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CH6 答應妳了(上)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03 22:34
点击:538
章节字数:42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的馬萊日記 第六章 答應妳了(上)


當尤彌爾重新進入地道,才剛脫下女僕裝換回軍服,端著蠟燭的皮克已經現身在陰暗的地道裡。


「……皮克小姐。」尤彌爾不知道該說什麼。她以為皮克會在雷貝利歐的收容區裡等她,卻沒想到她也穿過了地下密道,來到了戴巴家族宅邸的地下。


「尤彌爾小姐,」皮克笑著說,一手端著蠟燭,另一手與兩隻腳一同著地。「真是令人臉紅心跳的告白,不是嗎?就算只用無線電聽到少許的雜訊,我也感覺到我的臉燙地像是巨人。」


尤彌爾吞了一口口水。她目前無法確認皮克的態度究竟為何。她聽到了希斯特利亞的秘密,很可能會把這件事情告訴軍方高層。


『我必須在這裡阻止她。滅口。』尤彌爾在心中下定決心。


「別露出一臉殺氣,尤彌爾小姐。」皮克說道,擺擺手,「假如我有意告密,在這裡迎接妳的就不會是我,而是馬萊的軍隊了。」


『喔,她說得對。』尤彌爾在心底同意。


「所以妳不會說?為什麼?」尤彌爾放下敵意,但是仍然保持警戒,「王族的血統,馬萊軍方應該很需要才對。」


「妳說得對,軍方迫切需要能發揮『始祖』力量的王族血統,但是就像威利˙戴巴說的,如果馬萊真的擁有了完全的『始祖』,恐怕艾爾迪亞人的地位只會更加悲慘吧。」皮克哀傷地說道,接著望向尤彌爾,「我可沒蠢到主動去告密;今天這件事就當沒有發生過吧。」


「……我有件事情想問。」尤彌爾開口。


皮克的雙眼微微一滾,「妳說。」


「妳曾告訴我,妳期望戴巴家族幫助收容區的艾爾迪亞人,而戴巴家族確實有這個意思。但是希斯特利亞卻拒絕了協助他們,」尤彌爾問道,同時努力想要看穿皮克的思緒,「妳不覺得生氣嗎?希斯特利亞選擇了一條危險的路,拒絕幫助同胞,而她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跟我這個爛人在一起。妳不覺得我們兩個相當……自私嗎?」

皮克沉默,與尤彌爾對視。尤彌爾在皮克眼下看到無數流轉的思緒。然後皮克開口。


「妳們確實自私,」皮克承認。「相當自私。」


「那妳……」


「但是,每個人活在世上,注定都成為某個事物的俘虜,否則根本活不下去。」


皮克哀傷地微笑。


「有人是為了自己的家人,有人是為了心儀的女孩,有人是為了成為英雄,有人是為了看照弟弟,有人是為了追尋兄長的背影,有人只是想要讓同胞過上好一點點的日子,當然也有人完全讓人摸不透,」皮克說道,「而妳們……大概正是彼此的俘虜吧?聽到妳的小女朋友那番話,誰還有心情責備妳們呢?」


尤彌爾沒有回應。她耳根赤紅。


皮克再次微笑,「加油吧,『顎』。」皮克說道,「努力保護好妳的小女朋友,可別讓她的身分被輕易發現啊。」


「我會保護她,」這話是尤彌爾說給自己聽的,「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希斯特利亞,而且我再也不會離開她。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才剛說自己是自私鬼,現在卻又開始放閃光彈。繼續跟妳們混在一起,沒有巨人之力來修復雙眼的人肯定會失明。」


皮克的嘲諷令尤彌爾羞紅了臉。尤彌爾換上過去在島上常用的凶惡臉孔瞪回去,卻只看到皮克的微笑。


「為了保護我的眼睛,我就再送你一個好消息吧:從這個左轉,會有另一個密道,可以通道戴巴大宅外的某個隱密的水井。」皮克指了一個從直線分岔出來的不起眼小道,「快去吧。」


「……這是?」尤彌爾有點不懂皮克的意思。


「妳要讓戴巴的馬車送你的小女朋友回收容區?還是妳要親自帶她回去呢?」皮克笑著,留下一個不必想也知道答案的問題給尤彌爾,隨即轉身,往收容區的方向前進,消失在了陰暗之中。


當然,尤彌爾並沒有目送皮克離去。


在她想通自己該做什麼時,她已經飛快衝入小道,回到地面之上。


-----------------------------------------------------------------------------------------------------------------------------------------------


希斯特利亞緩步走向戴巴大宅的大門。


威利的妹妹仍然穿著她熟悉的女僕服,盤起黑色的頭髮,帶著冷漠地表情與希斯特利亞並行。


她將負責與希斯特利亞共乘馬車,將希斯特利亞帶回雷貝利歐收容區。威利本人則是在談判破局之後,將希斯特利亞託給妹妹,隨即將自己鎖回個人書房之中。


兩人開始無言的並行,逐步穿過戴巴家族的大廳。戴巴家族的大廳相當大,從會客室走到大門,可能需要走整整五百公尺。或許是因為機密會談的關係,預期中應該站哨的私人衛兵全部都消失了。偌大、華麗、典雅的大宅長廊之中,只有威利的妹妹與希斯特利亞並行。


一路上兩人無言。威利的妹妹並不像他的兄長一般能言善道,而希斯特利亞也沒有什麼想要對她說的。只是,威利的妹妹始終在冷漠的臉色中隱藏著希冀,就好像在期待希斯特利亞會回心轉意一樣。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希斯特利亞在心中說道,『對不起了。』


兩人的無言就這樣一路持續到終點。大門已到。而馬車想必正在外面待命。


然而威利的妹妹卻忽然在門前停下了腳步,沒有上前推開門,這讓希斯特利亞不知該如何是好。


「戴巴小姐?」希斯特利亞輕聲道。


「……兄長他是戴巴家族的主人,但他不是『戰槌巨人』。」威利的妹妹說道,「是我。我才是『戰槌巨人』。」


這宣告來的相當突兀,令希斯特利亞愣住。她看向威利的妹妹,而後者繼續開口。


「跟著『戰槌巨人』,我能傳承祖先的記憶,看到歷史的真相。卡爾˙弗利茲的痛苦,艾爾迪亞的罪孽與如今的困境,在這世界上,除了城牆之王外,我恐怕是最清楚這些的人了,」威利的妹妹語重心長地說,「希斯特利亞˙弗利茲,妳所做的決定是一個相當愚蠢的決定。」


「我明白。」


「不,妳不明白。妳沒有看過『始祖』在戰場上所能夠製造的場景、你沒看過上千個五十米級的巨人列隊前行的畫面……但我看得到,而那絕對是比地獄更可怕的畫面。一旦軍方得到妳的王族血統,又從島上得到『始祖』,那樣的畫面將會重返人間,全世界將陷入恐懼。」威利的妹妹說道,「妳或許不能理解我到底看到了什麼、兄長他到底在怕什麼,但是我懇求妳,接受兄長的提議,接受我們的庇護。這是為了艾爾迪亞人,也是為了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生命。」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我知道我無法令妳相信,但是我真的明白妳所害怕的東西。可是,抱歉,」希斯特利亞緩緩說道,「有人在等我。我不能答應妳。」


「……妳為了一段感情,而可能將整個世界拖進泥淖。」威利的妹妹冷冷說,「我無法苟同妳的自私。」


希斯特利亞沉默的站在原地。她知道自己確實對不起眼前的女子。她有點想要下跪,但最終還是沒有跪下。


兩人對視約一分鐘,威利的妹妹似乎才決定放棄,「希望妳們能夠平安無事。」她嘆了一口氣,上前推開門,「走吧。讓我送妳回──」


推開門的一瞬間,威利的妹妹僵在原地,臉色匹變。


希斯特利亞知道她肯定看到了什麼,然而從她的角度,視線很不巧地被遮住了。於是希斯特利亞趕緊上前,把頭探出門外。


希斯特利亞的情緒瞬間充滿訝異。


然後是驚喜。


然後是幸福。


「尤彌爾,」希斯特利亞感覺到自己眼眶泛淚,聲調則是高興地嚇到發抖,「妳來了。」


一個巨人就蹲在門外,看著推開門的希斯特利亞與威利的妹妹。那個巨人黑髮、黑眼,頭大而身小,有著一口令人安心的尖牙,以及扭曲而詭異、生有利爪的四肢。

那是尤彌爾的顎。


「『顎』……!」希斯特利亞注意到威利的妹妹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並且把手放到口中,「妳是來──」


「我,來,接,她,回,家,」顎之巨人以極度扭曲,卻仍勉強能聽懂的語調發音,「這,傻,瓜,給,你,們,添,麻,煩,了。」


希斯特利亞聽了,怒不可遏,「妳說誰是傻瓜!」她隨即不顧形象地奔向巨人,把額頭用力撞向巨人的額頭,撞得她自己眼冒金星,失去平衡而倒下。然後她感覺到自己被接住。張開眼時,那張畸形卻又可愛的黑眼大臉正看著自己。


希斯特利亞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兩個自私的傢伙。」希斯特利亞聽到威利的妹妹說,「我看妳也不需要馬車了。滾吧,希斯特利亞˙弗利茲。注意進入收容區時可別被軍方抓到了。」隨即大門關上,步伐聲遠去,而戴巴大宅的門外重歸寂靜,唯有一個女孩與一個巨人,在月光下互相凝視。


尤彌爾。


真的是尤彌爾。


希斯特利亞看著眼前的巨人,覺得這一切太過不可思議。『我是不是睡著了呢?』希斯特利亞不禁在心中詢問自己,『我大概正在馬車上打盹,只因為太過思念而做了不切實際的夢。』因此希斯特利亞動都不敢動,深怕只要一句話、一個動作、空氣的一個擾動,就會讓這如夢似幻的場景碎裂。


那怕只是夢境,希斯特利亞都希望這一刻可以繼續持續下去。


但打破沉默的,是巨人的手。


那突兀、與身體不成比例的大手伸了過來,用四根手指就足以將希斯特利亞全身緊緊握住,希斯特利亞一愣,還沒反應過來,巨人的食指已經按上了希斯特利亞的頭。


「對,不,起。」


字句從巨人那張長滿尖牙的可愛大嘴內吐出來,而希斯特利亞感覺到她的手指正溫柔地撥弄自己的髮絲。


好溫暖,是巨人熱氣的緣故嗎?真的好溫暖……


「一,起,回,去,吧。」


「笨蛋。」希斯特利亞聽到自己說,「原諒妳了。」


然後希斯特利亞被巨人握起,放到後頸上,希斯特利亞抓住了尤彌爾的頭髮,維持住了平衡。


說起來尤彌爾的後頸簡直可以難以立足來形容。巨樹之森一戰時,希斯特利亞曾經見過貝爾托特掛在萊納脖子上的畫面,跟自己現在的狀況比起來,貝爾托特的姿勢絕對愜意許多。


然而,這樣難以讓人立足的小巨人可不常見。艾倫、萊納、貝爾托特、甚至是在馬萊這邊看到的巨人,沒有一個人的體型像尤彌爾的『顎』一樣這麼崎嶇,這麼難以立足。但這才是尤彌爾,希斯特利亞所愛著的、犧牲一切也想要陪在她身邊的尤彌爾。


就連這麼不替人著想的後頸,也這麼的令人眷戀。


厄特加爾古城之戰的時候,尤彌爾第一次在希斯特利亞──不,當時她還是克利斯塔──在克利斯塔面前現出『顎』的型態,而也是在當時為了從倒下的高塔脫離,希斯特利亞第一次乘上了尤彌爾的後頸。


之後,在巨樹之森外,希斯特利亞再一次搭上了尤彌爾的後頸。早在那個時候,希斯特利亞便已經明白了自己的心願。那時,希斯特利亞還什麼都不知道,她不明巨人的秘密,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王室的血統,但是她知道自己只想為了自己與尤彌爾兩個人活下去。


從那一個時候開始,她就相信,只要跟尤彌爾一起,無論面對怎麼樣的世界,自己都絕對不會再害怕了。


既然什麼都不再害怕,區區站不穩又算什麼呢?


希斯特利亞索性放棄後頸,手腳並用,爬上『顎』碩大的頭部,之後整個人趴了上去。她的下巴於是敲在尤彌爾的額頭上。


「希,斯,特,利,亞?」


「嘿嘿,」希斯特利亞輕笑,「這是我專屬的特等席!」


張滿尖牙的嘴也笑了。多麼可愛的笑容。


然後,尤彌爾在月光下開始奔跑。


第六章因為字數過多而分成上下兩章,請見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