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12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8-10-15 00:47
点击:1570
章节字数:43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2

不来方夕莉最近开始了第三部电视剧的追剧生涯,书房的沙发成了她除店面柜台后面外最常待的地方。

瘾君子也不过如此。

这让黑泽密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这孩子的高中生活是怎么过的?居然在这个已经迈入二十大关的时候才开始如饥似渴地补起两三年前的热门电视剧?

更可怕的是,密花自己偶尔也会跟她一起,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抱着另一只枕头,盯着电视里的狗血剧情如花开遍地般发展却挪不开眼,时不时双方还能吐槽吐槽,看到兴起时也会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甚至第二天清晨。

这是密花在五六年前才会干的疯狂事,现在因为有了伴又再度一发不可收拾。看着自己在又一次通宵后让血丝爬了上来的眼白,密花站在洗手台前痛定思痛,终于承认自己已经到了熬不起的年纪,没有办法跟熬夜后还能精神满满开店营业的某位年轻人相比。

并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自家员工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那个......十点的宵禁会不会早了点?”

“不要过分消耗自己年轻的资本,等你到我这个年纪就难受了。”

密花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大概明白了老板娘目前不太好惹的状态,夕莉只能乖乖地点点头。

接着在三天后的晚上十点半抓到还在书房不愿离去的老板娘一只,最终两个人的屁股就跟粘在了沙发上一样,再次坐到了凌晨。

一天前刚结束为期两周的见习的雏咲深羽进到店里时,看到的便是趴在柜台前萎靡不振的密花和一如往常在柜台后煮咖啡的夕莉。

“欢迎光......”夕莉抬头看见来者,稍微愣了一下,“......临。”

深羽盯着自己的脚尖,盼望着那里什么时候能长出朵蘑菇,“一杯咖啡。”

好像有一百年没再见过这副光景了。夕莉有些生疏,差点想不起来原本该怎么回应,或者说原本是怎么自然回应的。

“嗯,先稍等一下,深......雏咲桑,我先去趟洗手间。”

一溜烟逃进了里屋,脑子被电视剧里听过的浮夸台词占满的情况让她升起一股危机感。

【你真漂亮......】

今天的深羽穿了一身轻巧短裙加短袖衫的打扮,将瘦弱的四肢暴露在外,白花花的肌肤几近晃瞎她的眼。

【她是我的,都不准抢。】

天知道她一路上过来的时候晃瞎了多少人的眼。

【能否请你喝一杯?】

不不不,又不是在酒吧。

【真是让人蠢蠢欲动的......】

够了。

夕莉接了点冷水泼在脸上。镜子里双眼通红的人有点可怕,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真的该好好考虑密花的建议。

出来的时候店里只剩下依旧半死不活的密花,看不见深羽的身影。夕莉鬼使神差地转身回到里屋,直觉告诉她客人还未离开。

“雏咲桑?”

无人应答。夕莉顺着走廊继续往里去,路过半掩着门的书房,隐约看见了一道裙边,便心虚又好奇地悄悄推开了门。眼看着对方手里拿着几个放光盘的盒子,当即决定默默地退回出去,制造自己从没来过的假象。

“等等。”

深羽的语气听着很淡漠,仿佛手里拿着的都不是自己参演过的作品,但却威慑力十足,促使夕莉将握着门把手的手缩了回来。

“呐,”深羽一步一步逼向夕莉,直到将后者逼到墙边无路可退,也终于酝酿好了接下来的话,“你觉得哪一个我好看?”

“那个、我……”夕莉不明白她问这个问题的目的,但真要认真思考的话,似乎无论是喜欢上了老师的长发女高中生还是青梅竹马的短发邻家女孩,亦或是现在就在眼前面无表情的真人,都让她难以取舍。

哪一个都很可爱。换作以前这种话完全可以脱口而出,但自从知道深羽对自己的意思后,她发现现在的自己紧张得连牙关都忘了怎么打开。

“你喜欢哪一个我?”深羽垂下眼,又翻了一遍手上的盒子,确认盒子上的内容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头发留长一点?”她拨弄起自己的发末,“或者剪短一点?还是说,都扎起来?”

脸上的神情也在随着嘴里角色的变换而改变,不同的角色在几秒钟内便完成了无缝切换。大概说她天赋异凛也并没有言过其实。

哪一个都很可爱。

夕莉张了张嘴,突然又意识到,这种像长辈溺爱晚辈的回答不会是深羽想要的。剧烈到仿佛能在骨头上敲出声响的心跳,让她慌乱到想不出应该回答什么。她能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心境,但是找不到恰当的语句抒发出来。

深羽见她一直没有反应,最终放下手,肩膀也随着情绪耷拉下来,发丝因为刚刚的折腾变得有些凌乱。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原本高傲又孤僻的雏咲深羽对你说出迁就讨好的话更让人心疼的事了。

夕莉无法想象曾经的自己是如何将深羽伤害到这种地步的。那种自以为是的好意,让深羽一边不可自拔地深陷其中,一边又为跟自己追求的东西有所差池而感到痛苦。她不久前才想明白,深羽在她面前表现的乖戾和纠结,其实意味着对她的温柔——深羽说不定在与她的相处中渐渐地,就开始扮演起了问题儿童,仅仅因为她,自认为深羽需要照顾。

而这种变化,说不定是职业病在作祟,连深羽本人都不自知。

如此看来,一切事物的脱轨大概都源于她的自以为是了。曾经自大天真地想要代替雏咲深红成为她的依靠,眼里也自动给所有关于情侣之间的示好戴上了撒娇的滤镜。她总以为深羽需要的是亲情,也以为自己只能担任这样的角色。

尽管她们拥有同样不详的能力,是彼此最能了解对方的人,但这样特殊的关系也无法改变她们都是女生的事实。女生和女生之间就算再亲近又能怎么样呢?即便在以前的相处中不是没有过悸动,夕莉在事情被点破之前也从没思考过更深的可能性。

深羽却不一样,作为一个看惯了圈内混乱事、加上还能看取圈内人各种心思的人,几乎在第一次心跳加速的时候就已经确认了自己想要的关系,而这第一次,太久远了,可以追溯到她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在此之前,深羽从不觉得自己值得谁奋不顾身,何况还是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那个将她从夜泉里抱出来的人,唤醒了她向来不屑的公主梦。

她放下了自尊和高傲,来乞求最后的机会,“我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夕莉还是郑重地摇了摇头,神情认真严肃得像是正在煮一杯好咖啡,随后拉过即将落荒而逃的她,将她抱得有些发疼。

肢体接触是一种很奇妙的行为,它很多时候能比话语表达得更淋漓尽致。而对于两个能互相看取彼此的人来说,肢体接触有着更深刻的含义。

“密花?密花??怎么了啊,夕莉不在吗?”

外头传来镜宫累的声音,以及密花还不太清醒的咕咕囔囔。但夕莉没有推开,反而渐渐加大了环抱的力道。

不需要那样讨好。

你确定吗?真的想清楚了吗?

夕莉开始分不清这是自己的念头还是深羽的念头。

看取将她们捆在了一起,却捆得乱七八糟,辨认不出线的头和尾。夕莉仿佛看见深羽的手腕上被这条线绑了一圈,却看不清自己的手腕上是否有东西。

需要确认。

夕莉很快又拉开了点距离,微微侧头,本能地错开彼此的鼻尖。身高上的差距迫使她弯下了点腰,她按在她双肩上的手,连带着再次靠近的气息一同在颤抖。

看的那些电视剧里的狗血场景总算发挥了作用。原来被深羽紧张地揪着腰间衣物的感觉是如此美好,她如果是那位男演员,大概会想尽办法NG来延续这个场景吧。

然而她们没能完成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壮举。

累大概确实有什么急事,进了里屋来找人,而且为了省去上楼的步骤,用上了保证连二楼也能听见的音量:“夕莉你在吗?”

就快亲上的两人被吓了一跳,同时向后弹开。夕莉轻咳两声,飞快地与同样无措的深羽对视一眼后,便一边扯了扯令人闷热的衣领,一边走向书房门准备出去回应。

深羽却不是容易妥协的人,眼看着到了嘴边的鸭子要飞,立即按住夕莉即将扭开门把的手。然而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于主动,还带了那么点欲求不满的羞耻感,脸憋得比刚才还红。

“……深羽。”

“一下,就一下。”

仿佛胸口被狠狠地撞击,夕莉顾不上正在爆炸输出的心脏,抬手摸到了自己因为紧张和兴奋而冒出的一头汗,连带着呼吸都困难起来。

视线里紧闭双眼、脸色红润的雏咲深羽是前所未有的可爱。

“我、我其实,不太会这些……做得不好还请见谅。”

这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正这么想着,唇上覆了一片柔软,虽然很快就撤开了,深羽还是激动得有些腿软。

她错了,刚刚应该要十下。


“累君,我在这。”

“找你半天,还以为你出去了,”镜宫累最近忙得没空去修整头发,原本的少年感看起来被这不长不短的头发削减了一些,“噢,深羽见习回来啦。”

深羽淡淡地应了一声,同时还不同声色地给了累一记白眼,惹得后者习惯性莫名其妙。想起还有客人等在外面,累向夕莉示意了一下店面的方向,一边迈开步子一边说起事情的缘由:“这位先生有委托,因为以前曾跟老师在工作上有交集,便来找我们引引门路。”

等在店面里的是一位中年男人,和一位毕恭毕敬站在他身后的年轻女人。见到她们后中年人一手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半秃的头顶,向她们微微躬身行礼,发福的身材撑得那身得体的西装有些胀。

“您好,敝姓上杉。”

“您好,不知您具体想要提出的委托是?”夕莉绕过仍趴在柜台上的密花时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想缓解一下她的状况,接着熟练地从柜台下方抽出纸笔。笔盖有些紧,夕莉一次没能拔出来。

“听说贵方承接影见的工作。”

年轻女人一直没有说话,却抬了抬眼,目光像是越过了夕莉。

“是的,”跟累对视了一眼,夕莉依然在挣扎着拔出笔盖,“您需要寻找什么物品呢?”

笔盖还是没能拔开,就在她尝试换成已经削好的铅笔时,委托人再度开口:

“不是物品,是人。”

仿佛平地惊雷,连前一秒还毫无精神的密花都猛地抬起头,瞪向中年男人。

“我们能力有限,只接受寻物委托,不接受寻人委托。”密花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个我略有耳闻,前往另一个世界固然危险,但我想找的人,并非已经完全被神隐。”

中年男人朝身旁点点头示意,年轻女人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放到了柜台上。夕莉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位似乎是助手的女子。对方看起来年纪跟她差不多,五官端正姣好,退开之前,朝她微微笑了笑。

这是个懂得如何给别人留下好印象的女子。

夕莉转转眼珠子,瞥见深羽也来到了柜台后,紧挨着她的手臂,弯腰去看照片。

里面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五官清秀,穿着崭新的水手服,样式大概是邻县一家比较好的高中校服,旁边是油性笔写下的女孩名字【上杉铃】,以及一串联系电话的号码。

“【并非完全】是什么意思?”深羽难得表现出很有兴趣的样子。

“铃是我的侄女……”上杉说话的时候,年轻女人不再看着夕莉,转而看向门口,清了一下嗓子。上杉停顿了下,才继续道:“具体的情况也许有更适合的人来向你们说明。最后究竟是否要接受委托,我们静候各位的佳音。”

留下一串意义不明的话后,上杉带着女子匆匆离去。等在门外的轿车上下来一位司机装扮的男人,带着白色手套的手为两人打开车门。不久后车子便扬长而去,隐约能看见车尾上表现其价格不菲的车牌标志。

夕莉打算跟密花商讨,忽觉一股略显熟悉的感受涌了上来,同时左手被身旁的深羽用力地抓住,疼得她看向施暴者。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

脑中是深羽通过看取传来的声音,却是令人费解的不完整句子。

接着古董屋的门被缓缓推开,黑泽怜一边进来一边朝她们挥了挥手。这原本没什么好稀奇的,直到夕莉看见跟在怜身后的女子,那身熟悉的白无垢让她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压下可能会吓到累和密花的一声惊叫。

那是不该出现的存在。


中秋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bysmal
Abysmal 在 2018/10/13 23:50 发表

一口气看到最新章,作者辛苦啦,好期待下一个副本~非常喜欢作者笔下这两人的相处模式,没有错过这么优秀的夕深羽粮真是太好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