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chapter.16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9-02-02 18:06
点击:1195
章节字数:38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6

这天是黑泽密花看店的日子。

因为就在前一天,镜宫累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这位助手在整理被熬夜的放生莲随手放在工作室各个角落的资料时,从地上一本书的底下发现了一张纸,看起来像是从笔记本上随手撕下来的一页——

【那小子是胆小鬼,不敢跟你对决,作为他的兄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大概意思就是,夕莉争夺战还没完,户田的某位好基友心中那火辣辣的兄弟情终于泛滥成灾。

不能去想象加班到精神极限的老师在顶着厚重的黑眼圈接下了这群精力旺盛的少年送来的纸条后,随手将其撇在了翻到一半的资料里,资料又被他随手放在桌子边缘,本人在旁边的沙发上补眠时一个翻身又将资料打到了地上的场景……

哦,这不是想象出来了吗?

镜宫累这样吐着自己的槽。

“啊啊,年轻真好……噗。”

“你刚刚绝对是笑了吧。”从电话的听筒里传来累无奈的声音,密花捂着嘴,抬眼示意让正在一旁打扫柜台的不来方夕莉来听电话。

夕莉疑惑地歪歪头,但还是认真擦过手后,接了话筒。

“累君?”

“……事情就是这样了,你看我们是把谎圆了还是干脆坦白呢?说来都是因为密花的馊主意,这事完了以后绝对要她请吃大餐。”

密花显然听见了累假装生气的声音,对夕莉合起双掌吐了吐舌。

夕莉有些哭笑不得,对老板娘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嗯,明天我也过去,在此之前会考虑一下要怎么说。”

员工要外出,老板娘只能留下来看店了。也多亏了这样,她才发现古董屋的气氛不知何时开始微妙了起来。

起先密花是并没有察觉的,毕竟店里一直相安无事,大家该干什么的也都没落下——

夕莉交上来的影见报告,用词依然严谨过头。

深羽这些天一头扎进了射影机的修理工作中,除了饭点等需要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会露一下脸。

要说哪里跟前几天不太一样了,只剩黑泽怜难得没有在柜台留下不回来吃晚饭的字条……

才怪。

伴随着一阵风铃的“叮叮当当”,一位不速之客踏入了古董屋的木地板。那人纯白的衬衫和直筒牛仔裤下是一具略为眼熟的纤瘦身形,她顺手取下头上淡粉色的遮阳帽,将卡在马尾的部分往外扯去,长而乌黑的发丝在空中荡起一道弧线,加上其主人脸上清清爽爽又恰如其分的淡妆,容易让人联想起八点档之间的洗发水广告。

“您好,我是麻生,前些天来过这一次,不知黑泽桑还记不记得。”

密花的记性自然不会差,微微点头后环起双臂,“你是那天跟上杉先生一块来的。”随后眯起眼,“诶……麻生?”

麻生优奈露出会意的微笑,走到柜台前,从包里拿出一支笔,用它在自己手心上写下【麻生】的字样,“我只是在上杉家打临时工的,那天没来得及介绍自己,实在不好意思。”

太多想问的了,老板娘决定一件一件来。

“你是……”顿了一下,密花在脑子里寻找方便理解又不显得直白的措辞,“……那家的麻生?”

“诶,如果您指的是麻生邦彦先生,他应该是我的曾曾曾……”站在柜台外的人停下了打量四周各式各样古董的举动,掰着手指头试图数清楚祖上的世代,最后还是眨了眨眼,讪笑道,“总之是我的先祖之一。”

听到对方就跟对上了暗语般给出了她想要的回答,毕竟也算是一直在受麻生邦彦(射影机的发明)的照顾,密花环起的双臂稍微松了一点。第二轮交锋很快便组织完毕。

“临时工是指?”

与渐渐放下戒备的老板娘相反,优奈扫了眼柜台后微微皱了皱鼻子,不动声色后退一小步,“非长期聘用。”

说了等于没说。

密花低头,看向柜台下方,见上杉铃的照片还在原处,不再深究这个问题。这毕竟属于个人隐私,倒也情有可原。

“那么,要喝点什么吗?本店提供咖啡和奶茶。”老板娘勾起商人的微笑。

优奈正要开口,被里屋的一阵慌忙的声响所打断。



深羽从床上醒过来的时候,摸到身旁的空位是没有温度的。抓过手机,看到距离某人习惯起床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快两个小时。

大概是一向缺乏安全感的原因,深羽从记事起就是浅眠的人,即使是小动静都容易把她吵醒。

最近却找到了解决办法。

她原本以为是这张床有着什么她捉摸不透的魔力,但从刚刚被手机的微小振动给弄醒的经历看来,她应该还是忽略了某些更重要的因素。

那个答案是在冷战期中的她并不甘心承认的。

身旁空位的冰冷让她清醒了大半,想起手机振动的缘由,才发现是麻生学姐发来的一条信息。

正巧这会房门被敲响,“叩叩”的两声轻响,显示了门外人小心翼翼的态度。

十有八九就是那位引发了冷战、但是起床时的动作完全可以轻巧到不吵醒浅眠者、让人一点都讨厌不起来的笨蛋。

另一边,这种进自己房间还需要敲门的行为则让不来方夕莉有种奇异的感觉。她稍微等了一段安静的时间,才第二次敲响门,但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我要进来了,深羽。”

推开门进去后,差点被正在换衣服的人那白晃晃的纤细腰身给闪瞎眼,下意识立刻关上门,隔绝了春光泄露的各种可能性,慌乱中却忘了该把自己也关在外面。

深羽倒是淡定自如,继续背对着她,慢条斯理地将睡衣往上扯。大部分头发还卡在领子里,露出曲线跟背部同样优美的光滑脖颈,下一刻衣服便扯过了头顶,及肩的乌黑秀发再度盖上了昙花一现的绝景。

明明只是看着背影,夕莉却不由自主脑补起那天共浴时的场面。

她们已经连着好几天没能有像样的交流,沉默中都有着各自的小心思。

终于,其中一方决定打破这种让人难受的寂静。

“马上出去,还是来帮我换衣服?”深羽回头瞥了她一眼,声音轻得几乎只剩下气息,如同恶魔在低语,亦或是天使在呢喃。

在夕莉缺氧的大脑里,这里似乎只剩一个选项,但并非上面的任何一个。

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被忘得一干二净,现在她只想知道那诱人的后颈舔舐起来是什么味道。

接着,就付诸行动了。

咸的,带了点独特又令她头晕目眩的气味。

后面想起来,当时大概哪根筋烧坏了,才会有这种大胆的想法。

她的女朋友发出了像是幼猫在呜咽的声音,瑟缩着颤了一下的同时,后颈连同蝴蝶骨一片的肌肤不知不觉间已经泛起一片漂亮的粉红。

她用左手撩起可能会阻挡自己继续品尝的黑发,右手扶住了深羽的右手臂,再次舔了上去。

这回持续时间有点漫长,长到她能感受那纤细的上臂在渐渐泛起一层可爱的鸡皮疙瘩。

湿漉又香甜的触感让两人的呼吸都加重了不少,眼看着空气中的躁动即将一发不可收拾,深羽突然小声地打了个喷嚏。

吓醒了怎么看都是欺负人那一方的夕莉。



店面里,密花和客人都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从里屋传来,动静大得如同谁连滚带爬地冲了下来,接着便看见店里唯一的员工满头大汗从里屋走出。

“夕莉。”密花困惑地叫住了她那仿佛无视了她俩并即将出门的员工,“之前不是打算上楼换身衣服再去累君那吗?”指了指她毫无变化的装扮,“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要去约会的人哦?虽说是假扮的。”

“……对,”夕莉一巴掌打在自己额上,将在场的另外两人都吓了一跳,“对,对……我忘记了。”

夕莉旁若无人地做了几次深呼吸,又踏着略显沉重的步伐打算回里屋,离开之前余光瞟见屋里的第三人,“……啊,”这才惊觉麻生优奈的存在,“您好,麻生桑,是来找深羽的吧,我这就去叫她下来。”

“唔、嗯……麻烦你了。”优奈似乎也意识到了夕莉的反常。

“没事。”

虽然如此保证了,当她再度回到房里,看见深羽已不在原处的时候,还是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什么约会的经验,房间里甚至连女孩子应该标配的镜子都没有。只能凭借以前高中同学的一些描述和电视剧里的印象,稍微花时间打扮了一下,走到密花的房间里照了照镜子,看到至少比去进行影见时的低调着装要光鲜亮丽一点时,觉得大概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夕莉做好外出准备,再度回到一楼的店面,看到两位摄影系的学生已经埋头研究起修理射影机的事了,两颗脑袋的距离在她看来似乎有点凑得近过头。但是当她发现时间被耽搁了太多,只能快速打了声招呼便出门了。

店门很快被掩上,刚才一直倔强着不愿抬头的深羽这才看向门口,抿起唇目送那急匆匆跑开的身影。

优奈正鼓捣着刚从包里拿出的巴掌大的棕色盒子,直到风铃都安静了,见深羽半晌还没能回到自己原本在专注的事情,只好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将她的神智唤了回来。

优奈从盒子里拿了件形状怪异、看起来既像弯钩又像刀片的小工具,递给深羽,“雏咲,把这边拆开。”

“……好。”

面对这些细小的零件,加上深羽有点心不在焉,过程难免不太顺利。

见她笨手笨脚的,优奈的专业病作祟,忍不住把工作接了过来,几秒后,镜头的部件【咔哒】一下便应声而开。

“抱歉,学姐。”

“没关系。只是,如果你确实在意的话,不如跟过去看看。”优奈一边说着,一边用小镊子平稳地夹起一块金属小圆片,“果然,这些都是被替换过的零件,涂层上得不规范,用久了当然会锈得厉害。”

“没什么需要在意的。”深羽漠然地答道,接着也凑了过来观察零件上的锈迹,“之前按照您的意思陆陆续续找出了好几个生锈的零件,没想到这还有一个这么小的零件。”

“你之前说这台射影机在十几年前曾被修理过是吗?知不知道当时的损坏程度呢?”

深羽轻轻摩挲着机身外壳,“是完全不能使用的状态。”

“也难怪,麻生优雨……在这方面是个半吊子。” 优奈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手。

深羽突然触电般缩回手,惊异地低下头。她记得自己应该从来没提过麻生优雨和黑泽怜的事,也没有说过这台射影机是谁的所有物。更奇怪的是,她也从来没有可能被优奈看取过的感觉。

这会密花正好有事去了里屋,店面里只剩两个人的气氛越发诡异起来。

沉默僵持了一会,优奈突然轻笑出声。

“没有吓你的意思。射影机本身也不是什么吉利的东西,你会选择向我隐瞒一些信息也是情有可原。麻生优雨是我的叔叔,黑泽怜我也认识的,加上知道她最近都住在这边,所以猜到这个十有八九是她的吧。”

对方亲切的笑容没有让深羽放宽心,她反而因为接下来一个试探性的举动,浑身像是被浇了一桶冷水般颤抖了起来——

当直视着麻生优奈的瞳孔时,她什么都没看见。

前所未有,夜泉子的看取完全失灵了。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关于麻生优奈:
她严格来说不是一个完全原创的角色,预计不远的将来会写一篇从她的视角出发的外传,所以现在还是让她愉快地保持一段时间的神秘感吧~(笑
感谢评论,感谢 我王一葉 大大的打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