的器物一响,“这不是有收银柜给你扒吗!”


咔哒、

老旧的柜锁松了。


一只漂亮的雕花小木箱滑在地上。



“哟,这不是有么。”



“不是大哥!这不能抢啊。”陈三激动地站出来解释。

“哟还宝贝着呢,”那人幽幽地说,“别以为你们叫了人就有什么阵势,这帮三流货色。”

后排人全收到了“开始”的指示,冲上前抄起凳子猛地扔出去,赵玉玦翻到柜台后拉着严蔓慈伏低身子,蒋四和陈三一起退开但还是被敲到了身上,再三个人冲上来之后五个人在门口扭打起来,岳二见状也管不了什么道理了。

“动都动手了那就凭实力抢!”

人数上的劣势让三人力不从心起来。陈三先前搞过体力活倒也有些力气,但这些讨债的是天天和人玩命、自然打起来狠上许多;蒋四又通常不是打打杀杀的角色,混乱能让自己脱身已经是不易,在这种狭小的室内基本是无处可躲。

——这女的倒有点难搞。

几乎以为这小个子的女的是闹着玩的,但下巴挨了几下痛击之后高利贷的领头人认真地生气起来,使眼色叫几个同伙把岳二围住,先是捉住手臂敲到了脑袋、再趁其不备一脚将她踹倒在地,这帮家伙便彻底没有了还手之力。


一片混乱之际一个太宏的小弟举起双手,身后面是刚刚返回店里的杜荻青。

她亮了下手中的匕首,再紧紧地抵在那个小弟腰间。

“统统给我出去!”

领头的男人看着她面无表情,无视杜荻青逼近同伴身体的刀刃、大步上前,在杜荻青的难以置信中正面打掉了那柄匕首,再对刚刚还被胁迫的同伴骂了一句蠢货、现在你给我绑好这丫头。

“……还有你,”

他做了个手势,两个人上前把地上的岳二架起,

“给你们这些乱管闲事的家伙长长教训。”


随后男人拾起箱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

“我就大发慈悲权当这是补偿费收下了。小美女,之后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要是十天后还没有还完、这两个脑袋就立在你们店门口当招牌。”


本来这章取标题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大纲,很自然地打了“乱斗”
然后写完读了一遍默默改掉……
甚至想用“狗咬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