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The Heir of Ravenclaw(3)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19:52
点击:4849
章节字数:44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The Heir of Ravenclaw(3)


“不好意思,你愿意换个座吗?”


在侑和七海反应过来之前,希斯汀·卢瑟福德朝坐在七海右边的男巫弯腰,出示了一张门票。那男人原想拒绝,面上的不屑却在看清座位号后变为愕然:“顶、顶层包厢?”他当下抓住那票,迟疑地看向金发女人,“你——你确定要换吗?”


希斯汀颔首:“我与你旁边的这位小姐有话想说。”


男人看看她又看看票,唰地站起身:“好,好,没问题。”仿佛是害怕她反悔似的,他飞快地让出座位,往走道去了。


希斯汀·卢瑟福德在空出来的座位上坐下,以手托腮,笑吟吟地看向七海:“这下总算能好好说话了。”


从头到尾,她都似乎视小糸侑为无物。这种态度激怒了七海,她下意识护住女孩,硬邦邦地说:“我想不出卢瑟福德大小姐与我有什么话好说。”


“的确,在听到多丽丝提起你之前,我压根就不认识你呢。”希斯汀翘起腿,“听到多丽丝的名字,你大概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上你了吧?”


“多丽丝·塞尔温?”七海细思片刻,随即冷笑了一声:“敲山震虎,高招啊。”


“脑袋转得还挺快,”希斯汀赞许地说,“那我就明说了,放弃女学生主席的竞选,协助拉文克劳获胜。”


“不可能。”七海想也没想就回答。


“前辈!”侑惊惶于瞬息间的变化,扯住了七海的袖子,后者安抚地握住她的手,微微摇了摇头:“没关系,我没事。”


希斯汀·卢瑟福德玩味地看着两人的互动,好似才注意到女孩的存在一般:“这是你朋友?挺可爱的嘛。”


七海心下一紧,压低声音道:“不管你想做什么,最好都别打她的主意,否则——”


每年回访卢瑟福德主家时,她都听说过不少这位大小姐的轶事。传闻这位拉文克劳的继承人男女通吃、荤素不忌,私生活极其放纵,就读霍格沃茨期间还曾引发过为之争风吃醋而决斗致伤的荒唐事。


“——知道啦,这是你看上的,对不对?”希斯汀轻松地笑起来,“你的眼神太好懂了,多注意一下比较好哦。”


闻言,七海迅速看向侑,见对方一脸迷惑,才松了口气。她复又转向金发女人,毫不退让地说:“你刚刚说的是不可能的,我不会放弃女学生主席的竞选。”


“是吗?”希斯汀挑了挑眉,“你有拒绝的立场吗?”


不等回答,她就咄咄逼人地继续道:“身为卢瑟福德分家的你,有什么立场忤逆我的命令?”


“你这不就是以势压人吗?”侑终于坐不住了,“哪有你这样强人所难的?还讲不讲道理了?”


“在卢瑟福德,我的话就是道理。”希斯汀冷冷地看着她,“你不是卢瑟福德的人,这里没你的事。”


“你——”侑气急,一时想要站起,七海却压住了她:“侑,没关系的,让我来。”


深吸了口气,她开口道:“希斯汀大小姐,我尊你一声大小姐,是因为我的确出身在卢瑟福德,但除此之外我们并没有任何联系,也不存在明确的上下级关系——我相信你很明白:巫师没有贵族,族内也没有阶级。听从你是尊重你的判断,不听从你也不违背情理。多丽丝·塞尔温找你出头我并不意外,我意外的是你居然真的会屈尊来过问这种事——”


七海顿了顿,继续道:“——为什么?我不相信你真的在乎拉文克劳有多少年没有出过女主席,因为当年你还曾扬言过退出竞选。那么,是什么让你这样做?”


希斯汀·卢瑟福德哈哈大笑起来:“有趣!真是有趣!不枉我跑这一趟来!”


笑罢,她满意地打量七海:“我对魁地奇没什么兴趣,只是陪叔叔来的而已。在‘岩窟旅馆’查到你登记入住以后我就想找点乐子了。你这人真是有趣——太有趣了。你我之间的确不存在从属关系,但你可别忘记卢瑟福德与七海有契约关系。只要我还是卢瑟福德的继承人一天,你的爷爷就必须听从我的指令。你觉得你爷爷会违抗我来保全你,一个不被家族承认的斯莱特林吗?”


愉快地欣赏着七海霎时间阴郁的脸色,希斯汀轻松地说:“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跟我决斗,怎么样?你在斯莱特林不就是靠决斗来立威的吗?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吧。我不会用你学习范围以外的魔法。要是我没赢,我就全力支持你干掉多丽丝。”


“要是我输了呢?”七海反问。


“那你就乖乖照我说的话做。”


“这不公平,”侑腾地站起来,“无论输赢,前辈都没有必要听你的话。”


希斯汀懒懒地看了她一眼:“即使我能叫七海澪立马离职也是?”


七海灯子终于被彻底激怒了:“这件事与姐姐无关,你做什么非要牵扯到她!”


“因为你有趣啊。”笑容在希斯汀脸上扩大,“这可是卢瑟福德继承人的赞美,你该感到荣幸才是。”


小糸侑被这份厚颜无耻震惊得说不出话。她感觉得到七海灯子捉着自己的手在逐渐收紧,解说员的声音还在耳边轰轰作响,她却感觉已经与十数分钟前的自己进入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比赛结束后,‘岩窟旅馆’427房,我等你。”


抛下这句话后,希斯汀·卢瑟福德站起身,消失在人群里。


“——日本队先攻进球!10:0,黑泽贵美子,漂亮的假动作!”


尖锐的哨声和雷鸣般的欢呼将小糸侑拉回现实。她缓缓坐下,担忧地望着七海灯子故作平静的侧脸,小心地覆上对方落在座椅扶手上的左手:“前辈……”


七海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挤出一个近似苦笑的笑容:“侑……谢谢,我没事。”


顿了顿,她又道:“抱歉,因为我的事打扰你看球赛了,我……”


“——什么你的事、我的事,”侑皱紧眉头,“这根本就是那家伙不讲道理,这样的人也能做继承人?卢瑟福德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任性妄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七海深呼吸道,“但是她的确天资卓绝,所以族内也没有人敢置喙。还记得我说过有人二年级只花了三天就学会守护神咒吗?就是希斯汀。”


她轻轻地捏了一下女孩的手,仿佛这能给她带来多少慰藉。


“没关系,我有办法解决,你安心看球赛吧。”




※ ※ ※




“所以,你的解决方案就是去与她决斗?”


小糸侑一手扶着浴室门,一手按着身上的浴巾,橘发柔顺地紧贴脖颈,还在不断往下滴水。


七海灯子背对着她,手放在门把手上,身形有些僵硬:“你怎么出来得这么快?”


“我施了个监视咒以防万一,没想到你真的想趁我冲凉的时候离开,”侑跨过浴室门槛,“对不起,前辈。”


“我以为你还没有成年。”七海的手依然搁在门把上。


“我没有成年啊,”侑笑了一下,“但是这里是阿根廷,英国魔法部的踪丝追溯不到那么远。”


“……”七海没有回答。


侑感到一股莫名的焦躁。她快步上前,捉住了对方的左臂,迫使她转过身来:“前辈,看着我。”


七海灯子的目光在空中游移了片刻,然后才轻飘飘地落在她的脸上。


小糸侑很难形容这道目光。除了被戳穿的心虚和惊惶外,还蕴藏着一种她难以言明的忍耐和炽热。


这炽热似曾相识。她想。我曾经在哪里见过,那似乎是一双很漂亮的绿眼睛……


七海的叹息将她从回忆里唤醒。


“侑,我别无选择。希斯汀·卢瑟福德不是在开玩笑,她说的,她都有能力做到。”


“可是那也不能……!”侑捏紧她的手臂,“她已经毕业了,是一个成年巫师,前辈你真的有把握胜过她么?万一你输了,依照见证人的规矩,可是必须践行承诺的!”


面对着七海明显动摇的神色,她哀求道:“前辈,不要去,我们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我,我不想……”


……不想看着你一个人战斗。不想看到你逞强挥动魔杖。更不想看到你受伤。


“……我不能为了自己赌上姐姐的前途,”七海缓慢却坚决地掰开她的手,“何况希斯汀现在盯上了我,若我不遂她的意,她只会变本加厉。”


“再说了,”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安抚的笑,“我未必会输。侑,不要太小看我了。希斯汀虽然天赋异禀,却主要体现在研究方面;论决斗的经验,未必有我多。”


侑抿紧唇:“既然如此,带我去。”


“什么?”


“带我去,”侑提高了音量,“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我说过的。”


七海灯子的神情刹那间柔软了下来,她把住女孩的双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对方光洁的额上落下轻吻。


“谢谢你,侑。”


她绽开了一个炫目的笑颜。





※ ※ ※




“好了,两方都到齐了,”仓库边缘,“岩窟旅馆”的老板雷蒙德清了清嗓子,“那么,由我作为见证人,见证希斯汀·卢瑟福德小姐与七海灯子小姐的决斗。”


他挥动魔杖,一束金光闪过。


“决斗双方自愿,至一方认输或丧失战斗能力为止。败者无论死伤,胜者皆无责任。若七海灯子小姐胜出,希斯汀·卢瑟福德小姐不得再对其进行干涉;若希斯汀·卢瑟福德小姐胜出,七海灯子小姐不得参与今年的霍格沃茨学生主席竞选。”


小糸侑攥紧了拳。希斯汀·卢瑟福德依然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魔杖松松散散地提在手上;她的前辈则挺直了腰板,面容平静,丝毫不见片刻之前面对她时所流露出的慌乱。


“准备好了?”雷德蒙看向两人。


得到点头回应后,他举起了魔杖:“我宣布——决斗开始!”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仓库的中央已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使用了某种破坏性的无声咒。七海灯子率先滚出浓烟,朝着烟中模糊的人影大喊:“昏昏倒地!”


人影躲开了咒语,一道凌厉的黄光作为回应劈斩出来,堪堪擦过七海的衣角。小糸侑压下滚到喉头的惊叫,看着她的前辈张开铁甲咒挡下紧接而来的两道紫光,而后以一连串的引火咒回敬了过去。


“不错啊!”希斯汀·卢瑟福德喘着气,从魔杖头喷出水来,“我可不记得六年级教过这么大范围的引火咒!”


“只说你不用教学范围以外的咒语,可没说过我不用!”七海灯子回嘴道。趁着希斯汀切断水源的片刻,她成功施放了一个障碍咒,将对方打飞了。缴械咒紧跟着发射出去,却没击中目标——希斯汀·卢瑟福德对自己施加了一个悬停咒,愣是歪曲了下落的轨道。


“速速禁锢!”希斯汀在落地的瞬间喊出声。这道咒语的力量比无声咒大了不少,竟把展开铁甲咒的七海生生击退了几步;揪住七海步伐不稳的当口,女人舞了个复杂的花式:“清水如牢!”


水流从七海头顶凭空出现,形成四面瀑流,将她包裹其中。七海以肘击试探,发现水流如同弹性十足的布料,带有反射性质,便当机立断地将魔杖指向地下:“藤蔓成群!”


蓬勃生长的青藤迅速撑破了水牢,清水打在她身上,迷住了眼。在侑的惊呼声中,七海凭感觉向右一滚:“盔甲护身!”


这回,她的铁甲咒不仅仅竖在前方,更在七海的咬牙冲刺中向前推进——如同举盾的骑士,她一路弹开密集的咒语,逼近了希斯汀身前。后者也跑动起来,举杖叫道:“飞鸟群群!”


物理性质的攻击能够穿透铁甲咒——希斯汀是这样打算的,但七海毫不犹豫地引爆了护盾,炸散鸟群的同时也波及了两人——希斯汀毫无防备地飞了出去,早有准备的七海则在弹出去的瞬间大喊:“除你武器!”


缴械咒顺利击中了希斯汀的腹部,银椴木魔杖从后者手中飞出,落在了几米开外的地上。


“认输吧,”七海灯子从地上爬起来,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不要逼我把你打晕。”


希斯汀的发髻散开了。她单手撑地,仰视着逐渐走近的七海灯子,面上露出一丝微笑:“……你真的很有意思,七海。”


“谢谢夸奖。”七海停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也很强了,以一个研究者的身份来说。”


金发女人眨了眨眼:“真过分。你的小花招也太多了,明明是我的咒语比较强。这下可怎么办呢……?”


她边说话边暗暗压低身体。注意到女人腿部的蓄力动作,侑惊呼出声:“前辈,小心!”


“什——”


这声警告来得太晚了。希斯汀·卢瑟福德以一记扫堂腿狠狠击中了七海的小腿,在对方跌倒的同时干净利落地欺身而上,一举夺过了她的魔杖。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雷蒙德和侑都惊呆了——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巫师决斗中这样“大展拳脚”。


“——是你输了,七海灯子。”


希斯汀·卢瑟福德用七海的魔杖指着她,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后者奋力挣扎了两下,绝望地合上了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