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直言泄愤,金钱奉神真商贾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8-08 21:22
点击:63
章节字数:33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十章

刚离开李鸢,李铎便感觉到市井嘈杂的声音朝耳朵汹涌而来,越来越响,最后变成忍受不了的轰鸣,眼前也变得五色斑斓,天摇地晃的晕眩感迫使李铎在原地蹲下身子,双手紧紧抱住脑袋。

跟随主人隐在人群中的龙游卫队长萧归海见主人在路边蹲下,犹豫了一下不敢去扶,可这是马路中间,来回人群和车马众多,不多时便看见一匹马疾驰而来。

马上骑士也看见了前面有人,一边嚯嚯地勒马一边大喝“前人让路”。

萧归海当机立断,指挥部下挡开人群空出道路,弯下身子将幼小的主君捞起来放到路边,才碰到她的身子,才察觉对方一直在颤抖,涔涔冷汗布满苍白的面容。

连忙单膝跪到李铎面前低声问道。

“圣上无事?”

李铎缓缓站起来,晃了晃才站稳身子,用袖口擦了擦脸,摇了摇头。

“多亏你了。”

看了看路边的门店,抬腿便往楼上走去。

沈焰君府上在哪,李铎不知道,但青曲茶楼是她的产业,李铎便吃准了她会来。

李铎才走上茶楼,掌柜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萧女公子一起来的小公子,不管他是谁,萧女公子的人他是得罪不起的。此刻见小公子面色不善,掌柜连忙满脸笑容地凑上前去请安,将他往包厢带。

“小公子贵客驾临,容小人给公子上壶好茶。”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铎心情再坏,也不好发泄。

“沈行首在吧。”

掌柜连忙陪笑道。

“沈行首甚少来这里,不知公子有何事?”

李铎走进包厢坐下,冷冷吩咐。

“那就叫她来。”

掌柜权衡一下,便躬身退出包厢,使唤一个伙计去沈府找沈焰君来。

清茶入口,躁乱的情绪也慢慢沉淀下来,悲伤却慢慢浮出水面。

李鸢从小与她相识相伴,如影随形,若没有李鸢,她便是孤单一人。

她把李鸢封入后宫,便是想这样一辈子都在一起。

她也以为她是知道的,是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是她的好友,知己,半身。

她从未想过李鸢会离开。

是了,她来也是自愿,她走自然也随她心意。

母亲走了,祖父走了,李鸢可以走,崔玄桢也可以走,徐锦可以走,祖母也可以走,没有不可以离开的人,她最终仍会孤单一人。

是了,她从落到这个世上,就是孤单一人。至死不变。

如此想着,燥热的情绪冷下来了,心也冷下来了。

沈焰君进门,便看见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公子紧皱眉头陷入自己的思绪里。

茶楼掌柜派人来见,说是萧女公子的人要见她,萧泷如今常在宫中,她还以为有急事召见,匆忙她赶来却见到了萧泷的面首苦大仇深的模样,不由得小心翼翼问道。

“可是萧女公子有事要吩咐?”

小公子面色阴沉地抬头冷冷看了她一眼,深吸了口气将情绪按捺回去,才缓缓开口。

“听说你吃了五郡的生丝,我来问问缘由。”

沈焰君微笑着说道。

“只是些寻常的生意手段,怎么入了萧女公子的法眼。”

李铎听她说,冷哼一声。

“果然是你自己的主意。为何要作恶?”

收到冷声责问,沈焰君谨慎地轻声解释起来,

“这不过是商贾间的寻常买卖进出,还请萧女公子不用劳心,烦请公子转达,女公子交代的事情定会妥当。”

明明对萧氏心怀异心的女人,言辞这般恳切顺从,虚伪的人情世故再次刺痛了李铎。

素来微笑的嘴角拉出嘲讽的弧度。

“萧泷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那三天内,把生丝放出来,上交到户部。”

沈焰君稳住心神,定定看了李铎好一会,忍耐着性子轻声解释。

“公子不懂得经商之道,这批生丝要制成锦缎需要上万织工,如今长安的织工都在我手中,其他人就算得到生丝,也找不到人织造,生丝的寿命只有两年,训练织工却需要三年,也就是说,两年内,我不收,生丝只会烂在府库里。”

沈焰君还没说完,李铎操起面前的杯子往地上一砸。

“放肆!”

沸热的茶水顿时泼了轮椅上的沈焰君半身,水渍迅速隐没在黑色的布料下,沈焰君咬住嘴唇生生忍下热烫的痛意 ,嘴角仍是咬着微笑的弧度解释。

“我训练织工,也是为了绵树的事业。女公子不也是知晓的…”

话说到这里,沈焰君终于反应过来了,嘴角的弧度不觉落了下去,清冷的目光凝视着她。

李铎却敏感地抓住了关键字眼。

“绵树?”

沈焰君静静看了她许久,这才轻声开口,声音已经冷了下来。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女公子,公子这么做,不知是为了谁?”

李铎被她堵得生气,面色更冷了几分

“不是真心就收起那副假惺惺的嘴脸,趁我还不想动手,把你吞下去的都吐出来。”

这话说得太狠了,连跟在沈焰君后面的沈红莺也变了脸色,直觉不妙,想起刚才泼了小姐一身茶水,不由得上前挡住沈焰君的轮椅。

沈焰君却拨开她,一双冷眸冷冷看着李铎。

“公子不是已经动过手了么,只耍这种小孩子的手段没有用的。公子若不是为女公子而来,请恕我先行告辞。”

说罢,沈红莺推起轮椅想走。

李铎冷冷挥了下手。

一直跟在李铎身边,隐在暗处的龙游卫一拥而上将两人制住。

李铎站起身来,走到沈焰君面前,娇小的身子在半身的女子面前也显得高大,她垂首注视着被自己的阴影所笼罩的女子。

“现在的手段有用了吗?”

沈焰君被龙游卫用剑鞘抵住脖子,剑锋已经隐隐出鞘,只要看到她有一丝不敬,便可一剑封喉。

沈焰君被剑抵着,眼角瞟过黑衣的护卫。

衣服虽然看上去和自己一样是黑色,但在金色的阳光下,反射出极深的紫色,料子是上好的云锦,抵着自己的右手袖口还用黑线密缝着麒麟纹样,这绝不是普通护卫能穿的衣服。

不由得心中有些懊悔。

生而下人一等,为何还会轻视他人。

沈焰君抬头看着少年公子,嘴角挂起亲切的笑容。

“公子身份贵重,莫为了小人气坏了身子。有吩咐请直说,不用如此。”

李铎低头看着她。

“萧泷要是早点这么对你,你就不会对她阳奉阴违了吧。”

沈焰君微笑着说道。

“小人是下人,为主子办事的犬马。公子驯马,是用刀剑么?”

意识到自己被讽刺前,先察觉到了对方心酸的自嘲。

李铎的心头也被戳了一下,陡然酸涩起来。

为人下者,多不得已,哪里有什么矢志效忠,不过都是奴颜婢膝,曲意逢迎,两面三刀乃是人之常情罢。如此想来,沈焰君也没什么过错。

不过都是凡人罢了…

李铎苦笑一声,轻轻挥了挥手。

“都退下吧。”

跟着李铎的龙游卫是李铎亲自擢拔的,为首的便是凤翔回来就跟随自己的萧归海。

萧归海见李铎下令,冷眼打量起受制的两人。

沈焰君是个轮椅上的半人,不足为虑,她的婢女倒是一脸恨意的模样,若是放了难保有事,便示意属下放开沈焰君,又悄悄指了指门外,挟着婢女赶出了包厢,自己则站到离李铎身后待命。

李铎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慢慢踱回案前,眸光淡淡地注视着沈焰君。

“你可看见了,即便你富可敌国,我取你的性命不比捏死只蚂蚁难。”

看她暗自咬唇忍耐,李铎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地说着。

“性命握在别人手上的感觉,不好受吧?我知道不好受。”

沈焰君抬头看着这个瘦弱的贵公子面上郁郁的神色,明明是在威胁自己,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受苦。突然心思突然一动,摆出最亲切的表情,放柔了声音轻声问道。

“可是有人为难公子,是萧女公子?”

这商贾却偏偏生了张观音脸,那柔和的眉目挂着温柔亲切的笑容,说着温情体己的话,纵有天大的怨气也发不出来。

李铎怔怔地看着她,心思早已转了千百回。良久轻声喃喃着。

“是她怎样?”

话说出来自己先吓了一跳,顿时又紧抿起唇。

“你是商人,我便和你做一笔交易。”

沈焰君突然想起,之前在萧府她也和自己谈过商事,便说道。

“既然是交易,公子就应该懂得,要有本钱才能交易。”

李铎点了点头。

“把你的所有给我,我帮你离开萧氏。”

沈焰君深深地看了她一会,又看了看如林环侍面色冷峻的护卫,轻声说道。

“换一个主人,对我来说并没有区别。”

李铎随手抽出萧归海腰间的宝剑,随意弹了一下剑身,满意地听到宝剑铮铮的回响,不经意地看向沈焰君。

“之前我就说过了,性命在别人手里可是很不好受的。沈行首天下第一商贾的性命很值钱吧。”

却见沈焰君寒潭似的眸目凛然地看着她,字字铿锵。

“对商人来说,钱就是神,我绝不拿命换钱,若想做生意,公子还要多学学。”

话虽硬铮铮地放出去了,沈焰君却不是不惜命的人。

宝剑就放在榻上,生或死,只在对方一念之间的感觉,的确不太好。

冷冽的眸光谨慎地扫过案上的宝剑,又看向陷入怔忡的贵公子,又看向她身后隐约往前走了一步,面露威迫之色的护卫。

刚刚还抵着自己脖子的是金吞银身的精钢宝剑,包括那几个护卫,眉宇间都是少年的飞扬傲意,分明长着一张不知人间疾苦的脸。

不管是哪个高门出来的护卫,绝不会长着一张主子的脸。

她毫不怀疑他们的忠诚,只能说眼前这个小公子更加高贵一等。

轻柔地,循循善诱地试探着。

“驯马不何须刀剑,我还不知公子的身份,却先见了公子的刀剑。若想驯服我,公子需亮筹码。你,是谁?”

正问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乱,包厢的门就被踢开了。

“光天化日,天子脚下,谁敢强抢民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