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Chapter 83:

作者:Rayfor07
更新时间:2018-11-08 15:19
点击:230
章节字数:49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art 1:

【“我一直以为感情的事离我还很远。”吕思颖说着,深深地吸气。“当初,是我自己抱着想要出国深造的想法,我始终觉得自己欠缺什么,尤其是和唐静相比。如果是基础功底和专业技巧,这些都可以将勤补拙,可无论多么熟练,总好像空有表面。我思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接下来我该往哪个方向努力。天真地觉得,也许出国深造这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我迷茫是因为我还没有去,等我去了,到了那个环境,一切就都光明了。抱着这样的想法很久,久到我自己也意识不到问题所在,直到乔老师指挥《幻想交响曲》……我的感触很深,仿佛有什么东西藏在心里,它一直试图往外跳,可我那时还无力挑开那层门关。我很想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想要冲破升天,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只要这团光释放出来,我就会豁然开朗。于是,我试着问乔老师那些问题,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要的答案在不在这里面。我只是很肯定,乔老师,我多羡慕你那时的样子,你在台上,能够那样投入……”

我淡淡地答她:“我也是很晚才懂得感情,或许比你还要晚。以前强烈固执地训练自己,要求十分苛刻,可是没有意识到,技法哪怕再纯熟,没有悸动和灵性,和机器就没有区别。做指挥也好,独奏也好,哪怕是当老师也好,都无例外。留学的时候深刻知道机会不易,且比起其他人,这种特殊的破例时间更加紧。我用尽一切在珍惜,没有假期,甚至不需要多一分钟的悠闲,就是要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回来之后,我以为自己是站在很了不起的高度,年轻,或许还有点猖狂。”

顾子溪故作疑惑:“不会吧亲爱的,你要猖狂的话,那我叫什么。”

吕思颖也跟着说:“我也觉得乔老师不是猖狂的人,非但不猖狂,而且我听他们说,一直以来你对待日常练习从来都没有懈怠过。”

“内心的骄傲还是有的,还有点高人一等的错觉,现在说起来挺惭愧。其实当时的自己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是,以为拼命塞满了知识,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倒出来,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那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我的内心一直很渴望去表现自己,在专业领域的所有收获,我都想要尽可能地证明给学生,给团员跟伙伴看,我觉得我一定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可。可是后来,在附中的那批学生说,我是个很好的教授者,却不能称为一个好老师。乐团的同事和前辈也觉得,即使我的个人能力超群,却也不能称为一个好的指挥。因为,我不懂怎么放开自己,不懂,人与人之间,还有更多鲜活的东西。”

“我记得你说不是每个演奏悲情的人都要体验一场失恋,只是有过真实经历的代入,确实会绝然不同。”

“是。”

“我和我朋友……就是……女朋友,大一的时候就在同一个话剧社。那会儿参加社团是个热潮,他们文学院相对轻松,所以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社团里帮忙。一切有关文字方面的事都该他们负责,空的时候也写写文章写写诗,还有轻松的小剧场什么的。我们一进学校就很忙,尤其是指挥专业,我去得少,所以我们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和她见过几次,印象中她不怎么显眼,长发,眼镜,不爱出声,所以很久都不会特别想起什么。后来,乐团比赛,宣传活动变多,院系之间的合作交流慢慢扩开,好几期的文章,包括一些活动的致词都是找他们帮忙的,于是我们渐渐多了交集。我不知道是不是记忆出了差错,还是真的有说不清楚的指引,再次近距离看她,那些不起眼的东西都升华成了一种独特。我觉得她像民国时候那些在阳光下念诗的女学生,我觉得她的淡漠比那些张扬的女孩还要吸引人。”

顾子溪悠悠地叹了一声:“很浪漫呢。”

“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多了偶遇的次数,渐渐期盼偶遇她,渐渐会故意绕路,会拖延经过文学院的时间。然后,鼓起勇气主动发信息给她,聊聊放松的话题,聊聊最近看的书读过的诗,试着约她吃午饭,约她去散步,试着叫她来看我排练,陪我练琴,来替我们演出和比赛加油。接着……我们在体育场的跑道上,第一次牵手,一直低着头笑,一直到我忍不住说,你的手好软。”

顾子溪听着,情不自禁就靠到我肩上,伸手环过我的腰,轻轻地说:“感觉自己又恋爱了一次。”

吕思颖又害羞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说:“我还觉得我俩傻傻的,挺好笑。因为,我和她好像都不是那种特别开朗的人,一开始,总是不知道要怎么主动的……”

顾子溪说:“不会,真的特别可爱。”】



Part 2:

【“有一晚她约我去镜湖边,我们经常去,我会给她唱歌。乔老师,你知道唐静在柯林一直都是热门人物,喜欢她的人很多,她总是很轻易就能够带动大家的情绪。唐静经常抱着吉他在大广场唱歌,有时也会到西门外的Grace驻唱,有很多狂热的女孩子会逃课去听她唱歌。唐静确实像明星一样,她身上具有无形的感染力,是我一直很羡慕却学不来的东西。那晚,我和女朋友聊起来,我说,同样是学指挥,我和唐静之间,好像差了很多。她很认真地纠正我:不是差了很多,只是存在差别,大广场有它的的歌舞青春,在我心里,也比不了这儿的小调悠扬,温柔哼唱。我说不清,听了这番话后为什么心里开始发颤,温热的感觉蹿遍全身。她看着我,眼睛柔柔润润的,我们,就在湖边接吻了……要分开的时候,有些话没有说明白,心里就依依不舍。她说她宿舍的人去通宵聚会了,我就顺理成章地跟着她一起回去。我和她睡在一起,谁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面对面,都很渴望,于是再次接吻。我大概对她做了什么过度的动作,她停下来说不要这样。我就坐起来,靠着墙,在想也在反省,因为我们只顾着满足一种冲动,都没有去想后果。她也坐起来,和我并排靠着墙,发呆了很久。我起身想走,我说我先回去了,因为我们需要理智地想想我们之间都发生了些什么,也许我们不该这样子。她一下慌了,抱住我,叫我不要走。她说她只是有点害怕,她从来没有经历过,我也没有经历过,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好像是本能。两个女孩之间发生感情,在平时的八卦里,在他们追的小说和剧里都见怪不怪,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一会儿激动得心脏狂跳,一会儿迷惘忧愁下来,一会儿惦念她的味道,一会儿又在升温的欲望里挣扎。我从来没有这样敏感过,从来不觉得自己可以体会到如此细腻的变化,好像从那以后,挥棒的动作里,都多了太多期盼和惊喜,还有一些交错的起伏……”

我很真诚地告诉她:“光是听起来就觉得美。”

“啊……我也觉得,只要跟她待在一起,什么都是好的,一切都像她写给我的诗里那样,淡淡的,温和的。一切都在不经意之间,察觉以后忽然,就变得很浓了。原来脑海里想着她,想着和她一起发生的事,多小的事都好,这样子弹出来的曲子都浪漫地多。我们沉静在一段时间的无忧无虑中,彼此的世界都不存在其他的东西,于是我们来不及做好准备,当我们发现时间不可能永远停留,周遭远不如我们幻想地那么美好,绝望是前所未有的。首先是,文学院的整体氛围和艺院不同,他们似乎很难理解,就更加难以包容。她妈妈也是老师,对她的教育理念显得相对保守,寻常恋爱都是大事,何况对象还是同性。还有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弄不清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欢女孩,还是只是一时特殊。我无法认识自己,也就不知道我能够如何对待这段感情,我是否可以坦率地享受她带给我的种种,我又是否可以认真地对她,对我自己负责。也许生活中太多的细节透露出端倪,同学,朋友,包括我们的家人。”

“你妈妈催促你出国是因为她发现了你们的事么。”我问。

“嗯,之前我有带她回家住过几次。我自己不觉得,可是在旁人看来足够明显了,我对她不同于其他朋友的态度。开始我妈是怀疑,可也没有多说什么,后来……应该是不小心被她看到了我们的亲密动作,以及我们相互交换的书信。她的字特别好看,所以我更爱看她手写的信,多过于在手机上敲字。”

“那她父母知道你么。”

“她爸爸不在了,一直是她妈妈带大她的,所以,她妈妈把她看得特别重,不许她走错,给她安排了毕业以后就考编制进学校当老师。本来也只是在怀疑,不过她不习惯撒谎,也觉得在这件事上不可以撒谎,所以……”吕思颖苦笑了一下,“她妈给我打过电话,发过信息,约我吃过饭,苦口婆心地劝我,要我放过她,也清醒过来不要继续错下去。”

顾子溪忽然问:“那你们两个觉得自己做错了么?”

吕思颖怔了怔,摇头:“我……不知道。我们只是相互喜欢,可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恐惧,像是面对病毒……”

“是啊,如果相互喜欢这样叫错,那我们的出生可能原本就是个错。”顾子溪眯了眯眼,骄傲地说:“很巧,我妈妈也不赞同我和你们乔老师在一起,可我觉得错的是她。”

“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我说我不想出国,我妈妈的反应大概还不会那么大。现在,她估计觉得尽可能最快地把我送走,斩断我们之间的联系才是对我来讲最好的决定。她说我只是没有清醒,根本不懂感情,所以不能因为这样的幼稚和冲动断送了前途。可是乔老师,我怎么能让她明白,我深切体会得到自己的变化,各个方面。我喜欢这个女孩,喜欢留在柯林乐团跟大家一起演出,喜欢乔老师和林老师,我有信心即使唐静回来了我也可以不比她逊色,我会和她良性竞争,会一起进步。我想像乔老师这样,一步一步这么走下去,一步一步,有她陪着就好。维也纳对我来说,再也不那么重要了。世界上不只有一条出路,不是么?”

“这些想法,你认真和妈妈谈过么?”

她冷笑了一下:“根本不能吧,一提起喜欢女孩的事她就炸了锅,好像我犯了滔天大罪似得,还怎么继续谈?”

顾子溪看向我:“柯林乐团演出是有工资的吧。”

“有,还不低呢。”

“那比起你的那个她来说,你已经提早经有济收入了,毕业过后机会还会更多的吧,积极表现,也是很有前途的。”

我点头:“嗯,能当上这个乐团的指挥必然不差,只是在你妈妈看来你可以更加好。”

“如果她肯听我说就好。”

“爸爸呢,你爸爸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什么?”

“哎,我爸什么都听我妈的。”

“哈,”顾子溪戳了戳我,“我也是,我什么都听她的。”

吕思颖也不见外了,摊手说:“学姐,这个时候你这么刺激我不好吧,你俩好甜蜜。”

“思颖,”我叫她。

“嗯?”

“确定了,是真的喜欢她么?确定了自己更想怎么走以后的路么?”

吕思颖定了定,沉沉地开口:“确定了。她喜欢写文章,想当自由写手,我要继续留在柯林乐团,用我自己的方法提升。”

“有没有想过未来的路会比现在的设想困难一万倍,现下的情形,说不定只是一个开头,还决心走下去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明白,现在没有办法放开她的手,就算有一天我真的发觉自己曾经多冲动多幼稚,可也没办法骗过自己,现在这样真实的感觉……”

“没有人生来就是成熟的,幼稚不可怕,也不是什么羞耻,多年后回忆起来觉得好笑,也总比成熟之后遗憾不曾去尝试要好。人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没有对错的分别,也就不存在正轨和偏离的说法。没有如果,没有假设,不能重头,若你确定不愿失去,那按照自己的意思,努力去争取吧。”

“乔老师……”

“早些回家去,最后试一次,好好的, 平心静气的,把这些,把你最诚实的想法和你妈妈谈一次。不要抱着试图去说服她的心情,而是想着,不欺骗,不隐瞒,向她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就好。”

“如果她还是不听呢……”

“收好你必要的证件资料,鼓足勇气,做好准备独立起来吧。”

吕思颖呆住了。

顾子溪说:“不是撺掇你离开你的家,这是最后的打算。选择摆在你面前,你只有妥协或是摆脱。听上去像是在教你做忤逆的事,如无必要谁都希望得到家人的祝福,可是你要明白,你有自己的是非观念,要树立自己的独立人格,父母亲恩固然重,可不代表他们什么都对。世界上有些东西,是其他人永远无法代替你的。”

“矛盾一时调和不开不可以硬碰,你们彼此都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想,冷静的过程中兴许会找到一些途径,相互理解的转机。你还要知道,世事难料,不是你这么盼望就会这么发生,最后,你终归需要走出自己的路,用你的方法去证明给他们看,你过得很好。”

“是……乔老师。”

顾子溪笑着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追求自己想追求的东西,你有这样的勇气就值得敬佩。喜欢一个人是最好的事,别怀疑自己,闪闪缩缩绝不会是你最好的样子,唯有一往无前,其他东西才奈何不了你。”

我起身去拍了拍吕思颖的肩膀,说:“打起精神,你们还需要彼此支撑。”

吕思颖抬头看着我,许久,她也站起来,她说:“乔老师,我能遇见你这样的老师,真的很幸运。”然后她又看向顾子溪,认真地弯腰鞠躬,说:“还有学姐,你的话我会记住,我也希望未来我能像你这么无所畏惧。”



毫无疑问,顾子溪又用她无懈可击的魅力虏获了个小崇拜者,这会儿在吕思颖的印象里,她这个自信成功,身材样貌更加没得挑剔的女人,形象该有多么高大。

不过关上房门只剩我俩的时候,顾子溪敞开心扉的独特方式,也只有我才能见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