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3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11-21 21:17
点击:776
章节字数:64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是比狼還要魁梧數倍的巨獸,睜著腥紅的眼,半張的嘴邊獠牙涎著唾沫,呼哧呼哧喘著熱氣。

Alter握緊掛在腰間的劍,凝神等著還有多少隻會出現。

緊跟在後的第二隻身形小了一些,不耐煩地踱著步,紅眼睛掃過四周一圈又一圈。

第三隻動作悠閒不少,像是慢悠悠跟著頭領出來散步,鼻頭卻輕輕顫動,嗅聞周遭氣味。

等三隻都離開樹林的陰影範圍,Alter繼續耐著心觀察,直到確定這是三隻一組的巡邏小隊。

她暗暗嘖了聲,區區野獸還能組織起來,若要直接攻擊隱藏在背後的人不知道能不能一擊得手。

一邊的Lily戳戳她的腰間,她凶狠瞪過去企圖用眼神要小鬼明白該閉嘴,然而Lily只是用嘴型問了她們該不該殲滅這三隻繼續深入探察?

看著躍躍欲試想戰鬥的兒童版自己,Alter愉悅而笑,絲毫不管蹤跡洩漏問題,抽了劍喚出龍旗,從躲藏處一躍而出。


「通通變成灰燼吧畜牲們!」

Alter張狂大笑,只要忽略背景裡從麥桿中鑽出的小不點,那肯定能構成魔王出場的景象。


「啊!長大後的我好狡猾!居然偷跑!」

大聲抱怨著,Lily跑到Alter身邊,手叉腰板著臉,學大人的樣子開口教訓:「原本的我說了以安全為主,要一起行動啦!」


Alter哼聲,說那個聖女又不在這裡誰管她,要打就快少哇哇叫,否則一邊看著就好。

輕輕打了個響指,火焰比捲成長槍狀的旗更快一步擊中領頭的惡獸,在鮮血噴濺與混雜著腥臭的痛嚎之中,Alter展開龍旗,往前躍步欲乘勝追擊。


領頭的巨狼往蠻橫向Alter的身軀衝撞,旗桿抵住利牙撕咬,長劍趁機刺入野獸腹部。

近乎致命傷的攻擊卻未使領頭巨狼退卻,龐然身軀繼續向前傾,牙更緊緊咬住旗桿,Alter甚至能聽見鐵製武器逐漸裂開的細碎聲響。

她罵了聲混帳,刺入巨狼腹部的長劍扭轉到更順手的角度,深深吸一口氣。

「去死吧!」Alter吼,握緊劍柄的指節發白,長劍倏地升溫,自巨狼腹部冒出雄雄火光,連她一起吞沒。


另一邊,Lily展開寶具,大範圍的攻擊壟罩剩餘兩隻巨狼,造成的傷害不夠致命,卻也足夠使其中的浮躁一方呲牙直直衝來。

「哇啊好可怕!」嘴上喊著符合小孩子情緒的驚恐話語,Lily揮舞長槍的動作倒毫不含糊,牢牢護著自己不讓獠牙利爪有機會近身,時不時還能在巨狼身上添上新傷,惹得對方更是惱怒,急躁動作下破綻更多。

她抽空往Alter的方向瞄一眼,只看見一團火焰中雙方纏鬥分不清楚誰是誰,甚至第三隻狼忽然轉向往Alter衝去,她胡亂喊著長大後的我別被燒死啊,沒有等到詛咒她去死的怒罵讓人有點擔心,只能一邊應付巨狼一邊想辦法往Alter靠近。

「嘿唷!」Lily用力一揮長槍,在自己和巨狼間隔出距離,靈敏再後退幾步,抓緊機會往Alter的靈基反應處施予聖者的禮物,希望能減緩長大後的自己身上的傷勢。

「原本的我和夢想的我明明就說了不要受傷的嘛。」她邊抱怨邊接近Alter所在的那團火焰,計算了距離確保三隻狼都在自己的寶具範圍內,更緊地握住長槍。「好,這次一定會把你們通通打扁!」

長槍展開成旗,高舉時匯聚光芒,空氣中似乎傳來聖誕時的歡快鈴聲——


察覺了空氣中魔力濃度的劇烈變化,負傷最輕的那一隻狼忽地遠離Alter,仰天淒厲長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開溜。

Lily舉著聖旗的動作一頓,看著逃離的敵方、還困在火中的Alter、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另一隻狼,不知如何是好。


「去追啊笨蛋!愣著幹嘛!」

踹開被殺死後還頑冥不靈壓在身上的巨狼屍體,從火中邁步而出的Alter狼狽不堪,甲冑已是漆黑卻仍能輕易分辨出焦痕,更別提蒼白過頭的臉上混著灰燼的血痕。

儘管是如此悽慘模樣,Alter仍揮開龍旗,長劍舉在胸前,火焰成箭直直射往僅剩的一頭狼,吸引野獸注意使目標從不知所措的臭小鬼轉移到自己身上。

「快追過去,沒搞清楚這群混帳還有多少不就任務失敗了嗎妳這白癡!」


「好、好的!」

在被吼的時候縮了縮脖子,得到指令的Lily很快深吸一口氣,提步沿著痕跡追向竄逃的狼,她還不忘回頭大喊:「不可以死掉喔,長大後的我!」


「誰會死掉啊。」Alter嘖聲,揮動龍旗格開襲來的爪,火焰捲上長劍,橫劈而出。「不過嘍囉而已,三兩下就能解決。」

她能感受到身體正在復原,損耗的魔力也快速恢復,相較對手正在淌血,腳步躊躇。她勾出冷笑,會死在這種程度的敵人手上,少開玩笑了。






那是傍晚時分,太陽殘輝西斜,小小的村子裡響起莊嚴肅穆的鐘聲,舒緩臨戰前的緊繃氣氛。

少女貞德放下手邊正處理的晚餐食材,歪頭看聞聲同樣抬頭的、來自迦勒底的貞德。

「是晚禱的時間了,妳要一起去嗎?」她問,卻不甚熱切。


「好啊,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去,都快忘了是什麼樣子。」貞德懷念地瞇起眼笑。在主動投入戰事後幾乎沒有空閒前往教堂,身邊總是戰火的煙硝味,只能在執起武器出征前、與在一場戰役活下來後握著藏在鎧甲裡頭的十字架項鍊,輕聲頌揚主的名,祈求主將自己送往該去的歸宿。

殉死後她成為英靈,以裁決者的身分踏足大地,踏入教堂再也不是單純為了向主懺悔或聆聽主的聲音,只能在戰鬥稍歇之時,獨自低頭祈禱,祈求主護佑自己仍能在祂的路上前行。

被尊為聖女的貞德,竟是直到現在才能單純以一個虔誠信徒的身分進入主在世間的寧靜領域。


這個奇異小村子的晚禱與貞德遙遠記憶中沒有太多不同,質樸的讚美歌,念得不甚優美卻讓人心情平靜的經文。

最後儀式結束之時,貞德才終於睜開始終閉著的眼,鬆開合於胸前的雙手,向等著她起身、一同離開的少女貞德露出笑容,不是她向來展露的聖女的微笑,反而更近似於對方的那種屬於無憂少女的真誠單純。

因為高興所以笑了,無關情勢亦無關交際,只是因為感受到寧靜平和而快樂,這是在征戰中、在迦勒底時都少有的時刻。

「好像真的回去了。」她安靜等待聚集於教堂的人潮散去,在十字架之下慢慢走到少女貞德的身邊,兩人往教堂門外走去。「真奇妙。」

好像在讚美歌之中,聽見主柔聲開口,好像在平板的經文誦唸之中,主伸手撫平她來到這處處違和的世界的不安。

好像這個什麼都是錯的地方裡,這份信仰是真的。

只要還有這麼一點真就好了,她就可以相信這個世界對她們並無敵意。


少女貞德不知道是聽明白了沒,只是輕輕蹙起眉,說我們該回去了。

貞德點頭,看了看月亮的位置說也是,Alter她們也該回來了,該去迎接她們。




可惜人沒迎接到,Alter和Lily早兩位貞德一步回到少女貞德的小屋,點燃溫暖爐火,對著被暫放一旁的晚餐食材束手無策。

「哇啊啊!長大後的我不要亂碰,會烤焦的啦!絕對又會烤焦的啦!」

她們一回來,看到的就是這樣Lily死死抓著Alter的手不讓她移動一分一毫的景象,若再仔細看看,還能看見被丟棄在地上、黑得不能再黑的疑似肉片的物體。


「原本的我!夢想的我!」彷彿看到救世主,Lily亟欲朝門口伸手,卻又不敢放開Alter,糾結目光在處理到一半的食材與擅長烹調的另外兩位她認定自己還有機會成為的長大版中來回。

「晚餐、怎麼辦……?」到後半句已語帶哭音。


「Lily和Alter今天都辛苦了,晚餐我們來就好。」貞德向Lily微笑,往位於小屋最裡邊的廚房走去,被抓著手臂的Alter見狀便甩開Lily,對歸來的兩人惡聲惡氣說也太晚回來到底消失去幹什麼了。


「抱歉,Alter。」少女貞德匆匆接過逃過毒手的剩餘食材,在繼續離開前工作的空檔中扭頭朝Alter道歉。「晚禱結束得晚一些,沒有及時回來。不過只要再等一下,晚餐就能好了。」

Alter哼聲,忍下對某個在天上、害她差點沒飯吃的傢伙的抱怨。


「在我們準備晚餐的同時——」貞德蓋上鍋蓋,將早先準備好只差開始煮的鍋子架上爐火。「——能請兩位在休息之餘,告訴我們妳們遇到了什麼嗎?」


「有狼、很大隻不太好打的狼。」Lily比手畫腳,想形容敵人的體型。「和一個看起來很討厭的大叔。」邊說著,她厭惡皺眉。


「很討厭的大叔?」放下菜刀,貞德困惑地問。


「是魔術師啦,小鬼妳講清楚點不就好了。」Alter翻了白眼,乾脆自己說明。「我想是有一個心懷不軌的魔術師不知道怎麼發現這個地方,召喚了一大群的魔狼,不知道想幹什麼。」

結果還是一堆不知道。Alter煩躁的甩甩頭,先不去想這個問題。

「他那群魔狼真的很大一群,就算是我要全部收拾掉也有點難度。」她繼續說,同時少女貞德把一盤簡單烤過、表皮酥脆的麵包送到她面前,一邊的Lily歡快地向夢想的我道謝,抓起一片塞進嘴裡,開心地晃著腳。「麻煩的是,我們稍微鬧大了點,不知道會不會引對方提早打過來。」


「只有一名魔術師嗎?」貞德掀開鍋蓋,攪拌起湯。


「我們只看到一個,沒發現還有其他人躲著的跡象。」Alter拿起麵包,慢慢地嚼,味道還不錯,也不會太乾。


「如果沒辦法避免衝突,對方是人越少越好。」淺嚐一口湯,貞德滿意點頭。「但可能的話,還是希望能夠和平解決。」

可以好好坐下來是最好的,萬一對方戰力強於己方,就得再和迦勒底討救兵,儘管可以藉由至今她們三人沒有誰被強制召喚回迦勒底來推斷出迦勒底那邊有收到剛到這裡時傳過去的訊息,但中間是否有時間差、會不會大幅影響戰局又要另外考慮。


「和二話不說就知道襲擊小村子的人和平解決?」Alter冷笑。「聖女大人當了幾百年的英靈還沒搞懂嗎?」


貞德端著湯,抿著唇像是在思考該說些什麼,但還沒想到就被Lily嘟起嘴插話:「原本的我,他們真的很兇,雖然是我們先殺了兩隻狼,但長大後的我身上的燒傷都還沒好,又派了一堆狼過來,好不容易才撤退回來的。」


聞言,貞德的動作頓住,可能是在為了Lily的說詞哭笑不得,也可能在擔心更渺茫的和解希望。

然而少女貞德的反應就大得多,她緊張地盯著Alter看,連聲問哪裡受傷了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搞得Alter渾身不自在,紅著臉扭頭斥責該死的幼年版自己太多話,卻在罵到一半忽然停下,神色怪異。

「……喂,這怎麼一回事?」


在場另外兩外從者慢了一拍才反應過來,Lily疑惑地打量Alter全身上下。

「為什麼長大後的我身邊的魔力濃度突然變好高?」

在這個世界中本來身邊魔力濃度就很高的Alter情況又更加異常,周遭魔力簡直是爭先恐後地往Alter湧去,像是操控結界的主人就在這裡,為Alter的情況擔憂受怕,只想盡快為她治療所有傷勢。


Alter沒有立刻回個鬼知道或其他類似的粗暴答話,目光落在少女貞德身上,掙扎了好半會兒才用近乎耳語的聲音開口:「……我真的沒事。」

少女貞德咬住唇,一句話也沒有說。


「既然對Alter沒有傷害的話,也不需要太在意,不是嗎?」貞德把湯端到桌上,慢慢替眾人舀好四碗湯,半強制地轉移對魔力濃度變化的注意力。「請先用餐,今天大家都累了吧。」






TBC


假如我哪裡沒寫好怪怪的或哪裡有問題都請問><


然後同場加映一下,之前在台服職階池總算抽到聖女大大的紀念文w

不要懷疑文裡毫無形象的御主就是我



[FGO][黑白貞/雙貞]歡迎回家



「Alter!現在出來一下!」


半夜十二點,日期變換之際,已經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的龍之魔女冷漠地瞪著那扇被拚命拍打的門。

能聽出在門外大喊大叫的人是御主,還越敲越大力,搞不好手都拍紅了,她惡劣地笑笑。但在外頭的總歸是與她簽定契約之人,即使不甘願還是起身去開了門。


「Alter,麻煩現在立刻馬上跟我來一下。」御主神情凝重。


「大半夜的妳是要幹嘛啊?」Alter倚著門,不想移動。


「很重要、非常重要、超級重要的事。」御主抓起Alter的手,緊緊握住。「這是我一生一次的請求!」


Alter渾身冒起雞皮疙瘩,連忙甩開御主的手。「好啦,要幹嘛?」


然而御主歡呼一聲好欸妳答應了不准反悔,興沖沖就在迦勒底的走廊跑了起來,整個人非常莫名其妙的Alter嘖了聲才移動步伐。




她們的終點是迦勒底的英靈召喚室,通常除了御主和檢修的工作人員以及被稱為奸商的達文西外沒有人會來,大門滑開後Alter卻看見Lily已經坐在裡頭。

「馴鹿,把長大後的我找來了嗎?」Lily揉揉眼睛,打了個大呵欠。


「嗯。Alter妳到Lily旁邊站好。」御主隨便指了個位置,又恢復凝重神情,注視著迦勒底召喚英靈的儀器。

她的雙手在胸前合起,好半晌後突然轉頭問了Alter十字怎麼畫,不明所以的復仇魔女在胸前畫了半個十字才意識到這正是她唾棄的信仰,在Lily又一個呵欠裡氣得跳腳。


然而御主不在乎,現在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

她鄭重地在胸前畫了個十字。

「聖女大人,請聆聽我的聲音,我需要您的指引,讓我在困頓、挫折與茫然之中尋得方向,讓我擁有勇氣,理解世間美好,讓我有足夠的意志力對抗邪惡之人的脅迫與引誘。」御主深呼吸。「聖女大人,請您來到我的身邊,指引茫然之人,我已經替您帶來您的老婆小孩,請您務必賞臉我需要您。」


Alter越聽越不妙,老婆小孩是什麼鬼!在她想踹開召喚室的門快點閃人之際,英靈召喚陣閃現耀眼光芒,她一時為之駐足。


然而光芒消退之後,出現的是在新宿之時曾交過手的燕青,打招呼的話語在御主強裝出來的笑容前越來越弱。

連魔女都要看不下去,御主那張死人臉有夠晦氣。「我帶他去找工作人員分房間。」還正好有了逃離這裡的藉口。


「不行,Alter妳答應過的。」御主那張臉都快哭出來了,手還緊緊抓著Alter不放,一邊執拗地抓著人一邊喃喃告訴燕青哪兒可以找到值班的迦勒底工作人員,才剛來到迦勒底的從者困擾地抓抓頭髮,說他應該能找到。


送走慘遭冷落的從者,Alter糾結地看著眼巴巴瞧著她的御主。

「……那個聖女不來就算了吧無所謂啦,反正我們戰力很夠用不是嗎。」她指了指靠著牆眼睛又閉起來的Lily。「再說妳看,小鬼都想睡了,妳也快點去休息比較好。」


「不行我睡不著我想要聖女大人啦Alter拜託了妳站在這裡就好嗚嗚嗚嗚嗚嗚!」


Alter摀住一邊耳朵,萬分厭世。

御主胡亂哀號中,還有Lily用睏兮兮的聲音說不會睡著的會等到原本的我來。噢,Alter絕望地閉起眼睛,拯救什麼人理打什麼人王啊世界就該毀滅啊。


被煩得受不了的魔女還是把目前廢物到極點的可恨契約者踢到英靈召喚陣前,惡聲惡氣說動作快點。

御主大喊一聲Alter我愛妳,魔女差點一發火球砸出去。


英靈召喚陣再次轉動,卡米拉和戈爾貢先後出現,御主用凝固的笑容找出通訊器叫來值班人員,把兩位新從者帶走。

Alter看著御主泫然欲泣的臉,指責不出這個女人公然性別歧視。


御主又站到召喚陣前,胸前禱告的手在顫抖,祈求的話語帶著些微哭音。

Alter抬頭瞄了眼電子面板,召喚英靈用的資源快要見底。


英靈召喚陣徐徐轉動。

平靜的、三條線、沒有耀眼的七彩虹光。

Alter的手不自覺握成拳。


金色的女人緩緩從召喚陣中走出來。

金色的髮、紫色的衣物與銀白的甲,沉重聖旗背在身後,藍色的眼眸如海洋又如天空,足以乘載萬物。

「Servant,Ruler,貞德。見到您真是太好了。」


或許是眼前這女人本來就自帶聖光,死氣沉沉的英靈召喚室的空氣一下子變得輕鬆溫暖,Alter下意識地蹙了眉。

她還沒想到該和這女人講些什麼,旁邊等很久的御主和總算清醒的Lily已經撲了上去,前者毫不猶豫撲進聖女懷抱,後者抱住聖女的腰。

她看見聖女的笑容微微僵住,意外這顯然過度的熱情。


Alter嘖聲,上前伸手抓住御主的背部衣料,把人扯出來。

「妳這傢伙,少把眼淚鼻涕弄到別人身上,丟臉。」她罵著,瞄了一眼被摸頭的Lily,好吧看在小鬼根本快睡在這裡的份上算了。

甫來到迦勒底的聖女儘管慈愛地摸著孩子的頭,但投向Alter的目光仍帶著警戒。

「聖女大人,別這麼嚴肅嘛。」她笑起來,聖女如臨大敵的模樣倒令她多少舒爽一些。「以後都在這地方了,我無視妳,妳也當我不存在,這樣不就好了?」


不等貞德答覆,在那邊傻笑的御主已經從狂喜中取回神智,拉過貞德的手,以契約者為優先的貞德暫且放下對魔女的矛盾,一臉困惑。

「Alter,手給我。」御主沉聲。


「不要。」Alter瞪著她的契約者,把她騙來還講亂七八糟的東西當禱詞的帳她可還沒算。

然而御主無聲地亮了亮手上鮮紅的三道令咒。Alter忍無可忍爆出髒話,聖女眉頭深鎖,空出的手摀住了Lily的耳朵。


御主鄭重地把貞德的手放進Alter手裡。

「Alter,以後聖女大人就麻煩妳了,她對迦勒底還不熟悉,請妳務必好好照顧她。」


「不要!為什麼我要——」


「Alter,這是我一生一次的請求!」


「妳剛剛才求過啊妳這混帳!」



FI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九字兼定
九字兼定 在 2018/11/19 19:22 发表

hhhhh 太真实了 太太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