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章(下)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11-02 11:26
点击:62
章节字数:62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6


「兇手要不是很討厭今川夫婦,就是手法相當熟練的殺人犯了。」

「呃……?」


雖然西木野真姬說了偵查是園田海未等刑警的事,但是絢瀨繪里仍然是第三刑事組的顧問,也是海未依靠的人,所以她當然來幫忙辦案,只是第一句話就讓海未楞了一下。


「對方看起來一點都不想在對方家裡留下任何痕跡,感覺是很討厭他們……好吧,我開玩笑的。」


其實只是想緩和辦公室裡的氣氛,繪里難得地說了無厘頭的話,卻在下一刻就收回了這個玩笑。


「兇手既可以面對面向今川小姐注射,又能是送痠痛貼布如此平凡的東西給今川先生的人,應該跟他們很要好……」


但是怎麼會這樣?──所有人內心都有這個疑問。

如今這個階段就算鎖定了兩位嫌疑人兼下一個受害者,她們需要的是可以抓住對方的證據,而不僅僅只是無憑無據地說著某個人就是犯人。


「根據繪里之前幫我們調查過的社交圈,交情好的無非就是朝日紗夜以及橋口禮美,然而我們是否可以……假設這不是單人犯案?」


明明有一個人怎麼樣都很可疑,不能直接鎖定她的情況讓海未頭痛了起來,讓她也反常地向繪里提出了假設。


「老實說我也想過殺死今川杏子的是一個人,送給今川將輝貼布的又是另一個人,但是他們做了什麼被那麼多人怨恨?這種時期?調查過了他們的公司以及社交圈,已經確認近年沒有什麼問題甚至公司利益受損的重大事件,所以──」


繪里只是說了她的推測,但並沒有把話說完。

她並不知道實情,或許有專業駭客津島善子也查不出的公司漏洞、以及除了兩人之間以外沒有其他人知道的重要機密,但是繪里可以肯定,那種情況下的兇手絕對都不會是一個會送痠痛貼布的身分的人。


「但是加上六年前死去的上原良太,這要做為連環殺人案,間隔有點久,或許真的有什麼也不一定……」


用手指扣住下顎,繪里看起來像在沉思一般,她是在腦中計算該從哪個地方開始下手,而海未只是安靜地點了點頭。


「曜他們的調查報告,妳看了嗎?」


猶豫了一下子才決定打斷繪里的思考,海未指著繪里手邊的一份文件,繪里便稍微將目光瞥到上面。


「這個是沒辦法成為任何證據的,如果要進行跟蹤,只能持續到任何一人露出馬腳才算是成功。」


繪里大概知道海未想說什麼,在她提出來之前先否定了她,卻沒有讓她打退堂鼓。


「雖然靠第六感不是很好,總覺得和希有過接觸的人,往往都是有問題的人……」


海未執意要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倒是只換來了繪里的挑眉。

她當然知道嫌疑最大的是誰,但是她們的問題就是在於無法就這樣指著她說是犯人,所以繪里還不會下定論。


「那是當然的吧?希是心理兼精神科醫師,病患通常也認為自己有問題……」


有誰會沒事去醫院報到?繪里在內心吐槽了一下海未,但她不禁想起了一個人。


「不過說巧是巧嗎……都是希的病患,也都是──寺島公司底下的人。」


繪里再次翻開渡邊曜和高海千歌的報告書,雖然一開始繪里就被海未告知了嫌疑人之一的公司,但是看見上面確確實實寫著「寺島」,還是讓她有點訝異。

朝日紗夜在平日去看完醫生以後,正常回到了公司上班,還是主公司而不是子公司的寺島貿易公司。

那裡有著繪里的「熟人」。

那個人曾經也犯下了無可挽回的過錯,但她卻不在牢裡,也沒有再受刑,世間來看似乎就是個年輕有為的女性老闆。

怎麼樣都讓人覺得──朝日紗夜也有問題才對。


7


津島善子關掉了電腦螢幕上的最後一個視窗,她的表情看起來有點不是滋味,她癱軟地靠在椅背上,最後點開了通訊軟體。

聊天視窗上的人是絢瀨繪里,善子正完成的是繪里委託她的工作──將某間高中某班的畢業生全部調查一遍──可是卻沒有什麼驚人的收穫。

善子覺得就好像是浪費時間看了三十幾人從過去到現在平凡無比的人生一樣,比看別人的自傳還要無聊上百倍。

不過她還是有一個很微小的發現。


「我不覺得其他人有動機……沒有其他同學跟他們五個人很靠近,高中畢業後只有同學會才有一些互動,所以他們之間的共同好友是不存在的。」


不想被繪里覺得自己的調查很草率,善子特地說明了一番,畢竟她也知道事件始末。

不過這並不是善子的小發現,趁著繪里還沒有已讀,她又繼續接了下去。


「比對了班上的照片,有轉學生跟轉走的人,可是他們和這五人的互動相當之少,要說互動多的幾乎都是他們各自的大學同學。」


因為是用打字的,善子給人的感覺正經八百,她除了要會查資料,還要會情報分析。


「一年級就轉走的同學,我查不到名字,抱歉……姑且摘出了她的照片,在各大社交平台比對過後沒有找到相似的,我就只覺得有點可疑而已。」


打完這三段話,善子報告完畢,並且附上了她摘出來的照片,剩下的就是繪里自己的工作了。

收起手機,善子被委託的工作終於告一個小段落,她向上舉起手臂在椅子上伸了個懶腰,隨後站了起來。

忙於工作的她直到沒事以後,有個人才開始出現在她的心裡,這讓善子皺著眉走出了房間。


「五點半……」


──離黛雅回家的時間還很早。

突然覺得有點落寞,善子走到了廚房卻發現沒有任何可以吃的東西,嘆了口氣又走回了房間換了一套衣服。

心裡吼著「就算是我,也會自己出門的!」,善子揹著隨身小包就出了家門,走到外面的她突然覺得特別想吃拉麵,而自己心目中拉麵店的選擇只有那麼幾間,其中一間無非就是由星空凜所經營的拉麵店。

因為有吧台的位置,她覺得在星空拉麵店也很自在,所以目的地就這麼決定了。

可是她怎麼樣也沒想到會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碰到應該不會在這裡的人。


「啊,善子桑?」


一進門就和黑澤黛雅對上了眼,隨後她看見的是原本背對她但因為聲音而轉過頭的小原鞠莉以及松浦果南,讓她在門口停頓了將近一分鐘。

──不是還沒下班嗎?


「啊──善子,黛雅旁邊剛好空一個位喔!過來過來!」


看見進門的善子,果南立刻招呼她坐到自己對面的位置,黛雅也是對她點了點頭,所以她再怎麼樣都只能走過去了。


「妳們……下班了?」


坐到位置上後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善子一開口就是這個問題,讓鞠莉笑了出來。


「果南就不用說了,我們是可以提早休息,然後再回去工作的唷!」

「是、是喔……」


聽到有點意料之外的回答,善子內心糾結了起來,明明是坐在喜歡的人旁邊,她有點煩悶地望著在旁邊走動的老闆娘。


「啊……善子醬?要點餐了嗎?」


和善子對上眼的花陽,因為不怎麼和善子說過話,也不怎麼見過她來吃拉麵,但是熱愛偶像所以知道對方的名字,不過深怕叫錯還是遲疑了一下。


「欸、嗯。」


簡單地向花陽點完餐以後,善子就靜靜地坐在位置上看著三人閒聊,雖然相識已久,但是身邊一旦沒有與自己同齡又是面對青梅竹馬的對象,善子突然覺得自己就像多餘的。

況且工作的場所也不一樣,自己做的有可能是犯法的事,面前三人則是正義的夥伴,雖然才剛坐下來還點了餐,善子越來越想離開了。

想轉頭看一下黛雅的側臉,卻又覺得自己轉過去會不會讓人感到疑惑為什麼要看她,所以她一直看著桌面發呆。

那句話的疙瘩還在她心裡──既然可以提早出來吃晚餐,為什麼……


「善子桑?」

「先來的三碗拉麵──」


被黛雅呼喚才懵懂地轉頭,碰巧又遇到了把拉麵送來的花陽,善子不經意地又將頭轉向另一邊。


「那我跟黛雅趕時間,妳們就Take easy慢慢吃吧!」


被鞠莉的一句話又終結了可以聊天的機會,善子總覺得今天有點落寞。

明明坐在旁邊,善子卻坐在長椅的最邊緣,努力不去碰到黛雅──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可能有點賭氣。

原來平常也可以一起吃晚餐──但是她從來沒聽說過,所以不高興了。

也因為混不進她們的對話裡而感到孤單煩悶,所以她假裝是自己今天工作很累,臉色很疲憊,不發一語地吃著拉麵、讓位、向黛雅和鞠莉揮手,故意吃得比果南還快趕著回家。

她覺得自己真是蠢斃了。

總是為了一點小事情而失望。

可能就只是太喜歡對方了。


8


「欸?」

「欸……?」


本來是分開追蹤的高坂穗乃果、黑澤露比和高海千歌、渡邊曜兩組,在一個地點巧遇之後互相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畢竟她們可沒有監聽或是窺視橋口禮美以及朝日紗夜的任何通訊軟體、社交網站記錄,單純是尾隨在後方罷了,所以遇見彼此,就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了。


「她、她們見面了?」

「用看的都知道是這麼一回事啊!」


四人是在某間咖啡廳斜對面的一間咖啡廳撞見的,正巧她們坐的位置看得見對面,朝日紗夜和橋口禮美又是坐在靠窗的位置,所以方便監視,但她們心裡倒是有點緊張。

被跟蹤的兩人神情看起來都非常慘淡,確認了兩人都只攜帶了容得下隨身物品的小背包以後就稍微放了三分之一的心。

──總不會帶著凶器直接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人吧?

當然這都是她們假設其中一人是兇手的緣故,表面上兩人就只是單純見面而已。


「早知道應該趁機裝個竊聽器還是什麼……根本不知道她們在說什麼啊!」


比較心急的曜用小型望遠鏡偷望著遠處的兩人,看起來有在交談,也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但她就是想知道她們在說什麼。


「話說她們兩個也是敢跟互相見面的啊……」


千歌沒有拿著望遠鏡,就只是望著渺小的人影,因為對她們的身分做了猜疑,所以也不自覺地帶入了這樣的想法。

千歌認為如果她是他們其中一人又不是兇手的話,肯定會猜想留下來的另一人就是犯人,這種關鍵時候找自己出來難道不是很危險嗎?

又或是單純要洗清嫌疑,假裝來關心彼此而約出來吃飯?

不管怎麼想都,千歌都不太能理解見面的橋口禮美和朝日紗夜。


「不過兩人都沒好臉色就是了……感覺很疲憊又害怕。」


觀望著她們的曜覺得表情這樣很正常,甚至苦笑都不奇怪,她覺得她們兩人可能是相信彼此的,毫不懷疑對方就是兇手。


「……真的沒有第六人嗎?」


曜持續看著她們兩人,表情就那副模樣,舉止也沒有不正常的地方,但是尷尬還是感覺得出來,就像是在說──他們都死了,我們還這樣悠閒的出來吃飯。

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穗乃果也拿著望眼鏡偷看她們,她不斷放下又拿起望遠鏡,像是在沉思什麼。


「所有事情都可以用演的……現在說什麼都還太早了,我們要持續追蹤,密切追蹤她們兩人。」

「是!」


園田海未不在場的時候,穗乃果就是最大的指揮人了,她本來要說別的,只是想到說出來就太失職了,所以單純地吩咐了她們。

她本來想說──現在看不出什麼,幾天後其中一人死亡就知道有什麼了──她們當然要全力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所以就算看起來完全沒事,也要隨時注意那兩人的一舉一動。


「她們看起來要各自回家了!」

「等一下分開後要持續保持警覺,露比,交給妳買單了,大家準備好!」

「是!」


因為看到兩人也是拿著帳單要去結帳了,所以她們可不能在對方都離開以後才急急忙忙去買單,除了露比以外的三人都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什麼都沒有看漏吧?」

「沒有,沒看見她們有互相贈送東西,更沒有觸碰彼此!斷斷續續地在說話而已!」


分開之前再次確認了目標的行動,因為位置的緣故,穗乃果和曜看的都是同一個方向,要說她們有沒有漏了什麼,她們其實也不會知道。


「那麼晚點見──」


看著結帳回來的露比,穗乃果領著她離開了餐廳,在某個地方假裝成路人埋伏,曜和千歌則是選擇了另一個地方。

橋口禮美身為家庭主婦,她的路徑又是買菜並且直接回家,很快地穗乃果這組就沒事做了;至於朝日紗夜,還挺有心情在外面逛書店,直到晚餐時間才隨便買了個便當回家,讓曜和千歌費了很多心神。

結論上來看,今天是和平的一天。


9


絢瀨繪里收到了津島善子提供的資訊,如果說善子是暗地裡進行調查所以不能和任何人進行接觸的話,繪里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既然三名死者的所有高中同學的資訊,繪里當然會選擇直接去詢問那些現金還活著的人,而且要挑,當然就要選最不會保守秘密、看起來又完全和他們扯不上邊的同學。


「話說……繪里前輩,為什麼我也要來啊?」


雖然不是被告或原告的委託,松浦果南也經常被繪里帶去各種地方執行「偵探」任務,有些時候她都很能理解繪里會帶著自己的原因。

只是這個不需要體力、又不是和委託人接觸,更不是以助手身分待在旁邊的話,果南完全不知道為什麼繪里單純去找人聊天還需要自己陪同。


「嗯……兩個美女,比較好套話?」

「什麼?」

「人是視覺動物喔,果南。」


繪里的原因就是這麼簡單,她相信自己的容貌,也讚許果南的身材,即使她們要去見的是一名女性,她也認為兩個姿色凸出的人會讓對方多開幾次嘴。


「呃……嗯……?」


不過果南似乎沒有領悟就是了。


「好了,到了,我已經有事先說過我們是律師,不然直接詢問太可疑了。」


帶著果南走到了目的地,又是一間餐廳,繪里直接走了進去。

向服務人員報上預約的名字,位置上已經坐著一個人,對方給果南的感覺就是一名貴婦──一名很聒噪的貴婦。


「妳好,我是絢瀨繪里,她是我的同事,松浦果南。」

「久仰大名了,我是小早川奈美,呼呼……可以被知名律師請吃一頓飯,真是難得的經驗。」


繪里沒有用假名,完全就是直接接觸曾經是那五人同學的小早川奈美,她在坐上位置前淺淺地笑了一下,因為從開頭就覺得自己的計劃似乎有成功。

快速地點完餐以後,繪里並沒有打算拖延,她直接就開啟了今天的主題。


「事不宜遲,我就直接問了,小早川小姐和橋口禮美、朝日紗夜,以及今川將輝等人是高中同班同學吧?」


繪里不知道上原良太、今川杏子、今川將輝的死訊是否傳到了她們這些高中同學的耳中,但是今川將輝的死並沒有被報導,所以她選擇說出兩名活人以及他的名字。

小早川的神色沒有太大變化,只是好奇地點了點頭並說了個對,同時拿起桌上的茶水飲用,表示她似乎有點緊張。


「據妳所知,這些人在高中時期,就一直是五個人一個小團體嗎?」


繪里直言不諱,但是她堅定的眼神讓對方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是否要說謊,她只是放下了水杯並向繪里點頭。


「真的一直都是五個人?」

「真的啦,律師大人,相信我,他們五個人在高中的時候感情實在是太好了,不是其他人可以進入的空間喔!」


小早川是看起來沒有隱瞞任何事情的臉孔,語氣上也相當輕快,好像開始談起了八卦一般,但是這個回答反倒讓繪里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為真的沒有第六個人的話,兇手果然還是就只能二選一了。

實在是沒有辦法,繪里其實不是很想這麼早提起預備問題的,繪里從背包裡掏出了手機,打開了一張照片,上面是善子替她用高解析度還原的照片。


「那……這是我去妳們學校找到畢業紀念冊擷取下來的,妳們班是不是曾經有過這位同學然後轉走了?」


聽見繪里的這番話,小早川挑了一下眉,看起來有點疑惑,隨後才伸長脖子慢慢向前靠近去看清楚繪里的手機螢幕。


「……!」


看到的瞬間她立刻退後靠上了椅背,就好像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一樣。


「小早川小姐……?」


因為對方的行為實在太過出乎意料,就連果南也有點嚇到,繪里不得不出聲呼喚對面有些微愣的人。


「呼……我還以為是什麼呢,嚇到我了,這麼說起來我們一年級的時候確實有這麼一位同學……」


被喚回神智的小早川摀著心口,好像真的是嚇了一跳,隨後又恢復正常對繪里說明了起來。


「妳知道她後來轉學去哪裡了嗎?」


雖然應該是一點都不重要的事情,繪里還是針對這名「轉學生」做了詢問,但是聽見這個問題的小早川倒是皺起了眉頭。


「不好意思,不知道律師大人是哪裡來的情報,但是她並沒有轉學……」

「欸?」


小早川的語氣聽起來好像有點難以啟齒,然而她給人的氛圍倒是會繼續說下去的感覺,只是這個回答已經讓繪里有點錯愕了。

至於真正的答案,更讓繪里驚訝萬分。


「她自殺死了,被那五個人霸凌。」


1. 開頭引用自但丁名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