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有三次绫波零想亲吻明日香,有一次她成功了(后)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19:52
点击:257
章节字数:50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周末,明日香习惯性地朝对面的院子看去,没有见到零的身影,但是门铃响了,她在走廊上听见母亲的声音:“明日香,是零来了,你快下来。”明日香的第一反应是先回到卧室,藏起那本快要被她撕光的笔记本。不过零并没有上楼,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放在膝头,坐得端端正正。明日香问她有什么事。她回答说:“关于作业,我有好多不明白的地方,想要向你请教。”




明日香还没有说话,她的母亲却抢着开口:“没问题,晚上就让明日香去帮你补习吧。六点半过去,怎么样,明日香?”




明日香眯起双眼,看向母亲。后者笑得仿佛恶作剧得逞一般,毫无做家长的稳重和成熟。明日香知道,她的母亲并不是故意捉弄她,这是有原因的,她早就习惯了。考虑到她身为外科医生的父亲和生物学家的母亲工作总是如此忙碌,她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也是应该的。




听到这样的话,零抬头看着明日香,目光里藏着期待。她不敢期望太多,她一点也吃不准明日香的脾气,不知道她是会因此暴跳如雷,还是冷漠地拒绝。但是明日香说:“好,六点半对吧?方便吗?”她看向零,零急忙点头。




傍晚,六点半,明日香准时出现在零的房间门口。




“笃笃笃。”




“门没有锁。”




“真是的,你们日本人都没有锁门的习惯吗?”明日香随口抱怨了一句。




“不是的,是我的房间没有门锁。”零在书桌前抬起头对她说。




“什么?”




“怕我出事的时候不方便开门,装修的时候就没有考虑。”




明日香皱起眉:“怕你出事?什么意思?”




“哮喘,老毛病了。”零说得很自然,就像在谈论晚饭吃了什么一样,生病对于她来说真的就是家常便饭。




“好吧。”明日香轻轻叹了一口气,在零的书桌旁坐下,摊开了自己的作业本和课堂笔记,“今天我可以待到十一点再回家,你有什么问题就放马过来。”




“你这么晚才回家,叔叔阿姨不会担心吗?”




“他们才不。”




“为什么?”




明日香撇撇嘴,也习以为常地谈论起自己的家常便饭:“大人啊,为了约会,把我一脚踢开,好像我是他们爱情的绊脚石一样,现在大概正在吃烛光晚餐吧,稍后肯定还要看场电影,哪有心思管我?”她的父母尽管常常忙得不可开交,却还是能抓紧一切机会享受二人世界。有时候她会想,他们到底是德国人还是法国人?




听了这个回答,零眨眨眼,强忍着笑意点点头。原来惣流夫妇是这么有趣的人,她今天才知道,可惜她不敢常常到隔壁去拜访,毕竟明日香对她的态度还是让人难以预料,既说不上是十足的友好,也不能说是敌意非常强烈。在人际交往这方面,零的思维简单得可以,她只想避开令人不快的交际,享受轻松愉悦的部分,但是她现在仅有明日香一个“朋友”,而在这个朋友身上,“不快”和“愉悦”似乎总是交织在一起,让人无法轻易分清。




到了八点钟,明日香枕着胳膊,趴在零的书桌上,脑海中想象着父母现在正在做什么。大概已经在电影院了吧,不知道电影结束之后他们还会做些什么——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细想了,毕竟他们是自己的父母。




“呐,优等生,我们来接吻吧,接吻。”明日香忽然坐起身。




“……什么?”零从作业本里抬起头,茫然地看着她。




“接吻啊。你没有经验吗?”明日香不以为意地说。




“……没有。”零攥紧了手里的钢笔。




“那来吧。”




“等等,为什么要……接吻?”




“因为无聊。”




“我不想拿这个事情开玩笑。”零认真地说。




“Okay,我也不想得肺炎。”明日香只能这样嘴硬地回答。




半小时后,明日香不死心地说:“你不想体验一下做大人的感觉吗?”




“……不想。”




一刻钟后,明日香又想说些什么,但还没有开口就被零堵住了:“不想。”




于是明日香靠着椅背,闭起眼睛想象父母在看电影时接吻的情形——这一点也不难,他们常常当着她的面表达对彼此的爱意。这样看来,她想,要有爱才能接吻,幸好零拒绝了她,她们之间可谈不上什么爱不爱的。




零低着头,心跳一会儿急一会儿慢。她越来越摸不清明日香的想法了。怎么会有人在别人写作业的时候突然说“我们来接吻吧”?因为分神,她一时笔误,把kick写成了kiss,吓得赶紧把这个单词涂黑,心虚地瞥了明日香一眼。幸好明日香正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因为这个问句对她造成的冲击实在太大,她不自觉地盯住了明日香的嘴,没有想到,明日香忽然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上嘴唇。零在电影里见到过类似的画面,据说,这样的动作是很性感的。她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明日香想要吻她,但是,她现在也有了同样的冲动。于是她放下钢笔,扶着桌沿,悄悄地凑近明日香,吻了一下她刚才自己舔过的地方。




明日香翘着的二郎腿突然松开,脚尖绷起顶住了桌腿,连人带椅翻倒在地。她趴在地上狼狈不堪地抬起头:“你在干什么啊!”




零捂着脸小声地说:“接吻?”




明日香还没来得及往下抱怨,门就被推开了。零的母亲一脸紧张地望着她们:“没事吧?我在楼下听到好响一声,是什么东西倒了?”她定神一看,发现自家女儿正捂着脸,指缝间隐隐约约透着绯红的阴影,而隔壁家的小姑娘跌坐在地上,脸色几乎和发色一样,不禁莞尔一笑:“你们在玩什么呢?”




“没什么!”她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大人离开以后,明日香装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不许把这件事说出去!”




“当……当然……”零磕磕巴巴地说。




明日香默默走到房间的另一头,在窗边的小沙发上坐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蠢了,她承认,被父母“抛弃”的感觉总是让她想要抓住身边每一根稻草,好填补内心的空虚和不安,可是那个吻出现以后,她却觉得心里的空洞变得更大了。她忽然感觉眼皮好重,但是又不能去睡别人的床,只好窝在沙发里闭上眼睛。因为沙发太小,她的姿势实在算不上好看——头靠着一侧的扶手,一只胳膊搭在胸口,一只胳膊垂到地上,两条腿一条屈起来顶着另一侧的扶手,另一条直直地伸到了沙发外边。




零正想向她请教问题,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于是蹑手蹑脚地从衣柜里取出一条绒毯盖在她身上。她跪坐在沙发边,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忍不住偷偷拨弄了一下她额前的碎发。她如今对明日香唯一的认识就是,她真的好难捉摸,好像听她的话不对,不听她的话也不对。睡梦中的明日香像猫咪一样喉咙发出细小的咕噜声,零被吓了一大跳,惊惶地坐回了桌前。今天就算了吧,她想,下次再问她也是一样的,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她没有想到,这样的机会多得数不胜数。明日香的父母真的就像她自己形容的那样,似乎把孩子看成是爱情中的小插曲,随时都可以推给别人。既然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她想,那么养成古怪的性格也就可以理解了。




按道理来说,零不应该对明日香产生好感,因为从她们认识的第一天起,明日香就常常表现得十分恶劣,但是喜欢这种事情真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等零反应过来的时候,明日香已经被真嗣表白了。她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腼腆内向的男孩居然会喜欢明日香这个类型的女孩——虽然她自己也是一样,但她比真嗣要强上一点,至少她亲过明日香。




明日香没有接受真嗣的表白,理由是她只把他看成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真嗣失落之余,表现得却像是松了一口气:“这样啊,不过也终于可以放下心了呢,否则总是觉得还有一点可能。”零听到这样的话,忍不住对他生出一丝同情,下课后主动和他交谈起来。




“呜哇,真嗣你太过分了,上午还在跟惣流表白,中午就跟绫波一起吃饭!”




听到东治的话,明日香停下脚步,目光锐利地扫过他们两个。真嗣不知所措地看着她,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解释,但却什么也没说出来。零忽然感觉一阵心虚,她抱着便当盒走到明日香身旁,轻声问:“我可以和你一起吃饭吗?”




明日香破天荒地答应了。她总是一个人在天台吃饭,教学楼一共有八层,没有电梯,零爬得满头是汗,好不容易上到天台,她弯下腰扶着膝盖喘了半天,差点倒在明日香身上。




明日香扶着她的肩膀,小声抱怨:“你真的好弱。”




零捏紧了裙摆,苦着脸说:“我也不想的。”




“为什么今天想跟我一起吃饭?”明日香忽然发问。




“啊?”零犹豫了一下,“其实是每一天都想……”




“你说什么?”虽然天台上风大,但是她们坐在隐蔽的背风处——明日香总算还有点良心,否则零出了一身汗,被这样的风一吹,绝对又要生病——她不是没有听清零的话,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再听一遍。




“没什么。”




明日香一边吃饭,一边用余光偷瞄零。零吃得很认真,根本没有发现明日香的目光。说老实话,明日香真的怀疑真嗣因为在她这里感情受挫,所以把零当成了新的目标。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那她绝对不能容忍。




“你喜欢笨蛋真嗣?”她开门见山地问。




“没有。”零回答得毫不犹豫。




直到吃完了饭,她们两个也没再吭一声。




下午发生了一桩意外,明日香差点被一个骑自行车的同学撞倒,但是零推开了她,自己跌在地上,蹭破了右手的手掌,明日香立刻把她带去了保健室。保健老师替她简单包扎了一下,啰啰嗦嗦地叮嘱了半天。零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这些话她其实倒背如流,淤青、擦伤、割伤……要怎么处理,又该注意什么,她清楚得不得了,但她分神的原因不是这个,是明日香始终在她身上徘徊的目光。




回家的路上,明日香双手背在身后,故作轻松地说:“你推开我的时候,喊了我的名字对吧?”




零没有说话。




“算了,以后你想喊就喊吧,我也不叫你优等生了。”




零还是没有说话。




“你只是擦伤了手对吧?脑袋没有事吧?”明日香紧张地按住了她的肩膀。




“明日香?”零觉得她紧张的表情格外可爱。




“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叫一叫你。”




明日香负气地扭开头:“笨蛋。”




其实这种程度的伤口对于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经历过更可怕的事情。她没有想到的是,原来这点小伤就能软化明日香。接下去的一段日子里,每天晚上明日香都会到隔壁来,嘴上说着自己是来讨论难题的,但实际上却在帮右手有伤的她写作业。




因为身体原因,零从小就不用参加体育活动,其他同学在操场上挥洒汗水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看书,甚至连运动服也不必买。但是这段时间她的手受了伤,连翻书也不方便,于是干脆走到室外,坐在树荫下看大家做运动。当然,其实她的目光只会停留在明日香一个人身上。




“你跑过来干什么啊?”明日香用手遮着阳光,走到她身边。




零眨眨眼睛:“出来透透气。”




“好吧。”明日香耸耸肩,在她身旁站了一会儿。




零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注意。她穿着白色的T恤和深蓝色的短裤,一头红发在阳光的映照下亮得耀眼,整个人看上去既健康又充满活力,汗珠顺着下颌线流到下巴尖,逐一滴落在水泥地面上,脸上的细小绒毛简直就像是在发光。她身上有一股新鲜的汗味,但这并不妨碍零想要亲吻她的冲动。很快,她走开了,又回到了操场上。零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冒失又莽撞。




中午的时候,明日香不再总是一个人躲到天台了,而是留在教室里一边听着同学们闲聊,一边和零一起吃午饭。当然,她的理由是,听大家讲废话还挺有意思的,绝对不是因为零不适合爬楼梯。




手伤快要痊愈的时候,零打扫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收拾出了一大袋不常用的东西堆在桌腿边。玻璃展柜里的纸飞机快要装不下了,她把它们捧出来放到桌上,打算想个别的办法整理一下。正好明日香来帮她写作业,一推开门就看到满桌的纸飞机和地上还没封口的垃圾袋,她皱着眉说:“你不是觉得很有趣吗?为什么要把它们丢掉?”




“没有!”零急忙否认,“垃圾袋里是别的东西。柜子里装不下了,我想把它们放到别的地方去。”




明日香点点头,忽然笑了:“我有个主意。”




“什么?”




“把它们挂起来啊。”




“挂在哪里?”




“天花板上啰。”




幸好这一天是周末,不必担心作业写不完要挨骂。她们忙活了一个晚上,把纸飞机用细线串起来,吊在天花板上,七上八下错落有致,虽然颜色比较单调,但是样子却没有重复的。不知道的人看见这一幕,说不定会以为房间的主人是个男孩子,而且还是个航天爱好者。




两个女孩累得躺倒在床上,四只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上的飞机。零的左手动了动,她想去牵明日香的右手,但是手指却像抽筋了一样,只在床单上摩擦了两下。她深吸一口气,又动了动手指,床单只是多添了两道褶皱。第三次,就在她真的快要抽筋的时候,明日香握住了她的手。她侧过头,看着明日香的蓝眼睛,心上又涌起那股想要亲吻她的冲动。可是明日香说:“不要乱动。”她只好闭上眼睛,假装那股冲动不存在。




明日香忽然发现,零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别人说什么她就会做什么,就好比她说“来接吻吧”,零就真的亲了她;又好比现在,她说“不要乱动”,零就真的一动不动了。她侧着身体,捻起零脸上的一根睫毛,把它吹落在地,仿佛同时也吹走了心上的空洞。这是她头一次这么近地打量零:苍白的脸颊和细腻的皮肤,没有一点雀斑——明日香简直羡慕得要命——浅蓝色的短发有些凌乱,睫毛微微发颤,两片嘴唇紧紧抿在一起。看到这里,明日香下意识地舔舔嘴唇。她翻过身小心翼翼地扣住零的右手,避开快要愈合的伤口,俯身落下一个吻,而零立刻回应了她。这是一个真正的吻,和之前那次简单的嘴唇触碰完全不同。




“我有一个秘密想要告诉你。”




“是什么?”




“纸飞机是我送给你的。”




“我知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