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三章(上)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11-01 10:09
点击:587
章节字数:70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道德常常能填補智慧的缺陷,而智慧卻永遠填補不了道德的缺陷。


1


戴上白手套,撩起自己耳邊的髮絲再戴上了口罩,絢瀨繪里帶著同樣和她穿上一樣裝備的園填海未進到了案發現場──今川宅邸裡。

為了不讓任何線索逃離自己眼中,她們取代了原先的搜查小組,決定親手檢查任何可疑物品。

取得了足夠的現場照片以後,死者已經被移置法醫研究所裡,所以兩人大方地在房間展開了搜索。


「真姬事先列給我們的清單真是幫大忙了……」


一邊這麼說著,繪里將一根又一根的採樣條放進了透明封口袋裡並在清單上用筆打勾。

海未表示贊同地點了點頭,但根據繪里的說法,在死者死亡的前後或是這一周又或者這一個月──兇手都沒有親自接觸現場,那麼現在採取的這些東西,又有什麼用?


「哈……」


這兩起命案都沒有見血,更沒有被看見的嫌疑人,收集相關線索的難度便上升了,加上只要假定的嫌疑人沒有任何犯罪紀錄,要核對指紋也是不可能的,這讓海未跟繪里的心情都有點沉悶。

總算在枯燥乏味的工作持續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後,確認了一包又一包的透明封口袋,繪里看著全部打上勾的清單,滿意地鬆了一口氣。


「海未,我負責的都好囉。」


走到為了採取其他樣本而在其他房間的海未附近,繪里看著她緩緩看向自己並點點頭,確認對方也完成了。

走出房間前,海未再次往內環視了一周,接著看向繪里的背影,慢慢跟上了她的腳步。

她們除了採取可能殘留DNA或毛髮或任何異物的地方,還帶走了一些小物品,這些都是為了好好鑑識死因以及抓住那零點幾的機率來找到嫌疑人可能來過這個房間的證據。


「繪里覺得死者是怎麼死的?」


收拾道具離開了今川宅邸,海未在回程的車上詢問繪里,頭靠著椅背的繪里默默歪了頭。


「嗯……妳不是說窒息嗎?」


對海未認真的問題,繪里感覺有點開玩笑地回答了她,她當然知道海未問的不是這個。


「……怎麼窒息的?」


並不打算因為這種回答糾正繪里,海未就照著她的回答繼續引導,雖然她還是挑了眉。

稍微側過頭看向窗外,繪里偷偷揚起了嘴角,接著一樣是用一副不是很認真的態度回答海未。


「他很有可能吃了什麼、吸了什麼,觸碰到了什麼……總之不是房間內缺氧也不是異物阻塞呼吸道,更不是他使用毒品的話,那就等法醫報告囉?」

「說的……也是。」


只是海未怎麼聽都很像繪里已經知道了答案,畢竟她覺得繪里的重心沒有放在死亡原因,而是怎麼揪出這位毫無破綻的兇手。


「我已經讓其他人去跟蹤橋口禮美和朝日紗夜了,首先發現了一件事。」


感覺前一個話題不用繼續了,所以海未挑起了下一個關於揪出犯人的話題,這讓繪里轉過頭望著海未開車的側臉。


「橋口禮美是家庭主婦沒有在工作,至於單身的朝日紗夜……在繪里熟人的公司裡上班。」

「熟人?」

「如果不是熟人的話,就當我說錯話了。」


因為海未說得就像是那公司是「熟人」所開的,繪里前一秒還皺著眉回想自己有什麼熟人是社長,但是下一秒她聽到答案的時候,也只是「哦」地回了一聲。


「那確實是有點熟……吧。」


繪里再次望向窗外,語氣聽起來有點疑惑卻又有開心的感覺,讓海未又皺了眉。


2


穿上法官的長袍,黑澤黛雅站在更衣室的全身鏡面前看著自己的模樣,她撥了撥瀏海,深呼吸了一口氣再慢慢吐氣。

雖然對這份工作已經習以為常,她認為只要能夠公正地判決就沒有任何問題,但她會面對各種不同的人,可能是殺人犯、可能是背後勢力很大卻又不知悔改的大小姐、大少爺,就算做的是正確的事,誰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他們開始受刑時,遭到了怨恨。

想成為一個人人都喜歡的對象,被惡人討厭算不了什麼,但黛雅想的是讓他們心服口服接受結果,而不是對自己怨恨一輩子。

看了下手腕上的手錶,再過幾分鐘就要出庭了,黛雅想著待會又要與惡人對峙,實在是份了不起的工作,然而壓力其實也挺大的。


「加油。」


對著鏡中的自己打氣,黛雅換上嚴肅的神情,轉身就離開了更衣室以及辦公室,朝著她該去的地方前進。


「唉……」


然而在法庭上,最讓她操心的果然還是只有一件事。


「異議!這是誘導詢問!」

「……異議有效,請檢察官換一個問題。」


黛雅先是看向大喊異議的松浦果南,再看向一臉賭氣模樣的小原鞠莉,要不是她要擺出認真嚴肅的模樣,她都想扶額搖頭了。

但是嘴角稍微抽動幾下,她想應該是被允許的。

雖然──面前這個案件的審判早就已經決定好了,兩人無謂的爭執都只是做戲罷了。

所以她們的互相辯論從黛雅的左耳進右耳出,她假裝認真卻恍神了起來,兩人的爭執聲似乎開始催眠了起來。

──在做什麼呢……

思緒飛到了不遠處的另一邊,想著自己回到了家中,偷偷往某扇門內望進去是認真在打字的津島善子,接著自己悄悄靠近,反常地從後面故意嚇她一跳,在她跌下椅子之前扶住她──


「小、小原檢察官,別吵了吧?」


本來還在爭辯的果南,側眼看見一臉微笑的黛雅,背後忽然發涼了起來,再怎麼樣強勢也嚇得提出了這個意見。

不知道果南為什麼突然這樣說的鞠莉,也是稍微側過臉瞄向黛雅,明明對方是在微笑卻讓自己不寒而慄,讓鞠莉趕緊點了點頭。


「以、以上,我沒問題了。」


草率地結束了剛剛吵得正激烈的爭執,鞠莉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果南也是走回了被告辯護方的位置上。

黛雅回過神來的時候法庭已經變得很安靜了,不過大家似乎沒有疑惑地望著自己,但還是稍微感到出糗的黛雅輕咳了幾聲掩飾自己的失誤──但真的沒人發現就是了。

這都是好在鞠莉跟果南吵得很像一回事,所有人都專注在她們兩人身上,沒有人發現黛雅的微笑是另一回事。


「既然兩方都沒問題了,第二回審判就到此結束。」


還不是要宣告審判結果的時候──拖到三回是繪里這邊的方針,讓真的有罪的被告多付一些錢委託律師──所以上場前明明一副認真態度,真正上場卻在放空的黛雅帶著微笑閉了庭。

一邊想著自己真是失態,一邊回到了辦公室,不禁對鏡中的自己搖了搖頭。

──開始有相思病了。


3


高坂穗乃果以及黑澤露比跟蹤的對象是橋口禮美;渡邊曜以及高海千歌跟蹤的對象則是朝日紗夜。

不曉得是否因為是好友的今川將輝接著杏子死去,橋口禮美在前兩天基本上是足不出戶,難得看見她出門的時候,穗乃果只覺得對方神色慘淡。

至於朝日紗夜,曜和千歌都很訝異自己現在來到了櫻內梨子就職的醫院裡跟蹤她這個人。

讓她們更意外的是她進去的是東條希的門診,因為走廊上無處可躲,兩人便站在櫻內梨子的治療室外猶豫是否要不要敲門,卻在下一刻遇到了從其他地方回來的梨子。


「曜醬……跟千歌醬?」

「啊哈哈哈……」


沒想到是這樣被撞見,兩人忽然很有默契的一起搔了搔頭髮,梨子則是用一種懷疑的眼神放她們進到了治療室裡面。


「妳們沒有預約,照理來說是不能這樣的……」

「啊!不是啦,不是來找梨子醬的!」

「那站在我的治療室門前做什麼!」


對方明明就一臉心虛的模樣,梨子還以為是她們要動用特權來插隊治療,結果從戀人嘴裡得到這種回答突然讓她有些不爽。

梨子刻意忍住了嘴角的抽動──上班時間來到自己工作的地方,看起來沒有其他目的,居然說不是找她的?


「說來話長……好像也沒那麼長!」


看著面前這對情侶之間的氛圍好像有點怪怪的,千歌決定幫她們打破這個誤會,直接切入了正題。

稍微和梨子解釋了以後,梨子才恍然大悟又放鬆地坐上了自己的位置,可是有一點她不是很明白。


「所以說,曜醬和千歌醬……是要保護病人還是跟蹤病人?」


不管是哪個,她都覺得千歌和曜待在這裡分明是鬆懈了,應該要在希的診間外的遠處轉角掩藏身姿而不是特意來到更遠的這裡。


「欸……都是?」


曜稍微和千歌對視確認了一下才回答梨子,看起來真的一點都不像正在工作中。

一方面將朝日紗夜和橋口禮美列為連環殺人案的下一個受害者之一;一方面又不排除她們就是兇手,在這個基礎上,尾隨都是必須的。


「既然是這樣的話……希前輩的診療,其實通常都挺快的,妳們說不定要跟丟了?」

「欸欸!?」


梨子自己也算是工作中,總不能就這樣讓兩名警察一直待在這裡,不過她說的也是實話,讓兩人立刻就驚訝地站了起來。


「我幫妳們打電話確認一下吧?」


連梨子都能想像到這兩人跟丟的時候會是怎樣緊張的神情,反而會讓人覺得怪,所以主動提出了幫忙。


「可以嗎!?拜託了!」


雙手合十又鞠躬對著梨子,曜和千歌真的才發現彼此好像在偷懶,梨子一邊嘆氣一邊拿起了院內電話撥給了希的診間。

就算裡面有病人,正常來說希也是會接起電話,所以希不管是立刻又或是撥了幾聲才接起電話,梨子都不覺得奇怪。


『這裡是東條希──』

「希前輩,妳還在看診嗎?」

『病人剛好離開囉,梨子醬找咱有事呀?』

「欸?啊……晚點再說明,我先掛斷了。」

『欸?欸欸,晚點見?』


聽到病人已經不在,梨子趕緊掛掉了電話,然後用訝異跟催促的眼神瞥向兩人,讓她們立刻就有所警覺。


「梨子醬晚上見!」

「梨子醬改天見!」


曜和千歌分別和梨子道別以後,急急忙忙地衝出了梨子的治療室,卻在走出來的瞬間裝作心平靜氣──她們才不會像梨子想像般地手忙腳亂,好歹她們也成為刑警不少年了。

至於她們找不找得到已經離開的朝日紗夜,又是另一回事了。


4


「呀,朝日小姐,咱是不是不應該表現出歡迎的態度呢?」


看著走進診間的下一個病患,東條希皺起了眉頭,因為對方並非長期並且持續診療的病患,而是偶爾會出現的人,加上上一次出現的原因令她不敢多說什麼。


「但是我只能來找醫生妳了……」


朝日紗夜的神情有點慘白,行動也有些萎靡的感覺,希給她換了張有椅背的椅子。


「咱什麼都願意聽妳說,如果朝日小姐願意開口。」


大約感覺的到這次來看病的原因或許也是相當嚴重的事,希難得地擺出嚴肅卻又不會讓人難以接近的模樣,就是希望病人相信自己。


「死了……」

「……欸?」


雖然早就預料到,但是聽見對方摀著臉說出預料中的話,事態的嚴重讓希瞪大了雙眼。


「嗚……將輝……將輝他也死了……!」


朝日紗夜的雙手沒有真的摀著自己的臉,希可以從縫隙間看到她確實哭了出來,嘴唇也在顫抖,面色悽慘。

然而聽見這樣悲慘的消息,希的第一個反應是不知道「將輝」所指的是誰,所以她頓了幾秒,翻了下病例才發現便是她曾經提過的人,就是好朋友的丈夫,同時也是她的好朋友──希也震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因、因為我們不是家屬,警方完全不告訴我們死因啊!連新聞都沒有報……他、他們就這樣默默地離開了!嗚嗚……」


希想伸出手去拍拍朝日紗夜的肩膀或頭,卻又停在半空中,因為她知道這樣的安慰是完全沒用的。


「下一個……下一個會不會就是我或禮美……」

「欸?」


因為新聞確實沒有發布消息,希也沒有在園田海未等人的幫手清單裡,希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案件,所以她聽到這種話,不禁錯愕了一下。


「為什麼會這麼說?」


希默默地在心裡記下應該要去和絢瀨繪里打聽的備忘,畢竟怎麼聽都像是連環殺人一樣,但是沒有聽朝日紗夜的解釋,希也不敢妄言。


「……都、都死了啊!我們五個好友裡面,死了三個人……!難道不是衝著我們來的嗎!?」


一邊哭著的模樣使朝日紗夜看起來很激動,希因此靠上了椅背稍微拉開距離,但她的雙眼還是瞪大的。


「欸……欸?那朝日小姐,現在豈不是很危險……?」


希的思考一下變得空白,沒有去分析反而直接相信了對方,還跟著擔心了起來。


「對!我、我害怕!怕得我都要有焦慮症了……!」


朝日紗夜激動地回應希,看起來真的無法保持正常,這次希總算貞的伸出手握住了對方的雙手。


「既然沒有看到新聞,咱想應該不是殺人案……看著咱的雙眼,深呼吸──吐氣──靠上椅背,放鬆──朝日小姐現在還好好地在咱地診間唷?非常平安,安全,咱會讓妳鎮定一些並且好睡的。」


發現到自己被帶走了思緒,希立刻恢復了冷靜,並且嘗試穩定病人的情緒,相信自己是對方信任的心理醫師,希擺出了溫柔的笑容,效果也不差。


「看完醫生……我還要去上班……我想我要早點回家……」


朝日紗夜確實立刻沉穩了起來,她抽回自己的手擦掉臉頰上的眼淚,表示她最近不能加班到太晚,似乎是深怕夜晚的道路被誰怎麼了,希也點頭同意她。


「咱隨時都在這裡,不安穩的時候來找咱,這裡很安全。」

「醫生不是不太歡迎我嗎……」

「呀……咱是說保護妳,不是看病唷!」


這次拍了拍朝日紗夜的肩膀,終於換來了對方一個小小的笑聲,但是眼角的淚水感覺又泛了出來。


「朝日小姐等一下還要上班?」


收回雙手在電腦上快速輸入要開給朝日紗夜的藥,希撇頭詢問她。


「嗯……只請了半天假。」

「所以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前天……」


聽到這個答案,希吞了吞口水,開始心疼起了自己的患者,她列印出了朝日紗夜的領藥單並交給她。


「領完之後,這個藥可以立刻吃的,精神不安定的時候吃,一次一顆,每次要間隔四個小時,剩下的就是朝日小姐熟悉的助眠藥啦……」


希覺得比起言語跟肢體上的安慰,還不如藥來得有效,所以試圖催促她結束這次的診療去領藥,對方也領情了。


「好吧……我領完就回去上班了,醫生,謝謝妳。」


微笑送著朝日紗夜離開,希再次坐回自己的位置時,醫院內線電話響了起來。


「這裡是東條希──」


5


「造成死亡的原因已經確認了,這次意外地簡單明瞭。」

「哦?」


因為父母出差而暫時接管整個西木野綜合醫院的西木野真姬這陣子有點繁忙,以至於繪里在結果出來後兩天才能告訴真姬實情。


聽見造成死亡的原因,坐在床邊的真姬挑了眉,她知道這是什麼,但是這之間有太多原因讓她開始懷疑。


「貼布?那不就……」


學醫又是醫生的真姬根本不需要上網查詢,她腦裡可是對吩坦尼瞭若指掌,畢竟這是醫學用途上的東西。

世界上各處有非常多起因為吩坦尼而意外死亡的事件,如果說今川將輝只是意外的其中一人,那麼真姬便覺得他殺的機率已經少了百分之三十。


「不是意外喔。」


真姬沒有把話說完,繪里就明白她想表達什麼,所以直接否定了真姬的想法,讓真姬又挑了另一邊的眉。


「不是意外的話不就很好鎖定了……」


吩坦尼有一種方式可以讓所有人隨手可得,但並不是直接取得「原料」,那是市面上販售的止痛貼布,內含相當微量的吩坦尼,大多數的意外死亡原因都是該貼布使用不當以及過量。

至於另一種,就是醫療用途的液體或氣體麻醉藥,入手管道相當之少,這便是真姬所指的非意外,然而繪里的回答又讓她更困惑了。


「也不是真姬想的那樣喔。」

「欸?」


和真姬一同坐在床邊,講得明明是件嚴肅的事情,繪里的語氣卻溫柔得像在談情,她還輕輕抱住了真姬。


「他身上有貼布。」


好像是要說明今川將輝在哪裡貼了吩坦尼貼布,繪里的手在真姬背後慢慢游移調戲著她,最後整個手掌貼到了靠近腎臟的位置。


「……不是意外那是被別人貼的不成?可是他應該是睡覺的時候貼的吧?」


沒有伸手去把繪里的手移開,真姬倒是愈往繪里身上貼過去,頭靠在她的肩上。


「他自己貼的,但是那個貼布是成品再加工過的。」


本來用手掌覆蓋住真姬的皮膚,繪里慢慢退開換成用指尖輕撫同一個位置,覺得有點癢的真姬抖了一下。


「然後?」


聽起來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可是真姬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繪里又說明得這麼慢,她總算忍不住伸手拍開了繪里在自己背後玩弄的手。


「死者家裡並沒有任何吩坦尼止痛貼布的包裝,海未她們找到的是普通的痠痛貼布──」

「……所以?」


繪里刻意將語尾拉長,真姬也知道繪里別有意思,但是她已經不想在睡前還去思考,乾脆趕緊逼繪里說出來。


「關於那個普通痠痛貼布的包裝、裡面的東西,還有死者身上的貼布,完全……找不到另一個人類的資訊,彷彿工廠機器製作出的新品,甚至沒有經過店員手中。」


終於發現這個對話內容一點也煽不了情,繪里最後真的放開了真姬,自己先躺上了床,她的語氣聽起來有點無奈。


「這麼厲害?」


附和得好像跟自己完全無關,真姬也一起躺上了床,但是她覺得繪里還沒說完,所以繼續擺出疑惑的神情。


「而且啊──經過科學檢驗,包裝裡面只有二分之一的貼布含有吩坦尼成分,但是不管是哪一片,都會像前幾天一樣殺了死者。」


替真姬蓋好棉被,繪里伸手將真姬摟進懷裡,嘴上仍說著與眼前氣氛相差了好幾百度的案件情況。


「真是別出心裁……有判斷出那盒貼布是什麼時候的東西嗎?」


真姬首先想到的是如果是上一死者使用這個貼布,兇手就不用特地面對面注射了,但又想到如此一來對方就不可能殺了兩人,所以她沒有提出這個問題,自己在心裡假設了這個貼布是在死者妻子死亡後才出現在家中的。


「嘿嘿……真姬想的事情應該跟我一樣吧?最近的科技進步了,確實鑑定出了製造時間,但是製造時間並不會等於被放到死者家中的時間……」

「嗯哼。」


其中一個疑惑被解決了,不過真姬其實覺得這點並不重要,她像是要跳過似地發出了敷衍的聲音。


「嘛,雖然完全鑑定不出另一個人碰過的線索,但是也算是有方向了呢……」


偷摸了幾下真姬的頭髮,繪里的語氣聽起來還是有點無奈。


「那就是海未她們的工作了吧?繪里──快睡吧,晚安。」


既然已經不是死因不明,真姬就沒有那麼追究,查出兇手可不是她的範圍,她就這樣結束了話題,將臉埋進了繪里的胸部裡。


「晚安。」


手臂向上伸長碰到牆壁上的按鈕,關上了房間的電燈,繪里輕輕在真姬頭頂烙下一個吻。

雖然好像有心有餘悸的感覺,繪里還是任命地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