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非致命缺点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11
点击:246
章节字数:43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还是冥x美云(x接着上次那个故事,这是一个没人爱御剑的平行世界(?




检事局里几乎所有的人——除了御剑怜侍——都默认了狩魔冥的完美,认为她颇有她父亲的风范,看起来叫人望而生畏。毕竟相比御剑怜侍,她体内可真真正正流淌着狩魔一族的血液。狩魔家的信条就是“完美”,一切都是为了追求完美:完美的服饰、完美的头脑、完美的立证、完美的说辞、完美的证据,以及最后完美的胜利。谁也别想在他们身上找到一丝可乘之机,否则可是要承担某些“后果”的。狩魔豪是如此,他最得意的两个学生也同样。虽然话是这样说,但御剑怜侍还是从狩魔冥身上找到了一个缺点,这已经让他头疼了很多年——不是指她喜欢挥鞭子这件事,这个问题任谁都会觉得头疼——她总是不敲门就直接走进他的办公室。在御剑怜侍看来,这种做法既不讲礼貌,也没有风度。他不知道,这其实还很容易引起奇怪的误会。




“御剑哥,你就再多讲一点嘛,拜托拜托!”一条美云双手撑在御剑怜侍那张宽阔但却堆满了文件的办公桌上,眼神充满期待,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意犹未尽。




“不行。”御剑怜侍一边着手整理桌上散乱的文件,一边回绝了一条美云的请求,表情既严肃又正经,仿佛刚才那个把狩魔冥的童年趣事绘声绘色地抖露出来的人根本不是他。




“为什么嘛?居然说不讲就不讲了。”一条美云撇了撇嘴,她正听得入神呢。




御剑怜侍指了指腕表:“现在是什么时间,我下班了。”




“下班了就更好啦,这样就不算占用你的办公时间了。我们一起吃饭吧!边吃边讲。我真的好想知道更多有关她的事情。”




“你最近是怎么了,忽然对她这么感兴趣?”御剑怜侍把需要带回家的文件收进公文包里,夹在腋下,从衣架上取下外套,搭在手臂上,“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照片看到了吗?”




“咳咳咳……”一条美云忽然凭空呛住了,“当然……当然看到啦,你放心,她绝对没有发现,否则早就来找你算账啦。”




“也是。”御剑怜侍对一条美云的话深信不疑。她说得非常有道理,如果事情败露,狩魔冥肯定会首先来找他的麻烦。




“御剑哥,就和我一起吃饭嘛,好不好?”一条美云笑嘻嘻地抱住御剑怜侍的手臂,撒娇似的晃了两下。




御剑怜侍还没有来得及拒绝,狩魔冥就推门进来了。办公室顿时像是缩小了一圈,毕竟一山不能容二虎,一间高级检事办公室也承受不起两个天才同时在场,于是气氛变得异常尴尬,三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在狩魔冥眼里,一条美云正紧紧搂着御剑怜侍的胳膊,仰着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表情既紧张又兴奋,脸上还有止不住的笑意,她比御剑怜侍矮了一大截,倚在他身旁颇有点小鸟依人的感觉,而御剑怜侍正偏过头看着她,眼神中竟有些宠溺的意味,两个人看上去简直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小鸟依人,狩魔冥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一条美云确实是一只“小鸟”,可真巧。




“狩魔姐!”一条美云下意识地松开了挽着御剑怜侍的双手,冲狩魔冥露出了热情的笑容。




狩魔冥有点头晕,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她简直不知道应该先生谁的气才好,是该怪御剑怜侍又有了一个可以宠爱的“妹妹”,还是该怪一条美云前几天还信誓旦旦地说想要更加亲近她,做她的助手,今天却又表现得和御剑怜侍难舍难分?她的大脑还没有想好答案,身体就已经先做出了反应——“啪”,御剑怜侍挨了一鞭。




“冥!为什么——”




“照片。”狩魔冥当然不可能把心里的想法说给他们听,不过不论她想要怪谁,最后挨鞭子的都只会是御剑怜侍。




御剑怜侍自知理亏,没再说话,他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经过,无奈地看了一条美云一眼。擅长闯祸的女孩扮了个鬼脸,用唇语向他道了一声抱歉。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御剑怜侍偏过头,他为一条美云扛下了所有罪过和责罚,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不是找你,是找她。”狩魔冥指着一条美云说,她看向御剑怜侍的目光里有一点幸灾乐祸,她很清楚,像他这么高傲自负的人,听到这个答案肯定会备感打击。




“找我?”一条美云立刻像只小猴子一样蹿到她身边,“狩魔姐找我有什么事!我随叫随到!”




“你不是想当我的助手吗?”狩魔冥的身体偏向一条美云,眼睛却盯着御剑怜侍,嘴角浮现一丝挑衅的笑,“现在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助手。”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啦!”一条美云回答得毫不犹豫,简直就是当御剑怜侍不存在。




“冥,你是不是应该先征求一下我的同意?”




“需要吗?反正你从来也不承认她是你的助手。”




“——唔!”




在短短十分钟内,御剑怜侍接连遭遇了狩魔冥的皮鞭和语言攻击,还失去了一个助手,损失极其惨重。从此他深刻地认识到了在背后议论别人是要遭报应的。不过,这似乎也不算什么坏事。她们两个在他眼里就像妹妹一样,都是他在意的人,年纪相仿,性格又互补,要是能成为朋友……或许冥也会因此变得活泼一些,御剑怜侍天真地想。更何况,他还从此摆脱了一条美云这个小黏人精,光是想象她们两个相处时的画面,御剑怜侍就觉得好笑:“她应该也会像我一样觉得头疼吧。”




“狩魔姐要带我去哪里呀?”一条美云把手背在身后,伸直了手臂,期待地看向狩魔冥。




“你们刚才在做什么?”狩魔冥抿了抿嘴唇,眼睛直视前方,并没有回应一条美云的目光。




“刚才?”




“就是——你搂着他——是在做什么?”




“啊!那是……”一条美云终于想起了自己在一刻钟前纠缠御剑怜侍的原因,“那是……我可不可以不说喔……”她低下头,不敢再看狩魔冥了。她总不能告诉狩魔冥“我在向你的青梅竹马探听你的童年往事”吧?她最近是怎么了?怎么总是被抓现行呢?再这样下去,她以后恐怕会砸了“八咫乌”的招牌。




“害羞了?”虽说是句调侃的话,但狩魔冥的语气里并没有调侃的意味。




“嗯……”一条美云难为情地点点头,“狩魔姐怎么会突然过来呢?你是真的希望我做你的助手吗?”




狩魔冥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她:“记得是你前两天主动说想要做我的助手的。”




“是!我没有忘记啦,就是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居然真的变成狩魔姐的助手了呢!”




“上车。”




“要去哪里呀?是不是又发生什么大案子了!”




看着一条美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狩魔冥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不是平日里她习以为常的冷笑和嘲笑,而是一个普通的笑——她只是单纯地感觉高兴。她替一条美云拉开车门:“你不吃饭吗?”




一条美云愣了一下,随即乖乖地钻进了狩魔冥的车里。一路上她都在想:御剑哥可真是差劲呢,从来都没有主动请我吃过饭,还是狩魔姐好。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多看了驾驶座两眼。她的新上司坐得笔挺,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脸上没什么可读的表情,看上去简直就像个无情的杀手——既然是在马路上,那就是马路杀手了。一条美云为自己想出的这个冷笑话感到非常得意,笑容不知不觉就从脸上偷跑了出来。




“在笑什么?”狩魔冥余光瞥见身旁的人笑得连眼睛都弯了,忽然觉得有点局促不安。她身边从来就没有这么爱笑的人。




“在笑狩魔姐你开车的样子太严肃啦!也笑一笑嘛。”




“咳——”狩魔冥清了清喉咙,“开车就是一件需要严肃对待的事情。我可不想出什么交通意外。”




不久之后,狩魔冥把车停在了一家西餐厅门口。一条美云如临大敌:“我们要吃西餐?”




“怎么?不合你口味吗?”狩魔冥停下了解安全带的动作,她的饮食习惯更偏向西方人,一时忘了眼前的女孩是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或者,你更喜欢和食?”




“不……只是很少吃啦,老爸和我都不是喜欢吃西餐的类型,老妈又很少带我出来吃饭。说老实话,我都不知道哪只手该拿刀子,哪只手该拿叉子。”




“知道了。”狩魔冥点点头,又把车发动了起来。




“哎?不用管我的啦,狩魔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啊。”




“你第一天成为我的助手,就打算在所有事情上都这样迁就我?”




“也不是迁就嘛,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可以试着去喜欢的。”




狩魔冥忍住了想要说出“白痴”这两个字的冲动。她忽然觉得这个字眼不太适合形容女孩子,尤其是眼前这位,但又想不出别的词语来替代,只好保持沉默,不过她对一条美云的这句话是存有疑虑的——听上去实在是有点暧昧啊,不是吗?她以前从没想过给自己配一个助手,非要说有的话,她希望那人是御剑怜侍——她就是想要骑在他头上——但很显然,这不可能发生。更何况她小小年纪就孤身去了美国,一直独来独往,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凭自己的力量解决,这才渐渐养成了有点孤僻冷傲的个性,如今身边多了这只叽叽喳喳热情爱笑的小鸟,还真是叫人不习惯。




最终她们走进一家传统的日式餐厅,解决了晚饭的问题。一想起之前自己曾经打算跟御剑怜侍一边吃饭一边谈论狩魔冥,一条美云就觉得好笑,她现在可是正在和狩魔冥本人一起吃饭耶。




“又在笑什么?”狩魔冥真的很不解,一天到晚这样笑,脸不会僵掉吗?




“嘻嘻,狩魔姐跟我讲讲御剑哥的事情吧。”一条美云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个主意。她的思路很明确,既然御剑怜侍在讲自己的时候必不可少地会提及狩魔冥,那么狩魔冥讲起他的时候也一定会说到自己。她才不傻呢,才不会直接对狩魔冥说:“狩魔姐和我讲讲你自己吧。”




“没什么好说的。”狩魔冥皱起眉头,她觉得一条美云和御剑怜侍之间的关系亲密得过分,“你喜欢他?”




“咳咳咳……”一条美云差点把刚喝下去的茶给吐出来,“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狩魔冥闷哼一声,语带讽刺地说:“他长得还算过得去,对你也不错,那时候不是还把领巾借给你擦眼泪吗,倒是很懂得怜香惜玉。”




“狩魔姐那时候对我也很好啊……等一等,狩魔姐,该不会是你喜欢御剑哥吧?”一条美云好不容易才把那口茶咽下去,现在却又突然有点想吐。她忽然觉得肚子里像是有一群蝴蝶在乱飞——很奇怪的比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看来的,但刚才眼前浮现的唯一一句话就是它。




“白——笨蛋,不可能。”狩魔冥用一个她自认为相对温和的词语代替了白痴,但实际上效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唔……”一条美云放下茶杯,双手搭在膝盖上,露出一副乖巧安静的神情,“既然这样,那狩魔姐和我讲讲你自己吧。”




狩魔冥足足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才慢悠悠地说:“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怎么会呢,可是活了二十年呢,怎么会没有什么好说的。狩魔姐是在害羞吗,不愿意和还不是很熟的我谈论自己?”




“没有这回事。不过你说得对,或许等我们更加熟识以后,才能说起这些事情。”




“那这就是害羞!”




“才不是!”




“就是!”




“不是!”




“就是!”




“不是!”




“不是!”




“就是!”




“哈哈哈哈狩魔姐你中圈套了!”




送一条美云回家的路上,狩魔冥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这两个词——“不是”和“就是”。她完全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和一条美云像两个小朋友似的斗嘴。她一向以伶牙俐齿思路清晰著称,但那是在法庭上,刚刚在餐厅里,她可是输得一塌糊涂。这可不够完美,她想,不过无伤大雅。




“咦,狩魔姐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




“所以说狩魔姐也是会笑的!那以后就多笑笑,好不好?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以前都没有见到过。”




“你是我的助手。”




“嗯?怎——怎么了?”




“不要再说这种话。”




“呜……”




“……以后有的是机会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