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11-27 18:11
点击:1083
章节字数:36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白石医生顶着刺目的吻痕伤遍全翔北医生护士病人的纯洁心灵,被偷偷称为“broken hell week”的一周后,随着吻痕渐渐淡去,翔北梦中情人名花有主的事实终于被大家所接受。

今天,阳光明媚,秋高气爽,注定是个适合飞翔的好天气。

9时整,翔北CS町田刚上班就接到了来自防卫省直升机的降落申请。

之前也收到过相关的申请,是由部长橘医生批准的,町田正准备拨通橘医生的电话,白石医生从办公室快步走进来,拍了拍町田的肩膀,示意批准降落。

町田看了看窗外,为难的告诉白石。

“现在我们的heli还在停机坪的正中心,周围的位置大概不够那么大的直升机降落。需要等直升机起飞后才能调度降落。”

隔了大概五秒钟,对面直升机传来了低沉却清爽的声音。

“无妨,我们fast rope。”

白石医生闻言轻声“啊”了一声。

“翔北CS收到。”

“谢谢。”

目送突然走进来,又风一般离去的白石医生,町田耸了耸肩膀,最近围绕着这位超人气医生轰轰烈烈的绯闻,她倒是不怎么感兴趣。这么漂亮优秀的医生一直单身才是最奇怪的事情吧。对光是暗恋却不懂得进取追求的男医生们,直到人家被追走才哭丧着脸排队上天台嚎泣,她实在难以表达同情之心。暗暗告诫自己绝不能在翔北找老公,哪怕对方收入高医术好长得帅如蓝泽医生也不行。

视线看向窗外,从直升机上用绳索帅气的速降下来的自卫官们,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町田感到有趣的想着,一手拿起电话,通知今天当值的机长梶桑,看看能不能申请一下给自卫队的直升机挪一下位置。

等白石医生跑到停机坪时,8名自卫官已经垂降完毕,正笔直的站成一列,整理着垂降时弄乱的着装。

站在队列之外的娇小女自卫官转过身来,伸手按住被风吹乱的额发,领带在胸前帅气的飘飞着,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女自卫官姣好的面部轮廓,将那清爽的笑容映衬得灿烂夺目,令人禁不住目眩神迷。

“おはよう。(早上好)”

白石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些家伙就这么就着一条绳索一个接一个的从飞机上跳下来…

为首的这个家伙甚至还是个心脏不好的病号!

白石撇了撇嘴角,侧身展臂为众位自卫官引路,却被女自卫官微微弯腰绅士的捏住了手指。

这下,再大的闷气也着实生不起来了。

高大的男自卫官们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任自家长官向女医生大献殷勤,直到两人达成了共识,才笑吟吟的回头朝他们挥了挥手。

“走吧。”

“は。(是)”

自卫官们雄赳赳气昂昂的齐声高喝,伴随着头顶盘旋着直升机螺旋桨的巨大声响,虽然只有一个小队,气势却如雷霆万钧,直冲云霄。

绯山不动声色的看着白石全然不为所动的淡定模样,嘴角翘了翘,静静的跟着女医生走回医院大楼中。

女医生这才回过头来凑到绯山耳边轻声说着。

“一会跟我去做个心电图检查好吗,你们要是总是这样跳下飞机,我很害怕…”

绯山挑起眉头,歪头疑惑的看着女医生。

“一会我们就要走了呀。”

“诶?!”

绯山看着女医生瞪大眼睛不满的看着自己,顿时也瞪大了眼睛。

“今天会安排两名医生去我们基地参观交流,我以为橘医生告诉过你了!不要告诉我里面没有你…”

白石想了想,虽然还没听说这件事,但昨天橘医生还特意和自己调了直升机值勤,大概就是为这件事情吧…

但看心上人一脸紧张的模样,忍不住想逗逗她。

故意摇了摇头,无辜的说着。

“不知道,橘医生什么都没说啊。”

女自卫官垂头短暂的沮丧了几秒,再抬起头,嘴角的笑意陡然锋利起来,杏核般的眼眸微微眯起,背脊如铁尺般挺直,脚下也快步走了起来。

“看来得先去找某人谈谈。”

白石眼睁睁看着女自卫官带着部下气势汹汹的越过自己,顿时觉得玩笑有点开过头,连忙追上去拉住绯山的手。

“等等!”

绯山停下脚步,歪头看了一眼女医生,那眸间来不及收敛的锋利之气看得白石心头一阵发颤。

“你先去忙,一会我再去找你。”

白石连忙解释起来。

“我今天不值直升机,应该能过去的。”

绯山却没有多开心,反而讳莫如深的看了眼白石,缓缓朝部下们说了句。

“全体都有,向后转。”

“は。(是)”

男自卫官们毫不犹豫应声齐刷刷的往后转身。

绯山定定看了白石好一会,才柔软了表情,讪讪的轻声问着。

“刚刚是在开玩笑啊?”

白石认真点了点头。

“嗯。”

绯山这才长叹了口气,低头摩挲了一会女医生手背柔软的肌肤。

“开玩笑好歹表情变一变啦…”

尽管绯山重新恢复温柔的模样,白石却没法放下心来。

眼前的心上人,尽管从见面起就一直笑着,但刚刚短暂的情绪波动间,压在眉间的疲惫却悄然泄露了出来,判断力下降,来自下意识的精神紧张和敏感不会撒谎,这段时间恐怕绯山压力不小。

手掌温柔将女自卫官的手掌包覆进掌心,轻声问着。

“最近很累吗?”

绯山短暂的放空了一秒钟,抿了抿嘴唇。

“嗯…各种各样的事情….”

放纵自己沉溺在恋人体贴的温柔里几秒钟,女自卫官缓缓放开手,重新挂起清爽的笑容。

“总之,先办正事。”

不舍的端详着心上人隐藏在笑容下的疲倦,白石顺从的点了点头,亦不敢再提心电图的事。

“好。”

橘医生安排这次基地交流医生果然是白石,同行的还有实习医名取。

这一安排显然超出了绯山的预料,眼见绯山强硬的拉住橘医生的胳膊准备到外面好好谈谈。

橘医生连忙附到绯山耳边说了句什么。

态度强硬的女自卫官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橘医生,放开了禁锢。

朝名取医生转过身,表情严密,审慎的倾了倾身子。

“我们基地司令柏濑空将补一直受您父亲关照了。”

看着年轻的名取医生露出白石熟悉的苦笑。

身为名门子弟活在父辈的荫庇下,光芒亦被父辈所遮蔽的无奈,白石曾经,也很熟悉。

白石抿了抿嘴唇,想上前说些什么,却看见绯山又轻轻补了一句。

“不想去的话,不去也没关系。”

名取医生看着绯山紧抿嘴唇,严肃的面容丝毫看不出第一次见面时爽朗灿烂。

无奈的搔了搔脸颊。

“不去什么的…这是任务吧。何况是绯山桑的要求,我会去的。”

绯山这才松了口气,意味深长的按了按名取的肩膀。

“抱歉,拜托了。”

绯山回头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白石,轻声问着。

“能麻烦你们穿heli制服吗?”

白石看着娇小的心上人,轻轻点了点头,和橘医生简单交接过工作,往更衣室走去。

绯山也自然的跟了进去,“咔哒”一声带拢了更衣室的大门。

白石无奈的低头看着从背后抱上来的恋人。

“名取医生会伤心的。”

绯山将脸埋进恋人比自己稍宽的背部,瘦削的下巴故意顶了顶单薄肩胛间的凹陷。

“这个时候提别人的名字吗?”

握住腰间的手,白石转过身来,将面容疲倦的恋人抱进怀里。

“工作,需要帮忙吗?”

赖在恋人柔软的怀中,绯山轻声轻气的撒着娇。

“要,白石医生成分不足…要好多好多吻。”

似曾相似的话,让白石恍然明白过来,低头亲了一下慵懒半闭的杏核形眼眸。

“回去后没有吃糖?”

绯山懒怠的蹭了蹭权当摇头,享受着恋人软热的嘴唇一点点落下,最后停留在同样柔软的丰润嘴唇。

“是戒断反应…美帆子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内心焦躁的巨大空洞被恋人切实的填满,眼睛弯弯眯起微笑的绯山此刻像极了餍足的大猫。

“我知道你不喜欢。”

白石心疼的又亲了一下恋人的嘴角。

“只要美帆子不把糖当做依赖,就没有关系。比起依赖糖,我希望美帆子能依赖我。”

恢复精神的女自卫官淘气的眨了眨明媚的棕眸,嘴角故作轻松的勾起。

“やばい(糟糕)…要变成新的依赖症了…?”

女医生低头用满心的柔情,软化了恋人轻佻的嘴角,吻去那没心没肺的笑容,将故作轻松的不安用甜蜜的诺言揉化了吞咽下去。

“依赖我很健康,不需要戒断。”

女自卫官沉默了一会,认输一般倾心回吻过去。

“好,我会试着多依赖惠一点。”

女医生这才放下心来,轻声问着。

“所以,绯山桑要名取医生或者他父亲帮什么忙?”

绯山抿紧唇角,不太情愿在此刻提起煞风景的事情。

但刚刚才答应要多依赖一些对方,也不好敷衍过去。

不由得懊恼的低下头,看着女医生精致秀气的锁骨近在眼前,而颈间一周前留下的吻痕,已经几不可见,不由得愤愤凑上去轻咬了一口,在女医生光洁的肌肤再次留下了淡粉的痕迹。

白石“唔”的轻哼了一声,随后放松了身体,任女自卫官留下痕迹后,又顺着锁骨旁的纤细肌理甜腻的舔舐到嘴角,才在她唇边困扰又甜蜜的轻声叹息。

“今年我犯的事情不少,上面不是很满意我,我需要一些大人物的推荐,才能争取到面见幕僚长的机会。名取医生的父亲,似乎是什么医疗学会的大人物。还不知道为什么当过基地司令柏濑空将补的主治医。”

白石稍微思索了一下,轻声说着。

“VIP病房…”

绯山挑了挑眉头。

“惠知道?”

白石医生微笑着转身,打开自己的衣柜开始更衣。

“说来话长,一时半会恐怕很难客观的说清楚,等回去再和你解释吧。先换衣服好吗?”

无暇埋怨女医生居然在这种时候卖关子,绯山的注意力却全然被缓缓卷起衣摆更衣的心上人所吸引。

明明还穿着薄薄的打底白T恤,只是腰间露出了一线肌肤,仍然让女自卫官呼吸急促起来。

瘦削的手指悄悄放在女医生腰间,细细抚摸起腰腹间柔软流畅的线条。

女医生好笑的捉住那只淘气的手,举到唇边亲了一下。

“这样我没法穿衣服,他们还在外面等呢。”

绯山赌气跳到女医生身上,在那诱人的嘴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让他们等!”

白石笑眯眯的托住投怀送抱的恋人,替她拨了拨早先被风吹乱的额发,又安抚的摸了摸那毛茸茸的发顶。

“美帆子不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绯山这才不甘心的抿了抿嘴唇,从恋人身上跳下来。

“好,先办正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