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刺客大师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9-17 23:04
点击:590
章节字数:39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八十八、刺客大师

“日大人。”还是那间和室,穿着红色巫女服的人听到千歌音清澈的嗓音,很快地回过头来。还是那双淡紫色的大眼睛,可是早已不是当年的羞怯,她坦然地直视着千歌音,面带微笑。

“小千,你来了。”对方甜美细腻的嗓音和泰然宽和的笑容并不相配,像是在告诉人们,这位高贵的巫女,也曾是一位清新可人的小妹儿,而这份清纯,到现在还没有完全丢弃,特别在某个人面前。

果然,此时她羞怯地笑了:“对不起啊千歌音,愚钝如我,直到现在也没有习惯称呼你为月大人。”她又低下头,笑容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意味,“当然,我也不习惯你称呼我为日大人。”

千歌音重又打量着眼前容貌清秀的年轻巫女。这个当年怯生生地躲在日大人身后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成长为从容不迫、独当一面的神社主人。不得不让人感叹岁月的力量。

她们相识于六岁,在一起已经相伴度过二十三年,是除了父母亲人之外最熟悉的伙伴,最要好的朋友,最亲的人。从相识那一天,她们就彼此亲热地叫对方“姬子”“小千”,虽然她们知道,在继承这座神社之后,她们应该遵循千年的规矩,改称对方为“日大人”“月大人”。

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那是在姬宫千歌音爱上了那位风采飘逸的藤乃静留医生,第一次带她到姬宫别宅的那天。她和静留穿过山路,踏入红色鸟居,看到了向她迎面而来的来栖川姬子。

以冷静著称的姬宫千歌音,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内心第一次有了慌乱,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日大人,贵安。”

她看到了姬子脸上一瞬间窒息般的愕然,可随后被徐徐的笑意取代,仿佛刚才那表情只是一个错觉。

“贵安,月大人。”她听见姬子平静的声音。

“贵安,日大人。”静留向姬子伸出手去,“失礼了,我叫藤乃静留。”打完招呼,她又兴致勃勃地转向千歌音,“啊拉,当我听你说你还是天火明神社里的巫女,我还以为和我的高中学妹宗像诗帆那样,只是为家里的神社兼职打工呢。想不到是这么宏伟古老的神社,你的身份又这么贵重。你又一次让我刮目相看了,千。”

听到静留亲密的称呼,姬子的脸色再次变了变,她仔细看着眼前这个美得如神明手持的莲花一般明灿高洁的女人,和清冷幽深的千歌音在一起,简直不能更般配。

在静留面前,清冷如月华的千歌音眼神柔如春水:“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正了不起的是日大人,坚守在这里,也是数以万计的信众心中的信仰。”

姬子落落大方地笑了,她有二十多年的巫女修行,早不是当年那个胆小、笨拙、爱哭的小女孩。

可是她又多么希望能够回到那个当年。

但当她看到千歌音带着静留游览神社,那并行如联璧般的身影,她知道,她回不去的。

就算她知道千歌音和静留分手,可是千歌音那镇定大度的外表下深藏的痛苦也在告诉她,她回不去的。

更何况,回去了又怎样?就算回到当年,她和小千这样天赋异禀的孩子聚会在这个和室的时候,就注定了她们肩上担着的是责任,而不是感情。





来栖川姬子至今还能记得当年姬宫夫人说话的声音——

“日大人,月大人。”夫人看向身边清灵俊秀的女儿,低声道,“这孩子天生奇才,望二位大人能够将她收入门墙,成为我源家一脉的传人。”

两位巫女并没有立即回答,过了半晌,月大人终于开口:“源家之前已经送过来一个孩子了”。

“大人说的我也知道,那是我兄长的女儿千华留。”姬宫夫人语气坚定,“千华留虽然聪明伶俐,可是和小女比起来,并无丝毫天赋。相信两位大人的慧眼也一定明察了。我这孩子的才能,二位大人如有不信,可以试一试。”

日大人微笑了,和眉头紧锁沉默寡言的月大人不同,她看上去是个好相处的人:“夫人说的,我也相信定无差错。可是您虽是源氏一族,但已经嫁入姬宫名门,这孩子是姬宫家的掌上明珠,皇族的后裔,这样高贵的身份,何必让她奉献一生,担上如此艰难沉重的责任?”

这番劝说,对于心意已决的姬宫夫人并无效果:“二位大人,所谓天赋异秉,也是天降大任。她血液里流淌着的是源氏祖先一千年的血系里赋予的异能,我源氏已经百年未能出现这样的奇才。还请大人不要让这样的才能辜负才是!不仅是为了她的才华,也是为了天下苍生!”

“可是……”两位高贵的巫女倒是犹豫不决,“一入此门,恐怕……”

“魑魅魍魉,仍然潜藏在人类的恐慌中伺机而动,上天降下天选之女,正是为守护人间的战斗而生。这是我们阴阳八家的信条,两位大人……”她美丽的深蓝色眼瞳注视着巫女们,“还请不要忘却。”

“好吧……”日大人终于点头答应,而月大人则是看向了那美丽得可与皓月争辉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态度怡然地抬起头来,和年长的巫女坦然对视:“禀大人,我叫姬宫千歌音。”

“那好,小千,我问你……”




世事荏苒,两位端坐在和室里那高贵美丽的巫女已经与世长辞,当时年少俊美的神官大神辉树也已人到中年,而当年在这里初相逢的两个小女孩,已经成为和她们同样的人。

“相马呢?这几天我都联络不上他。”

“他在联络国外的组织。上次在柏悦酒店NewYork Grill餐厅被NOIR狙击,一直让他耿耿于怀。”姬子说,“这几天他好像找到了一个强力的帮手,说是要测试一下新人的身手。”

“是么?不过今天的事,我想他不在场最好。”千歌音从怀里取出那封信,展开了那张满是皱痕的纸。

姬子看到那张纸上的文字,立刻睁大了紫色的眼睛:“这……这是……”

“这是第二次了。”千歌音又取出笔记本夹着的那张纸,将那张打印稿和这张手写文字并列,“时隔半年,第一次是试探,第二次是示威。”

姬子也恢复了冷静:“的确相马不应该在这里。你看看,这首诗,这笔迹,只会有一个人……”

千歌音再一次看向两张纸上相同的诗句,其实不用看,这是刻印在她心头的句子,其中任何一句话,都能带她回到二十年前天火明村的那个深夜。

那一年,她刚刚九岁。但已经被母亲送到天火明神社,拜在神社巫女日大人、月大人门下学习阴阳术三年了,和她朝夕相处的,是师出同门的小伙伴来栖川姬子和大神相马。

神社静夜,只能听见风吹林叶的沙沙声,在和室的一盏孤灯下,日大人还在给孩子们讲述往事:“刺客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西方刺客,起源于古埃及,兴起于古罗马时代。而东方的刺客则是归于诸子百家中的墨家,在春秋时代开始兴盛,历代墨家钜子便是刺客导师。而最著名刺杀事件的便是……”

“荆轲刺秦王!”相马机灵地接口。姬子漂亮的紫色眼睛羡慕地看着反应敏捷的相马。而千歌音则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她性格沉静内敛,非到必要之时不会多说话。

而且她也看到,今天晚上并不寻常。日大人没有像以往那样赶他们早早睡觉,还在给他们上课。日大人静雅的外表下实则心神不宁,因为月大人出门两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咱们日本原本国泰民安,根本没有刺客。而中国刺客,组织严密,历代刺客大师层出不穷,到了大唐贞元十九年,刺客大师聂隐娘嫁于磨镜少年,东渡扶桑,也将刺客组织带到京都,从此魑魅魍魉,百鬼夜行,横行的妖气染黑了京都的天空,潜伏于人们的恐慌中伺机而动,我们阴阳师的责任也就是维护世界的秩序,决不能让妖人搅乱。”

姬子睁大眼睛问道:“日本的刺客来自东方,那和西方刺客没有关系咯?”

日大人摇摇头:“东西方刺客从来都是同气连枝,是同一个组织。武则天长安元年,西方刺客组织的一名东方血统的导师由拜占庭返回大唐,他死的很早,可是他那出生在西域的儿子才华盖世,二十四岁就继承了刺客大师的地位,从开元十三年开始,走遍天下。终于让东西方刺客组织打破壁垒,合二为一。而且在安史之乱中,他一刺安禄山,二刺史思明,虽然手段见不得人,可也是不世之功业,他若是年轻十岁,也许安史之乱会结束得更早。”

“这个人是谁?”千歌音终于忍不住发问。虽然阴阳师和刺客势不两立,敌对千年,可是对于这样才华盖世的对手,她还是敬仰不已。

“他的名字你早就听说过。”日大人深深地注视着她们的眼睛,“他叫李白,字太白。”

“不,不可能。”相马惊呼,“李白是诗人,怎么会是刺客。”

“魑魅魍魉,往往化作人形。刺客的可怕,在于他们总是隐藏在黑暗中,而在太阳底下,却可能有最体面的身份,最和蔼的面孔。不过,隐身于黑暗并不容易,即使是李白这样的刺客大师,也曾经写过一首诗自表心迹,那就是……”

此时纸门外黑沉沉的神社,夜风中却突然传来悠悠的吟诵:“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日大人一跃而起,拉开纸门闪身出去,却在廊檐下猛然停步,将纸门合上,把三个孩子护在身后。幼小的千歌音从日大人身后的纸门缝隙间,看到了她终身难忘的情景。

在隐约的上弦月光下,来人白衣如雪,身量窈窕,姿态从容,鹰嘴兜帽下的五官看不清楚,只有鬓边几缕褐发,在夜风中微微飘扬。

两个人都不说话,这种沉重如黑夜的沉默比刀光剑影还要让人紧张戒备。突然白衣人手一扬,一道银光射了过来,破空之声甚厉。却在飞到日大人身前戛然而止,原来已被日大人两根手指牢牢夹住。

可是当日大人定睛看到她指间的物件,立时大惊失色,手指一颤,只听见“当啷”一声,那物坠落在地,在一片寂静中颇为刺耳。

那物件正落在廊檐之上,千歌音透过门缝,借着月光瞧得分明——那银色的新月形吊坠,正是月大人须臾不离身的佩饰。

往日镇静温和的日大人“咚”地一声跪倒在地,一把抓起那新月吊坠握在掌心,泪水涔涔而下,过了良久,才嘶声道:“你……你……你害了她?”

对面的人冷冷地道:“你们阴阳师借正义之名,行不义之实,作恶多端的首恶我已处刑,资料我也已经毁去。月之巫女不思悔改,还想当面杀人,我也留不得她了。”

“你今天,也是来杀我的?”日大人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已经死去,心中最美好的部分,感情的唯一依托被人毁掉,她已经无可畏惧。大不了拼却一死,为所爱之人报仇,即使失败,也不过是黄泉路上早日相见。可是……可是她身后还有三个孩子……

“不错,除恶务尽,我今天就来取你性命。所以……”刺客手腕轻抬,一支明如水、寒若霜、薄如纸的短剑从她的袖底无声地滑出,“愿你的灵魂得到永恒的安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