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彩月Klimbim ch9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21 10:27
点击:2086
章节字数:28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关上浴室门空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霙才慢慢冷静下来。

自己太冲动了…要不是希美反应快还不晓得会怎么样,一定给她很大困扰吧……她在心里深叹了口气,等会得好好道歉。

把手里的衣物放到盥洗池台,霙才觉察到不大的空间里一直响着嗡嗡声,低头一看,瓷砖地的矮凳上摆着一台小型取暖器,因为有它不断送暖风,所以浴室里也很暖和。

她打量着浴室,两三帖大的空间内,马桶、洗衣机、镜子、盥洗池一应俱全,洗澡是淋浴式的,比自己家的要简略很多,但小小的空间一丝一毫都利用起来:洗衣机旁塞了洗衣篮,不同花色的牙具放了三套,壁挂架上挂了好多花花绿绿的毛巾,还见缝插针地贴了瓷砖贴。反倒是给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感觉,非常新鲜。

霙脱掉衣服钻进淋浴房,水温很容易调,不冷也不烫,刚刚好。

洗到一半,外面有人敲了敲门。

“什么事?”,“是我。”,是希美的声音,“我能进来一下吗?”,“好的。”

实际上霙觉得她不用打那么多招呼,因为淋浴房门是磨砂玻璃的,里面和外面都看不到什么。

模糊的人影旋即在门口动了下,“我把睡衣放这哦,吹风机在镜子后面。换下的衣服丢篮子里就可以了。”

原来那个镜子后面还藏了壁橱,霙小小吃了一惊。


“啊…”

希美准备退出去,霙喊住她,“刚才很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我很高兴啊。门开久了热气要跑掉了,你先洗吧,有什么等会再说。”

“嗯……”

希美关上门出去了。


霙在伞木家的浴室美美洗了个澡,她穿着希美的睡衣,站在镜子前吹干头发,希美的这件睡衣是粉色的,上面印了兔子,希美的擦银布上也有小兔图案,莫非喜欢兔子吗。

打开壁橱时候看到储备在橱柜里的备用沐浴露,和放在淋浴间的是同款,一想到沐浴露和洗发液用的都是希美平时用的牌子,镜子里的自己都忍不住偷笑起来。还好并没有其他人看到。

“那个……我洗完了。”

洗完澡,霙打开浴室门。希美家的户型是竖长形,内部靠一条长长的走廊连接各个房间,听到浴室这边的动静,希美从走廊对面的拐角探出头。

“那我也去洗澡了。”她三两步蹿回卧室拿了衣服,霙给她让开道。


“小霙,来来。”

刚关上门,希美的妈妈就在走廊朝霙招手,她走过去,伞木家的两位家长热情地邀请她坐下。霙其实不太习惯被直呼其名,别人的盛情邀请也会让她倍感压力。

电视里在播DERO密室游戏大脱逃,希美的妈妈从茶几的果盘拿了蜜柑给她,说是从和歌县寄过来的特产。

“小霙是读什么大学的呀?”希美的爸爸问。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很普通,发际线逐渐往后退了,体态也有些发福。

“你傻啊,那当然是和希美同个——”,“东京音乐大学。”

啊。霙脱口而出后才发现两句话撞在了一块,不知所措地低下头。

“咦?那个特别厉害的大学吧?”

“希美不是很想上那所吗?还拿来过宣传册。”

“那怎么和希美认识的呢?”

“小霙是来宇治玩的吗?”

接二连三的问话令霙无所适从,平时不怎么会有人这样连珠炮地发问的,而且多半她选择不回,对方也就会悻悻地离开了。现在不行,霙想着不能给希美丢脸,全程又都不敢正视希美父母,只好支支吾吾地回着话,也记不得到底怎么答的。煎熬的时间显得很漫长,她知道这样不好,但一心只盼望着希美来解围……尤其是这种知道她就在身边的时刻。


“妈,你不要查户口一样一直问人家话啦。”

希美的手按在肩上的时候,霙松了口气,终于得救了。

“哪有,我们在聊天呢。是不是呀,小霙。”

霙赶忙点头。

“真是的……我们回房间了哦。”

“别太晚睡。要不要橘子?”

“不要,还要吃蛋糕,会串味。”

“这么晚还吃你小心胖。”

“反正偶尔才吃。”

希美牵着她回房间,才刚合上门,霙就忍不住抱紧她。刚洗过澡的希美怀里好温暖,散发着牛奶沐浴露的芳香。

“我爸妈很烦人吧,不好意思啊……辛苦你了。”

怀里的人没说话,摇了摇头。

手指探入发丝,希美揉摸着霙的脑袋,软软又有点杂乱的长发摸起来像是动物皮毛。她心想,好像猫猫。是说和霙的距离近了以后希美经常会觉得待在身边的是一只小动物,褒扬意味的。奇怪……霙以前是有那么可爱的吗?


“有刷牙吗?”,“还没”,“那来吃蛋糕吧。睡前再。”

希美拍拍她,霙乖顺地松开手。她从袋子里拿出蛋糕盒去拆,霙那边好像也想起来什么,钻到自己的包里翻找起来。

“嗯?什么?”,霙翻了一通,递过来一个包在包装纸里的东西,不是很大,希美拆开来后发现是一盘唱片。

“生日礼物。”

“哇,谢谢你。”希美起身,她记得以前有个插光碟放的随身听,不过好久没用了,在书柜找了一圈,终于算是找到,接上电源,再插入光碟……嗯……

“哦,可以听了。”她把一只耳机递给霙,两个人凑合着坐在地毯上一边听一边吃蛋糕,希美问她会不会太寒酸了点,霙说这样就挺好的。

知惠子老师推荐的钢琴专辑很好听,但比起一起吃蛋糕时候听,霙觉得大概更适合深夜一个人泡了咖啡戴上耳机静静欣赏。

“虽然很好听……但感觉,”希美吃了口蛋糕,浓浓的巧克力味配上从耳边滑过的钢琴长音,显得不搭调的喜感,“似乎更适合高级餐厅那种调调啊,大人的氛围。”

红酒啊香槟啊,之类的,虽说她上次就被酒精劝退了,但想象一下还是觉得很棒。

“大人?”

“或者说更浪漫的?”希美笑了笑,“碟子,你挑的吗?”

“不是,知惠子老师推荐的。”

“啊,果然。”

两人相视一笑。霙对此也有同感,总之和当前的气氛不太搭。不过,明明已经做过大人才能做的事了吧……霙叼着勺子沉思,一想到上次见面时候的事情,脸就不自觉热起来……问题是出在不够浪漫吗?

她心有余悸地望了眼门扉,再来一次的话真的要被吓死了。


希美有注意到她瞟了眼门的动作,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虽然不是很确定,但大概也还是有点期待的?…她猜测。

“我把门锁了嗯……”她试探着凑到她耳边念道,希美直觉她的身子就这么僵在了那里,“继、继续吗…”,等了一会,霙吐了下舌,白色的塑料小勺掉了下来。

霙的嘴里残留着蛋糕的甜味,也可能是自己的,反正,是带有奶油和巧克力味道的吻。

希美钟情于长笛很久,书籍也好电影也好,看也看,没有音乐那么让人着迷,但也从来没想到过竟然还有能和音乐抗衡的东西……又或者说好像是两种维度的乐趣,不可同日而语。

手掌贴上霙的后颈,她轻咬着她的脖子,空调温度感觉打得太高了,热到让人出现醉酒似的眩晕。


不去床上吗?

我床很小,是单人床。

单人床……霙意味不明地呢喃着这个词,不清楚为什么,大约只是想分散一点聚集在胸部的注意力,被吸吮着的感觉非常不妙。

希美把大灯关掉了,只开了书桌的灯,以前买的时候买了可调节亮度的款真是有先见之明。昏昏暗暗的光线下,霙散着睡衣仰躺在地毯上——这样的时刻更适合刚才的钢琴曲——只是耳机已经掉到一边了,只能从漏出来的音色中听到点点钢琴的段落,一如霙凌乱的喘息。


内裤看来要再换一条了啊……

霙听后抓来身边的睡衣蒙住脸,超可爱的。想让她开心,这样的念头愈发强烈。霙的体内炙热又湿润,手指被束缚在里面,随着一浅一深的探索,渐渐的反倒像是被她抓住似的动弹不得。应该是怕叫出来会被隔壁间听见吧,霙压抑着呻吟,只有身体随着手指的动作而颤抖。

要不要咬?…希美将另只手伸到她嘴边,手指如预想中那样被狠狠咬住了,舌头像回应下身的侵犯一样来回舔着她的手。

过多的血液涌上头脑,兴奋到头晕。

音乐是艺术的话,这大概就是原始的快乐吧……做爱的时候果然会变成动物。


……连痛楚都变得很美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冯疯子 赞赏了 100 点“awsl”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