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07-06 19:06
点击:245
章节字数:43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會用「長大後的我」這種稱呼的人,全迦勒底只有一個,意識到對方是誰的Alter半點也不想回頭。

有夠麻煩的,麻煩什麼時候不來偏偏現在湊上來。

然而無視她的意願,麻煩擅自跑到面前。


「我找妳找很久了!長大後的我怎麼不乖乖待在房間休息,還到處亂跑!都這麼大了還不讓人放心。」從貞德[Alter]的靈基中誕生的貞德•Alter•Santa•Lily雙手叉腰,十足說教的模樣。


「我去哪裡和妳沒有關係,少來煩我。」Alter提步想要繞開不該存在的、幼年化的自己,Lily卻敏捷的竄到再次竄到她前方,氣呼呼地鼓著臉頰。


「長大後的我就因為每次都趕走想要來關心的人才會沒朋友啦,又在那邊覺得沒有人會關心自己,長大的我活該。」總被Alter罵沒禮貌的小鬼沒禮貌地用手指著那張自己成長後會擁有的臉,毫無結束對話的打算。「長大後的我隨隨便便就消失不見真的很不負責任,我會擔心——」


「我不需要妳擔心。」Alter壓抑著怒火打斷對方,這小鬼明明是自己的幼年體為什麼學著那個聖女擅自關心?要關心也就罷了,還用惹人火大的方法。


「長大後的我是我以後可能會變成的樣子!」Lily用更大的聲音壓過準備趕人的話語,她才不要屈服於長大後的自己自顧自的封閉。「因為妳就是我,所以我會很擔心,論破!」


Alter被這倏地爆發出來的氣勢嚇到,好半晌才板起臉要死小鬼別在走廊上大吼大叫,隔著一道牆的地方還有一堆人在忙,少給人添麻煩。

「妳到底想幹嘛?」她放棄似地環起手,打算等Lily說完來意就把人打發掉。


方才還理直氣壯大聲說話的Lily卻低下頭,囁嚅著難以聽清的句子,Alter催了幾聲,孩子才在她不耐煩表示沒事她就要回去睡覺後,才把音量放大到能夠聽清的程度。

「……妳、有受傷嗎?」

不是預料中的數落或強人所難的要求,而是純粹關心的話語,在Alter尚未從呆滯中回過神時繼續傳來。

「我昨天也想去接妳的,但是睡著了……」聲音又越來越小。「早上起來之後,原本的我跟我說妳已經回來了,去妳的房間沒有人,附近的房間門敲過一輪也都沒有人應,到處跑來跑去,好不容易才找到妳……」


看著孩子的頭越來越低,居然搞得Alter的罪惡感比在法蘭西屠城那時還要深重,好一會兒才訥訥開口:「我才不會受傷,剛剛達文西也說我的身體沒什麼事。」


「那就好。」Lily放下心地呼出一口氣,誇張地拍拍胸口。「長大後的我真的太讓人擔心了,出任務的時候長大後的我都喜歡衝在最前面,可是防禦力又不強,結果帶著全身的傷回來,真搞不懂為什麼,那明明很痛。」


最前方不用看著其他人因為防禦力而為自己承擔攻擊,Alter向來討厭欠債,反正在戰鬥中只要避開要害就不會有事,相比虛假記憶中的烈火焚燒,那點疼痛不算什麼。

「妳到底為什麼越來越像笨蛋聖女?」Alter終於嫌棄出口,尤其是囉哩囉嗦的關心,既然老說著是幼年體所以是同一個人能了解她的想法,那就應該明白這煩人透頂。


「因為那是原本的我啊。」Lily看Alter的眼神像看笨蛋,Alter費了極大力氣才沒有往那討人厭的表情砸上一拳。


「就算她是原型,也和我們沒有關係。」Alter努力用平靜的聲音撇清她們和那個聖女之間的關係。「不管是妳還是我,都不是因為她而現世。」

所以聖女的品德聖女的美好聖女的任何一切,都與自墮落狂信徒手中誕生的扭曲贗品毫無關係,更不該有關係。


「可是我喜歡她,原本的我那麼優秀,想要像她一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Lily歪著頭,不明白長大後的自己到底在糾結什麼。「我就是妳啊,長大後的我,所以我想要的東西、喜歡的人,長大後的我不是也會喜歡上的嗎?」


乍聽之下好像有點道理的話讓Alter愣了愣,慢一拍才意識到這等於在說她其實也是喜歡著貞德的……不會才不會絕對不會!

Lily像是早就料到Alter會有什麼反應一般輕鬆躲過往她直直砸下的旗子,繞到Alter難以攻擊的後方死角,吐了吐舌頭。

「只要老實承認不就好了,長大後的我就是不夠坦率才搞得這麼麻煩啦!」她又閃過一道火焰,放任牆壁添上一道焦痕。「因為我就是所以能夠知道,,好了論破!」

停止留在Alter附近閃避攻擊,Lily轉過身竄回她走過來的那端走廊,得意洋洋朝Alter揮了揮手。

「我要去找傑克和童謠了,長大後的我快點回去休息!」


Lily就這樣消失在視線中,Alter嘖了聲,龍旗變回魔力分子消散,她甩甩手,仍忿忿不平。

「搞什麼啊那臭小鬼。」Alter罵著,往自己的房間走去,該死的被這樣一搞原本好好培養出的睡意又煙消雲散,滿心只想找個人來燒。

在腦子裡過濾一遍迦勒底裡能抓來打架發洩的從者名單,但要能打得痛快還得再去借模擬場地……太麻煩了還不如追過去把臭小鬼綁回來燒。

Alter煩躁地抓亂頭髮,不管銀髮翹得多難看,發現自己下意識回到原本房間,一推就開門板的完全失去把外人擋在外頭的功用,她的咒罵名單立刻補回聖女,再加上不夠神速的迦勒底工作人員。


Alter把自己丟回只睡過一晚的床上,慶幸這間房間沒有窗戶,外頭的陽光不會侵入,讓她可以好好待在能使人平靜的黑暗中。

她想睡覺,三天不到的時間到處跑來跑去想這想那,卻比單挑奇美拉或惡魔或巨龍還要疲倦,她寧願和魔神柱再打一架。

那要簡單多了,還痛快,而且打完架能好好睡覺。

不像昨晚,或者現在,有趕不走的影像和聲音在腦海中糾纏,她一點也不想看到貞德的微笑,不想去聽貞德說很高興她能回來。

Alter討厭貞德,在這令人憎惡的世間那是最討人厭的存在。

魔女自聖女悲劇而生,Alter討厭加諸在聖女身上的殘酷,更討厭使一切發生而不怨恨的貞德。

所以喜歡什麼的,才不可能。

說出喜歡貞德的那個傢伙,雖然是自己的幼年體,但Alter的幼年體本不該存在,既然不該存在,那說出的話也不會是真實。

不會是真實的、吧。




Alter終究是睡著了,即使從者的身體強韌,在精神和身體的雙重耗損下也需要補足精力與魔力。

這一次她沒有作夢,沒有看見熟悉的地方被惡獸毀成廢墟而曾站在身旁一起戰鬥的人們紛紛負傷,沒有看見黯淡下的藍色眼睛與舉得不夠高的聖旗,沒有看見白皙臉頰上的一道劃痕。

她睡得安穩,幾乎可說是安穩。

只要沒有那個聲音,那個輕柔的、遙遠的、重複的、不斷重複的聲音。

Alter、Alter……


「Alter、Alter!」隔著一道牆的喊聲,還有重重敲擊門板的聲音。


Alter把棉被拉過頭頂,不想去聽外頭半點聲音,煩死了她要睡覺。


「Alter——」像是知道她被吵醒,外頭的人拖長的尾音飽含會與她作對到底的頑固。「Alter、開門——」

Alter扯下棉被,往門那邊吼了句髒話,在想好好把自己埋回棉被前,稍稍沉默一會兒的、外頭的聲音又再度傳來。

「Alter,再不來開門的話我要用令咒下令囉?」


悶在棉被裡的聲音混雜咒罵和哀號,Alter忿忿坐起身,身體一點一點慢慢往床邊蹭去,百般不情願地離開還暖呼呼的床鋪,踏上相形之下冷了一些的地板。

她打開門,方才出言威脅的御主笑嘻嘻的,按住了她的肩膀把人推回房裡,找到牆邊電燈的動作像回到自己房間一樣迅速自然。等到燈亮,Alter才看到跟在御主後頭的貞德,貞德輕聲喊了她的名字。

但她只瞄了貞德一眼,不想理人。對壞掉房間門的怒氣和對早些時候幼年體亂講話的不爽還有其他什麼的無法發洩,御主在這裡肯定不會讓她開打。

轉回注意力,正想數落御主隨隨便便用令咒威脅的奢侈行為,就算每天都會回復也不該如此浪費魔力,小心哪天就缺這點魔力死在路邊,但一聲喂都還沒成形,就看到御主右手手背空空如也。

「卑鄙。」她罵了聲,剛睡醒的大腦太過混沌,忘了前一夜將她召喚回迦勒底就耗光所有令咒。


「不能讓Alter一直睡下去嘛。」御主搔了搔臉頰,笑容總算有點抱歉意味。「現在已經晚上了,Alter睡了一天,要是半夜才醒肚子餓的話怎麼辦?」


「要叫我出去吃飯那幹嘛進來?」Alter蹙眉,想要往外走,但御主和貞德都沒有半分移動的意思。


「過了吃飯時間,餐廳那邊也沒什麼人了,再麻煩Emiya好像不太好。」雖然他應該很樂意。說是這麼說了,御主還是沒有想帶人去找紅衣大廚的打算,卻把站在後頭的貞德拉過來。「幸好貞德剛剛幫妳煮了麵,很香喔。」


Alter視線下瞄,才看見貞德提了個餐盒,藍色的。她抿緊唇,不肯說話。


「Alter。」貞德又喊她的名字,笑容裡頭有比御主臉上還真誠的歉意,將餐盒地到眼前。「把妳的房間門弄壞了,很抱歉,這就當作賠罪吧。」

不只是她所厭惡的關心,而魔女錙銖必較絕不會悶聲吃虧,所以、請接受吧。


Alter好半會兒才嗤聲接過,嘴裡不漏嫌棄。「妳的歉意也太廉價了吧,聖女大人?」


「Alter不介意的話,以後也可以幫忙準備消夜或點心。」習慣於Alter每次都的挑剔,貞德順勢提出早就想好的補償方案,還能督促對方營養均衡。

不過是不會接受的吧?貞德嘴角往下掉了不易察覺的弧度,只要想再對Alter好一些,Alter就立刻生氣。


但這回Alter的反應慢了許多,近乎反射的暴怒沒有出現,居然讓御主來得及插上話:「好羨慕啊Alter,都沒有人會特地幫我煮飯。」


太需要吐槽的話,讓Alter下意識放棄要怎麼對貞德的真摯提議回應的艱困思考,直接選了簡單的路繼續對話。

「妳這傢伙最好沒人會幫妳煮飯,先不說清姬了,妳不是還有那個亞從者?」


御主一副唉呀被妳發現了的表情哈哈帶過,緊接著笑容又更燦爛了點。

「嗯我現在想起來了,忙到半夜的時候瑪修會拿消夜給我吃,那時候真的特別、特別幸福喔。」


圈套。Alter咬牙切齒瞪著努力笑得更無辜的御主,簡直後宮王的混蛋說出漏洞百出的話就是有問題,她卻順著對方的意堵死了自己拒絕的理由。

除了像個幼稚小鬼一樣說才不要之外,到底還能怎麼拒絕貞德?

要是拒絕不了的話、也就罷了……Alter深呼吸,回憶著自己面對蠢蛋的鄙視態度,調整臉部肌肉,總算擺出自認陰惻惻的笑容。

「那就這樣了,以後不許給我漏掉任何一餐啊,聖女大人。」


對這麼乾脆的同意,貞德訝異的表情讓Alter升起愉悅心情,能讓這個人有寬容溫和或者頑固之類的反應,就如同贏得勝利。


Alter心情大好,不甚在意貞德又說了什麼那以後就多多指教之類的話。但不管心情再好,小小房間擠著三個人都比不上能讓她放鬆的獨處,她揮了揮手要達成目的的兩個人快點出去,去幹什麼都好總之別煩她吃飯。

貞德先出了房間,然而在把御主那張臉關在門外前,御主突然卡在門邊,留著關不上的門縫。

「那個、Alter……」御主乾笑。「差點忘了跟妳說,真的很抱歉,沒有早點找妳回來。」

下次一定,很快就找到妳的。


Alter停下關門的動作,久久才發出不耐煩的嘖聲,惡聲惡氣說差點忘記的道歉到底哪來的誠意。

然後她甩上門,在門外模糊說著她的房間門很快就會修好的聲音中,抵著薄薄的門死命繃著面無表情。




TBC


久久才更新一次我是真的罪惡感很重(沒人信

先來個進度報告(這次貼出來的是2-4,第二大章只剩一節沒貼)
目前寫到3-2(也就是編號12),字數4W3
第三大章大概還會有3-4節,也就是說正文起碼還有一萬字,再加上番外隨便估個一萬字(我認真覺得寫不完

下一次更新真的真的會在一個月多以後了
接下來的8月為止我幾乎沒時間碰電腦=沒辦法繼續寫下去,沒有一定進度我沒臉更新
進度我會自求多福,太慘就直接裝死百合翁逆不報攤(ry

以上!!!!
如果有錯字漏字人物OOC邏輯不合等問題,麻煩請我說,謝謝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疯狂吸猫者
疯狂吸猫者 在 2018/07/07 00:56 发表

看我刷出来什么!更新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