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如果你想要一部手机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12
点击:143
章节字数:38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还是冥x美云,双向暗恋什么的,继续接着上次的脑洞(x在机场哭花脸的冥是稀世珍宝,动画版画得比原版还要好看,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她其实一点也不傲娇,只不过很小孩子气而已wwwww




一个罕见的星期五。




九点,一条美云哼着《忍者南迦》的主题曲,捧着一杯咖啡来到狩魔冥的办公室门口。像往常一样,她伸手去握门把,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秒就能看见年轻的检事伏案办公的身影,但门是锁着的,一句“早上好”硬生生地被卡在了喉咙里。这很不寻常。过去这半个月里,狩魔冥对她耳提面命,一再重申时间观念的重要性,没有道理自己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她敲开了1202的门。御剑怜侍见到她的时候有些惊讶。自从她变成狩魔冥的助手,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减少了许多。耳边再也没有了小鸟聒噪的声音,他有时甚至会觉得不习惯。




“美云?你找我有事吗?”




“啊,想要借御剑哥的电话用一下,可以吗?”




“你还没有手机吗?”御剑怜侍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她,“这样很不方便。给你的上司写份申请吧。”最后一句其实是玩笑话,检事可没有义务负责这种事情。




“是啊,所以都没法联系狩魔姐了。”一条美云咬着下嘴唇,看起来不像是有心思开玩笑的样子。




“什么意思?”




“我刚才去了她办公室,发现门是锁着的。她不是会迟到的人。好奇怪,难道是临时碰上了什么重要的案件,所以自己先去调查了?”




“今天吗?”御剑怜侍沉吟了一会儿。虽然狩魔冥和他都是工作狂,但他们还远没有达到狩魔豪的程度——几乎四十年都不请假。他很快就想到了原因,神情变得有些尴尬:“可能是因为——生理痛。”




“哎?”




“她从小就有的毛病。吃了止痛药以后,过几个小时就会好。下午你就可以见到她,不用太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真是的,御剑哥才不会明白呢,这是女孩子才能体会的痛苦。”一条美云握紧拳头气鼓鼓地说。




御剑怜侍偏过头,不太愿意和她深入讨论这个话题:“如果担心的话,不如亲自去看一看。”




“当然要去!”一条美云把咖啡塞给御剑怜侍,“就当是和御剑哥交换信息的谢礼啦。”




御剑怜侍看着她进了电梯,尝了一口手里的咖啡,然后摇了摇头:“我可不喜欢美式咖啡啊。”




一条美云从检事局赶到狩魔家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她又一次从窗户爬进了狩魔冥的卧室——上一次来她就觉得狩魔家大得过分,从狩魔冥的房间走到门口至少要五分钟。如果狩魔冥真的是因为生理痛才在家休息,那她怎么能让病人走这么远的路来给她开门呢?这一次她的动作格外轻巧,没有发出一点奇怪的声响,静悄悄地从窗台上翻了下来。她蹑手蹑脚地走近那张大床,发现狩魔冥用被子蒙住了头,蜷缩成一团。她环顾四周,瞥见了床头柜上的药盒,是进口的止痛药,除了“止痛药”三个字是日语以外,剩下的全是她甚至不知道属于哪国语言的文字。




就在一条美云盯着药盒发呆的时候,狩魔冥忽然醒了,她坐起来看着眼前的少女,表情严肃:“一条美云!为什么不走正门?翻窗进来很危险,你知不知道?”她的声音很轻,语气失去了平日里的威严,反而显得有些温柔,虽然她其实正在责备一条美云。




“可是按门铃会吵到你嘛。”一条美云显得有点委屈,她可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最终决定发挥特长的。




“……这就是门铃存在的意义。我会配把钥匙给你。以后不许再翻窗了,听见没有?”




“听见啦!”一条美云学着刑警的样子向她敬了一个礼。不用说,一定是和糸锯圭介学来的。




“怎么会突然跑来?”




“那个……因为早上没有见到你,有一点担心,就去找了御剑哥,想要借他的电话联系你,是他告诉我你可能在家的。”一条美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止痛药,放在床头柜上,“这是在路上买的。我自己没有这个问题啦,也不知道适不适合你,不过刚好你的药都吃完了,这个可以拿来备用喔。”




狩魔冥一愣,眉毛微微上挑:“平时工作都不见你这么细心。”




“工作又不会生理痛。”一条美云撇撇嘴。




“多放点心思在工作上。”




“知道啦。”一条美云一字一顿地说。她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失落,但又不明白这种失落感是由什么造成的。




“我再休息一个小时,下午就会去检事局,你不用担心,先回去吧。”狩魔冥说着又躺下了,她习惯性地把被子拉过头顶。




一条美云忽然伸手拽住了她的被子:“狩魔姐还像个小朋友一样喔,睡觉不要蒙着头啦,这样不好。”她小心翼翼地拉扯了两下被子,没有遭遇狩魔冥的反抗,直到看见她的鼻尖露出来才停下动作。




狩魔冥双手紧紧捏着被子,只露出了上半张脸,灰色眼眸茫然地望着一条美云。一条美云看不见她的嘴巴,却感觉她的眼睛好像会说话。她忍不住贴近狩魔冥,在她耳边轻声说:“原来狩魔姐也会有这么脆弱和孩子气的时候啊。”




下一秒狩魔冥就又把头蒙上了:“才不是。”




“我走了喔。”一条美云冲着看不见她的狩魔冥挥了挥手。




“……不要走,再陪我一会儿。”狩魔冥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听上去闷闷的。




“好。”一条美云折回床边,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她帮狩魔冥掖好被子,又让别扭的天才露出了脑袋。




“今天局里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御剑那边呢?”说狩魔冥是个工作狂简直都轻了,到了这种时候,她还在担心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大案要案。




“御剑哥那边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你现在比较特别,不许再想工作上的事情了!”真是的,明明脸色都还没有恢复,却满脑子都装着工作。一条美云简直想把狩魔冥的脑袋打开,看看里头是不是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工作”两个字。




狩魔冥罕见地发出一声叹息:“可是除了工作我一无所有啊。”




“怎么会!”一条美云没有想到自己会从狩魔冥口中听见这样的话,都说生病会让人变得消极,原来是真的。生理痛的威力果然不是男人可以理解的。先前死都不肯承认的“孤独感”,这时候大概到达了顶峰吧?幸好,现在陪在狩魔冥身边的是她,而不是御剑怜侍。




“你有的——有这个房子、车子,还有御剑哥和我。”




“说什么白——傻话。你们谁也不属于我。每个人都是独自来到这个世界上,又独自离开的。”




“你才是在说什么傻话。”一条美云皱着眉头,双手偷偷滑进被窝,握住了狩魔冥温暖的右手,“至少在这一刻,我是属于你的。”




狩魔冥望着她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一条美云被她看得心里发麻,忍不住反思自己刚才是不是煽情过了头。她可一点都不擅长说这种话,她更喜欢用玩笑话来掩盖内心真正的想法。就在她认真反省的时候,狩魔冥闭上了双眼,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问她:“你可以吻我吗?”




一条美云松开了手,倒不是因为她受到了惊吓,而是因为她必须用手撑着床沿才能俯身亲吻眼前虚弱的少女。少女,狩魔姐也只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女孩子而已啊,当然会渴望得到别人的爱和关心,她这样想着,在狩魔冥的泪痣上落下了一个轻吻。她从没跟谁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在今天以前,也不可能想象和她发生亲密接触的对象竟然会是狩魔冥。




“狩魔姐?”她发现狩魔冥已经睡着了,于是替她掖紧了被子,打算悄悄离开,可没走出两步就又忍不住折返回来,盯着狩魔冥安静的睡颜,心里蓦地涌起一股冲动。她俯下身掠过狩魔冥的两片薄唇,然后如同罪犯逃离作案现场一般张皇失措地溜走了。毕竟这个吻是她自作主张的结果,而不是狩魔冥向她提出的要求。




下午在办公室见面的时候,狩魔冥看上去神采奕奕,又变回了传说中的天才检事,和上午那个虚弱又缺爱的女孩简直判若两人,但一条美云却精神萎靡,直接原因是她没有好好午休,主要原因在于她满脑子都想着那两个吻,但追根到底是因为她发现了自己对狩魔冥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




“狩魔姐,早上好——啊,不对,是下午好。”一条美云差点把舌头给咬了。




“怎么这么没有精神?”狩魔冥放下手里的文件,面露关心。




“没有睡午觉嘛。”一条美云傻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为什么不睡?”




“嗯……因为在写报告啦。”她当然不可能把心里真正的想法说出来。




“报告?你需要写什么报告?”




“申请买手机的报告。”




“……什么意思?”




“御剑哥说我没有手机很不方便,让我写报告向你申请。”




“给我看看。”狩魔冥在心里把御剑怜侍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但仍旧对一条美云和颜悦色。




一条美云乖乖地递上报告:“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是御剑哥教我的啦。”狩魔冥又在心里把御剑怜侍骂得狗血淋头。




所谓的申请报告写得一本正经,很明显,从格式到措辞几乎完全出自御剑怜侍之手,只不过内容可笑得一塌糊涂,狩魔冥强忍着笑意颤抖地签上自己的大名:“报告就先放在我这里吧。不用着急,过两天你就有手机了。”虽然这份申请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但她还是会买一部手机送给她可爱单纯容易上当受骗的助手。




“困了的话就先在沙发上躺一会儿吧。”狩魔冥头也不抬,又开始了工作。




一条美云坐在沙发上小声地问:“狩魔姐还记得上午发生的事情吗?”




“我只是吃了止痛药,没有喝醉酒。”狩魔冥哭笑不得地回答。她常常不能理解一条美云的脑回路。




“还记得你当时和我说了什么吗?”一条美云继续追问。




“嗯……”狩魔冥忽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她从来没有像那样和别人吐露过真心,“那些话,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不用放在心上吗?”一条美云沮丧地捂住了脸,原来那只是一些没有意义的话,可她却当真了,“可是你让我吻你。”




狩魔冥之所以一直假装镇定,就是因为她不希望一条美云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毕竟索吻什么的,听起来实在是太丢人了,狩魔家的人应该主动出击,而不是主动索吻。但可惜的是,她从来都无法依靠理智预测一条美云的行动。沉默半晌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发问来证实心中的猜想:“你真的吻了我?”




“呜……”原来她不是一厢情愿。




“吻了哪里?”狩魔冥放下一切走到一条美云面前,勾起她的下巴。




“这里,还有这里。”一条美云满面通红,指着狩魔冥的泪痣和嘴唇说。




“但是你没有泪痣。”




“什么?”




所以狩魔冥直接给了一条美云一个真正的吻,毕竟为了弥补她没有泪痣的遗憾,这个吻必须要承载两个吻的重量,当然应该深入一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