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我心深似海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9-12 22:54
点击:991
章节字数:35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八十七、我心深似海

“虽然毒品对身体的伤害会暂时缓解,大脑和神经系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冰毒的成瘾性很大,虽然江利子只是吸过两次,可是量很大,要戒除毒瘾,不仅需要长期的药物治疗、行为约束,还有心理辅导。我已经拟定了完整的戒毒计划。”静留递上精心拟就的计划书,“只要有需要,我会随时在侧,陪伴她度过这段难熬的日子。”

蓉子耐心地等藤乃静留说完,方才缓缓开口:“其实没有必要劳动藤乃医生。于公,您是科警研的首席法医,怎么好为了警视厅公安部应该负责的事而奔忙;于私,您和江利子不过是泛泛之交,也不好意思一再麻烦您。”

听到她的话,静留微微向后一靠,优雅而无声地笑了。聪明如她,当然明白水野蓉子的言下之意:于公,公安部的水野警视正要为江利子的状况负责;于私,水野蓉子和鸟居江利子的“挚友”关系,自然由她来照顾江利子更适合了。

或许用挚友来形容两人的关系,还是过于浅薄了吧。

只是水野蓉子这样的性格,连贴身照顾自己喜欢的人,都需要一个责任重大、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么“挚友”这层薄纱,什么时候才会被挑开呢?

“那好吧。”静留洒脱地站起身,“我正要去警察病院签一系列文件,您是不是愿意和我同行?”

“我还要开会。”蓉子笑着摇头,“替我向她问好。”

听到蓉子矜持的回答,静留笑着目送她身着高级警官制服的挺拔背影,却不禁笑了。当她提到要去警察病院,蓉子突然的紧张和心跳的加速,就算没有听心能力,她也能感知的出来。

水野蓉子和鸟居江利子,谁会先说一句“我爱你”呢?

可是她也没有资格说这二位,因为她和夏树岂不也是如此呢?

蓉子和江利子的九年光阴,离乱颠沛;静留和夏树兜兜转转,心障重重——同样是爱情,同样爱得那么艰难。






警视厅的例行会议很长,真正的内容并不多,千歌音抬头看向侧前方的年轻女性高官,那美如画的容颜真的和这环境反差太大。性格沉静安稳的水野蓉子,如果用鹰眼来观察她,永远是令人信赖的蓝色吧。听说她最近恋爱了,连轮廓也变得柔和,即使现在专注的神情,也带着微微的笑意。

水野蓉子的恋人,是鸟居江利子!

想到这个名字,千歌音心里微微一沉。虽然从她的调查来看,那个落魄千金并没有什么需要挂虑的地方,可是每当想起这个人,她就会想到很多,想到九年前的那个决定,是不是正确的。

她又翻开笔记本。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夹着一张折起来的纸,上面用最普通的字体打印了一首唐诗。这张纸她仔细地检验过:没有指纹、没有任何残留的痕迹,纸是最普通的惠普复印纸,用的是最普通的爱普生打印机,整个东京用这两样东西的,有两万个办公室、便利店、家庭。

无法追踪,是刺客的一贯行为方式。

是的,这张纸她不怕任何人看到,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才能看得出,它来自刺客。

因为那首诗,因为这张纸出现的时机。

那是她带静留到天火明村。来到她从小长大的地方,静留格外地开心。看到静留巧笑倩兮的样子,她真的好想吻下去。可是在这她必须提醒自己,这儿是高贵神圣的神社,她是庄严的巫女……第一次,她那样渴望快点儿回到村子那头的姬宫别墅。

就在这时,邮差送来了一封信。拆开信的时候,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瞳孔收缩的声音。

“小千,你怎么了!”

千歌音猛回头,看见身侧的静留满脸惊异之色,连嘴唇都发白了。

“没什么。一封没头没尾的信。”千歌音的笑容依然文雅,语气中充满关怀,“静留,难道这个吓着你了?”

“没有,这是不过李白的诗,我小时候读过。”静留当然不知道里面的玄机。可是她能看得出来,静留的恐惧,一种来源不明的恐惧。

不久以后,静留和她分手了,搭上了一个漂亮的小女警,她们分分合合,好像现在又谈起恋爱了。对于和静留的分手,她没有过多地挽留,不是不爱,也不是出自她的自尊,而是她必须把眼前的事解决,才能奢谈爱情。她是那样深爱静留,决不能放任她深爱的女人随时随地会因为她陷入恐惧。

如果一切可以在她手中了结……

可是什么时候能了结呢?

冗长的会议终于结束,千歌音穿过人丛,走到蓉子身边。她试图缓和一下这些天和蓉子有些紧张的关系,对于这个秉性高贵的朋友,她怎么也舍不得放开。

蓉子正在看因开会而静音的手机,眼神一变。她抬头看到走过来的千歌音,抱歉地点点头:“原谅我,我有急事。”便低声向助手交代几句,便匆匆离去。

千歌音没有追问,她虽然隔得远,可是手机上的邮件是什么,她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这对她来说,不过是雕虫小技。

不错,四大异能——鹰眼狐耳豹速熊力。

她就是鹰眼!

她可以阅读周围人的情感与意图,分辨敌我,认出目标,视线穿越障碍,更可怕的是,她可以在某个场景或物品,看得过去发生的事,甚至……可以预言将要发生的事。

她几乎可以阅读一切,可是她也有无能为力之时。她读不懂鸟居江利子,也读不透静留。

如果说她对静留是无法透彻的了解,就像她能够看出静留的喜怒哀乐和心里的想法,却无法深入静留的内心。而鸟居江利子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毫无内容的空壳子。

这怎么可能呢?

她最不喜欢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她无法读出来,就必须加倍注意。

千歌音赶回办公室,第一时间联系了她布置在警察病院的警员,责问他们为什么连一个病人都看不住。

因为她看到蓉子手机邮件,发信人是藤乃静留,而内容则是鸟居江利子离开医院,不知去向。

责令手下开启天网系统去寻找鸟居江利子的行踪,千歌音放下电话,正在思索鸟居江利子居然能在她严密的监视下脱身,到底是何等样人。这是秘书送来了今天的邮件,除了几封递送的文件和公函,还有一个没有任何署名的普通信封,上面只写了收件人是姬宫千歌音。

可是看到信封的笔迹,千歌音心头一紧。可是她还是冷静地从抽屉里抽出薄胶手套戴上,用拆信刀小心地拆开信,里面没有炭疽粉末,信纸上也没有毒。一张普通的白纸,却让她心跳巨震——上面是刚劲有力的字迹,写的还是和她笔记本里夹着的那张纸同样的文字:“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激烈的心跳好不容易平复,千歌音发现,自己已经将手中的纸攥成一团。她用手轻轻地将纸团抚平,用这种方式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小心地将其放入信封,起身而去。

五分钟之后,一辆和静留同款的黑色的捷豹从警视厅疾驰而出。那是姬宫千歌音的座驾。向来恪尽职守的姬宫警视正和水野警视正一样,在上班时间,居然都擅离职守了。

蓉子是为了她的江利子,千歌音为的是谁呢?






距离千歌音的目的地越来越近,车刚驶进天火明村的村口,她已经能够看到姬宫家别墅高大巍峨的轮廓。这座完全西洋化的宏伟建筑建于西风东渐的明治时期,也是她的曾祖父少年时刻苦读书的居所。而对于姬宫千歌音,从六岁开始,这就是她假期最常居住的地方,住在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学习。不过,学习的场所并不是在这所别墅,授课的恩师也不是姬宫家聘请的家庭教师。

此时,她也像过去的二十多年一样,并没有直接进别墅,而是在一座不高的小山下停了车。站在山路的台阶下,仰头看着赤色的鸟居,无论心情有多么烦躁,都会宁静清澄下来。

六岁那年,是母亲牵着她的手,第一次来到了这里。当母亲在鸟居下停住,默默祷祝的时候,年幼而敏感的女孩有一种不安的预感。

她是个常有预感的女孩,而且她的预感往往很灵。其实她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是她有一双特殊的眼睛,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周围的气氛,人的情绪、气息、善意或恶意……所以在任何场合,她总会沉静自若,胸有成竹。

“咱们的小千是不是小妖怪啊?每次我们为你准备的惊喜都被识破了,感觉很没有意思呢。”在圣诞节的家宴上,奶奶开玩笑地说。

妈妈是因为这个带她来神社找巫女或神官来驱邪的么?

“妈妈,我不是妖怪。”她牵着妈妈的衣角,小声说。

“我知道,小千。你绝不是妖怪,你是天使!”妈妈摸摸她的头,温柔地笑道。可不知怎么的,妈妈温柔的笑容此时如同西斯廷的圣母,那样的美丽,为自己聪明乖巧的女儿而骄傲,可是又带着某种忧伤,像极了拉斐尔画笔下那位将要把独生儿子奉献给世人的伟大母亲。

一个匆匆而来的少年打断了她想问下去的话,那是个十三四岁的漂亮男孩子,用清朗的声音说:“夫人,两位大人已经准备好见您了。”

虽然不安的感觉还在,可是高地上的神社并没有让人觉得压抑。相反,这里环境优美洁净,建筑朴素疏朗,在古老的社殿前面,还有两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在嬉闹。其中一个看的她们一行人,就跳起来挥手喊道:“哥哥,快来帮我。幸仁又耍赖皮。”

少年假作不见,低着头为她们带路。可是千歌音还是看见了,这少年真的很想到弟弟身边,和他恭顺的外表不一样,他应该是个很自由很不羁的人。

当然,六岁的小女孩还不太明白不羁为何物,只是直觉地看到这位大哥哥,他的心像长着翅膀的鸟儿。

“日大人!月大人!”

看到一向高贵典雅的母亲跪坐在榻榻米上,向眼前的两个人恭敬地行礼,千歌音真的很吃惊。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和室,陈设简单,朴素干净。这里面的人看起来也很普通,正位坐着的是两个穿巫女服的人,已经不太年轻。旁边一个十八九岁的长发青年,很是清秀文雅。那穿红衣的巫女身后,还有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正探出头来,紫罗兰色的大眼睛怯怯又好奇地打量着这东京来的贵族千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yuellen
yuellen 在 2018/09/08 15:50 发表

想到拉普拉斯的恶魔

lyx172
lyx172 在 2018/09/07 23:13 发表

标题:又来刷新啦!

那个小女孩是姬子吗?感觉扑朔迷离呢~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