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彩月Klimbim ch10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19 22:05
点击:1644
章节字数:32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醒来了。


如果是按正常时间休息的话,通常霙都会在这个点醒,十二点听起来挺晚的,但最近的年轻人几乎都这么晚睡,她眯起眼凝视对面带着陌生感的书架许久,渐渐将思维和现实对上号。


这里是伞木家,是希美的房间。


霙拿起手机开锁屏看了看时间,六点半,冬季的白昼来的稍晚,不过这个时间天空已经和她一样初醒了,意识到今天不需要和往常一样练习双簧管——虽说她本人很习惯于这件事——身体先一步松懈下来,被窝很暖和,霙把自己蜷在被子里。观察着恋人的卧室。


那是个比自己的房间要小很多,很迷你的地方。无法更改的主体基调和整个家一样,但在其他物件的选择上体现着主人的喜好,希美偏好浅蓝、草绿、粉色之类的淡色系,买的东西基本都是这些色调。


霙为了能窝在卧室玩游戏,特意把电视和几台主机搬进了自己房间,希美这边就没有……与其说是想不想放,不如说是压根放不太下的问题。书桌上留着像是高中时代添置的置物架子,上面列了一排笔记本和三只猫头鹰陶偶,屏幕翻开的电脑是笔记本样式,再加上昨天希美母亲端进来的茶水,整张桌子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


其他地方也是,整体感觉和浴室类似,墙上、窗沿、床头不是钉着置物架,就是贴了便利贴,希美的床边还堆了几个布艺收纳箱,摆在其上的是叠好的衣服。霙想,自己的卧室都没有这些东西的。


小小的,洋溢着女生活力,但又秩序井然的房间。她很喜欢这里。




口渴。有点想喝水…


希美好像还没有醒,面朝墙背对着她在睡,霙蹑手蹑脚地起身,走到桌边想去拿杯子,却发现昨天就已经喝完了。看来得到外面找水了,应该有饮水机吧。这么想着,眼睛却不小心瞥到一旁的垃圾桶。


……里面不自然地丢了很多餐巾纸团,雪白的一层相当显眼,好像这里住着一位重度鼻炎患者……实际上,大概只有昨晚住在这的两人才知道这些纸巾具体用来擦拭的是什么……


回忆起昨天的事情,霙红着脸蹲下来把纸篓抖了抖,试图把下面的废纸翻上来掩盖过于明显的痕迹。


应该不会被起疑吧……不过…竟然有用掉那么多吗……


她掩住脸。


睡前已经洗过一次澡,再去洗一遍的话太奇怪了,做完后才觉察到这点,结果就只能凑合拿纸巾擦干净了事,因为都拜托给了希美,所以霙没怎么注意,现在直观看到才感受到冲击。


刚才要干嘛来着…她都差点忘了自己起来的初衷是为了喝水。




小心翼翼地从房间出去,伞木家的人也都还没醒,整个大房间和这里的屋主一样沉浸在睡梦之中,走廊比卧室清冷许多,窗外传来鸟鸣,霙拿了茶杯,瑟缩着肩膀蹿到客厅。茶几上凌乱堆放着零食、遥控器和茶壶。霙给自己倒了杯水。


伞木家的一家三口平时就是在这里看电视的吧……沙发年数久远,即便没有坐人表面也皱皱的,微微凹陷下去,茶几堆了大堆杂物……这十分具有生活气息的场景,反而让霙由衷地羡慕起这种自己家没有的东西。




霙没注意到希美在她去喝水的间隙里翻身过,钻回被窝的时候不小心吵到了她,对方忽然一把搂上自己的腰,把半坐着的霙吓得一愣,“……不要走…”,她听到希美喃喃低语,好像误以为她是要离开,那嗓音比平日低沉而甜美,霙的心跳瞬间加速,但过了会又发现她似乎并没有醒的样子。


……梦话吗……


她拿开她的手躺下来,这次对方大概才是真的醒了吧,霙看到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早安…”,但刚说完又闭上了,霙眨眨眼,收回刚才的话,她实在弄不清希美到底醒没醒。


和其他时候干练的希美不同,霙发现她在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时候似乎更黏人。之前那次时间紧迫,两人都跟弹簧一样唰地就起来了,但以前合宿的时候也没发现,那时候……啊…大概在注意别的事情吧,这样那样的,带着痛苦的回忆。


好在已经过去了。


希美的睫毛好长,很漂亮。霙情不自禁地凑上去轻吻她的唇,怜爱地抱住她。




“回去两天玩的如何?”


周五,知惠子下课后在学校食堂看到铠冢霙,她吃了一半,拿着餐叉也不动,叼着牛奶吸管坐在那里发呆。知惠子端了餐盘坐到她对面,笑着向她打招呼。


霙的脸上泛起淡淡红潮,知惠子偏了偏头,不晓得是不是看错了。


“…挺好的。老师呢?”


“我可是工作才去啊”知惠子苦笑了下,“不过我去爬了下大吉山。登上山顶往下眺望真是赏心悦目。”


霙点点头。“你爬过吗?”知惠子问。


“没有,太累。”


她直截了当地回答,习惯以后知惠子一直觉得霙的讲话方式实在是很有意思,不过,对别人来说武断地掐掉对话才是困扰。


“没有吗?明明住了那么久?…年纪轻轻还是多运动一下好点哦。”


知惠子想起来霙的那个和她性格截然相反的朋友。


伞木希美啊…该说是互补还是什么呢…,嗯…火焰的话有些太过了,是阳光的那种温度。霙沉默寡言,伞木活泼健谈,霙是冰的话,伞木就是光。


没见面前,相信“物以类聚”的知惠子还以为霙最要好的朋友怕不是和她一样阴沉的家伙。结果伞木希美相当容易相处。


是的,那天在社区中心合奏后知惠子和她又有了进一步的交往,这点老实说她自己也没想到。


“你吹得挺好的,有什么问题可以来请教我”知惠子想起来自己那天的确有这么说过。但比起认真谈,这句话中鼓励的成分占得更多,连在课堂里说“有问题的同学下课可以来请教”,都不见得有几人会真的来,这种一面之缘的知惠子也是讲讲就过去了,她没放在心上的证据就是自己连联系方式也没给。


……没想到伞木真的从霙那边问来邮箱,把自己吹奏笛子的音频和曲谱发过来,请知惠子指点……真是让作为教师的知惠子既惭愧又大吃一惊。


她吹得确实挺不错的,听霙说伞木是在京都本地的大学就读,也不是专门的音乐大学。大概这就是现实,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所以与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知惠子对于这样努力的学生竟然与音大无缘深表惋惜。


不过,知惠子见过不少就算读了音大,最后说是荒废也不为过的学生,所以大学也并不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途径。


只要有人递给她梯子就会顺着爬上去,伞木希美就是这样的学生吧。




知惠子难得在教学外的时间也燃起斗志,但有时候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又忍不住唉声叹气,凉二能有她俩一半让人省心就好了,再过一年就要毕业,凉二看起来一点计划都没有,真不知道以后他的路要怎么走才好。


被嘱托了“请照顾好弟弟”,现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算了……还是不想了,越想越头痛。


知惠子舀起餐盒里的盖浇饭。




“说起来……那位阿婆好像想弄老年人民乐乐团呢。”


“嗯,我有听希美提过。”


“一把年纪还那么有活力,挺羡慕的。”


知惠子赠了尤克里里给她的那个阿婆,很快就犯了音乐初学者这个也想要那个也想学的毛病,若是小孩子的话绝对会被知惠子狠狠教训一顿:学乐器可不是那么儿戏的事情,无论哪种都得花下心血才能掌握,东挑西拣——像是这样的。但对上了年纪的人就实在是讲不出口了。


“希美颇苦恼的样子。不过现在差不多定下来了。”


啊……对对对。


知惠子不知如何描述,一边吃饭一边笑,她都不用见就能想象伞木希美一万个不愿意,一面又耐着性子央求黑菱婆婆赶紧挑一个到底学哪种乐器的画面。真是的,真不乐意的话不理不就好了,但又放不下,非常优柔寡断的性格……就是这点才老是让知惠子想笑。


“所以?最后决定学哪个?”


“尺八。”


那边根本没有专业老师吧——知惠子在心里笑得停不下来,总觉得最后又得麻烦伞木了……优柔寡断也不只是坏的意味,说不定比起自己,她反倒更适合做老师。




吃完饭,知惠子忽然想起来自己昨天看大卖场日用品打折,多买了好几把牙刷,结果回家被凉二抱怨说家里橱柜不是还有吗。记性变差和贪小便宜加在一块真的是中年症状。


她从包里拿出来多余的几把递给霙:“啊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玩意,我昨天牙刷买多了,你不介意的话……”


嗯?……知惠子就看着霙的脸顿时红得跟番茄一样,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牙刷,知惠子看看番茄又看看牙刷,很是莫名其妙。


“牙刷怎么了?”


“不,没、没什么…谢谢。”


霙一把夺过去。


绝对有什么吧…都结巴了,但看这闭口不言的样子是不会说了,知惠子也联想不到牙刷到底能藏什么隐情。她耸了耸肩。




——


“希美,我能拿个纪念品带回去吗?”


“可以啊,诶…为什么是纪念品啊,我家又不是旅游胜地。”


“……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啦,想要什么?”


“……希美的牙刷,可以吗?”


铠冢霙走在返回宿舍的路上,手里紧攥着未拆封的牙刷不知如何是好,她眉头紧锁,严重怀疑知惠子老师是不是会读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