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11-23 17:25
点击:1103
章节字数:28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晨间不小心变成旖旎的亲密里冷静下来,已经到了六点,白石坚持起床送绯山出门。

昨晚被糟践的制服自然是穿不了了,早先留在白石家的短袖热裤也不适合在薄凉的深秋穿,绯山熟门熟路的在白石衣柜里挑了件稍窄的白色T恤配上薄薄的烟灰色卫衣,又找了条七分裤,穿在身上长短正好合适。

沐浴后的白石也挑了套差不多的衣服穿上,临出门时,白石握住绯山的手指,郑重的将她的拇指和食指指纹都录入到大门的指纹锁里。

“这样就算我加班,美帆子也随时都可以来住。”

绯山看着白石盯着自己一脸满足的笑容,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

“之前就想问了,你家大门是用指纹锁话,为什么之前会留一串钥匙给我?”

白石眨了眨眼睛,得意的解释关于自宅的小秘密。

“钥匙可以上锁,但是没法开门啊。”

绯山这才明白过来,微笑着刮了刮女医生的鼻子。

“幸好也不是全无防备,真怕我不在的时候,惠会迷迷糊糊跟谁跑掉。”

女医生不开心的鼓起脸颊。

“明明是美帆子更轻浮,真怕我不在的时候,美帆子会跟白井医生跑掉。”

绯山哭笑不得的戳了戳女医生柔软的脸颊。

“我认识白井三尉快十年了,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认识你才一个月,就什么都发生了。还不够说明什么吗,白石医生?”

这番清晰的逻辑,总算把女医生哄好,倾身抱住女自卫官娇小却暖热的身子。

“还不够,我还不想离开你。”

这是第二次女医生这样说,显然并非一时情动的蜜语,而是内里暗藏不安的恋慕。

绯山毛茸茸的脑袋窝进女医生颈间,昨天情动时留下的吻痕近在眼前,女自卫官淘气的摸了摸那一小块艳丽的皮下出血的痕迹,炽热的嘴唇亲密的碰了一下。

“相信我,很快就来看你。”


尽管绯山百般劝阻,白石还是开车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看都要从千叶县送到茨城县境内了,绯山连连指着手表温言软语劝白石回去上班。

把绯山送到JR线的月台上,白石又恋恋不舍的抱了一下穿着自己衣服的娇小女自卫官,看她上了快轨,才乖乖开车回医院。


等白石回到医院,时间堪堪8点半。

难得有充裕的时间,白石停好车慢悠悠的从医院的正门走进去。

迎面走来的两名门诊护士,还没打招呼,就瞪大眼睛捂住嘴跑开是什么情况…

难道有什么突发急症吗?但此刻宁静的病院,并没有自己熟悉的大型急诊的忙乱节奏。

白石茫然的看了一眼跑开的背影,决定先回急诊看看。

到门诊大楼共用的电梯短短一小段路,白石又碰到好几位下班的护士,毫不意外获得同等的奇怪待遇。

“喂…”

疑惑看了看自己的着装,虽然为了配合绯山挑的衣服,穿着风格和平时不太一样,但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失礼吧。

路人一直粘在身上的刺人的目光让白石倍感困扰。

打开电梯门,正好看见昨晚值班的横峰医生和雪村护士。

值班一夜,两人都面带倦色靠在墙边小憩,看到上级医生就站在电梯门口,连忙站直了身子鞠躬行礼。

“お早うございます!(早上好)”

两人受惊如雏鸟的模样让白石想起了自己当实习医时也是这般,不由得微笑着小小的点头,轻声说了句。

“お疲れ.(辛苦了)”

但随后,两人也是瞪大了眼睛欲言又止的盯着自己。

“…有事吗?”

横峰医生张了张嘴,被雪村护士一把捂住嘴,推着她走出电梯。

“お疲れ様でした!(辛苦了)”

白石看着两人交头接耳叽叽咕咕走远,平时看上去合不来的两人实际上意外的关系不错吗?

同时在翔北急救中心进修的两人,虽然是医生和护士,但还是有同期的感觉呢。

虽然胆小,却在切实成长的横峰医生。

态度冷傲,但是意志坚定,像极了冴岛护士长的雪村护士。

感觉是能留下来的两个人。


正怀着“再顽劣的小孩也会长大”的微妙感慨,电梯再次走进了老同事冴岛。

刚想打招呼,就看到冴岛冰刀一样的眼神冷冷质问自己。

“白石医生昨晚就这样走了呢。”

啊….完全忘记了。

昨天做完肠损伤手术后看到恒夫的邮件就直接跑了,也没和当值的医生交接过,想必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

白石不好意思搔了搔脸颊。

“抱歉!昨晚还有事处理吗?都是实习医当值有点担心呢。”

冴岛摇了摇头。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白石这才放下心来,长舒了一口气。

“太好了,一路上都有护士一边看我一边哭着跑走,害我还以为急诊出了什么大事。”

因为电梯刚从急诊楼层下来,冴岛护士长露出森森白牙冷笑着。

“哦?是哪科的小护士这么丢脸?”

白石连忙摆手。

“没有没有,不是我们科的。真搞不懂呢…”

冴岛抿了抿嘴唇,一眼就看出了让女医生困扰的答案。

“白石医生真的不知道吗?”

女医生疑惑的歪头看过来。

冴岛只好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故意说着。

“这里,被奇怪的虫子咬了吗?”

白石摇了摇头,坦然回答着。

“是吻痕。”

冴岛挑起眉头。

“原来你知道啊?”

白石眨了眨明澈的黑眸,奇怪的问着。

“知道啊,留下吻痕是奇怪的事情吗?”

比起留下吻痕,白石心中更在意第一夜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绯山的想法,若非昨夜云开月朗的一场欢爱,白石恐怕不能明白那时的绯山在面对自己时,那掩藏在小心翼翼之下百折千回的真意。

听着白石直白的话语,冴岛冰冷的讽刺着。

“有了恋人就急着昭告天下,白石医生你是珍兽吗?”

看着冴岛冰冷的面容,被“恋人”两字轻易打动的女医生,勾起嘴角,小小的得意的附和着。

“でしょう?(对吧?)”

面对明显沉浸在恋爱里的女医生,冴岛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总之,遮一下。”

满脑子都是恋人可爱又帅气的面容,心头自然而然浸润着饱满的甜蜜的女医生,嘴角温柔的勾了起来,过于漂亮的脸孔上荡漾着全然是令人艳羡的甜美与幸福。

轻柔,却笃定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留着自有她的理由。”


冴岛看着相识多年的女医生脸上前所未有的甜蜜表情,无声的慨叹守身如玉多年的女医生奔向爱情的热烈和勇气,心头却生出了无端的害怕。

放弃了下班的念头,跟着白石走出电梯,一路用冰冷的气场帮女医生隔绝着那些蠢蠢欲动的视线。

然而仍然有不读空气的人跳起来和白石打招呼。

“唷,白石你来了!”

白石小小点着头,将包里的直升机对讲机交给藤川,准备去更衣室换衣服。

“早上好,藤川医生。”

交接间,女医生颈间绯红的痕迹自然没逃过藤川的眼睛。

藤川张大了嘴的颤抖着手指指向白石,却被白石身后的冴岛释放出冰冻气场吓退,立刻放轻了声音,踮起脚搭到白石的肩上,拍着自己的脖子,悄声问着。

“白石…这里..这里!”

白石大方的点了点头。

“是吻痕。”

“恋…恋人?”

白石微笑着点了点头。

藤川挤眉弄眼八卦的捅了捅白石的手臂。

“是之前百里救援队的人吗?やっぱり高い人?(果然是很高的人?) ”

白石歪头想了想娇小恋人埋在怀中的模样,笑了笑。

“偉い人 。(是伟大的人。)”

藤川立刻露出羡慕的表情。

“你这家伙,意外是炫耀恩爱的类型啊。”

又偷偷看了眼冴岛。

“真好啊,连白石都有恋人了啊!”

站在白石身后的冴岛冰冷瞪了一眼藤川医生。

“羡慕什么,你没有吗?白石医生每年得到的巧克力都比你多,心里没点(B)数吗?”

这下轮到藤川语无伦次了,小个子的医生激动得眼镜都要掉下来,“咻”地跑到冴岛面前,瞪大眼睛看着声音发冷,面色却含着微微羞赧的护士长。

“は…はるか(遥)…”

白石连同护士站所有的工作人员同时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两人,异口同声的重复着。

“はるか(遥)?!”


角落里常年蝉联翔北得巧克力数第二名,此刻却毫无存在感的蓝泽医生终于出声了。

“你们在交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