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番外一)

作者:谁染霜色清秋意
更新时间:2018-08-08 18:59
点击:603
章节字数:34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拉芙里成年夜当晚


“生日快乐,拉芙里~”


“生日快乐拉芙里姐姐!”


一大早就过来为拉芙里的成年礼帮忙的赛尔莉亚一边施法将蛋糕上的蜡烛点燃,一边微笑着和自家女儿一起向今天的主角送上了祝贺。


“谢谢、谢谢赛尔莉亚阿姨,也谢谢莉格了~”


拉芙里有些腼腆地笑着,对这位几乎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魔女道了谢。


在白天的时候希尔就和赛尔莉亚一起为自己举行了魔女的成年仪式。对于一般魔女来说这只是一个成年礼,而对于拉芙里来说,这是她成为一名真正的魔女的仪式,因此两位魔女都十分小心,耗费了数个小时,念了好几十个魔咒并辅以珍贵的药剂,才终于完成仪式,从今往后人类的拉芙里将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享有漫长生命的,魔女的拉芙里。


忙完了仪式,接着就是拉芙里期待了很久的生日晚会了。要知道今天晚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希尔亲自准备的,就连蛋糕都是希尔在赛尔莉亚的指导下亲手做出来的,这怎能不让人期待呢?(而拉芙里磨了想要用魔法直接搞定的希尔好久,才让她答应在十八岁那天给自己亲手做一顿饭的事,就不提了。)


而从没做过饭的希尔,直到现在都还在厨房对着菜谱研究,本来想给她帮忙的赛尔莉亚也被她以“客人就好好坐着吧”的理由赶了出来,和两个孩子坐在一起。


另一边赛尔莉亚的女儿莉格则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和母亲准备的贺礼拿了出来。


“拉芙里姐姐你看!这是我和妈妈一起做的,你快打开来看看!”


“好好好,我马上打开,你别急啊——”


拉芙里赶紧伸手接过礼物,生怕莉格一不小心松了手将它砸进蛋糕,要是这样,今天就没有蛋糕吃了——这可是自己磨了希尔好久,对方才答应亲自做的蛋糕啊!!


要不是赛尔莉亚和莉格在这里,拉芙里都想一个人“独吞”这足够四五个人吃的蛋糕了(希尔:excm?我的份呢?)


拆开打了蝴蝶结的丝带和包装用的彩纸,拂开表面用于装饰的细绒,一个形状奇妙的玻璃瓶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小小的盒子里。


拉芙里小心翼翼地把玻璃瓶拿出来,里面的液体晃动了一下,在室内略显昏暗的灯光下闪动着暧昧的光泽。


“这是?”


“是香水哦~”


莉格语调轻快地回答了拉芙里的疑问。


“诶……”


【嗯……我不怎么用这个啊……】


虽然不怎么用,但这也是赛尔莉亚和莉格的一片心意,拉芙里还是很高兴的,因此她向莉格她们道了谢后,便把丝带重新系了回去,准备一会将它好好地收起来。


但是莉格似乎是不满意拉芙里的反应,她按住了拉芙里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然后一脸神秘地凑到拉芙里眼前。


“拉芙里姐姐,我知道你不怎么用香水,但是这个可不是普通的香水哦~”


“哦?怎么说?”


拉芙里挑了挑眉,有些好奇。


“你猜~”


“……”


这孩子到底是像谁,这么皮?


拉芙里懒得和她玩文字游戏,而是选择直接询问自己敬重的赛尔莉亚阿姨。


“赛尔莉亚阿姨,这个香水是有什么特别的吗?”


“嗯~是的呢,毕竟是魔女研制的香水啊,要说没什么特别的才奇怪啊www”


“那特别之处是?”


“嗯哼,你猜?”


哦我知道莉格像谁了,这两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啊!长得像也就算了,性格也一模一样啊喂!


拉芙里腹诽着,脸上虽没显现出来,额角微突的青筋却将她现在的心情暴露地一览无遗。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这香水的配方其实是莉格在一本古老的魔药书里看来的,它的主要材料是梦菲花和绮罗花的花瓣,迷途香,惑人虫磨成的粉以及孟斐拉草的汁液,也就是说……”


赛尔莉亚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拉芙里,一副和自己母亲同样的表情的莉格也将手肘支在桌子上,用手托着脸,看着拉芙里笑。


拉芙里无语地看了一眼这对母女,见她们还是那副样子看着自己笑,只得自己分析赛尔莉亚话里那些药物的成分。


“梦菲花和绮罗花有致幻效果,迷途香可以催眠,惑人虫会散发特殊的气味来诱惑异性与自己交配,而孟斐拉草……”


有强力的催情效果。


【难,难道?!】


想到这,拉芙里有一瞬间的僵硬,她立马转头去看赛尔莉亚,结果视线撞进了一双充满暧昧笑意的眼睛。


“诶,看来你已经知道这个香水的功用了呢,小拉芙里~”


“赛尔莉亚阿姨,你知道我……”


“诶,知道了啊,毕竟这些年来你表现得太明显了啊,前些时候就连莉格都发现了,这个香水还是她提议做给你的呢~”


“嗯、那个我不是,我没有……”


自己多年来的小心思被挑破,拉芙里的脸白了一瞬,马上又红的像是要滴血,想要辩解却又说不出话,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自顾自扭捏了一会,拉芙里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自己的恋心连赛尔莉亚阿姨和莉格都知道了,那希尔……


看着拉芙里的神色变化,赛尔莉亚不用想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叹了口气,赛尔莉亚抬手摸了摸拉芙里毛茸茸的脑袋,就像对待自己女儿那般的亲昵。


“希尔还不知道这件事,我没有告诉过她,放心吧。”


然而被摸头的拉芙里却是一脸错愕。


“??什么?我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她还不知道吗??我以为是因为我还太小,她顾虑太多所以才没有回应我,结果却是她什么都不知道才会一直把我当孩子吗???”


“???”


【赛尔莉亚&掉线许久的莉格内心os:我以为你是担心被希尔知道,原来你是担心她不知道么??】


三人面面相觑,最后拉芙里轻咳了一声,问了塞西莉亚一个问题。


“那个,赛尔莉亚阿姨,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不反对我喜欢希尔呢?我以前在书里看到的东西让我知道,我对希尔所抱持的感情是不被接受的,我们都是女人,她还是我名义上的养母,我……”


“那又如何呢?”


赛尔莉亚打断了拉芙里的话,同时挥舞魔杖,为自己倒了一杯红茶,轻呷一口,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后,才继续说下去。


“男人或者女人,魔女或者人类,这些都没有关系。爱了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和性别、身份没有关系。”


“一开始我也担心过,毕竟你那会还太小,分不清什么是爱,什么是亲情,而且我家希尔——”


抬眼看见拉芙里的表情,赛尔莉亚很流利地改了口。


“你家希尔,做什么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又是个研究重于一切的人,我们当了那么久的朋友,我都没看她谈过一次恋爱,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没有这个‘功能’了。好在,后来你出现了。”


“我?”


“对,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对一个人一件事那么上心,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还担心她能不能照顾好一个婴儿,现在看来,她不但照顾的很好,甚至这孩子还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听了这话,拉芙里的脸又有变红的趋势了,赛尔莉亚也不多逗她,而是继续道:


“魔女的生命,虽不是像古龙那样长生不死,但也足够悠长,我希望希尔接下来的人生并不是孤独无依的。今晚过后,你也会成为魔女,魔女的称号赋予你的不仅仅是更多的魔物资源或是可供学习的魔咒,更是漫长的寿命。”


“希尔她总是一个人,在学校的时候还有我陪着她,后来离开了学校,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希尔她又变成了一个人。虽然比起吵吵闹闹,希尔她更喜欢一个人清静的生活,但作为友人,我还是希望能有一个人走进她心里,去陪伴她走下一段路。”


“比起那些我完全不了解甚至不认识的家伙们,我更希望那个人,是你。”


“更何况,我看希尔对你的态度,你也不像是单相思啊,只是某个感情白痴不自知罢了。”


屋内烛火摇曳,屋外风声渐息,这几句话仿佛一个石子,在拉芙里原本还算平静的内心激起了千层巨浪,她整个人则像是被抛进了一大团棉花做的云里,飘忽悠转就是不落地。


“再说了,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我不同意也不能阻止你们在一起不是?”


面对赛尔莉亚的调笑,拉芙里刚想说点什么,就被端着盘子走进来的希尔打断了。


“——什么在一起?”


“啊,没什么,谢谢你希尔!特意为我们准备了晚饭还有蛋糕!”


拉芙里眼疾手快地接过了盘子放在桌上,然后把希尔拉到桌边坐下。


“没什么,你开心就好了。”


希尔按照以往的习惯揉了揉拉芙里的脑袋,然后,庆祝会正式开始了。


————————————————————————

“这个好好吃,没想到希尔你的手艺还挺好,不像是第一次做饭的人啊~”


赛尔莉亚朝希尔挤眉弄眼,希尔淡定地给拉芙里夹着菜,直到对方碗里堆成了一座小山才做罢。


“只要把菜谱当做配方,把各种酱料的分类当成药剂,很容易就能掌握了——说到底做菜和制药差不多不是吗,只要放进去的东西种类、分量适当,就不会失败。”


“……”


心好累。


【这大概就是学霸吧.jpg】


“好吃吗?”


“嗯!”


看着拉芙里开心的样子,希尔勾了勾嘴角,觉得自己袖口上的油污也不算白染了。


————————————————————————


说是生日晚会,其实也就是四个人一起吃了一顿晚饭,饭后分食了一个蛋糕罢了。赛尔莉亚知道希尔不习惯吵闹,于是很早就带着莉格回去了,回去之前她还冲着拉芙里眨了眨眼。希尔虽然看见了,但却不解其意,想了想便随她们去了,反正赛尔莉亚也不是第一天做这种事了。

————————————————————————————————


当然,之后希尔就为这一时的疏忽付出了“代价”,不过那已经是后话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