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天人洞明,未竟之言不能懂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4-25 22:29
点击:571
章节字数:20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九章

回清凉殿路上,崔玄桢轻声问着。

“大家要怎么做?”

李铎停住脚步,回头看崔玄桢,两人皆是眉头紧皱,只好无奈笑笑。

“沈焰君是梓桐的人,她这么做,定然也是梓桐的意思。”

崔玄桢登时瞪大眼睛,诧异地问着。

“你是说,河西要借沈焰君之手,掌控中原?”

李铎苦笑着摇了摇头。

“朕不知道,也没这么说。”

崔玄桢却变了脸色。

“太皇太后还健在,他们就…?!”

话到一半,便被李铎的眼眸吓住。

那逡黑的眸中,尽是冰冷的警告。

“慎言。”

崔玄桢受了冷眼,自知失言,警惕地环顾左右一圈,忿忿说道。

“大家若是防备阿泷,就干脆不要让她入清凉殿如何?敌人不缺她一个,能随意说话的地方,如今一个也没有了。”

那双沉静无光的黑眸,深深地看着崔玄桢。

“小不忍则乱大谋。”

想了想,又低声说了句。

“莫与梓桐为难。”

崔玄桢哪里是气萧泷,听李铎如此说,更是火上浇油,嘴角冷冷扬起,只怕下一句就要吵起来。

李鸢望着神色冷硬的两人,眨了眨眼睛。

“沈焰君不是阿泷的人。”

简单一句话,顿时划破了僵冷的气氛,两人齐齐转过头异口同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

李鸢抬起头夸张地耸起鼻子闻了闻,笃定地说着。

“沈焰君对阿泷有敌意,戒备得很,我闻得到。”

道法修真,白云苍狗,须臾芥子,皆入法眼。李鸢如今能肉眼洞察人心,岂不是大成了。

李铎与崔玄桢对视一眼,不禁感叹,若非明白李鸢澄澈善良,时时被人看穿看透,该是何等可怕。李鸢如今修道大成,又岂是她们这种凡夫俗子能抓住的。

思及此,两人又不约而同地说道。

“你看错了。”

话虽如此,李铎回忆昨日两人相处时的情形,只觉沈焰君傲骨,萧泷威严,两人并不亲厚。沈焰君到萧府等了两个时辰,萧泷也不见她,可见并不将她放在心上。

沈焰君之能耐,她如今已经明了。萧泷不要,她便要了。

事不宜迟,午后李铎把崔玄桢留给萧泷培养感情,带着李鸢往东市平准局去了。

平准局虽是官办机构,却和市场一般热闹,四方天的院中摆满了市场内的各类货品,千娄孝正拿着账簿在那堆果菜鱼肉写写算算,抬头见天子就在眼前,连忙跪下行礼。

院中嘈杂,千娄孝沾了一身鸡鸭的腥臊气,李鸢远远地便皱起眉头,长袖下手掌一挥,止住了他脚步顺势扶了起来。

李铎含笑看着千娄孝。

“先生劳苦,朕来看你了。”

千娄孝担任平准局顾问之前是著名的算学大家,主要职务便是衡量货物实价与市场时价,因此,早在丝绢市廛售价高过实价三倍时,便已经上报户部,但这等小事便没有得到上面重视。再等现在物价高于市价十倍,户部仍没有反应,俨然是渎职了。

这也是她造成的。

朝中重臣原来是李端一朝的东宫人马,在李铎登基前已经被清洗过一遍,太皇太后垂帘代政三年,朝中的大臣要么换成了李遇时期的老臣,要么换成了萧氏的死忠。

户部是朝廷的钱袋子,她花了整整半年才将陈竟罢黜,如今快两个月了,却始终没能任命新人。

眼前的千娄孝看起来是不错的人选。

李铎心思一动,便问他。

“沈焰君是长安东市行首,可左右长安乃至本朝的民生,千卿可能代替她成为东市行首?”

千娄孝愣了一下,喏喏答道。

“臣非商贾,如何能做这种…”

读懂了千娄孝游移失望的眼神,李铎又轻声问了句。

“那,千卿认为,谁能代替沈焰君?”

千娄孝顿时回过神来,快速答道。

“凤翔市廛行首吕易。”

听到熟悉的名字,李铎挑了挑眉。

“此人如何?”

千娄孝答道。

“臣观察此次收购,除沈焰君一派,只有凤翔行首吕易最早反应过来,跟进收购,只是财力不如沈焰君,但经商手段不在沈焰君之下。”

李铎点了点头,微笑说道。

“朕知道了。”

走出平准局,李铎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毫不留恋。

“人才贵重,不知道他称量自己斤两几何。走吧,咱瞧瞧那一手遮天的沈焰君去。”

走了几步,李鸢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那如玉的俊美脸庞上平静无波,冰雪一般的眼眸视若无睹地望着遥远的虚空。

李铎伸手往那软玉一般光洁的脸颊捏了几下,才把人唤回来。

“回来咯~~”

那双空灵的眼,回应着呼唤转过神来,就连看着自己,也透着些许冷澈的漠意,看得李铎无端地一阵心悸。

“阿鸢,在想什么?”

李鸢低头看了看面前小人儿,又抬起头看向远方喃喃道。

“听到师父的声音么,在叫我呢。”

李铎闭眼凝神倾听,却只能听得满耳市井叫卖嘈杂之声,茫然问道。

“师父说什么?”

良久才听见李鸢悠悠说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自小时候起,李鸢就带着她背《道德经》,其中文意早已烂熟于心。听她突然解道,李铎心中隐隐明了,暗暗拉住对方雪白道袍的一角,心里不舍,抬头还是露出诚恳温柔的笑容。

“阿鸢离师父久了,定然是想师父了。”

喉间发涩,心里只盼着她说个“不”字,宽慰她心怀。

修真已臻化境,能见天地,识善恶,洞人心,却看不穿人口中难舍未尽之言。

清凉如冰的声线毫无犹豫地说答道。

“嗯,师父叫我了,我得回龙虎山去。”

李铎张了张口,半晌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挂起微笑轻声嘱咐她。

“阿桢对你爱重,先回去见见阿桢,与她道别。”

李鸢点了点头,甩了下袖子,提腿要走,又回头眨了眨眼睛。

“大家不回去?”

李铎此时心乱如麻,头也不回往市井深处走去,孤单瘦弱的背影转瞬间便淹没在市井茫茫人海中。

“朕去见沈焰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