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chapter.13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8-10-24 00:03
点击:1641
章节字数:39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3

雏咲深羽对于黑泽逢世的印象从来没有变过。

危险,捉摸不透,阴险至极。

即便她现在是以生前的模样出现的,看见她还是会想起被关在柩笼中的可怕经历。深羽仿佛又感觉到寒冰彻骨的夜泉涌上来盖过了半身,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地融化。

偏偏不来方夕莉对这个逢世姐姐上心得不得了,从逢世跟着黑泽怜进门开始,就时不时担忧地看向她。

肤若凝脂,发似黑墨,象征新娘身份的白无垢可以满足所有美好的幻想,皱起眉头的样子是少见的我见犹怜。老天,这个黑泽逢世,生前是不是好看得有点过分,跟怨灵形态的时候简直判若两灵。

深羽收回视线,转而看向神色如常的黑泽怜,同时扯了扯身边不知收敛的夕莉。

“夕莉?怎么了吗?”

“诶?”终于还是被怜发现,“不,没什么。”夕莉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违和感。

在场的人当中,几乎没有什么灵力的镜宫累暂且不说,黑泽密花虽然姓黑泽,但来自日上山上濡鸦巫女的血脉传了太多代,那种特殊能力已经稀释到大不如前的程度了,这两个人肉眼感觉不到逢世的存在都是正常的。

怜却不应该。

十多年前的刺青巫女事件,她们在跟怜熟识起来以后也有所了解,据深羽看自己母亲留下日记中的描述,怜在那个时候的表现相当强势,不太像是一个做不到影见的人。

怜的祖上也是来源日上山,身为密花的远方亲戚虽然按道理来说灵力应该跟密花相似,但她却跟夕莉一样,曾是一名本不该幸存的幸存者,都是在鬼门关转过一圈的人。而夕莉因此次获得了影见和看取的能力,这样分析来,怜应该也会如此才对。

夕莉看向仍然望着怜的深羽。深羽许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只是摇了摇头,索性开口道:

“黑……”突然想到在场有两位黑泽,及时改口,“怜桑,介意我问一下吗?”

“什么?神神秘秘的?”

“你看得见……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东西吗?”

怜思考了一下,明白过来深羽的意思。

“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年纪不小了,但必须得说,我年轻时是看得见的。”

得到了意外的答案。大家齐刷刷看向那位前辈。

“还不能很肯定其中的缘由,但我猜,这种力量,大概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慢慢变弱。优雨走后不久,还能直接看见很清晰的灵,过了几年后便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到现在已经几乎感知不到了。通过射影机还是能看到的,只是,”怜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射影机,“它最近不太灵了,大概是又坏了吧。所以这次才来找你们,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修好它。”

“又?”密花接过那台射影机。

“诶,我刚拿到它的时候就是坏的,我想应该是优雨修好的,不过可能手段太外行了,用到现在又出问题了呢……”

累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抱歉地笑笑,接过电话后便要告辞,大概是又有了工作,“上杉的事拒绝了也没关系,不要轻易去冒险。然后这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及时通知我跟老师吧,千万不要见外。”得到确定的回答后,就离开了,背影虽然瘦弱但透着十足的可靠感。

“上杉?……啊,我知道你们的规矩,”怜看到密花为难的神色,便补了一句,“不牵连店外的人是吧?只是想起了最近在做的一些研究,这个姓氏让人想起那位勇猛的越后之龙。”

密花顺着话题分析道:“嗯,战国的上杉谦信,还有关东的两上杉家。确实有可能会是名门之后呢。但是这种寻人委托……”

意有所指地看了眼柜台后的两人。

“……想都不要想。”夕莉乖巧地接话,接着将上杉铃的照片放进了柜台下方。

密花赞赏地点点头,便开始跟怜讨论起修理射影机的事。

那么,灵的委托呢?你们可别忘了她旁边这家伙是有前科的。深羽抓过刚刚夕莉想要使用的钢笔,做好了用力的准备,却在下一刻轻松拔开了笔盖。惯性让她没抓稳笔,笔落到了柜底下。大概夕莉也打算去捡,两人同时弯下身子,手碰到了一起。显然都吓了一跳,又同时抽开手,笔却仍在地上可怜地躺着。再一抬头,才发现她们的距离近得让人窒息。

对视了好一会,深羽率先回过神来,低头默默地将笔捡起,同时用另一只手撩了撩自己的鬓发。这似乎是她紧张时的表现,但本人没有意识到,这个举动会使自己害羞到泛红的耳朵露出来。注意到这点的夕莉,视线也开始往四处飘忽,然后看见了不知何时出现在深羽身后,正注视着她们的逢世。

夕莉已经很习惯这种神出鬼没的作风了,只是逢世的灵力她十分清楚,那至少也是能跟深羽平分秋色的地步,是能够轻松看取别人的内心的级别。她下意识移开差点跟其对视的目光,不知为何突然生起一种被长辈抓到奸情的无措感。

接着,她迎来了一场不明觉厉的,来自两位强力对手之间的看取对决,尽管在当时,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幕的发生,因为过程太过迅速,只一眨眼的功夫,深羽又握上了她的手。

【你的逢世姐姐什么都不肯说。也不让我看。】

夕莉很难不去在意这里面别扭的措辞。

【那深羽跟她说了什么?】

【“不来方夕莉是我的人。”】

嗯……?

摸到了两人双手连接处不知由谁开始泛出的汗湿,夕莉情不自禁抬起另一只手遮住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心跳加速得毫无预兆。

暂且不说这大胆的内容是怎么回事,只是为什么要刻意跟逢世说这些……

深羽突然放开她的手,转而凑近过来。在其他人眼中俨然一幅好姐妹之间说悄悄话的美好场景,夕莉的呼吸却加重了一些。

事实上深羽也真的只是凑到了她的耳边:“逢世姐姐很漂亮吧?我也差点给迷住了。”

“诶?……嗯,确实如此。”

当初日上山上为她前仆后继的男人可不在少数,这几乎是公认为美丽的一副容貌了。

深羽没再对她说什么,随后加入了射影机的话题。

“请问射影机的修理能交给我吗?”

密花和怜当下正摸不着头脑,听到她这句话都颇为吃惊。

“我在念摄影系,系里有几位教授是研究相机构造的,我可以去请教一下。”语气里透着难得的中肯。

“选了摄影系啊。”怜满脸笑眯眯的,让深羽感觉即便没有看取仿佛也被看穿了很多。

所幸怜分寸掌握的很好,没有继续追究这个问题,“那就拜托深羽了可以吗?”将射影机连同保护的盒子放到了柜台上。

“嗯。”

“修不好也没关系,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

“好的。”

眼前这位深羽简直乖巧得不像话,夕莉暗自惊讶,望了一眼同样有些吃惊的密花,然后下意识又想看看逢世是什么的表情。回头时余光看到对方正好也在望着自己。夕莉最终还是躲开了视线,从这个角度看去,却能看到白无垢衣袖的内侧,有一块黑色的污渍。

但是夕莉还没来得及去询问,逢世就消失了,留下一堆疑问——完成了夜泉封印的她为何会再度出现?出现后又不做任何声明和动作究竟是在做什么打算?灵的衣服会变脏吗?

然而作为灵,逢世可以保持沉默,也能真正做到来无影去无踪,这便是令人头疼的地方。

这样瞎想下去没有成果,夕莉很快被另外一些事夺走了注意力。

“怜姐最近有工作在这附近,加上射影机的事,会在二楼客房住一段时间。你去收拾一下客房吧。”

“噢,好。”

夕莉转身要上楼的时候,密花又叫住了她。

“对了,井山夫人之前留了一段电话录音,说是他们夫妇最近要外出旅行,本来想带上正在放暑假的深羽,但是那孩子好像不太想跟着去,也只能由着她了。”

“诶……”

“我看她一个人在家也挺寂寞的,干脆就邀请她过来过暑假了。”

“诶?”

“一楼的杂物间虽然也有床,但是今年收拾的时候把很多不知如何处理的东西都堆了进去,再怎么说住人也太勉强了。”

“难道说……”

密花狡黠地眨眨眼,“你那边挤一挤?”

“唔、嗯、我是没问题,如果深羽也不介意的话。”夕莉有些不自然地将双手背到身后,低下头数着木地板上的缝。

“我不介意。”身后突然传来另一位当事人的声音,“接下来的日子,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夕莉数完了横缝,开始数竖缝。

看出两人已经和好的密花满意地去放洗澡水了。

剩下两人独处,气氛变得既尴尬又暧昧了起来。一时之间都想不到要说什么好,深羽伸出手,停在空中犹豫再三后,还是轻轻扯了扯夕莉的衣摆。

“我能不能睡里侧?”

听见这近乎撒娇般的需求,夕莉不再抑制自己上扬的唇角,温柔地答道:“能。”

衣摆再度被轻轻扯,“一会能不能帮我吹头发?”

夕莉笑得眉眼都弯起,声音放得更轻了一点,“能。”

“那么,”深羽放开手,语气突然降了下来,“你今晚睡地板怎么样?”

扔下一脸问号的夕莉,深羽头也不回地上了楼梯。直到脚步声消失,夕莉也没想明白刚刚是哪个问题没回答好。

洗过澡后进入房间,发现深羽已经背对着门口躺在床上,一头乌黑的秀发显然是自己吹过了的。略感失望的同时,夕莉意识到深羽真的在生气。

原因一如既往地难以探明。

夕莉想了想,还是顶着密花怀疑的视线,找她要了一床被褥铺在地上。

其间听到床上的人轻叹一声。

“笨蛋夕莉。”

“抱歉。”

“明明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也要道歉吗?”

“嗯。不擅长跟别人相处这点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密花姐也常说我总是会在无意间冒犯到别人。”夕莉直起腰来,发现还差一只枕头,“所以,让深羽生气了,一定是我的错。”

想起客房应该有堆放多余的枕头,夕莉正考虑着要不要去打扰怜,还是先这样凑合一晚的时候,深羽突然起身,将房里的灯关上了。

黑暗毫无预兆地袭来。一声轻呼过后,夕莉条件反射地伸手接住了走回床边时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的深羽,手掌正好覆上了一道狂跳不止的心跳,频率似乎能跟自己的完全重合。

她在深羽的无声允许下一同躺上床,适应了黑暗后的视线中隐隐约约出现那个瘦小的背影。

深羽没有像以前那样,在她怀里熟练寻找最舒服的位置,这让她难免有些堵得慌。但是很快,深羽终于还是开口了。

“手。”

仅一个音节,短暂得让她无法辨明其中的意思。

她只好伸出手。里侧的人依然背对着她,背过手来胡乱摸索了一阵,似乎在找她在哪里。她不敢贸然消除她们之间的孔隙,于是把手伸到了深羽能碰到的范围。

“过来点。”

床铺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响。

“再过来点。”

吱呀吱呀。

“手。”

再度伸出的手,被深羽顺利抓过,随后被强硬地摆成环在其纤细腰间的姿势。随后深羽也往后挪了挪,将温热的背部靠了上来。

“我居然会跟个灵吃醋……”

深羽的轻声嘟囔她听得不是很清楚。但这种仿佛能将对方的全部,包括那轻微的呼吸起伏都尽数收入囊中的新奇体验让人欲罢不能。

夕莉本能地收紧了怀抱。睡相极好的她,将这个怀抱持续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夜无梦。


亲们的评论我可能不会一一回复,主要是因为不敢随便做出什么更新的承诺。
但只要有人评论和收藏,对于作者来说都是最大的动力。
真的非常感谢各位的喜欢和支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宅人同好会
宅人同好会 在 2019/03/29 11:30 发表

累君的灵力应该不弱的,她同样有成为柱潜力,受山鸣影响

Beni-gossip
Beni-gossip 在 2018/11/09 16:29 发表

喜欢~百合大赞!很喜欢你的flowers和儒雅巫女都很好~(#^.^#)

Abysmal
Abysmal 在 2018/10/22 21:32 发表

这章好甜~木头夕莉抱歉你个大头鬼啊抱她!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