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4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11-28 19:10
点击:799
章节字数:34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異世界中的異狀被刻意忽略,已經產生的衝突卻不能裝作沒發生,為了避免潛伏在麥田之外的凶狠狼群在警戒較低的夜晚忽然進攻,貞德自願負責守夜,在Alter想排輪班順序時說了沒有必要。

「今天Alter和Lily都參加戰鬥了,就算魔力已經回復,精神力卻是另外一回事,還請兩位好好休息。況且我還有身為裁決者的優勢在,想察知遠處是否有魔力反應接近,我想我是最適合的人選。」聖女的微笑仍舊平易近人,卻不容任何人反駁。「至於另一位貞德小姐……我想是不適合守夜的。」

被人點了名,少女貞德默然無語,毫不反駁自己在與戰爭相關的事務上難以提供協助的評語。

就這樣,聖女強硬地選擇獨自在深夜時分扛下所有人的安危。


可是不容反駁的正論卻不代表真的沒有異議,在少女貞德小屋二樓那間不甚寬大的臥室中,Alter躺在床上——這次她當然是一個人睡的,少女貞德那張床上擠著主人和很期待一起睡的Lily,兩個人已經平穩入睡——再次陷入失眠。

Alter在想外頭的那個人,如此輕易又理所當然把自己和眾人切割開來,那明明是她才會做的事。

這是該做的事。不需要其他人。自願和應該。孤獨。

本就該扛起所有責任的聖女。會笑著幫她做消夜的貞德。

不爽。


Alter煩躁翻身,想拿枕頭蓋住腦袋,中世紀硬梆梆的枕頭卻沒辦法貼合她的頭型好完美抵禦外在聲響。

雖說外在也沒什麼聲響,只有少女貞德和Lily淺淺的呼吸聲,但就是太安靜了,該死的這鬼地方的夜晚根本沒有聲音,什麼都沒有,外頭搞不好連星星月亮都沒有。

非常不爽。

想要聲音,想要武器碰撞的聲音,想要戰到酣暢時無意義的吼聲,想要管他是誰臨死前的絕望哭泣,想要有點什麼填滿此刻死寂。


「砰!」

沒有任何用處的枕頭被用力砸出去,發出巨大聲響驚醒近在咫尺的另外一張床上的兩個人,少女貞德立刻睜開眼睛,半撐起身子緊張地看著已經跳下床的Alter,從少女貞德懷裡掙扎著起來的Lily還揉著眼睛,迷迷糊糊。

「……討厭的狼和大叔來了嗎?」


「沒有。只是我打算去守夜。」Alter推開房裡的窗,回頭看向靠在一塊的少女貞德和Lily,猶豫一會兒還是沒叫年幼版的自己少撒嬌了自己去睡一張床。「妳們繼續睡就好。」

不等她們回應,在少女貞德喊出Alter之前,從窗口一躍而下。


少女貞德看著Alter離開,咬著下唇卻沒有更多動作,懷裡的Lily又眨了眨眼睛,盡可能想趕走睡意,聲音卻還是睏兮兮的。

「夢想的我……我們要出去找長大後的我嗎……?」她打了個哈欠。「我的話,可以抱著夢想的我跳出去喔。」


露出苦笑,少女貞德只是揉了揉Lily的頭髮,然後收緊擁抱的手臂。

「沒關係的,Alter說了,我們繼續睡吧。」




外頭好黑,真的好黑,沒有月亮和星星,只有一片死寂。

安穩落在小屋前一片柔軟草地上的Alter蹙緊眉,她在這個世界最早的夜裡是與少女貞德一同從教會離開,明星閃亮而月光溫柔,甚至她瞞著少女貞德而出外調查的夜,也仍有星光指路,更隨後的少女貞德還拉著她去看星星。

不應該沒有月亮和星星,不應該這麼黑,況且她還從少女貞德的面前離開的,不是嗎?

Alter喃喃咒罵,指尖燃起照明的火光,四處張望卻沒看見貞德,直到她煩躁抬頭,才看到貞德抱膝坐在屋頂之上,遙遙看著遠方。

明明是這麼黑的地方,卻還是有個純白色的點在那裡,安安靜靜地彷彿自身就有光芒。

屋頂上的聖女沒有低頭,沒有發現那一小簇火焰。Alter抬頭望著聖女,小小的一個白點似的聖女

一個人待在屋頂上的聖女。

煩死了。

她熄了火焰。


「喂!」Alter往上吼,忘了顧忌屋裡還有兩個人要睡覺。「待在上面幹嘛啊妳?」


貞德好像現在才注意到Alter,終於低頭往下看,總算朝著Alter招了招手,說上頭的視野比較好,Alter要過來嗎?


暗自吐槽了都一片黑到底哪裡視野能好,Alter還是發揮從者優異的身體能力,使力一口氣跳上二樓高的屋頂,到了貞德身邊。

她瞇眼向遠方看,故意不低頭。


「Alter,坐著吧?比較輕鬆,天亮還有一段時間呢。」習慣了對方倔強舉止,貞德只是拍拍旁邊的位置,對著Alter笑了笑。


Alter輕輕哼聲,還是乖乖坐下,同時嚥了口口水,怕貞德問她怎麼不睡覺,大半夜的跟著跑上屋頂?


貞德轉回頭,繼續遙遙看著該盯梢的方向,或許是配合著時間,開口的時候太輕太小聲,Alter幾乎聽漏。

「Alter,妳是知道的吧?」


Alter愣了半晌,腦袋還是沒轉出對方想要的答案,不由得口氣又差上不少:「是要知道什麼?」


「這裡不是棟雷米。」聖女說,聲音沉穩,不留半點屬於少女的輕快高揚。「我的家鄉沒有蘇珊阿姨,更沒有叫安德的男孩,我不認得任何人,也不記得這裡任何一棟房子、任何一畝田。」


「……有猜到。」Alter的聲音跟著低了下來,身體往後仰,靠著雙手支撐,仰望星空。「太明顯了,根本是逼人知道。」


「但Alter還是很努力呢。」貞德輕笑,柔和的聲音融入夜色似的,難以聽清真意。「很努力想要保護這個地方,分明沒多久前御主還很擔心Alter會不小心燒掉哪裡害她要賠償。」


「我才沒那麼衝動。」不太爽地瞪了轉述的人,Alter直接忽略她真的差點就放火燒掉這個世界的事實,毫不愧疚地轉了話題。「喂,妳真的不需要換班嗎?不說精神力什麼的,魔力才能決定我們從者到底能不能行動。妳現在只是在虛耗魔力而已吧,魔力還不會恢復,妳最好是靈體化來省魔力。」


「唔……Alter這是在擔心我嗎?」


「誰會擔心妳啊笨蛋聖女!」幸虧漆黑夜色打了掩護,一邊的貞德不會發現Alter發紅的耳根。「妳魔力耗損過多的話很容易就被殺了吧,被殺了就不是戰力一點用都沒有,這可是妳自己說的欸!」


「也是……」貞德換了姿勢,右手撐著下巴。「可是我覺得假如是Alter守夜的話,會忘記過來叫我和Lily的吧?」

凡事喜歡一個人解決的Alter,老是嫌Lily煩人的Alter,尤其討厭和聖女並肩作戰的Alter,看到敵人到底會不會想要通知同伴……還是說會不會就直接一個人衝上去了忘記自己還有同伴?


「會啦……」Alter偏開頭,疑似心虛。「妳們總要知道什麼時候開打,不然睡到一半被偷襲也太丟臉。」


「是我把Alter想得太任性了,真抱歉。」貞德一邊說著,忽然站起身,拍拍坐著時沾染到的塵土。「那麼,可以請Alter去叫Lily和另一位貞德小姐起床嗎?」


「幹嘛叫她們………啊。」Alter跟著站起身,她們兩人所注視著的方向看似仍舊一片死寂,卻隱隱有著騷動,魔力的急遽變化與沉重的腳步聲,遙遙傳來。「那妳怎麼不去叫?」


「讓Alter能夠證明我是錯的,好嗎?」貞德轉頭對著Alter笑了笑,帶著誠摯請求與慣有溫柔這類Alter從沒習慣過的東西,搞得她又渾身不舒服只希望能快點走開。


「知道了啦,那妳也不准偷跑。」Alter不太自然地扭開頭,往屋頂邊緣走去準備跳下。


「對了。」貞德的聲音在Alter的腳離地前從後方響起。「Alter,之前謝謝妳給我的蘋果。」


這話嚇得Alter腳步一滑,落地時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摔跤,卻還是沒敢朝上頭怒罵說突然間說了什麼鬼,匆匆開了門就躲回屋裡。

在屋頂那頭,好像還傳來貞德的笑聲。


蘋果是她們還在迦勒底時的事了,有時候貞德一早打開自己房門或是訓練到太晚才回房時會在房間門口發現一顆蘋果,擺得很隨便像是隨意棄置,卻不偏向其他地方,就在她的房門正前方。

摸不著頭緒的貞德只能把蘋果收進房裡,看看隔日有沒有人來詢問,但她沒等到水果失主,只有另一顆蘋果出現在門口,後來幾日也偶爾會在門口看見不同水果,她這才相信這是不具名的好意。

她等著機會想親自道謝,但一次也沒撞見來門口放蘋果的神秘人,直到今天在幫忙準備晚餐時看見少女貞德屋裡的一袋蘋果,才突然明白過來。

雖然貞德還是不太確定為什麼Alter會在她的門口放水果,但或許可以理解成該是討厭聖女的、彆扭的龍之魔女的道謝方式吧?

對每日所捎去的一份餐點的道謝,在瞥見那些食物時會記得有人會關心她的狀況,好像應該表示些什麼又不願被任何人知道,才選擇了這樣的方法。

本僅止於猜測,但看剛剛Alter的反應,應該與事實不會距離太遠。


「該繼續正事了。」收起笑容,貞德稍微伸展了下身體,再次嘗試向迦勒底發送消息。

「御主、瑪修小姐與達文西小姐,貞德在此報告狀況。」她緊緊盯著敵方來襲的方向。「即將與敵方進行接觸,首要目標希望能和談以盡量減少對此結界的損耗,無法和談則立即殲滅,未來八小時內若沒有繼續收到報告,請迦勒底派遣援軍。」


貞德舉起手,金色的魔力光子匯聚成旗子的模樣,聖旗飛快成形,在空中展開,無風依舊飄揚。

她深吸一口氣,在心裡稍稍估算了時間,接著往前用力躍步而出。




TBC


好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老樣子有問題都可以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