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chapter.15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8-12-27 22:36
点击:1268
章节字数:31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5

雏咲深羽结束了跟藤原教授和麻生优奈的聚餐后,回到古董屋门口已经将近晚上九点。

当她从负责送她回家的那辆白色轿车上下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从街角拐出来的不来方夕莉。

过于明亮的车灯让夕莉在走近的时候眯了眯眼,随后便看清了驾驶座上有点眼熟的人。那名女性朝她挥了挥手,接着微微侧向副驾驶跟车外的深羽说了几句话,便驱车离去了。

路灯下,深羽的身姿看起来似乎更瘦小了一点,偏于正式的浅蓝色衬衣衬托出她光滑美好的白皙肌肤。发现夕莉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原本要朝她走来的脚步,她无奈地伸出手,示意她家的女朋友赶紧过来。

夕莉回过神,顺从地走到深羽面前,微微低头看向她,握住她伸出的手后,乖巧地眨了眨眼。

“去做影见委托了?”

手怎么这么冰。

“唔……”夕莉迟疑了一会,摇了摇头,拍拍自己空荡荡的腰侧,示意自己并没有带射影机出来,“上了趟山。”

夕莉大概是因为沾了点山上的雾气,衣服摸起来也有点潮湿,手会在这种夏夜里这么冰冷也不奇怪。居然还不带武器上山,要消除对方的防备也不能这么乱来吧。

“你!”

瞥见深羽抬手的动作,夕莉下意识缩了缩,但是没有躲开,本能地做好了要被锤的准备。

但是小拳拳没有落下来。

“……快回去洗个热水澡。”

“好。”夕莉吐吐舌,推开门进到店里,也不忘回身帮深羽挡着门,随后拉下门前仅剩的卷帘门,关门并锁好。

黑泽密花没在店面里,但是为她们留了灯。

两人路过书房的时候都听见了里面传来电视的声音,深羽将身前的人推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夕莉去放洗澡水。”

“唔。”

夕莉犹豫了一下,她很少泡澡。

“我想泡。”

“哦、哦……好的。”

这个人实在乖巧过头了,虽然总是听她话顺从她意思也没什么坏处。看着夕莉即将前往浴室的背影,深羽抿了抿唇,心底的怪异感越发清晰。

“等等。”

抓住了夕莉的手腕,硬着头皮在她疑惑的视线下组织让她停下来的理由。

“你……”手无措地从对方手腕下移,划过柔软的掌心,最后底气不足地轻轻勾在她纤长的食指,“上山见到她了吗?”

夕莉摇头,眉间再次微微皱起,似乎想起这件事还是觉得很困扰。

深羽没再说什么,却依然勾着夕莉的食指。很快意识到了这将近撒娇般的行为,正要放开的时候,夕莉出乎意料地开口了。

“深羽。”

张了张嘴,手上也加了点力道回勾住深羽的手指。互相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下文。

“哦,欢迎回来啊两位……”

一旁的书房门被拉开,黑泽怜带上门出来的同时打了声招呼。电视声没有停止,可想而知某位店长还在里头疯狂追剧。

“……虽然想这么说,我是不是出现得不是时候?”

怜意有所指看向两人勾在一块的手指。她们随后不约而同缩回了手。

“怜、怜桑洗澡了吗?我正要去放洗澡水。”

“我跟密花都洗过了。不久前给你们放了一池新的热水,现在温度应该刚好,你们可以直接去洗哦。”

“谢谢您。”

怜笑看两人一前一后啪塔啪塔跑上楼,感慨着“年轻真好啊”便打算回暂住的客房。透过二楼的窗户她突然瞥见古董屋的门外不知何时出现一道影子,夜色太黑加上距离过远,看起来不太真切。

但是很快就不见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掏出手机发送了一条信息,接着试图从包里翻出抑制偏头痛的药。

很快手机再度亮起,手上一滑,药瓶子落到了地上,跟外面传来的一阵脚步声重合在了一起。大概是收拾好换洗衣物的两个女孩去往一楼浴室的动静。

怜看着地上散落了些出来的药片,头痛更甚。这时出现一双手,开始极有耐心地拾起一颗一颗的药片,然后连同药瓶一起,递到了她面前。药片和药瓶躺在面前纤细的指节上,怜仍旧低头撑着前额,无动于衷。

女孩们去了一楼后,四周安静得可怕。怜抬起头,看到药瓶已经好端端地被置于桌上。

她头痛欲裂,胡乱塞了一颗药片进嘴里。


“深羽要不要先去洗?”

深羽摆摆手,抽出包里的笔记本坐到桌前,继续研究起早上被她放在书桌上的怜的射影机。

房里突然没了动静。

那家伙不会又在发呆吧。深羽正无奈地想回头叫醒她,开口之前反被对方呼唤了名字。

“深羽,今晚……是不是喝酒了?”

“……你看取我?”

夕莉老实地摇摇头,突然弯腰凑到她的肩窝,同时抱住她的腰阻止其后退,认认真真嗅了几下。

“刚刚就想问了,现在看来果然没闻错。”

被抱住的人一头黑线,用手抵住夕莉的前额和肩膀想要推开,却没用上什么实质性的力道,“只有一小杯。”

这家伙是哪里来的巨型犬类吗?

“你还是未成年哦?”

“嗯,下次不会了。”

听到如此低声下气的回复,夕莉看起来有些苦恼。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不可避免的适量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下次通知我一声,我去接你?”

“唔、嗯,好。”

夕莉没再纠缠这件事,转身走出房门。深羽盯着桌上的射影机愣了几秒,猛地意识到什么,后知后觉地红起脸,抓过自己的睡衣啪嗒啪嗒跑下楼。

“送我回来的人,叫麻生优奈,是系里的研究生学姐。她昨天跟上杉先生一起来过店里,今天经过教授的介绍知道了她的身份,以后大概会帮着一块修理射影机的……今晚跟教授还有她出去吃饭,学姐要开车不能喝酒,所以我才陪教授喝了一点……”

这大概是她出生以来发自内心说过最长的一段话。

夕莉处于震惊之中,手就这么僵持在浴室门把上忘了推开,接着豁然开朗。原来这才是她最想听到的内容,心中莫名悬了很久的石头似乎也终于落下。

“嗯,了解。”声音温柔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深羽跑下最后几级楼梯,目光飘忽了好一会,将右侧鬓发勾到红得仿佛即将要滴出血的耳后,“……能不能一起洗?”

“诶?”夕莉这才想起刚刚中断的动作,急忙推开门,“可以。”慌乱之际还顺势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槽点多到不知从哪里开始吐起。

深羽一再提醒自己,没有必要对今晚的首次共浴抱持任何期待。

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何况眼前这块正背对着她淋浴的“白嫩豆腐”,三下五除二就已经冲洗完身上的泡沫了,完全没有给她小火慢炖的机会和时间。

起初以为是互相坦诚相待引起的不自在,但想起夕莉的洗澡速度似乎向来很快。之前她留宿古董屋的时候就留意到了,那种仿佛一秒都不愿在浴室里多待的焦躁感。

深羽也没了泡澡的兴致。尽管夕莉再三表示不用迁就自己,最后甚至提出跟她一块泡澡也没问题,她还是摇摇头。

夕莉对这微妙的气氛也有点无措,来到浴室外紧邻的洗衣间穿好衣物后,回头才看见深羽依然光着身子。

以前在爱泡澡的家人的影响下,她也曾是名副其实的澡堂派,从小跟着父母隔三差五要去一趟当地的澡堂,自认各式各样的女性身体都见识过了,如今的感觉却是前所未有。

这是一具多么年轻美好的躯体,雪白的肌肤光是看着都能脑补出奶香的气味,现实却是散发着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沐浴乳的香气,让她觉得更加血脉喷张了。

也因为喜欢去公共澡堂的年轻人不多吧……大概。

“要......咳、要着凉的。”

发出第一个音节,声音嘶哑得厉害,她赶紧清清嗓子才说出完整的句子,同时拿一张浴巾裹住了眼前瘦弱的女孩。

“还有酒味吗?”女孩突然问道。

为了不让浴巾落下,夕莉下意识连同浴巾一起,按住深羽的双肩,微微弯腰凑近去嗅了嗅,看来摄入量确实不多,很轻易便被冲去,“没有了……唔?”

深羽突然抬手环上她的背。

浴巾散了开来,她眼疾手快在它即将掉落的时候将其按在了深羽的背后,间接完成了一个活色生香的拥抱,看起来倒仿佛像她才是主动的一方。

“你在害怕什么?浴室?浴缸?还是洗澡这件事本身?”

夕莉的呼吸停滞了一下,持续时间短暂到容易被人忽略。

“……”

“算了。”

没有给她太多沉默的时间,深羽轻轻推开她,开始将衣物一件一件套上。

“虽然你说过没什么能瞒着我的,但我还没天真到会过度理解这句话。我不会为此看取你的。”

深羽走出洗衣间,发现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幻觉不知为何又回来了。面无表情地从正担忧地看着自己的雏咲深红身旁走过,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门关上了,留下夕莉一人在洗衣间站了好一会。

“……嗯,”夕莉有些不好意思地踮了踮脚,扶着额,“说得没错,我大概真的很喜欢她。”

“所以,我自己一个也没问题的,不用再出现也可以的,真的……”她接着用力地搓了搓前额,思考着是否需要找怜要些头痛药,“求求你……”


关于浴室的猜想:
原作中操作夕莉姐去调查古董屋的浴室时,会有她对于在浴室的大浴缸里会感到不习惯、不安心的言论,虽然有为中期在浴室发生的惊悚剧情铺垫的嫌疑,但我还是觉得这个设定可以发挥一下。
可能有人会问,如果夕莉姐不喜欢泡澡,那么浴室的惊悚剧情里她又为啥会在浴缸里泡澡呢?对此我有两个猜想:
a、鬼迷心窍去泡了
b、只是一个梦
个人倾向于后者,因为夕莉姐在泡澡时被拖入水里,一下穿越到柩笼里遇见中柱女灵后,突然画面转为她从床上惊醒。我觉得大概可以理解为这本就是一段可怕的梦境,那么梦的开端发生在她觉得不安的前提场景里也算是是合情合理的。

不知道大家还会不会一路看到这里,还是要感谢一直支持、对本文不离不弃的朋友们,此文的走向和大纲在作者心里是比较明确的,只要有时间就会更新,敬请期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泪尽铃音响
泪尽铃音响 在 2018/12/17 20:29 发表

喜迎更新,留言还真是让人相当放心啊

Abysmal
Abysmal 在 2018/12/17 20:20 发表

来了~红耳朵的深羽小姐get!看来要开启副本了

Beni-gossip
Beni-gossip 在 2018/12/17 17:04 发表

标题:(๑˙ー˙๑)更新了辛苦作者大大

这章是说消失的灵都回来了吗?给捡药瓶子的是黑泽怜的未婚夫么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