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有三次绫波零想亲吻明日香,有一次她成功了(前)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19:51
点击:139
章节字数:49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p都写在标题里了(x很喜欢tv版里性格恶劣的明日香,感觉更真实一点。借了两个真香之间的互动套用在她俩身上,不过这年头应该没有人吃真香了吧(x




绫波零的身体非常不好,那张异于常人的苍白面孔就是无声的证明。男孩子往往容易得到“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评价,类似的话如果放在她身上,必须倒转过来。或许上帝真的在关上门的同时又打开了窗,她虽然弱不禁风,但头脑却比同龄人要聪明,只可惜她人生中几乎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学习成绩和实际能力并不十分匹配。因为可以和同龄人相处的时间实在太少,她没有朋友,渐渐养成了沉默寡言内向害羞的个性。但是,没有朋友不代表没有敌人,明日香就一直对她怀抱着她从来都无法理解的敌意,从她们认识的第一天起她就敏锐地察觉到了。




她和父母搬入新家的当晚,隔壁邻居夫妇带着女儿上门拜访,手里拿着葡萄酒和新鲜出炉的蓝莓派。这种场景零以前只在外国电影里见到过,不过,在看清了来访者的长相之后,她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毕竟他们怎么看都不像是日本人。大人们的交谈亲切友好,甚至可以用热烈愉快来形容,但两个女孩子却一个低着头沉默不语,一个满脸都写着不情愿,就连对方的姓名也是之后从父母那里了解到的。因为发现零即将转学到明日香所在的高中就读,明日香的父母热情地提议让两个孩子以后结伴去上学,又在得知零的身体状况后表示会让明日香对她多加照顾。零的父母原本就担心女儿难以适应新的环境,听到这样的建议当然立刻欣然接受。但是,两个孩子对于这些却一无所知。




明日香家隔壁的庭院原本已经空置了很多年,突然从某一天起,许多人开始陆续出入那幢房子,搬运建材,发出装修的巨大噪声。明日香被这些声音吵得心烦意乱,前前后后至少有两个月的时间。她坚信冤有头债有主。绫波一家正式搬入新居的那天,她特意从窗户往下望了一眼,把两个月来的所有怒气都集中到了那个看上去和她同龄的短发少女身上。还没有做成邻居,她就已经怨上了人家,做客时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回家以后得知了大人们达成的约定,她差点把屋顶给掀掉。但是面对父母的疑惑,她又不愿意把自己讨厌隔壁一家的原因说出来,那样会显得她非常小心眼,她才没有这么傻。结果,就是为了维护这一点点面子,她不得不接近自己讨厌的人。




“叔叔阿姨,早上好!”




“早上好啊,明日香。今天零就拜托你啦。”




“嗯!”




假笑在大人们看不见的时候瞬间消失,明日香倚在门口,盯着腕表不耐烦地嘀咕了半天。今天是零去新学校报到的日子,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动作比平时慢了很多,但她的父母一个忙于做早饭,一个埋头看报纸,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就在明日香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零终于从家里走出来了。她穿着白衬衣,外头套了一件淡黄色的无袖针织衫,下身是浅灰色的校裙和白色连裤袜。明日香上一秒还在想,笨蛋三人组到时候肯定会围着她像苍蝇似的转来转去,下一秒却发现零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她愣了一下,急忙上前搀住零的胳膊,连招呼也没有打一声就问:“你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撞到了膝盖。”零轻声回答,好像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语气里没有半点抱怨的意思。




“会有这么严重吗?”明日香半信半疑地看着她。虽然她已经听说零的身体不好,可是,只不过是撞了一下膝盖而已,不至于这么夸张吧?眼睛往下一瞥,发现零腿上的淤青连白袜子都掩盖不住,这才终于相信一个人的身体可以差到什么地步。




“真是笨手笨脚。”明日香皱着眉,一句关心的话也没有。她开始后悔在父母面前维护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自尊了,“照顾零”显然不是个轻松的任务,既然她这么容易受伤的话。




零的脸色微微泛红,她咬着嘴唇挣开明日香的手:“我自己可以走。”




“还是算了吧。万一等下你腿一软,跌倒在路边,迟到还是小事,我一定会被骂死。”明日香不由分说地抢过她的书包,架起她的胳膊,扶着她往学校走去。




“真是的,第一天上课就这么狼狈,可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明日香一路都在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笨手笨脚?到底是撞上什么了?居然能撞成这样。真的好笨啊,成绩一定不好。到时候考过试就知道了,你这个走后门的家伙。对,关系户。”




零感觉自己的脸简直热得可以煎鸡蛋了。明日香几乎一点也不了解她,可是每一句话都说中了她的心事。她身体不好,又有些冒失,加上搬了新家,还没有适应家中的陈设,早就磕绊了好几回,膝盖上的伤只是看起来最明显而已。至于成绩——虽然她的成绩不好是事实,但是她可一点都不笨,也没有走后门。她一边走一边想,如果她像明日香一样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那她们两个一定会吵得不可开交。




到了学校,明日香把零送到葛城老师的办公室,自己回到了教室里。所有人都在讨论转学生的新闻。东治托着脑袋一脸痴样:“是漂亮的女孩子吧,拜托了,请一定是!”




“东治,你也太贪心了。”剑介翘起二郎腿。




“对啊,小心班长拧你的耳朵。”真嗣说。




“一群笨蛋。”明日香翻了个白眼,在座位上坐下。




“明日香今天来得好迟啊,是路上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超大的麻烦。”明日香小声嘀咕。




“什么?”真嗣没有听清她的话。




明日香没有回答他,因为葛城老师已经和零一起走进教室了。




“男生就欢呼吧!今天我要介绍传说中的转学生。”




“我叫绫波零,请多指教。”零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怯生生地看着讲台下的陌生面孔。整间教室里,除了那一头红发之外,她找不到任何能让自己感觉熟悉和安心的事物。




“果然是可爱的女孩子!”东治冲着两个好朋友挤眉弄眼。明日香看见这一幕,又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下课后,男男女女都拥到了零的桌边,也不管她是不是愿意就问东问西,扯七扯八。明日香坐在座位上,托着下巴一动不动,觉得全班同学都是幼稚鬼,只有自己才是真正成熟的人。一个转校生就能让他们兴奋成这个样子,真是没出息。




“啊唷,惣流对绫波有敌意吧?毕竟绫波那么可爱,一定是感觉有压力了。”东治嬉皮笑脸地说。




“不要这样说啊,东治,明日香也很可爱。”




看吧,只有幼稚鬼才会这么想。但是,反驳幼稚鬼的话,不应该被看成是幼稚的。




“怎么可能有什么压力,那家伙就是个笨蛋冒失鬼!”




“哎哎哎?明日香认识绫波同学?”




“没有!”明日香立刻收起不服气的表情,摆着手说,“怎么可能。”说完还挤出了两声干笑。




但是到了午餐时间这个蹩脚的谎言就被戳破了。零从书包里拿出两份便当,在笨蛋三人组的注视下走到明日香桌边,把其中一份递给了她。




“哎哎哎?果然还是认识的啊!”




“为什么要给我?”零的举动完全出乎明日香的意料,她可没想过要把午饭时间也分给零。




“妈妈说要多谢你对我的照顾,所以替你做了一份。”




明日香环顾四周,把便当随手塞给真嗣:“我自己有带。”




零点点头,回到座位上安安静静地吃饭。三个男孩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东治拍拍真嗣的肩膀:“你可真是走运啊。”




真嗣却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零的背影,转过头对明日香说:“明日香,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你吃就是了!”明日香皱着眉,拿出自己的便当去了天台。她一点也不想在学校里和零有什么接触。难道她在路上没有说过吗?“可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这不是说过的吗!说什么照顾不照顾的,在学校里能发生什么事啊?她又不是她的保姆。




放学后,明日香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教室才上前搀住零的胳膊。零又一次挣脱她的手:“我自己可以走。”




“随便你啦。”明日香把手背到身后,可没走两步又退了回来,从她手里抢过书包,架住她的胳膊,“不行,回去的路上可能会被大人看见。”




“你是因为害怕大人,所以才‘关照’我的吗?”




“当然不是!我才不怕他们。”明日香对这个说法不屑一顾,“但是既然答应了,再想反悔就很没面子了。”




零叹了一口气。她跟同龄人的交往不多,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像明日香这样的女孩。她觉得明日香好复杂,像个骰子似的,有好几种样子,一天到晚随机变化,完全叫人捉摸不透,说她不够友善,可她主动搀了自己一路;说她和蔼可亲,她又冷冰冰地把别人送她的东西当着人家的面转手给了其他人——这无论如何都显得非常粗鲁。零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明日香的敌意,却不知道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能自己默默消化,希望明日香别再让她难堪。




明日香一路都没有吭声,直到把零送到家门口才对她说:“中午的事情不许说出去。记得跟阿姨说,以后不用再做便当给我了。”




零点点头,回到家里,尽管感觉非常委屈,但还是没有把中午的事情告诉母亲,只说明日香是外国人,口味和他们不一样。她的母亲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一句也没有多问。




惣流家二楼走廊的窗户正对着绫波家的庭院,一个周六的下午,明日香意外发现零穿着家居服,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看书。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零安安静静乖巧顺从的模样明日香就觉得生气。她回到卧室,从笔记本上撕下几页纸,折成飞机,从窗口扔出去,站在窗边观察零的动向。只有一只纸飞机飞进了绫波家的院子里,不偏不倚,刚好落在零的书上。她拆开一看,发现是白纸一张,站起来四处打量,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明日香看到她的心思被打乱,把书放在一旁,转而把玩起复原后的纸飞机,心满意足地跑到屋外,捡起另外几只坠毁的飞机,回到了家里。从那以后,每次零在院子里看书都能收到一两只纸飞机。不过,她常常要去医院复诊,并不是每个周末都待在家里。明日香看不见她,少了一个可以捉弄的对象,感觉非常无聊。




换季的时候,抵抗力差的孩子往往容易染上感冒,明日香小时候就是这样。零不是抵抗力差的孩子,是抵抗力特别差的孩子,她得了肺炎。整整一周,明日香都不必和她一起上下学,但是却被葛城老师指派了特别的任务——她必须把每天的作业带给零。说老实话,她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既然没有上课,为什么要做作业?而且,生病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力气写作业?整整一周,她都没有走进绫波家,直到被母亲问起。




“我今天才听说零生了一周的病,明日香怎么都没有提起过?不去探望一下吗?”




“才不去,万一我被传染了怎么办?”




“大多数肺炎是没有传染性的,明日香。”她的母亲推推眼镜,语气严谨地说。




明日香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她只是觉得很尴尬,如果她真的想要探望零,那么第一天就应该去了,拖到现在才动身,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不过,理由总是有的,她可以说自己是去送作业的。她回到卧室,把这一周的作业按照学科和时间分类排序,塞进文件夹里,走到楼下,按响了绫波家的门铃。




“阿姨好!”




“是明日香啊,快进来吧。”




“绫波她还好吗?”




“好得差不多啦,我去叫她。”




“啊,不用了,我去找她吧。我有东西要交给她。”




“好,多谢你还记得她。”零和她的母亲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五官和轮廓简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零很少露出笑脸,而她母亲的脸上总是挂着温柔亲切的微笑。明日香跟在她身后,来到零的房间门口。




“我不打扰你们两个了。”




“好的。”




她敲了敲门。




“门没有锁。”零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听上去闷闷的。明日香第一次听到这么重的鼻音,偷笑了一阵才把门推开。




“我是来给你送作业的。”明日香径直把文件夹放到零的书桌上,在她的椅子上坐下。




零坐在床上,盖着被子,身后垫了三四个枕头,面色一如既往的苍白,手上捧着一本英文书。明日香瞥了一眼封面,是The Great Gatsby。




“你看得懂吗?”




“嗯。”




“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优等生啰。”她第一次走进零的卧室,好奇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在书桌旁的玻璃展柜里看见了好几册英文竞赛的获奖证书。真是人不可貌相。明日香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长着一副欧洲人的面孔,可英文却不一定比得过眼前这个女孩。展柜里除了证书以外还有一些精致的手工艺品,最底层放着一堆白花花的东西,她仔细一看,原来是纸飞机,每一只的机翼上都标明了日期。她不明白,为什么零会把这种东西收藏起来。




“这堆纸飞机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零弯了弯嘴角,“搬到这里来以后,每次我在后院看书都会收到一两只。”她没有说出口的是,这可能是她沉闷又孤独的生活里唯一的慰藉。




看见零的笑容,明日香有一瞬间的愣神,她扭过头小声咕哝:“真无聊。”




“是吗?我觉得很有趣。”零格外真诚地说。




“我觉得很无聊。”明日香硬着头皮说。她起身拍拍手:“好啦,我也完成任务了,回家去了。”




零点点头,把目光转回书上。明日香忽然觉得有点失落,她才来了五分钟就要走,却没有人挽留她。为了掩盖这种奇怪的情绪,她又补充了一句:“作业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




“好。”零头也不抬地说。




明日香无计可施了,她悄悄关上卧室的房门,跟绫波夫妇告别,回到了自己家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