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向前、保持平衡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12-09 00:22
点击:630
章节字数:47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小茵一连给陈欣好几个白眼,甚至让脑袋有些不舒服晕厥感。

“那如果现在随便让一个男生和她谈恋爱,然后和她接吻,你愿意?”她反问道。

最后一节的晚修,总是有些吵吵闹闹的。耳塞开始在班级流行,很多抱怨的学生其实无意中也有参与,根本无法止住源头。

陈欣认真地想了一下小茵的问题,立刻开始摇头。要是每一道数学题也能这么快得出答案就好了。

“这样不就行了吗?”小茵飞快扫过一道生物题。她从一开始就没明白眼前的哺乳动物到底有什么问题。

陈欣还是没能想通,她爬在桌上,盯着眼前无法聚焦而模糊的刘海,冒着气泡发呆。

……女生和女生谈恋爱?怪怪的感觉。

班级里也有许多女生经常黏在一起,她们之间会经常接吻吗?也会有人是抱有恋爱的心情与对方相处的吗?陈欣心里乱糟糟地想到。

她不太明白黎子的感情和自己的想法。黎子一有机会就吻她,自己对此没有太多的抗拒。甜美的感觉,陈欣每次回想都会引起阵阵失神。

陈欣认真地思考了一番。

像是按摩吧?因为很舒服,所以不会感到抗拒,特殊之处就是这个按摩是相互的。那就可以当成黎子每次都是在问,“要不要彼此按摩一下?”自己当然可以接受啊,按摩有什么好拒绝的?

陈欣安慰到自己,不至于乱了方阵。

突然间,黎子却不再在按摩的外层游荡。原本是隔着衣服揉着陈欣的肩膀,现在突然变卦,将手伸进衣服里揉她的肩膀,非常奇怪的姿势。

陈欣骗不了自己了。就算是外国人,象征她们之间友好的打招呼方式也不包含深吻啊!

第一次下来,陈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自己肯定在休克的边缘徘徊。

她才知道前面几次的接吻就是小孩子之间的亲亲游戏一样小儿科,根本算不上什么,和手牵手没什么区别。

如果是寥寥落落的雨点,都觉得没必要打伞。那么接下来,陈欣体会到的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一阵热流传遍全身,舒张开她每一处的毛孔。细软的异物抵到她的牙齿,慌慌张张地乱撞一通。陈欣感到整个身体都软掉了。同时,很有感觉,仿佛要溢出般,说不出的感觉,有想要更用力,更疯狂的冲动……

陈欣掩面,无法想象自己是副怎样的表情。

准备骑车回家时,坐垫下传来温温的湿润,更让她不知该如何遮羞。

以前几乎已经习以为常的接吻,难道以后都要换成今天这样激烈的吗?陈欣担心地想到,可惜并没有成真。

只有能长时间待在一起时,黎子才会进行过激的接吻。但黎子几乎没有任何解释。


寒假期间的新年,黎子的告白和电视里最后一声的敲钟一起发出,屋外开始爆放烟花,惊扰着已陷入沉睡的夜空。

『我喜欢你』

过于惊喜的新年礼物。陈欣好像撞上了一颗近在咫尺的烟花,沉入巨大的绽爆声中,似乎连自己也在和烟花一样狂舞,感受不到自己的实体。

巨响后,留下无声的回音。陈欣第一次和电视里的主持人同样体现出兴奋,陈欣的情感或许更为真挚。陈欣开始慌乱,思忖着该如何回复。

『你也喜欢我吧?』

消息一闪过,又迅速地消失了,留下灰色的撤回痕迹。只是烟花般,绽放一时。取而代之的是一句看起来十分廉价的『新年快乐』。

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如果早就睡着了,怎么会知道昨夜有多少烟花升上高空。如果刚才没有及时看手机,又不会知道黎子究竟发了怎样的信息。

炽热的心跌入冬日的冷窑。

陈欣也回了一句『新年快乐』。但她一点也快乐不起来。

陈欣嗑起原味瓜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原味瓜子淡口无味,陈欣很讨厌吃这种没味道的瓜子,比起那些有着各色各味的,嗑这个不是浪费时间吗?

陈欣消灭了一大半的瓜子,弄得她口干舌燥的。晚会都进入难忘今宵的阶段了。但这次的确是个难忘的今宵。

陈欣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撤回。自己怎么办好呢?装作没看见?

陈欣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鸡鸣打响时才好不容易进入浅睡状态。门外的鞭炮声又噼里啪啦地将她吵醒。

醒来还闻到了一股火药味。陈欣看见猫咪躲在她的书桌的书堆上,警惕地看着四周。春节这几天不知道会吓到多少猫咪。陈欣家中就曾有只吓跑的家猫再也没回来过了。

陈欣还不想起床,但也睡不回去了。

她侧过身子望着猫咪,猫咪也歪过头望着她。

“哈——”陈欣打个哈欠。猫咪露出尖牙,也跟着打了个哈欠。好像它也熬夜坚持着唱完了难忘今宵。

手机的呼吸灯熄闭着,没有任何新消息,黑着屏一派死静。正进行着新年大罢工。

陈欣在餐桌上念叨了一句,“困死了。”不吉利的字眼被妈妈立刻喊停了。陈欣只好呸呸几下,象征性地驱走虚无的凶字。

过年原来这么无趣的么?




大年初二。

黎子回到原来的家中,因为那边有很多的亲戚需要拜访。回到家中才发现搬家完后里面毫无布置,黎子爸爸只好放弃了东道主的身份,母子、父女分头到三姑四姨家中做客。

一顿饭下来,黎子觉得应付起来很累。揉揉嘴角,放松四周的肌肉,快僵住的笑容,自己都感觉有些别扭了。

黎子想抽出时间去找陈欣。但春节不跟着家人一起行动的话感觉怪怪的,同学登上门也挺奇怪。黎子还是忍不住在初中的门口约了一个时间点,陈欣很准时地提前到了。

黎子心中暖暖的,能有这么个愿意听她的人。黎子开心地直接抱上她。两人都裹着几层厚厚的衣服,碰撞一下差点让陈欣摔倒。

“好久没见呢。”黎子认真地思考起来具体的天数。

陈欣仔细一想。其实也就一星期而已,高二的寒假就已经在高考压力下大打折扣了。

“有给我的红包吗?”

“同辈之间是不送红包的吧?”

“哪里,年长的是会送给年幼的同辈红包的。”

是么?陈欣突然想来,自己从来没有在哥哥那里拿到过红包。

“你比我大两个月——所以,有红包吗?”黎子故意刁难。

“伸出手来。”陈欣命令道。将出门前抓的几颗吉利糖放入黎子满是期待的手心。

“我们去哪?”陈欣走在前面,黎子跟上挽起她的手臂。

“随便走走呗。”

上午的人潮早已过去。街上残余着炮仗的红色碎片,偶尔跑过一两只到处甩鞭炮的小孩。途中一只进入倒计时的鞭炮飞到她们一旁,陈欣一脚踢开,鞭炮没跑多远就炸了。

“吓我一跳!”近距离突然而来的声响,惊到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黎子。“哪来的?怎么这么近?”

陈欣指着树后面有名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裹着大红色的小围巾,小女孩也看见了她,然后迅速地逃走了。

陈欣偏向于小女孩是故意的,黎子却认为小女孩是不小心的。

“不小心的话,用不着那么慌张的跑掉吧?”

“可能她只是缺乏道歉的勇气。”黎子别有用心地笑了笑,十分轻松地说道。

“有及时地收到我的新年快乐吗?”黎子并不认为陈欣没有看见那两条撤回的信息,也不打算装下去。

“有……”陈欣望着远处的天空,她将原本空出的右手也揣进外套的口袋。

“既然撤回了,就用不着回答哦。”黎子靠近,依在她的肩上,暧昧而友好地蹭了蹭。“只是想让你知道……”

陈欣不自在地扯扯围巾,感到许些燥热。

黎子一蹦一跳地带着陈欣从街头逛到结尾。黎子买了一只烤红薯,很平均地分了陈欣一半,连她自己也赞叹自己的撕红薯的手法,甚至想称一下两瓣红薯的重量差距究竟有多小。

最后黎子向陈欣告别。陈欣的心一阵落空,行走的动作明显地愣了一下。黎子挂上一丝坏心眼地笑意,故意观察陈欣的反应。

“难不成你在期待什么?”黎子凑近陈欣的耳朵,细声问道。

陈欣像是受惊的小动物,猛地缩起身子。

黎子拉着她的手,带她到一条废弃的小巷。黎子想起她们刚吃完红薯,所以只是轻轻地吻上她的嘴唇。

之后,黎子正式地向陈欣告别,就急匆匆地回到家中,准备等会儿的宴席。

陈欣一路慢吞吞的。路过一家饭店门前,正在燃爆爆竹,她现在才开始有过年的气氛。

陈欣回到家中,给说了一顿。陈欣一家人也要出去坐席,陈欣回想起来原来出门前被告诫了要早点回来。

春节一到,街上的宴席就特别多。平日里老年人的大寿、小孩子的满岁都积压到过年来庆祝。陈欣还听到妈妈抱怨到处都在办席,要送的礼实在太多了。

陈欣跟着父母到一家餐馆,和另一组已经开吃的家庭挤在露天的饭桌下。没办法,因为她的原因来晚了,也没法抱怨。鱼汤里有辣料,一桌的饮料也早已分完,陈欣只好盛较为清淡的王八汤来喝。

陈欣站起身来伸长筷子去夹一块很远粉蒸肉时,没有找好平衡点,肉片脱离了陈欣的筷子,落到地上。一只白色的小狗突然窜了出来,敏捷地捡起肉片。陈欣见状,将桌面的鸭骨头全部丢给那只白狗。

小女孩的一道视线悄悄地观察着,快乐地摇着尾巴的白狗以及正在喂它的大姐姐。她很不懂得掩饰窥视的方法,陈欣从刚才开始就发现了有个小东西在盯着她看。陈欣漫不经心地转过头,与小东西对视上了。

记忆中那个双马尾,红围巾的鞭炮女孩。虽然小女孩嫌热脱下了红围巾,陈欣还是认出了她来。

女孩抓着妈妈的衣服,畏缩起来,但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陈欣。小女孩强烈的视线让陈欣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她还想再扔个鞭炮过来?

陈欣友好地朝她挥挥手。女孩像鸵鸟一样迅速地将头埋进妈妈的怀中。

陈欣没怎么在意了。她认为有些小孩对人总有股莫名的敌意,似乎是种与生俱来的天性。

小女孩扯了扯妈妈的衣服,向妈妈要了一罐桌面上多出的饮料。然后她鼓起勇气从妈妈身边离开,悄悄地走到陈欣,一个陌生人的身边。她抓住陈欣的衣角,轻轻下拽。狗狗识趣地躲到桌下,它不愿与人过多交往。

陈欣再回过头,看见小女孩站在自己身边,手中拿着一罐红色的凉茶饮料。第一时间,她还以为那是颗大爆竹。

“妈妈那边还有多的……”小女孩断断续续地解释道,伊声伊气的样子十分可爱。“我的……鞭炮不是故意仍给你的……我还没看见你。”

陈欣立刻软下心来,瞬间觉得所有的小孩子都像她这般可爱。

“没关系的,真是个好孩子呢。……可以摸摸头吗?”她兴奋地问道,完全不在意任何事了。

女孩轻轻点,她知道这是亲近的意思。

“很厉害啊,姐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不敢碰鞭炮。”陈欣忍住不去揉捏小女孩粉嫩的脸蛋。

黎子的猜测是对的。或许每个孩子都希望与某人接近,只是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陈欣想到。自己也是……




从升上高中到目前为止,陈欣都觉得自己仍处在一场真实而又漫长的梦境。

纷扰的记忆中,坐在后座的女孩依然依靠在自己的后背上,原以为那就是与她最近的距离。陈欣从未思考过恋人的选择,也没想到黎子还有此打算。

黎子坦白趁她睡着后吻了她,陈欣还以为她在开玩笑,但黎子一副认真的样子,让她实在看不出是个想逗她的玩笑。

黎子一直十分主动,毫不遮掩自己的情感。在逃避的只有自己,陈欣愧疚地想到。需要思考的事堆积如山,却又觉得没有纠结的必要。而且从未做出抗拒的自己,可以默认接受了吧?就这样暧昧不清地纠缠也是很好的选择……

直到陈欣见到黎子的眼泪,她才意识到黎子的不安究竟达到了何种地步,自己做了错事。安慰她的同时,陈欣顺势告白了。几个简单字眼,竟然包含如此巨大的能量,甚至世界只需要这些就可以运转。

黎子每次的主动,都让陈欣十分高兴。在正式确立关系后,偶尔黎子也会诱引陈欣主动来吻她。陈欣总是会慌张到手足无措。

告白后经历了一段许些可怕的热恋期。总是意识不到四周人的存在,脑子总是一片死机的空白,见面时才重新启动。整天飘乎乎的,浮在空中找不到平衡的位置。

接吻也好,牵手也好,拥抱也好,肢体接触也好……尽可能地索取能相互给予的东西,满足彼此的需要。星期日返校前的几个小时,陈欣来到黎子家中,便是一阵独处而自由的狂欢。

陈欣一般都任由黎子抚慰,她很少能鼓起勇气来抚摸黎子。贪恋着这场缠绵的游戏,若不是还要赶去学校,陈欣真觉得会无休无止地进行下去。

仍是处在深吻的一天。陈欣眼神迷离地躺在床上,黎子边揉边亲,迫使并享受着陈欣因舒服而发出呻吟声。黎子的手指随性地游走,渐渐偏离以往的路线,朝向更为隐秘天地……

陈欣身体一颤,她清醒过来,轻轻制止了黎子。

“怕吗?”黎子的语气变得十分温柔,如同照耀到太阳的雪花快要融化般地安抚陈欣的不安,冲击着陈欣最后的一道防线。

“……这种,还是以后再说吧?”陈欣立场不定地提议道。

她正摇摇欲晃地站在天平上。黎子抚摸着陈欣的发丝,澹然想道。这浅淡的主仆关系,从开始就没有变过,自己仍可以随心所欲地偏转她所在的位置,但现在要做的并不是独权的帝王,而是相依相存的恋人。

“嗯,听你的。”黎子乖巧地答应她,“要把你的想法告诉我呐。”

“嗯……”

陈欣心中从未感到过如此满足。这就是幸福感吗?陈欣认真地想到,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天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