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The Heir of Ravenclaw(4)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19:53
点击:4825
章节字数:42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The Heir of Ravenclaw(4)


小糸侑拧松药膏的盖子,轻手轻脚地撩开了女人的长袍后襟。雪白的肌肤上几块醒目的红色,看得她一阵心痛。到了这种时候,她才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钻研家务咒语的同时将医疗咒语也一并看了。


“前辈,稍微忍耐一下,我要揉开,可能会有点疼……”


七海灯子没有回应。自从她被小糸侑从地上架起、一路带回房间后,就一直是这个状态。


她不说话,但很听话地拿捏着后襟的一角,好让侑能够腾出手来上药。小糸侑忍不住抬头去看她的脸,从这个角度却只能看到她精致的耳朵和颌骨。


“前辈……”她不禁呢喃着,词句间夹杂着轻浅的叹息。气息喷吐在背上,与清凉的药膏混合成复杂的触感,七海哆嗦了一下,有些干涩地开口:“好了,就这样吧。”


“还有其他地方吗?”侑不放心地问道。


七海摇了摇头。


“前辈,你……”侑张口又闭上,半晌,笨拙地抱住了她的头。“你……不要怕。我们一定有办法……对了,我们可以去找麦格教授,她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一定不会坐视学生被胁迫的……”


七海蹭了蹭她并不宽阔、却很温暖的胸膛,语气轻渺地说:“麦格教授一向不喜欢斯莱特林,也许我退出竞选她还会高兴一些呢。”


侑立时反驳:“她绝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高兴的,我们告诉她这是多丽丝·塞尔温的主意,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她能做什么呢?”七海闭上眼,“这本就是卢瑟福德的家事,何况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塞尔温参与到这件事中来了。”


“可是……”侑欲言又止。


七海捉住她的手腕,缓缓地扬起了头。那双曾像海洋一样吸引着她的蓝眼睛中写满了疲惫,沉重到侑几乎无法呼吸。


“我还有一个选择,”她梦呓般开口,“卢瑟福德有一个传统,继承人之位是允许挑战的——只要通过‘拉文克劳的试炼’。如果我成为继承人,希斯汀就再无立场干涉我了。”


她这么说着,眼中却毫无希望。


“前辈……”


“拉文克劳的试炼,侑。”七海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忽而拔高了声音,“而我是个斯莱特林!”


“前辈!”


“我是个斯莱特林啊!”七海歇斯底里地叫起来,“我是个斯莱特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你告诉我,告诉我啊!”


“前辈,你冷静一点!”侑用力地抱住她,“学院只不过是个符号——”


“——就是因为这个符号,我必须走到今天这一步!”女人的号叫里已带上了哭腔,“我努力了啊,我努力了啊!可是每个人都在阻拦我,没有人相信我,所有人都认为我只是个笑话!”


“我没有!”侑高声反驳,“我从没觉得你是个笑——”


“——究竟我做了什么要被这样对待?我不想进斯莱特林的啊!这不是我想的啊……!我不想的啊……”


声音由高转低,逐渐模糊不清,淹没在一片低低的呜咽声中。小糸侑感觉得到衣襟在被某种温热的液体打湿,而她除了愈加抱紧对方以外什么也做不到。


小糸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无力。


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痛恨自己无能为力。


她能做什么?她能做什么?这个问题一遍遍在她心头划出沟壑,渗出的血液却无法书写出任何一个有意义的答案。


她错了。她的前辈从没从那片冰冷幽暗的湖底走出来过。七海灯子至今仍被禁锢在令人窒息的黑湖水中,经受着永不停歇的拷问。分分秒秒,日日夜夜,月月年年。




※ ※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缝时,七海灯子悠悠转醒。


直到小糸侑眉间微蹙的睡颜映入眼帘,她才意识到自己被对方抱在怀中。女孩纤弱的手臂穿过她的发间,轻柔但坚实地环绕着她的臂膀,体温透过轻薄的衬衣传来,一点一滴渗入心头。


七海很是迷糊了片刻,然后才想起昨晚的事情——自己似乎哭累了之后就径直睡过去了。


霎时间,阵阵羞恼卷送着难以言说的甜蜜流经全身,让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因为什么事而崩溃、大哭;小糸侑的怀抱仿佛接纳一切的港湾,让她能十足安心地停泊在内,不问世事也毫不在乎。


她就这样恍神了片刻,然后轻轻地拿开了女孩的手臂,从床上坐起。小糸侑和她都是和衣而眠,想必是她连累对方不敢放手离去,只好一同就寝。


回想起女孩昨晚焦急又手足无措的神情,她有些苦涩地勾起嘴角,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呢喃道:“你就是太温柔了。”


兴许是她的动作不够轻柔,又或许是她说话时离她太近了,侑的眼皮不安地跳动了几下,缓缓地打开了。


“……前、辈?”


女孩小小声嘟囔着,迷迷糊糊地捉住了撑在她身边的手腕。七海赶忙退开,整理了一下表情:“醒了?冲个凉、洗漱一下,然后下去吃饭吧?”


“……喔。”侑困倦地爬起来,甩了甩头,然后仿佛才清醒过来似的瞪大眼看着她:“前辈,你……?”


“嗯?”七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怎么了?”


“……呃,”侑的目光在她脸上巡回了片刻,而后略略低垂,“没什么……”


她没有提昨晚的事,于是她也不提。默契的沉默一直持续到二人用餐完毕的那刻。


“前辈,”侑迟疑地放下刀叉,“你……还好吗?”


“我很好啊。”七海神色自若地将最后一口煎蛋送进嘴里。


“……”侑再度垂下了视线。她的面上写着难耐的忧虑,落在七海眼底就成了刮磨心脏的刀——曾经她好奇过这女孩会因为什么事而慌乱失措,如今却是因为自己。


这说明我在她心中地位特殊吗?还是说,换成是谁都一样呢?


“我想回房休息一会儿。侑去日本队参观吧,园村同学应该也很想见你。”


七海暗暗掐紧手心,以此来提醒自己要维持好面上的微笑。


“我不去,”侑想也没想就回答,“我要和你一起。”


七海凝视着女孩暖黄色的双眸,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那我跟你一起去参观。走吧。”


她带头起身,衣袖却被侑拉住。


“前辈,”女孩难过地看着她,“我不喜欢你勉强自己的样子。”


听到这句话,她反而舒缓地笑了:“我也不喜欢你愁眉苦脸的样子,侑。不要担心我,我已经感觉好多了。两个人闷在房里也想不出什么不是?出去走走吧。”


侑没有回应,只是倔强地收紧手指。七海牵过那只手,再度轻声道:


“走吧。”




※ ※ ※




“侑,你怎么了?”


园村菜月在空中停下,抹了把头上的汗——这是小糸侑一小时以来第十一次漏掉传球。


“你看上去心情不好。”她笃定地说。


“算是,吧……”侑勉强地笑了一下,降落在地上。菜月也跟着降下来,瞥了眼在场边看书的七海,道:“跟七海小姐有关吗?”


“你怎么知道?”侑诧异地看她。


“你们两个之间的氛围很微妙啊,”菜月笑了笑,“吵架了吗?好像也不像。有什么烦恼?我帮得上忙么?”


“嗯……其实不是我,”侑挠了挠头,“是前辈遇到了一些很棘手的事情,我……我很担心她。”


“就这样?”菜月瞪大了眼,“你这么魂不守舍的,我还以为是碰上了超——麻烦的事情呢,结果只是担心别人啊?”


侑有些不乐意了:“我当然担心啊,前辈是我的……”她停顿了一下,“朋友啊。”


这句话是顺畅地说完了,她心中却有一个地方感到微弱的不痛快,似乎自己有哪里说错了一样。


“那一定是非常特别的朋友了,”菜月爽朗地笑起来,“以前从没见过你这个样子,为了谁、为了什么事而担忧到这个程度——你总是很冷静,即使遇到大家都很慌乱的情况也是。”


“那是……”侑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特别吗?当然。她从未见过这样矛盾却美丽的人。既强大又纤细、既倔强又脆弱,既率真又狡黠。她对她敞开了心门,让她看见了内里掩藏着怎样的一片荒芜,而她自然也变得无法放下,任由自己被那一颦一笑牵动心弦。


七海灯子对她来说是特别的,特别到她甚至有些不愿只用“朋友”这个词来定义。


“嘿呀——”


在她发呆的当口,菜月不知何时为球箱中的金色飞贼解开了束缚。飞贼蹿入空中,挑衅似地转了个圈,然后飞快地消失在视野里。


“菜月?!”侑吓了一跳,“你怎么——这要怎么抓回来啊?”


园村菜月大笑道:“当然是交给你啰,‘冷静的找球手’!来吧,限时二十分钟!”


“太过分了吧——?!”侑嘴上嗔怪着,手却拿起了扫帚。


——运动的确是最好的消愁方式。飞舞在风中的小糸侑这么想。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前辈也尝试一下啊——


七海灯子合上书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小糸侑悬挂在二十英尺的高空中,警觉而敏锐地环视四周;时而俯冲至低空,时而轻巧地拐弯滑行。这幅景象让读不进书的她毫无自觉地勾起嘴角,看得入了神——连身边不知何时起站了个人都没有察觉。


“真是美丽,”棕发女人喃喃地赞叹,“好久没有见过这样沉着的身姿了。”


“你是……”七海立刻认出了她,“佐藤小姐?”


眼前留着棕色中发的女巫与小糸侑买的小雕塑一模一样,连脸上的雀斑位置都十足十地还原了。


“对,”女巫爽利地伸出手来,“我是佐藤典子,你好。”


“七海灯子。”七海与她握了握手,“她飞得很好,对不对?”


女巫愣了一下,随即将目光投回场上,毫不掩饰自己的赞叹:“是啊,虽然技术的痕迹很明显,却让人感觉不到突兀;能够这样灵活地运用所学,也需要很高的天赋。”


“她倒是常说自己没天赋呢。”七海感叹道。


“每个能打下来找球手的人都有天赋,只是或多或少地体现在不同的地方,”佐藤典子抱起手臂,“找球手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胜任的职位。”


“有您这句话,她会很开心的。”七海含笑道。


注视着空中的侑,七海感到自己胸中的苦闷逐渐远离,被一份相当熟悉的安心和自豪取代。


是了。即使她不能参选、即使她不能实现那份愿景、即使她是斯莱特林——那又怎样?


她还有小糸侑。


小糸侑还在她身边。


也许这样就足够了。她朦朦胧胧地想,也许这女孩注定是她拥有的全世界。


她注视着侑以一个漂亮的回旋捉住飞贼,而园村菜月手中的计时器只走到第十三分钟。


“前辈!”女孩兴奋地冲她滑来,在距离两米左右的地方降落,“我捉到了!”


“嗯,捉到了。”七海笑着应答。


得到回应后,侑才心满意足地将视线投向七海身边的女巫——这一看可叫她傻了眼:“佐——佐藤小姐?!”


女巫爽快地点了点头:“你飞得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小糸,小糸侑,”侑结结巴巴地报上姓名,整个人似乎都因为见到偶像而战栗起来:“您、您好!我——我一直是您的球迷——”


“是吗!好荣幸,”佐藤笑眯眯地张开手,“我居然被这么有才华的孩子仰慕着啊!”


“哪、哪里——”侑被夸得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那么,我有一个提议,你想不想听?”佐藤典子忽然神秘地竖起手指。


侑不明就里:“什么?”


“要不要来魔法所深造?我们有一个特殊的交换项目,你可以通过你的魔法学校进行申请,为期一到两年,期间和魔法所魁地奇队同吃同住、也一起接受训练。”


说罢,她又生怕女孩不知道似的,补充道:“魔法所魁地奇队是日本国家队的直接后备,现任国家队的7人中有6人出身魔法所,而且有3人——包括我在内——都是魔法所的魁地奇顾问……”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丝毫没有发觉七海灯子已如坠冰窟。


不敢置信、惊喜、期待到恍然惊觉地看向自己——小糸侑脸上呈现的情感变化一分不落地被七海灯子收进眼底。


她是想去的,七海灯子立刻察觉到了这一点。


但是——


“前辈……”侑看着她,眼底盈满了担忧。


——我成为了她的枷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O只笑好
O只笑好 在 2018/11/17 12:06 发表

呜呜前辈也太惨了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