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CH6 答應妳了(下)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03 22:34
点击:331
章节字数:58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的馬萊日記-CH6 答應妳了(下)


戴巴大宅是一棟位於郊區的宅邸。這不太像是一個強大家族真正的根據地,說起來更應該是類似於別館的地方,也因此,尤彌爾的奔馳路上,幾乎沒有看到其他的房舍,只有無盡的草原、奚落的樹木,以及空中皎潔的月光。


簡直就像是羅賽之牆到瑪麗亞之牆中間的景色一樣。


當初,在前往瑪麗亞之牆的過程中,希斯特利亞身邊並沒有尤彌爾作伴,然而此刻,尤彌爾就在她的身下,而她正伏於尤彌爾的頭上。


林木飛快從她們身邊駛過,蟲鳴與鳥叫也變得幾不可聞。希斯特利亞自幼受動物喜愛,而牠們可以說是希斯特利亞唯一的朋友,然而尤彌爾是不同的,她是特別的。對於希斯特利亞來說,現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彌足珍貴。


偌大而空曠的草原上,唯有希斯特利亞與她的巨人奔馳著。


坦若這一瞬間能夠劃為永恆,希斯特利亞願意用任何代價來換取這個願望的實現。


但眼皮很重。自從來到馬萊以來──不,或許更早,早在發生雷斯家教堂那些事以來,希斯特利亞的精神便從未放鬆。直到此時此刻,希斯特利亞才第一次從緊繃的情緒中解脫。數個月來的積勞彷彿化做千斤重擔,把希斯特利亞的眼皮狠狠向下拉去。


希斯特利亞輕輕把頭靠在尤彌爾的頭頂。


「妳,想,睡,了?」尤彌爾的聲音傳來。


「沒有,」希斯特利亞回應,「我不想睡。」她再一次重申,彷彿在告誡著自己。睡著太浪費,因為這鏡花水月般的美好夢境不知什麼時候會忽然被打破,所以睡著絕對太浪費。


「休,息,吧。」尤彌爾的聲音。


「我不能睡,」希斯特利亞道,她感受到自己的視線開始模糊,自己已奮力抗拒,但效果不彰,「我不能睡。」


「睡,吧。我,在,這,裡。」彷彿是為了讓希斯特利亞安心,尤彌爾似乎放慢了速度,「我,不,會,離,開,妳。」


希斯特利亞心頭猛然一愣。然後,溫暖與喜悅的情緒散了開來。


「尤彌爾,妳太狡猾了。」希斯特利亞將最後的力氣用在以拳頭敲擊尤彌爾那禿禿可愛的額頭,「妳太狡猾了。」


然後,希斯特利亞˙弗利茲墜入夢境。






又一次地,夢境中的希斯特利亞再一次讀到這封信。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擁有了自由。於是我邁開步伐,自由自在地活著,無怨無悔──儘管我很想這麼說,但我其實還有一樁心願未了,那就是還沒能娶妳、跟妳結婚。

尤彌爾筆。』


希斯特利亞在夢中迷惘。她探頭詢問調查兵團的新團長,這是否便是信的全部內容?後者點頭。她似乎以為這平凡無奇的信中有著希斯特利亞才能看懂的暗號,但是這顯然不對。


尤彌爾是個傻子,就算在夢中也一樣。這傢伙只要一難為情,只要一害羞,就會把話往肚子裡吞。如果在身邊,希斯特利亞還能從她的眼神、動作與口氣來了解她的思緒,但此時此刻雖有信,人卻已隔天涯。


「尤彌爾,你真的好傻啊,」夢中的希斯特利亞說道,「一難為情就一語帶過,這樣我怎麼猜得到你的心思呢……」


又一次地,希斯特利亞在夢中留下兩行清淚。






「……希斯特利亞?」熟悉的聲音傳來,「妳怎麼哭了?」


希斯特利亞猛然睜眼,發現自己既不是身著符合女王威儀的軍服,坐在會客室裡閱讀書信,也不是趴在巨人頭上,奔馳於月光之下,而是位於一間窄小的水泥房間裡面。


是馬萊配給尤彌爾的居所。


同時,希斯特利亞也看清楚眼前的人。


尤彌爾正以擔心的眼神看向自己。


「妳怎麼哭了?」她看起來有點驚慌,「妳做惡夢?」


希斯特利亞一頓,這才感覺到自己兩側臉頰上掛著清淚。同時,她也才注意到自己正被尤彌爾抱著;自己的身體被尤彌爾的一隻手由背後環住,而尤彌爾的另一隻手則勾住了自己的膝蓋,進而導致希斯特利亞被尤彌爾整個抱了起來。


公主抱。


希斯特利亞感覺到自己的臉瞬間一熱。


「呀──!」希斯特利亞反射性地劇烈扭動身體,這一個扭動似乎讓尤彌爾始料未及,雙手一個無力,希斯特利亞便感覺到身體向下墜落,就這樣掉在稱不上柔軟的床上。希斯特利亞的腰撞了一下,雖然不構成大礙,但也讓她清醒了過來。


「……比起我的手,看來女神大人更喜歡床鋪呢。」尤彌爾故意沒好氣地笑著說。「不要叫我女神大人!」希斯特利亞反射性的回答道,忽然她才發現這個她們在訓練兵時期重複過不下一百次的鬥嘴,竟然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不曾出現。


顯然尤彌爾也意識到了同樣的事情,兩人之間又陷入一陣語塞。希斯特利亞選擇翻過身,以背向尤彌爾的姿勢側躺著。她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做,『我又在賭氣嗎?幼稚鬼,可以成熟一點嗎──』


還沒等到自己轉回身子,希斯特利亞先感受到了一個重物坐上了床,結實的背靠到了自己的後腦勺上。是尤彌爾,她也坐了下來。


不知為何,知道自己與尤彌爾靠得這麼地近,讓希斯特利亞感到心安。


「……我睡了多久?」希斯特利亞開口打破沉默。


「大概三個小時左右吧。」尤彌爾說道。雖然希斯特利亞看不到尤彌爾,但是她感覺得到尤彌爾就在自己背後,「妳睡得真熟。在巨人背上睡得這麼安穩,你恐怕是史上第一個人吧。」


「因為尤彌爾的後頸很讓人安心啊。」希斯特利亞聽見自己說謊,卻也感覺到自己在微笑。


「妳根本沒有待在我的後頸上,而是爬到我的頭上了吧。」背後傳來尤彌爾的聲音。她也在笑。


「那是我的特等席。」希斯特利亞說道,「只有我能搭。」


「我從來沒有讓任何人爬上我的頭。妳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


「可是在巨樹之森時,在妳撲過來把我吃掉前,我看到柯尼站在妳頭上。」


「他是趁人之危踩到我頭上的;要不是我那時候急著找妳,我早就一口把他吃掉了。」


「不要隨便吃人啦!」希斯特利亞說道,「既然如此,從今以後,不准妳隨便讓我以外的人搭上你的頭。」


「遵命,女神大人。」


「尤、彌、爾!」


希斯特利亞轉過身來,伸手搔尤彌爾的腰部。尤彌爾似乎沒有想到這一步,整個人嚇了一跳,向後倒到床上,而她的臉剛剛好落在希斯特利亞的臉前。


兩人就這樣躺在床上對視,距離近得連彼此的呼吸都感覺得到。空氣依然飄著半夜的寂靜與寒冷,但是希斯特利亞卻看到尤彌爾的臉紅了起來。


當然,希斯特利亞也明白,自己現在的臉肯定紅得像顆蘋果。實在熱得有點誇張。可是,並不討厭。


「……希斯特利亞,戴巴家族的那個女人稱妳為希斯特利亞˙弗利茲,」尤彌爾開口,「妳真的是王族嗎?」


「嗯。」希斯特利亞道,「我原本不知道這件事,是在妳跟著萊納他們離開後,我的父親忽然跟我接觸,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我才發現原來父親他是隱姓埋名的王族。」


「這樣啊。」尤彌爾道,沒有繼續說話。


「……妳生氣了?」希斯特利亞問道,「妳氣我沒有告訴你?」


「有一點。雖然我沒什麼資格生氣,畢竟我也曾對妳隱瞞我的身份,但我還是有一點生氣。」


「對不起。」


「傻瓜,」尤彌爾忽然露出奸笑,「原諒妳了。」


「妳學我!」


「這是報復妳剛才攻擊我的腰。」


「這算哪門子報復呀!」


希斯特利亞隨手抓起枕頭就往尤彌爾頭上砸去,直到尤彌爾用手護著頭,笑著要希斯特利亞原諒她,她才停手。兩人又同時躺回床上,對望著彼此。


再次打破寧靜的仍是尤彌爾,然而她的臉色已經不同。「其實我聽到了妳跟威利˙戴巴的對話內容。」


「什麼?」希斯特利亞一驚,腦中的思緒瞬間打結,「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戴巴家族不可能讓對話被輕易竊聽,而在場的人就只有希斯特利亞、威利˙戴巴,以及戴巴家的女僕們。


女僕。


那一個金髮、臉上沒有雀斑、皮膚也白得誇張,卻讓希斯特利亞不由自主想到尤彌爾的女僕。


『原來那是尤彌爾假扮的!』希斯特利亞在腦中驚呼,『難怪她會出現在戴巴大宅外等我!』


「尤彌爾,妳──」


「希斯特利亞,戴巴所說的事情很可能會成真,」尤彌爾打斷希斯特利亞,嚴肅地說道,「如果妳的身份被馬萊軍方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希斯特利亞點點頭。


「妳拒絕了戴巴家族的提議,那妳有什麼辦法可以讓自己不被發現嗎?」尤彌爾問道。


希斯特利亞先是一頓,心裡一陣掙扎,最後在尤彌爾凝視的目光下開口,「我會努力小心行事,」希斯特利亞說道,「我會小心。」


尤彌爾先凝視了希斯特利亞一夥兒,然後握住了希斯特利亞的手。「我不會讓妳被發現的;就算妳被發現,被抓走,我也會全力把妳救出來。」尤彌爾說道,「我不會讓你受傷。」


「這不夠,」希斯特利亞說,「我要我們在一起。就算會受傷,我們還是要在一起。我不准妳再擅自丟下我,尤彌爾,我絕對不准。」


然後尤彌爾就臉紅了。


『妳為什麼要臉紅啊!以前妳最喜歡講這種話了,為什麼現在講個兩句妳就會臉紅啊!?』希斯特利亞在心中大聲地求救,但是神顯然沒有聽見希斯特利亞的禱告,因為希斯特利亞也感覺到自己的臉熱了起來。


『都怪這傢伙要跑來竊聽我跟威利˙戴巴的對話。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疑惑在希斯特利亞心中盤旋,忽然她猛然一驚,『等等,』她意識到一個重要的事實,『我跟威利˙戴巴對話時,尤彌爾在場,那麼難不成……』


察覺不妙的希斯特利亞立刻詢問,「尤彌爾,我跟戴巴家族的對話,妳聽到多少?」


「欸?」尤彌爾似乎沒意識到會被這麼一問,「……幾乎全部都聽到了。」


「包含最後面那一些?」


「最後面那一些?」


「就是……他們說可以同時迎娶我們兩人,但我拒絕他的理由……」希斯特利亞感覺到自己的聲音變小,她忽然有點不敢看尤彌爾的臉。她當初以『尤彌爾已經向自己求婚,而自己也早已在心中答應』來拒絕威利,而這形同對尤彌爾的告白。一想到當時尤彌爾在場,希斯特利亞便覺得臉上像火在燒一般火燙。


最後她鼓起勇氣偷偷看了尤彌爾的臉。


尤彌爾紅通通的臉正在冒煙;真正意義上的冒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羞死人了羞死人了羞死人了羞死人了!!沒有到我居然在尤彌爾面前講出那些話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找個洞鑽進去啊啊啊啊啊啊!!


希斯特利亞把自己關進棉被中,縮成一團,想要暫時逃離尤彌爾。她開始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為什麼尤彌爾的臉會冒煙?肯定是因為害臊使得臉部太燙,傷害了肌膚與肌肉,所以巨人之力才開始修復傷口,導致冒煙對吧?肯定是這樣沒錯吧?


棉被的防護罩外,也沒有傳來尤彌爾的動靜。想必她的臉還在冒煙。





片刻之後,希斯特利亞感覺到尤彌爾下了床。


「尤彌爾?」希斯特利亞揭開棉被,看見尤彌爾站起,背對自己。


「我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了。」尤彌爾道。她看起來冷汗直流,全身都在顫抖。到底怎麼了?


「什麼事情?」希斯特利亞問道,然後她看到尤彌爾轉了過來。「我不能說,」尤彌爾回應,仍然顫抖著,「妳在這裡等我。一定要在這裡等我。」


說完,尤彌爾向門外走去。希斯特利亞大吃一驚,趕忙向前一撲,伸手抓住尤彌爾的衣角,「給我等一下!」希斯特利亞驚慌道,「妳要去做什麼,尤彌爾?妳又要去犯傻了,對不對?」


「……這麼做確實很傻,但是我必須去做。」尤彌爾說道。


「什麼事情這麼重要?跟我說啊!」


「我不能說。」尤彌爾說道,「對不起。」


「騙子!」希斯特利亞喊道,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哽咽,「尤彌爾,妳這個騙子!我們說好了要永遠在一起,妳忘了嗎?我不准妳離開,聽到沒?我不准妳離開!」


「抱歉,希斯特利亞,但這件事我一定要去辦,」尤彌爾溫柔但堅決地移開了希斯特利亞的手,向門外走去,關上了門。


「騙子!騙子!給我回來,尤彌爾,妳這個騙子!傻瓜!大笨蛋!」希斯特利亞近乎崩潰地哭喊。她想向前撲去,卻因為體力未復而癱倒,原本已經消失的疲憊此時此刻彷彿潰堤般湧出,頭痛劇烈地肆虐著,使得她只能倒在床上,動彈不得。


希斯特利亞終究沒能阻止尤彌爾,只能聽到尤彌爾下樓、出門的聲音。然後希斯特利亞絕望地癱在床上。


她太了解尤彌爾。這傻瓜肯定想要做什麼事情來確保希斯特利亞的安全,但是單憑尤彌爾又能做到什麼?她腦中到底有怎樣愚蠢的計畫,讓她甚至不願意告訴自己?想也知道,她想做的事情絕對不安全,甚至是會危及尤彌爾自身的性命,所以尤彌爾才不願意把計畫告訴自己。


可惡的尤彌爾,笨蛋尤彌爾,傻瓜尤彌爾!


到頭來還是一樣,她還是想要自我犧牲來保護我!


希斯特利亞近乎崩潰的瞬間,窗外猛然雷光大做。希斯特利亞大吃一驚,她認出那是『顎』現身的雷光。

尤彌爾到底想要做什麼?


她到底把我當成什麼?

努力了這麼久,我還是沒能改變尤彌爾的想法嗎?我還是沒能讓她意識到,我唯一的願望就是跟她在一起嗎?


希斯特利亞已經不知該如何是好。她倒在床上,四肢癱軟,毫無力氣,彷彿維持呼吸就是極限,遑論起身。


雷光之後,窗外並沒有什麼躁動,看來尤彌爾沒有打算引發太大的混亂,但希斯特利亞已經沒有力氣去推敲她的計畫。她就只是倒在床上,任由時間與生命一分一秒地流逝。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這麼久吧,希斯特利亞的目光就只是看著那扇不可能被推開的房門。




然後房門被推開。


尤彌爾走了進來。全身冒著煙,眼角下還留著巨人化的痕跡的血肉。


「咦?」希斯特利亞大吃一驚,她沒想到尤彌爾竟然這麼快返回,她到底做了什麼?


「站起來,希斯特利亞。」尤彌爾說道,「站起來。」


不知為何,此時此刻的尤彌爾所說的話有一種令人懾服的力量,讓剛剛還四肢癱軟的希斯特利亞已經順著尤彌爾的話,站到尤彌爾的面前。


然後,尤彌爾從懷中掏出了一塊晶石。不……希斯特利亞認出那是巨人結晶的產物,而且形狀相當特別,是一個中空的矮圓柱,寬度大概可以讓手臂塞進去。她拿出這個東西想做什麼?


「我盡力了,但是『顎』能結晶化的最小部位就是指甲,除此之外我實在做不出更小的圓環,」尤彌爾抓了抓頭,露出無奈、抱歉且煎熬的表情,「所以……就請妳……將就一下吧。」


「將就?什麼意思?」希斯特利亞完全不懂尤彌爾在說什麼。


然後,尤彌爾單膝跪地。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雙眼直視希斯特利亞,向希斯特利亞獻上那個結晶化做成的矮圓環,「妳願意嫁給我嗎?」


希斯特利亞瞪大了雙眼。


原來那是戒指。尤彌爾想要利用硬質化做出戒指,才強行丟下自己出門,卻沒能做出夠小的戒指,只拿來這個可以當成臂環的矮圓柱。


這算什麼?沒有花、也沒有戒指、陽春小水泥房內的求婚?這樣的求婚,大多數的女孩肯定都不會滿意。


還是訓練兵時,希斯特利亞曾在偶然中闖入女性訓練兵們關於夢想中的求婚場景的討論中。米娜想要一個精心策畫的驚喜,莎夏說她希望用肉代替戒指,就連米卡莎與亞妮也都發表了些許意見,而尤彌爾此時此刻的表現,在這些人眼中,顯然是不及格的。


然而,這就是尤彌爾的浪漫。明明平時囂張跋扈,什麼鬼話都說得出來,到了正經時刻卻又非常容易害羞,像隻小狗,連個引詞都沒有,就直接求婚了。


這才是尤彌爾。


希斯特利亞所愛著的尤彌爾。


透過尤彌爾的雙眼,希斯特利亞看到了無限的緊張。她甚至可以看到一粒又一粒冷汗在尤彌爾的額間形成、滑下、掉落地面。她看到尤彌爾全身上下都在顫抖,彷彿深怕希斯特利亞拒絕一樣。


真是個笨蛋,尤彌爾。


我怎麼可能會拒絕呢?


「大傻瓜,」希斯特利亞笑著。她感覺到自己的眼角有少許眼淚,那是歡樂的淚水,「答應妳了。」


然後,希斯特利亞向前一跨,用力抱住尤彌爾。


──to be continued


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

我就是為了看妳們結婚,才生出這篇二創的啊!

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

下一回將是和平的婚後生活與更多的糖分……嗎?

請大家多多指教!如果能得到大家的回覆與留言就太好了!謝謝大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coustic
Acoustic 在 2018/12/22 23:09 发表

我看来看去总觉的好像看到了作者深深的『怨念』,
嗯……就好像那种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背景上突然长出黑影,伸出巨大的尖利的黑手,
然后以相当低沉的声音说:「敢不结婚试试~」
然后生死恋就变成搞笑场景了。
其实并不,这一话确实能看出作者深深的情感,很想嗨,但是嗨不起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加油吧,尤希在巨人里得不到的幸福就要靠爱来发电。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