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马仔

作者:9654321
更新时间:2019-01-07 11:43
点击:573
章节字数:26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靠角落的餐桌上坐着两男一女,三人都穿着暗色,小声交谈、神情十分严肃。

“好久没有活儿了。”说这话的是其中的高个子男性,年纪不大但留着一点胡子,“前两天龙骨的小弟还抄了我叔的摊子,这样下去我们怎么混啊。”

“该怎么混怎么混啊,这次老大给的不是个大业务吗。”矮个子男性对同伴的目光短浅皱了皱眉,“东堂的换届信物呀这可是。你看他们最近两个大佬斗得你死我活,要是谁都拿不到这戒指,干什么还不是白费。不管我们接头的那个是哪一方的人,这事老大可小心了,还专门只给岳姐一个人说了接头暗号。”

“那托给我们干做什么啊?这么神神叨叨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不得被两边追着砍头。”

“那偷偷摸摸的事,自己人去干当然太容易暴露了。”

被叫做岳姐的人指头敲着桌子,教训着这两位小弟说,

“陈老弟,蒋老弟,这次我们三个可是带着老大的脸面在干活,别说外面了,搞不定的话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在帮里呆下去了。这不仅仅是立功的机会,还是老大给我们的重视你明白吗?岳二陈三蒋四,直接排在老大后面,这是什么马仔都可以有的名号吗?”

“……难道不是因为他只有我们三个马仔吗?”蒋四问。

“你当老大什么人都收的吗?”岳二说。

难道不是吗?

失业青年陈三在旁边翘着二郎腿。

他这蒋老弟心态有时候过于操心,活的压力太大,不如去减一减自己的啤酒肚,比较受女孩子欢迎一些之后大概会变得开朗点。他的岳二姐倒是一个积极上进的大好青年,就是有时候脑子一根筋,除了对地下拳击爱的疯狂之外也是没什么生活趣味。

只有我当人家小弟是为了快活人生吗?

他捏着自己的小胡子想。

“说到这个、陈老弟!那东西很小一个的你看好了没有?”

被叫到的人拍了拍座位上的小箱子:“我早想到了。你看我搞了个漂亮盒子提着,这下子人家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但我们都好注意多了是不是?”


可以、可以。坐在对面的三人组头头满意地喝了一口饮料。自己的手下们做事还是靠谱的。


“嘶——!大冬天的给你姐点冰可乐?!”

“甜的爽口嘛。”

“那你自己要了热巧克力?!”

“我扁桃体发炎啊。”


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发现自己是同款冰可乐之后就沉默着没有入口的蒋四,岳二挠了挠脑袋。

加入帮派已经过了好几年,她有时候会怀疑这俩真的有当她是个小头儿吗。

杯子里的东西冰的要死,这家小店暖气也开得不大。岳二吐了吐冻着了的舌头,柜台那个服务生也不知去那里,就说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店面一下子空空荡荡,刚出门没几步却又迎面走过来一位女性。下意识扫过一眼的时候发现从走路到神态都是个年轻女孩。

——却有一双相当桀骜不驯的眼睛。



“怎么了岳姐?”

走远了之后,大概是觉得她有点沉默,旁边的蒋四如此询问到。

岳二想了想。

“我们招惹到谁了吗?”

“应该没有吧。我们最近都没有活动。不过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那个女孩子,看我的眼神好凶。”

是哪个帮派的吗?岳二觉得有些疑惑,她并不觉得见过此人,他们三人又都不是结仇的性格,可是这样的话瞪她是什么意思?

其它两个人好像都没有注意的样子,岳二便很快觉得大概没必要在意。

“——不过算了,到了我们老样子把东西锁起来,今天就散了吧。”




“……啊。”


一声心虚的感叹,岳二和蒋四都望向负责保管箱子的那人。




照理赶在严蔓慈上班时间前来的杜荻青,进门的时候和一群怪人擦肩而过。

一高一矮两个男的,中间是个小个子的女性。说是亲戚吧根本不像,说是朋友氛围又太闷了点——所有人都板着脸,特别是中间的那家伙,横着眼睛打量自己,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吃过很多次苦头的杜荻青感觉到这些家伙不是善茬。

……怎么又是在蔓蔓当班的时候?她急着冲进大门,里面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角落的桌上放着一只空杯、和两杯满当的可乐。

大概是单纯渴了?

她看着这些纸杯子想。

黑社会也要喝水的吧。

柜台没有人。但现在又确确实实是蔓蔓的值班时间,杜荻青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她并没有出现、八成是洗碗去了,自己摁顾客用铃铛的话肯定又会被说胡闹,百无聊赖的时候、便开始帮忙收起那些不要的杯子,靠近窗台的时候意外发现一个漂亮的小盒子。

挂着锁,看起来很贵重的样子。

杜荻青提了下箱子,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但周围仍然一个人都没有,她想了想觉得还是先收起来比较好,便在柜台下面腾了一点位置、把那盒子小心地放了进去。


之后跟蔓蔓讲一声有失物好了。


离开快餐店的人心想,刚踏出去几步、却看见刚刚的奇怪三人组杀气腾腾地朝自己走来。




“说了多少次了我没有打他!”

一阵可怕的追捕后,被摁在小巷垃圾桶旁边的杜荻青大声喊道,

“真的是他自己下楼没走好磕到栏杆的,在他前面的我也很无辜好不好,他撞到我我也弄伤了,你看脑门上这块紫的!我就是迟到早退不听课而已,罚站不是因为平时欺凌同学好不好!”

这人说什么玩意。

把对方擒拿在地的岳二权当她在顾左右言它,这小姑娘怎么读着书讲话还油里油气的。

“……我不感兴趣。把你偷的东西交出来。”

不是给那小胖子报仇的?那天他哭着说非要找人来揍,虽然杜荻青嘴上说着有本事来啊看是谁揍谁,心里面却还是有点惶恐。

一点点的心安变成了疑惑。

“啊?我偷你什么了?”

“别狡辩,你截下的箱子呢?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人,我们老大——潜云蛟龙胡老爷的东西你是偷不起的,更别妄想拿了还能跑掉!”

“焦什么糊……?”还没讲两句脸就被朝下摁在了水泥地上。

这家伙什么人啊根本听都没听过,脾气还这么大。

“——诶!你搞错人了吧!我跑还不是因为一出门你们就一脸凶样地盯着我!”

“我们追你还不是因为你在门口就一脸心虚地撒腿跑!”

上次打照面的时候还挑衅地看这边一眼,谁不觉得你这人有问题?

摸了一遍杜荻青身上东西的岳二皱起了眉。

“别废话了你箱子藏哪儿了?”


“我就说我没有拿了!箱子……啊那个箱子,是你们自己掉在店里了好不好居然怪我,我还特意把它收起来放在——”

说到这里杜荻青后知后觉地警觉起来,若是照实全部告诉他们,这些人听完后搞不好会对没有价值了的自己不利。

“放在一个、隐蔽的柜子里了,毕竟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回去我马上给你们取!”


啧……真麻烦。

岳二松了下手:“那好吧。”

“诶岳姐你疯了吗,这人跑了怎么办?”蒋老弟的担心很有道理,趁着身下人反应过来之前岳二又收紧了力道。站在旁边的陈三叼着烟提议:“不如逼供吧,我们那儿不是还有电击枪什么的吗。”

那孩子吃痛地吸了一口凉气,岳二看了看她听罢瞪大眼睛的样子。

——毕竟是个小孩子,什么情绪都摆在脸上。

于是这位小头子回答说:

“诶诶诶、那也没必要吧。到基地还有段路呢,我们抓着她一起回刚刚的店不就得了。”





叮铃铃的声音响了一阵,回到柜台的严蔓慈见到的是最糟糕的客人。


她再熟悉不过的、那个满脸无赖的追债人,和他四五个心怀叵测的同僚们一起,用恶意填满了这间不大的快餐厅。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
这部一开始设计的是快节奏喜剧
然后写着写着快节奏和喜剧文风都被我吃了……

于是我们的喜剧担当终于出场了(不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独活
独活 在 2019/01/01 01:32 发表

标题:元旦快乐!

说来你可能不信。
当我今天进来想着道句“元旦快乐!摸摸抱抱举不高(我是病弱没力气……)”时,惊喜地看到《空弹》已经更新到第8章“马仔”了!
嘿呀,当下开动,一个字不漏地食用完毕,及至看到“我们的喜剧担当终于出场了”这句时,嗯,瞬间回想起2004年的电影《功夫》里“包租婆”率领房客们与敌对峙的场景了——别生气啊,原谅我一不小心就生动脑补了第8章最后一段的画面……
再一想到,此时此刻,这个小店还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下一刻可能就如开锅的饺子了,嗯,过节热闹点儿果然快乐(不是
小小声:好像连放沙发的地儿都腾不出来喂,合着我得趴房顶上掀了瓦看,转念一想,这也挺安全的,遇到这么照顾读者的作者真是幸福,你太贴心(别在意,我夸张一下^o^
其实,说起来是自己不敢信:在点开这章之前,完全没想到会回想起《功夫》,结果现在居然有吃着饺子重温《功夫》的冲动……
怎么办?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