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热度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11-19 00:09
点击:673
章节字数:44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黎子一件一件地脱掉衣物,残留着体温的衣服堆到一旁,直至身体一丝不挂。黎子打开花洒,跳过试水温的阶段,直接将身体暴露在冷水下,身体一阵激灵。渐渐适应冰冷的水温后,让水流滑过体肤,带走体表的温度。

初春的气温,还不至于能用一件来短袖抵抗。偶尔在路边还可以遇到些忘记脱掉羽绒服或棉袄的人,那也过于夸张。

黎子希望自己不会感冒,不然脑子烧糊涂的话,更不知道自己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高中有着初中数倍的学业压力。可能自己已经快承受不住压力,处在崩溃的边缘徘徊。都是说不一定的事呢。

黎子换上衣服,回到房间,将自己裹进被子里温存。被子世界一片漆黑,像是世界新生伊始的状态,尚未分离的万物黏着成一片黑暗。她露出一条空隙,让光线透进,照亮了一小片区域。自己的意愿可以选择,让这方世界充满黑暗还是照耀光芒。但现在的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转眼间,已升上高二。发生过的许多事,即便对现在还有持续影响,也觉得都已是过去的事用不着计较。

两个孩子都在县城上学了,黎子一家便搬到了县上。黎子完成了从住宿生到走读生的转换。对陈欣来说周末独自的返程也渐渐变得繁琐无趣。学校的压榨下,两人相处的时间几乎所剩无几。黎子明白了许多,初中上放学那段的时光是多么珍贵,自己原来也需要满足……

黎子有时静不下心来。强烈的躁动不安,使她不得不寻找些能使她放松下来的事。在面对陈欣做的事前,这些如同虚无的借口般缥缈。


周日返校的下午,陈欣会早早地离开家,到学校所在的县城。她会先找到黎子,再和她一同去学校上晚修。

但时间也未免过早了。

陈欣思考过对与错。有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拥有自己当下能触及的就够了。又或许自己一直在犯错,需要寻找结束的契机。不同时间里不同的想法,撕裂着她,令她无法安心。

黎子妈妈对女儿的好友十分热心,她多次感慨到人生中就应该有这样的朋友陪在身边。今天也是,陈欣在客厅应付了半天,黎子妈妈实在热情过头了。

黎子嫌妈妈的话太多了。拉着陈欣就进到房间,反锁。

用不着多大的力气,便可以将陈欣推到在床上。陈欣倒到床上,只感到全身一阵轻松。

黎子前上,影子覆住陈欣,眼睛里的光芒闪烁不定,征求她的同意。黎子的发丝轻抚,痒痒的,仿佛已经将陈欣缠绕而上。陈欣拒绝不了。她闭上眼睛,等待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这大概是第几次了?记忆十分暧昧,黏着在一起,不去认真回想根本无法分清。

流动的空气开始变得迟缓,渐渐升温。

开始只是淡淡的亲吻,唇间友好的肢体交流,持续一段时间。之后,黎子探出小舌轻轻揭开陈欣的嘴唇,连接原本两个毫无关系的世界,由浅到深,糅合着。直到陈欣伸出双手推开黎子,请求透气。

第一次的时候陈欣就发现了,自己的肺活量比不过黎子。不过她发现自己的肺活量有上升的趋势。

陈欣偷偷睁开一条眼缝。虽然黎子背对着光,陈欣还是能看清她绯红的双颊,耳朵也是红透了。自己肯定也是一样。

黎子深吸一口气,再次弯下腰,接触陈欣。黎子延续上次,直接粗暴地开始深吻。陈欣发出一声呻吟,一阵不自主地颤动。黎子抓住陈欣的手臂,将一段碍事的发丝拂拭到耳边。

陈欣感觉自己的意识摇摇欲坠,身体接近脱力,几乎要昏厥过去。黎子深深地陶醉在其中,也忍不住发出一丝可爱的呻吟。

无法呼吸的本能再次冲上头,陈欣轻轻推了推黎子。黎子却没有松手,她让陈欣多坚持了一会儿才分开两人。一时,房间内充斥着少女们轻微的喘气声。

黎子倒在陈欣一侧,慢慢玩弄着陈欣的发丝。

“我还想……”她靠近陈欣,轻声道,如同撒娇般。

陈欣转过身子,托住还在前进的黎子,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说实话。你不会一天到晚都在想这些吧?”陈欣的声音有些黏糊不清。

黎子丝毫不理会她,微闭上眼睛,鼻息渐渐放大,睫毛颤巍着靠近陈欣。陈欣自觉地闭眼,配合地迎上她……

“不对!”陈欣清醒过来,推开黎子。黎子还没来得及收住舌头,丝丝细涎逃逸到空气中。

陈欣用手臂难为情地遮住眼睛。

“……好好回答我的问题。”陈欣带着点哭腔说道。

“差不多吧。”黎子试图移开陈欣的手臂,陈欣咬着下唇,使出力来不让黎子得逞,好像快哭出来了。

“想着你这副样子……”黎子继续捉弄她。

黎子停住手中的动作,她发现陈欣真的开始抽泣了。黎子一直都在揣度陈欣那模棱两可的态度,现在一切都明了吧?

突然间落入深谷。

黎子突然意识到正压在女孩身上的自己是多么荒唐。负罪的荆棘缠绕上她,她想逃走,立刻逃走,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卸下所有的记忆负担……而逃跑的想法本身又是如此不负责且无耻……


陈欣的哭泣源自不安,她还是不明白这类事的对错。这样下去的关系能持续多久?从今以后又要怎么办?陈欣没有如此动摇过,但心中也暗暗希冀听到令她安心的话语,似乎还是个十分久远的想法。在她的怀中撒娇……

黎子的心却沉入地底,在岩石堆砌的深处跳动,岩层的密度压迫着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血液失去动力,冻结了心脏。

“……讨厌的话……你讨厌的话……”

缺乏血液的组织陷入害怕窒息的恐慌,走向坏死的边缘。

“你倒是早点说啊!”黎子低着头愤恨地说道,似乎是在故意展现自己的怒气。

不是这样的!自己明明应该道歉,向一直在忍耐的她道歉才对。自己凭什么生气?

“早点把……我推开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一直做着……你厌恶的事……”黎子变得情绪不定,失声十分严重,直到最后发不出任何声来。脑子一片空白,感官失效,她完全没意识到已是泪流满面的自己。

她第一滴泪落到床上,击打在棉布上,发出一点沉闷的声音时,陈欣知道发生了一场毁灭性的误会。

陈欣挣扎着要起来,黎子立刻松开陈欣,翻下床,试图逃跑。陈欣一阵慌张,连忙地抓住她的手臂,边制止她的反抗。

“等下!”

陈欣用了全力抓住黎子,她真不知道放手的话,黎子会跑到哪里去。黎子不依不饶,用力挣脱。陈欣立刻上抱住她,将自己连同她一起倒在前床上。黎子像刚离水的鲜鱼,奋力摇摆,陈欣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失态的黎子。

陈欣直接开始说明自己哭泣的缘由。她不管黎子听不听得进去,反正在自己没力气抓着她之前要解释清楚。

黎子渐渐没了剧烈的动作。

陈欣现在觉得在全班面前念作文挺容易的。

“就是这样……所以,你误会了……”陈欣画上句号,自己最隐秘的想法也说出来了,她不想再进行任何思考了。

黎子转过身来,重新和陈欣面对面。

“喜欢我吗?”黎子眨着泛红的眼睛,眸子里重新添上色彩。

陈欣用手臂遮上眼睛,小声而羞赧地说道,“喜欢啊。”

黎子抬起她遮羞的手臂,将多余的家伙放到一侧,凑近她的嘴唇。陈欣从床上支撑起来,绕过她的后背,迎接她,缓缓向上偏移,直至两人都以坐在床上。

一次温柔,互相安抚式的吻……




“亲了我?”陈欣摸着自己一脸不可思议的脸。

“不是脸哦。”黎子诚实地补充。

陈欣反应了好一会儿,脑海里各各区域都折腾了一番。

“……为什么?”

陈欣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莫名有股窃喜,但她决定先做出普通人的反应。

“嗯……”黎子像是电话另一侧装出陷入沉思的样子,其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人。“因为那时很想那样做。”黎子随性地回答道。

陈欣干笑起来,想化解自己可能走错了地方的感觉。

“你不介意吗?可能是你的初吻什么的。”

“什么可能……”陈欣舔舔嘴唇边沾上的一点饭粒。明明就是初吻。

“也有自己不是主动,自愿的话不算的说法。”黎子认真地说。

她这算是在安慰自己?陈欣继续干笑。

“你好像不是很在意?”黎子有些惊讶,一副“你原来是这样的女生!”的表情。

“你就这样说出来,没什么实感。”陈欣无所谓地夹上一筷子饭,送入口中。“就当是给蚊子叮了一下。”

“……蚊子叮你之前可没那么多戏。”

黎子在心底暗暗地抱怨道。她不知道陈欣是在装傻,还是真觉得这点小事没什么大不了。前者她能理解,毕竟陈欣是个脸红怪,总是容易害羞,拽破她肯定会羞到无法见人。但如果是后者就太伤人心了。

陈欣抱怨起迎来的日常琐事,开始有目的性地偏移话题。

黎子困惑地眨巴眨巴眼睛,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和她想象的有些出入。按理说想敷衍过去的应该是自己,而陈欣应该是穷追不舍地问为什么才对吧?陈欣并不追究,好像发生了一件与她无关的事。


黎子第二次吻陈欣的时候,在一同回家的路上。陈欣并没有抗拒,十分自然的状态。紧张、羞涩、同时不安于随时可能出现的路人。

黎子对上她的脸庞时,她很快就领会了意思。自己脸上的绯红肯定与她好好地沟通了一番,黎子回想当时的场景,——有些难为情呢。

然后——很普通地告别了。黎子感到不满,她是又想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之后一有机会,黎子就会靠近陈欣,与她的体香浑然,索求同意……陈欣从来没有拒绝过,星星点点、微小的抗拒被黎子过滤掉,只是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

直到一天星期六的休息日。黎子动用了舌头,陈欣感受到刺激将她推开时。黎子知道自己刹不住了。陈欣捂住羞红的脸庞,依旧一言不发,像是受到了欺负。黎子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但脑内进行着大罢工,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吧?”陈欣小声而委屈地提议道,黎子知道她正在调整心情,很快就会变得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心拍数又上来了。黎子想继续,想见到陈欣终于受不了的表情,想向前踏出一步,让她感到慌乱让她调整不过来。

黎子靠近陈欣发烫的脸颊,陈欣发出一阵呜咽。黎子进行深吻,双手不自觉地缠上她的细腰。因激动而显得十分狼狈。

陈欣开始抵触,想要透气。黎子轻抚她的后背,想平复她的抵触。陈欣全身一颤动,感觉意识已经接近溃散。

陈欣扯开距离,喝水般地咽下口中的流质,大口喘气。黎子看着倒在床上休息的陈欣,像是燃烧殆尽的燃料一样,安静下来散发着余热。

陈欣的感觉很糟,最后她只是慢慢地推着自行车回家。

你在做坏事!黎子脑海中的一个声音警告她。

黎子不予反驳。意义不明,好坏明明是相对的。

仗着她喜欢你?标准的反问句。

黎子不想理会。既然相互喜欢,做这些事没什么问题吧?

真的是相同的喜欢吗?界限在哪?她只是不想破坏现有的关系,而选择用无言来抗拒。脑海里的对方甩出大招。

黎子不知道。那说明她能承受自己做的事的吧?自己继续下去也不会怎么吧?黎子觉得自己自私到无药可救了。

黎子在想象中抽了自己一巴掌,现实中只是轻轻拍了一下脸蛋。她更希望由陈欣来抽她一巴掌。然后结束这暧昧不清,黏稠浑浊的关系……

黎子的想法曾如此彷徨不定。




“这是调和,调和啦!”黎子为自己辩解,“好好加个油才能学的进去了”

陈欣一脸信你就有鬼的表情。

“无所谓啦,就当放松一下嘛。交往之间很普通啦……”黎子向前跨入恋人之间的小距离。

晚修的课间,黎子在打水处遇到陈欣。黎子热情地向她打招呼。并不是偶然,黎子知道陈欣会在这节课打水,陈欣也默默遵守着这个不成文的规定。

打好水后,两人会绕上远路,行走在教学区内无人的角落。

黎子便一时起兴,将陈欣拉进厕所,偷偷摸摸的,大概那些抽烟的男生也是如此虚心。

其实上黎子在自习的时候就有想法了,虽然有她们之间约定不在学校里接吻。黎子很干脆就毁约了。然后吹吹陈欣的耳朵,随意挑逗一番,就能带上陈欣一起毁约。

不住校的弊端就很明显了。星期一,星期三,才有这样的好机会。星期二陈欣要周测,星期四又轮到黎子,星期五又是全年级的周测。也不是天天都能进行“调和”。

预备铃响起,黎子恋恋不舍地移开嘴唇,拉起陈欣赶回教室。

陈欣晕乎乎地回到教室,趴在课桌上一直看着一道简单的三角函数题。陈欣在想。它会因为碰到一道几何证明题而身体发热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