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08-10 02:15
点击:448
章节字数:45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餐盒猶有熱氣,打開後白煙逸出,短暫糊了Alter視線,她伸手抹掉撲到臉上的水氣。

就像御主說的,麵很香,白色麵條吸飽了淺色醬汁,鋪在上頭的高麗菜葉看上去清脆可口,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只有幾片薄薄的肉片擺在邊上。但很香,真的很香。

自從昨晚回到迦勒底,Alter好像都沒吃過任何東西,飢腸轆轆。

算準時間烹煮的麵條燙了Alter的舌,她不在意,繼續一口一口塞進嘴裡。

味道當然比不上興趣就是煮飯的紅衣弓兵,但足夠止飢。


餐盒很快見底,Alter放下餐具,愣愣地看著高麗菜殘葉飄在浮著油漬的湯汁上面。

因為覺得她可能會餓,所以有人為她煮了碗麵,但不知道在另一個地方,曾早早起床單純只為客人張羅餐點的少女吃過飯了沒?是吃烤豬肉配上蜂蜜酒,還是只啃又乾又硬的黑麵包?

啊、其實那碗燉蘋果蠻好吃的,Alter忘記那個時候自己有沒有說過。


Alter用力甩甩頭,罵了句髒話低聲說那是假的,都是假的。

若如達文西所說,她曾待過的棟雷米只是人造結界,那麼裡頭任何東西都只是魔力產物,不像她剛吃下的這碗麵,蘊含的魔力微乎其微,是來自魔力近乎枯竭、真實世界的產物。

……儘管她在棟雷米,曾看到廣闊麥田,曾看到運轉的磨坊,曾經到過散發臭氣的豬欄。

那是假的,都是假的。


Alter猛然站起,粗魯抓起餐盒往外走。

東西繼續放在眼前實在有夠礙眼,快點消失,快點連著其他奇奇怪怪的想法一起消失。

她往廚房走去,隨意把餐盒丟進水槽,之後應該會有人來處理。然後離開,卻在推開廚房的門之際動作定格。


蘋果。

與其他水果堆在一塊,相較之下艷紅格外顯眼。


Alter站在門口躊躇,淡淡果香從牆邊飄到門口,攫住她的感官,她第一次因為從者的優秀五感感到煩躁。

算了管他的,世界頂尖的天文台可不會窮到為了水果緝凶吧?

大步走向堆著水果的地方,飛快拿走顆蘋果,隨便在衣服上蹭了蹭省略清洗的步驟,以近乎洩憤的動作用力咬下。

蘋果連皮被嚼爛吞下,再次咬下、咀嚼、吞嚥,動作間不曾停頓,直到果肉盡去只剩果核。

Alter瞪著殘骸,神色猙獰得像想把世界燒盡,最後果核卻是輕巧落入垃圾桶,沒有摔壞果核包覆著的半顆種子。


於是Alter走了,帶著一顆緊緊攢在手心的蘋果。

沒有農村採摘的水果新鮮,起碼果肉鮮甜。

不知道被贈與蘋果的那個少女,那裝滿紙袋的水果吃完了沒?






之後迦勒底回歸平靜,最少在Alter看來是平靜的,畢竟她總算能回到自己房間,至於達文西與工作人員們為之苦惱的天文台歸屬問題,魔女插不上手也沒興趣插手。

她的日子一如往常,一個人窩著、睡覺、找碴與打架,除了下午會多一份蛋糕或晚上會多一碗麵以外,幾乎沒有變化。

好像那短短兩日、她莫名其妙轉移到與此世不同的棟雷米的那兩日,根本不存在一樣。

偶爾,只是偶爾,Alter會多拐過幾個彎瞄一眼迦勒底萬能天才緊閉的工作室門扉,又很快離開。

她沒有看過達文西推門而出,達文西也沒有再找過她。


渾渾噩噩間,Alter都要以為曾與人一起躺在乾草堆上所看的流星是夢,是黑暗裡轉瞬即逝的光輝,光芒消逝便回歸虛無。

最後沒有說出口的再見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不,本來就不重要,她何必對虛假的造物懷抱歉意?

她等著這一切消失在記憶深處,等她可以再毫無顧忌對聖女展露惡劣笑容,可以揚手喚來火焰焚毀那寬和神情和溫潤藍眼,可以盡情沉浸於復仇快感。


然而Alter沒能等到能夠更深跌入復仇深淵的那天,主從不順她意。

當達文西的廣播響遍迦勒底時,Alter正懶洋洋躺在床上,想著接下來該如何打發時間。


「呼叫貞德[Alter],沒在哪邊打架的話麻煩來一趟主控室,就算正在打架也請認輸過來主控室。」

縱使隔著廣播的失真,也模糊不了天才聲音中的興致盎然,可能是發現什麼好玩事兒,也可能是預想了Alter被驚得從床上跳起的模樣。


「在說什麼鬼誰會認輸啊!」

Alter第一反應的怒罵完全重點錯,不過罵歸罵她還是很快把打發時間拋諸腦後,大步踏出連燈都懶得開的房間。


在前往主控室的路上,向來沒什麼人想打交道的Alter卻得到從者們紛紛側目,惹得她步伐加重又加快,只想快點抵達目的地,等等不管怎樣一定要先燒達文西一回報復太過高調的廣播。

看著主控室自動感應的門向兩側滑開的同時,Alter在手裡備好火焰,但在門完全滑開後,映入眼簾的卻是御主那張笑得讓她覺得愚蠢的臉。

見到與預期中不同的人,Alter一時沒能控制好手上火焰,攻擊往御主臉上與周遭設備落去,幸好持盾的亞從者總與御主形影不離,及時展開巨大圓盾。


眼角確認亞從者阻止昂貴儀器慘遭燒毀,Alter滿心憤怒便針對達文西直接爆發。

「搞什麼啊為什麼她們在這裡!」


「我可沒邀請她們。」達文西聳聳肩,一副無辜的樣子,可Alter沒有漏掉對方嘴角的狡黠笑意。「她們聽了廣播自己過來的。」


「那妳幹嘛還用廣播,特地找我麻煩嗎!」Alter指尖再次燃起火焰,在手掌聚成火球,目光落到廣播設備上,即使暴躁也能保證不會打歪。

但再說一次,主從不順她意,總有事情或人出來阻斷她的暴虐。


「貞德[Alter]來報到啦……唔好痛!」

在Alter來得及反應前,就在她正後方的門忽地滑開,一道充滿元氣的聲音竄了進來,直直撞上她的背。


本就怒火中燒的Alter這下被撞得踉蹌,看著襲擊她的嬌小身影後更是咬牙切齒。

「臭小鬼妳又是來幹嘛的!」

嘴上朝闖進來還撞人的Lily吼著,Alter更是順著怒氣把原本拿來燒主控室的火球往自己的幼年體砸下去。


在火球碰到年幼孩子之前,聖光忽地在科技感滿滿的主控室亮起,白色的旗面擋下怒意而成的火焰,讓安穩待在旗幟背後的孩子不開心地咕噥著她也是貞德[Alter]當然可以來。

「Alter……」趕在Lily之後到達的貞德收起聖旗,抑制不了一聲嘆息。「不對著別人生氣很難沒關係,但起碼別對著自己放火好嗎……?」


「不用妳管。」Alter緊握著拳頭勉強壓抑滿溢的殺氣,像是給替她煮了好幾天飯的貞德一點面子似的,制止自己越發想把那個躲到貞德後頭的小鬼燒成焦炭的衝動——既然頂著與復仇魔女相同的名字就少躲在聖女後面!——把苗頭轉回達文西。「妳、到、底、在、搞、什、麼!」


面對Alter從齒縫間蹦出的字句,達文西的笑容仍舊沒有減去半分,還更得意洋洋。

「要避免所有可能的風險嘛,我怎麼能確定妳不會在得到情報後就找機會威脅我們的工作人員偷偷幫妳靈子轉移?」

會私下要求情報不公開還要求一個人離開,不能不把這情況列入考慮,就稍微吵鬧了一點,真抱歉啊。達文西歪著頭,點著下巴說了她好像也沒有真的答應保密。


Alter還來不及指責達文西奸詐狡猾,御主就用拔高的音調喊她的名字,讓她不得不率先面對契約者的不悅。

「那裡又不會多危險,把事情處理完一下子就能回來。」Alter邊說,邊惡狠狠地瞪著達文西,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才能算帳。


「等等、先讓我搞清楚狀況。」御主蹙眉,視線在達文西和Alter之間來回。「Alter是打算偷偷去做什麼事?」她能夠猜到好不容易才找回來的契約從者是想回到曾莫名穿越過去的世界,但猜不出原因,難道脾氣糟糕的復仇魔女打算去滅個世再回來?


「所以說啦,除了高調點外我口風可是很緊的。」達文西愉快揮了揮手,同在主控室中的工作人員會意,虛擬螢幕出現在他們面前,顯示出邊緣有著閃爍紅點的平面圖。

「不久前我們發現有趣的東西。」達文西停頓,朝Alter眨眨眼睛。「貞德[Alter]的靈基反應。」


「什麼鬼?我不就在這——」


達文西噓聲要Alter安靜,繼續說:「我們當然知道妳在這裡,還知道妳和那位黑色的王昨天差點毀了戰鬥模擬室,不過這不重要。」

「我們針對貞德[Alter]的靈基反應多做了點調查,確定那不是重複現世的從者,反而是一個封閉性結界,剛好符合根據Alter的報告所做出的推測。」

「比較不妙的是,從之前一直找不到這個結界來判斷,這應該是隱蔽性很高的地方,現在能被發現並且定位,是因為結界被人破開,無法維持隱蔽性。」她指了指邊緣的閃爍紅點。「這是異質魔力濃度最高的地方,假如站在結界方角度來考慮,可以判定為敵方,意圖不明。」

「更詳細的訊息我們沒辦法取得,恐怕要派人傳送過去才能知道結界內的狀況。」


「那麼只要傳送過去,打跑入侵者就行了?」Alter雙手環胸,按捺著想透過暴力好迅速自己走人的念頭。「我現在就能過去。」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自己的靈基反應可以先放著不管,總之最要的是把那些隨便闖入擾亂小村莊清淨的混帳燒成灰。


「好。」御主點頭。「那我和瑪修也——」


「我一個人去就行。」Alter打斷御主的話,全然不顧對方毫無贊同的意思。「要說戰鬥的話,這裡可沒人能跟我比。與其一堆人綁手綁腳,還不如讓我徹底燒一燒比較快。」


「就算Alter說得沒錯,我也不能答應。」御主依舊沉著臉。「雖然上次Alter沒有遇到危險,但差點就回不來了,這次還加上不明勢力,絕對不能讓Alter一個人去。」


「那麼讓我也去吧!」Lily從貞德身後跳出,高高舉著手。「我可以幫長大後的我療傷,也很強喔,這樣馴鹿就不用擔心了,論破!」


在Alter指著Lily的鼻子大喊這小鬼只會礙手礙腳時,貞德微笑向御主提出申請:「也請把我算進去吧,能保證Alter和Lily都會好好回來。」


御主總算滿意點頭,身旁的亞從者一臉驚奇,說難得看到迦勒底的三位貞德一同行動,引起Alter更強烈的反彈,激烈表示真的要這樣的話,她絕對要把另外兩個人直接打到動都動不了。

「總之Alter絕對不可以一個人去,要是亂來的話我就直接把妳叫回來。」雖然Alter平常就討厭群體行動,可是也不會因為討厭而影響任務進行,御主困惑著這次如此排斥的原因,但不管原因為何,都不影響她伸出右手晃晃三條令咒口出威脅。「Alter不想和貞德及Lily一起去的話,就讓我和瑪修跟著。」


猶如火焰跳動其中的凶狠金瞳與不服輸的橙色眸子相互對峙,Alter率先弱了氣勢,勉勉強強說服自己至少御主和亞從者的組合不至於太囉嗦,比起另外兩個自告奮勇的傢伙要適合,與那邊的人相見情況也不會太過複雜。


然而——這似乎說過好幾次了,主總不讓事情順著Alter的希望發展。

在Alter要點頭之際,Lily一臉失望,可憐兮兮地看著御主:「可是馴鹿,我好想去,讓我去好不好?長大後的我想回去的地方,我也想去看看。」


「我認為我應該去。」貞德虔誠合起雙手。「在聽見Alter的名字的時候,我感覺到這是主在告訴我要順著聲音走,才會過來這裡。」


孩子的願望與來自神的啟示,比起Alter無法道清的緣由,要多上幾分說服力。

御主先是與達文西對視一眼,在後者幾乎不可察覺的輕微頷首下取得建議,再望向溫柔後輩的清澈眼眸,再總能與她心意相通的女孩眼中看見滿滿笑意。

「那麼——」決定好了的御主清清喉嚨。「就麻煩貞德和Lily和Alter一起去吧?」


Lily的歡呼聲與Alter不敢置信的咒罵聲同時響起,Alter還想爭著讓另外兩個混蛋乖乖留在迦勒底少給他找麻煩,就被早已知曉其內心糾結的達文西笑嘻嘻反問到底是為何堅持。

無法言明複雜心境的Alter終於對著可惡天才罵出了奸詐狡猾卑鄙小人,可惜達文西依然毫不介意。


「人選這是決定好了吧?」達文西的手指朝著Alter、貞德和Lily的方向各點一下,忽略第一位氣呼呼的模樣。「就讓我們移步到靈子轉移室吧?」




TBC


還是先進度報告
目前字數5W,快完了.........大概吧一萬字以內一定可以的!!!
台灣百合翁應該還是會報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